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83章

作者:贡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唐妙丹死讯传来时,甄玉沉默良久,过后才吩咐胡嬷嬷道:“把我以前画美人图烧掉。”和唐妙丹恩怨,且一笔勾销罢!

    王正卿至晚回府,和甄玉道:“皇上令人对外宣布,说唐妙丹是病亡,至于原先服侍她丫头等人,自有安排。孟来发配千里,永世不得回京。”

    甄玉握了王正卿手道:“爱而能得,自是幸运,她可悲之处,于爱上不能爱上人。”

    甄玉把头伏到王正卿肩膀上,轻轻拱了拱道:“说真,若我死了,你真不会娶继室?”

    王正卿怪叫道:“怎么可能?我还没有儿子呢!”

    “居然还想娶继室?”甄玉一下仰起头,一拳就挥过去,却没有用力,只轻轻砸王正卿鼻梁处,低嚷道:“好狗胆!”

    王正卿捉了甄玉拳头,嘿嘿笑道:“你赶紧给我生个儿子,只要有了儿子,你再出什么事,不要说继室了,就是天仙,我也不会要了。”

    甄玉一把掐住王正卿脖子道:“这是咒我再出事吗?赶紧吐了口水再说话。”

    王正卿喊道:“松手,松手我才能吐口水。”

    甄玉一松手,却被王正卿扑住了,两人滚倒床上。

    “素了这些时候,不能再忍了。”王正卿低语着。

    “我病还没好呢,怎禁你闹腾?”甄玉反抗着,又推王正卿,“且你身上全是味,还不去沐浴?”

    “这是男人味,你怎能嫌?”王正卿不松手,压着甄玉就亲。

    两人正纠缠,却听门外有脚步声,立夏声音道:“棠姐儿,夫人休息呢,待会儿再进去。”

    小秀棠呜呜叫,虽不会说话,却听得出发脾气。

    甄玉一时狠推开王正卿,扬声道:“我醒了,让棠姐儿进来!”

    王正卿只好端正身子,含笑看甄玉道:“待会再收拾你!”

    甄玉小声道:“我病着呢,你怎能趁这个时候欺负人?”

    “不是欺负,是怜惜啊!”王正卿也小声道。

    一时奶娘抱了小秀棠进来,甄玉接过,摸了摸,笑道:“怎么,想阿娘了?”

    小秀棠伏到甄玉怀中撒娇,指着奶娘呜呜叫。

    甄玉失笑道:“这是让奶娘下去呢!”

    奶娘笑道:“棠姐儿人小鬼大,长大只怕要盖过夫人。”

    甄玉哈哈笑道:“长大考个女状元,盖过阿爹和阿娘。”

    一家三口这里其乐融融,夏初柳却窘迫着,答宁老夫人道:“老夫人,奴家真不是为了再进来当姨娘才献药,只是想着夫人旧时待奴家不薄,一心要救她而已。”

    宁老夫人愕然,上回让立夏当姨娘,立夏不肯,这回让夏娘子当姨娘,夏娘子也不肯,倒底是怎么回事?我家三郎位高权重,却没有女人缘?

    夏初柳又道:“且夫人身体才好转,三爷一心扑她身上,哪有纳妾心思?这会儿提这个,只怕三爷会恼了老夫人。”

    宁老夫人一听道:“夏娘子,老身问一句,你们为何不肯当三郎姨娘呢?”

    夏初柳知道宁老夫人疑惑,只得道:“老夫人,三爷和三夫人何等恩爱,是容不得别人插足。谁当了他们姨娘,谁倒霉。”后面那句话,却是低了声音。

    宁老夫人恍然大悟,失声道:“这么说,三郎这一辈子也不会纳妾了?”

    夏初柳同情地看看宁老夫人,答道:“依现下情景来看,只有三夫人想纳妾,至于三爷,一定是不肯。”从前啊,只三夫人待我们姨娘们友善,三爷可是没有好脸色。

    宁老夫人抚额,半晌道:“还是指望玉娘赶紧好利索了,赶紧怀孕生孩子吧,老身等着抱孙,等得花儿也谢了。”

    宁老夫人等着抱孙,甄玉同样等着抱孙。她这一天见甄元嘉来了,陪了小秀棠玩耍,双眼就有些放光,再等十八年,老子就能抱外孙了!

    小秀棠地下爬来爬去,后爬到甄元嘉身上,攀了他脖子,跨坐他膝盖上,指了指窗边呜呜叫。

    甄元嘉意会,这是让抱了她去窗边看风景呢!他先把小秀棠掀下膝盖,蹲好马步,这才把小秀棠抱起来,一时感觉着沉手,就朝奶娘笑一笑道:“好沉!”

    奶娘旁边护着,只怕甄元嘉失手摔了小秀棠,百般紧张着,闻言道:“小郎君要是抱不动,就放下来让我抱。”

    甄元嘉一笑道:“还行。”说着抱了小秀棠走到窗边,指着窗外花草说名称。

    小秀棠不满足于窗内观花,一时扭着身子,示意要到外头看看。

    甄元嘉忙道:“外头热,不能出去。”

    小秀棠似是听懂了甄元嘉话,扭得厉害了,就要去就要去!

    甄元嘉见她扭得太猛,只好把她交给奶娘,摇头道:“抱不动了。”

    小秀棠一到奶娘怀中,突然“哇”一声大哭起来,呜,被抛弃了!

    甄元嘉一听她哭了,有些手足无措,围着奶娘道:“要不,抱她出去瞧瞧?”

    奶娘还没答,甄玉已那头道:“就抱到廊下走一圈罢!”

    奶娘一听,才要抱了小秀棠出去,小秀棠却不肯了,只看着甄元嘉。

    “这是要我抱出去?”甄元嘉猜度着,一时伸手,见小秀棠眼泪未干,已是伸手让他抱,不由感叹道:“拉扯一个孩子不容易啊!”

    他小小年纪说着大人话,倒把一众大人惹笑了。

    见奶娘和孩子们出了房,往廊下去玩,甄玉便朝乔氏道:“大嫂,要请你保一个媒呢!”

    乔氏笑问道:“保谁?”

    甄玉眨眨眼道:“夏娘子。”

    因史铁手是江南人,这一向和甄石倒是走得近,两人关系不错,由乔氏去跟他说却是妥当。甄玉寻思着,笑道:“夏娘子这不是要寻一个良人嫁了么?她和史铁手倒是相配,我试探了一番,夏娘子确是看中史铁手了,只不知道史铁手愿意不愿意?大嫂帮着问问看。”

    一听是这等喜事,乔氏自然应下了,笑道:“虽则夏娘子有些经历,但史铁手是粗人,能娶着这样,定然也要偷笑了,哪会不愿意?”

    甄玉一听乔氏话,便悄悄俯耳道:“夏娘子虽然曾为三郎姨娘,但三郎从没碰过她,她还是女儿身,史铁手要是娶她,半点不吃亏。”

    “哟!”乔氏惊奇了一把,一时又笑了,“也是,有玉娘这样妙人,首辅大人哪能看中别女人!”

    乔氏告辞回家时,便把事情跟甄石说了,甄石也想玉成好事,笑道:“铁手年纪也不小了,不上不下倒耽误婚事。若能和夏娘子成一对,正是喜事呢!”

    乔氏便道:“既这样,改天你请了他过来说话,我再试探着问一问,看他怎么说?”

    甄石应了,隔天就请了史铁手过门作客。

    见史铁手来了,乔氏便把事情说了,又附加甄玉话,说夏初柳还是女儿身云云,未了问道:“你愿意么?若愿意,我和大郎少不得帮你操持婚事,包你欢喜。”

    史铁手一听,耳朵根也红了,只又怕夏初柳不愿意,小声道:“她才貌出众,周围皆是贵人,哪会看中我这个粗人?”

    乔氏笑道:“这样罢,今晚夫人设宴,她也会旁边侍候,候着机会,我引她到僻静处,你自己问她。这么一个机会,你不要错失了。她现是玉娘救命恩人,人才又出众,不知道多少人觊觎着呢!”

    史铁手定定神,因点头道:“好,嫂子帮我安排一下。”

    至晚,甄玉园子里设了家宴,也请了甄石和乔氏等人。乔氏果然候着机会,拉了夏初柳到一边说话,说了几句便道:“史郎君要问你几句话,你这儿等一下再走。”说着自己走了。

    夏初柳脸一红,低头看足尖,心肝乱跳着,候了一会,听得脚步声,有人靠近,便道:“你有什么要问?”

    来人正是史铁手,他见夏初柳低着头,一时倒生了信心,装作镇定,轻声问道:“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要不要这么直接啊?夏初柳一时脱口道:“傻瓜!”说着转身就走。

    这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呢?史铁手急了,话不能这样说一半呀!他追了过去,拦住夏初柳道:“夏娘子,你给个准话,要是不肯,也让我死心。”

    夏初柳跺脚道:“如果不肯,谁还站这儿听你说这么多呀?”

    “哪是肯了?”史铁手惊喜,又不敢相信,眼见夏初柳又要跑,这会胆子一壮,已是拉住夏初柳袖角,一扯,把夏初柳扯进怀中。

    阴暗处,甄玉和乔氏瞪大了眼,哦,老实人一见着美人,也不老实了。

    乔氏悄悄道:“铁手嘴巴不会说话,却是一个行动派。”

    甄玉有些感叹,“又配成一对,身边美人又少了一个!”

    安平二年八月份上旬,史铁手迎娶夏初柳,同月,周含巧有孕。

    甄玉也代她们欢喜,笑向王正卿道:“看看,两位姨娘离了你,都活得滋润呢!”

    王正卿轻咳一声道:“你也活得滋润,自己照镜子去,近可是面如桃花呢!”

    甄玉知道王正卿意有所指,啐他一口道:“没正经!”

    王正卿一怔,接着哈哈大笑道:“玉娘,你越来越像女子了,这啐人一口小模样,再娇媚不过。”

    甄玉也是一怔,喃喃道:“老子越来越像女娇娘了?”

    王正卿严肃道:“说话请去掉老子两个字,加上奴家两个字。”

    “哦,奴家是女娇娘!”甄玉娇滴滴说着,一面觑王正卿。

    王正卿果然被她样子迷住了,一把扑过去,两人搂了滚作一堆,正要进一步,就听外面有声音,一时只得整衣裳坐好。

    立夏外禀道:“如意姐姐过来说,老夫人请夫人过去呢!”

    甄玉听了,忙收拾一下,出了房门,跟如意到宁老夫人处。

    宁老夫人却是为着小秀棠将要抓周事跟甄玉商议,笑道:“转眼功夫,棠姐儿也一岁了,时间可是。”说着递给甄玉一份宾客名单,“棠姐儿抓周那一天要请人已列上面,你且看看有没有遗漏。”

    甄玉接过名单,看了半晌道:“还得添上章师爷夫妻和史铁手夫妻。”

    宁老夫人“哟”一声道:“倒忘了他们了。”

    甄玉笑道:“不过,他们一个婚,一个有孕,就是请了,也没法过来。”

    说起周含巧有孕,宁老夫人不由瞄瞄甄玉肚子,暗暗嘀咕:棠姐儿都一岁了,她怎么还没动静呢?是不是该去求求送子观音了?

    甄玉见了宁老夫人样子,也知道她心病,一时找个借口,忙忙告辞了。

    至晚,甄玉自动宽衣解带,引诱王正卿上床,一时任王正卿上面,只极力承欢。

    王正卿略略奇怪,问道:“榜眼爷,如今为何不跟为夫争上面了?”

    甄玉娇声应道:“下面容易受孕。”

    “呀,榜眼爷懂得真多。”王正卿感叹一句道:“哪今晚多来几次?”

    “状元爷有所不知,这么着,好一旬两次,不宜贪多呀!”甄玉一边动着腰,一边道:“古书上记载,七天一次佳呢!”

    “七天一次?”王正卿失声道:“榜眼爷这是打算憋死我么?”

    “状元爷,悠着点,贪多没好处。”甄玉话话含糊涂,很化为呻吟。

    过了几天,却是小秀棠满一周岁抓周日子,因观礼夫人太多,甄玉忙得脚不沾地。

    钱氏见小秀棠越长越秀气,不由旧话重提,笑道:“玉娘,真不考虑结个娃娃亲呀?”

    季氏也凑热闹道:“就跟我家二郎结个娃娃亲嘛?看看,他们玩得多起劲啊!”

    甄玉笑嘻嘻道:“可是我家棠姐儿只喜欢元嘉啊!”

    这会小秀棠抓着甄元嘉手不放,一见唐二郎等小娃儿凑近,就一副元嘉哥哥是我,你们不要来抢模样。众夫人一瞧,都失笑道:“她果然喜欢元嘉小郎君呢!”

    甄玉点头道:“待我家棠姐儿长大了,她喜欢谁,我就把她许配给谁。”

    钱氏不由笑道:“不得了,我须得教晓我家小郎君讨好棠姐儿了,若不然,长大了就被别人捷足先登。”

    说着话,抓周吉时到了,甄玉上去抱了小秀棠到抓周桌上,拍拍手笑道:“抓周了!”

    小秀棠见桌上许多好玩物事,一时兴奋,东摸摸,西摸摸,因拿了一个大印,朝着甄元嘉方向呜呜叫。

    甄玉一见笑道:“元嘉,棠姐儿要送你大印呢,过来拿!”

    甄元嘉不由笑嘻嘻过去,接了大印道:“好吉利啊!”

    小秀棠自己抓了一本书一只小绣球,便要求下桌了。

    到得十月份,甄玉有些不思饮食,样子懒懒,因怀疑是喜脉,只日子尚早,便没有人请大夫诊断。

    王正卿这天早起上早朝,心神不属,因提早回府,待进了府,到得甄玉房门外,却听得里面一阵笑声,他揭帘一看,甄玉倚榻上,左边坐着周含巧,右边坐着夏初柳,三人正笑得欢呢!

    “玉娘不是不适么?怎么不休息?”王正卿有些嘀咕,夏娘子和周娘子一个婚,一个有孕,不是该安静待家中么?怎么老往这边跑呢?

    周含巧和夏初柳见王正卿回来了,一时忙告辞。

    甄玉依依不舍目送她们走了,这才问王正卿道:“不是政事繁忙么,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王正卿道:“挂心你身体不舒服,特意早回。”

    甄玉这才慢吞吞道:“适才请大夫来诊过了,是喜脉。”

    王正卿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大喜道:“怎么不早说?”

    说着话,宁老夫人也过来了,嘱王正卿道:“玉娘有喜,你莫房中吵她,让她好好休息。”

    甄玉偷笑,看着王正卿不情不愿出去了,这才遵宁老夫人吩咐,上床躺着。

    至晚,王正卿却是偷偷溜来跟甄玉相见,一时搂了她道:“孤寝难眠啊!”

    甄玉笑道:“要不然,咱们再纳两个姨娘,一个陪你,一个陪我?”

    王正卿:“……”

    安平三年六月底,甄玉产下一子,命名为王秀辉。

    ☆、 84、姣妇结局章

    安平二年至安平五年,新帝励精图治,棠国的国力蒸蒸向上,一时威震邻国,西鲁国等小国又如常进贡,不敢稍有异动。

    安平六年,西鲁国女状元图鲁花再次到棠国拜访,她一进京城,见各处井井有条,民众兴居乐业,街上比几年前繁华了不知道多少倍,一时惊道:“才几年时间,棠国就兴旺了这么多?”

    接引图鲁花的棠国官员笑道:“这几年首辅大人辅政,颁下许多政令,政令一推行,却是利国利民,现下不单京城,就是全国各地,也比前几年强多了。”

    图鲁花也知道王正卿当了首辅后,声望日高,因又问了几句。棠国官员自然极力颂扬王正卿。

    西鲁使者听了,便要寻机会打击棠国官员的气焰,一时笑问道:“听闻首辅大人虽英明,却惧内,这些年一个妾也不敢纳的,可是真的?”

    棠国官员道:“他们是夫妻恩爱,不想让外人插足而已。”

    使者道:“他们成亲六年时间,只育了一子一女,要是别府的大人,只怕早纳妾了,首辅大人倒耐得住。”

    又有一位使者道:“听闻首辅夫人也有状元之才,若身为男子,只怕早进了朝中为官,就是现下,首辅大人每有疑难,也爱回府问决夫人的,可是真的?”

    棠国官员笑而不语,回西鲁使者一个眼神,坊间八卦,你爱信就信,问我作什么?

    这时节,甄玉听得图鲁花来了,却是取笑王正卿道:“快,把她当年送你的玉佩找出来,认亲去。”

    王正卿笑道:“她现是西鲁国王妃,位高权重,肯定要自矜身份,哪还会像当年那样胡来?”

    至晚,皇宫设宴款待图鲁花等人,王正卿和甄玉也列席,各人相见,自有话说。

    图鲁花候着机会,却是问王正卿讨回玉佩的,只道:“当年不懂事,才会把玉佩送出去,现下想要回来,送给夫婿的。”

    王正卿暗汗,一时喊甄玉道:“玉娘,玉佩呢?”

    甄玉笑嘻嘻过来,从怀中摸出玉佩递到图鲁花手中道:“还你!以后不要随便送人了!”

    图鲁花有些不好意思,笑道:“首辅夫人说得是。”

    稍后一些时候,甄玉给王正卿理衣裳,感叹道:“连图鲁花也抛弃你了!现下只有我肯要你了!”

    王正卿作悲伤状道:“凭我这样玉树临风,才华盖世,位高权重,怎么越来越没有女人缘了呢?”

    两人说着笑,一时宫中席散,便携手回府。

    小秀棠和小秀辉却还没睡,听得他们回来了,忙忙就跑过来相见,嚷道:“说好明儿要带我们到庄子上玩的,你们别忘记了。”

    小秀棠今年五岁,精灵古怪的,小秀辉三岁,说话行事已能看出果决之风,两姐弟在一起,常作弄得府中众人哭笑不得。

    因接下来两日是休沐日,王正卿是应承要带他们到庄上玩,这会见他们过来,便笑道:“答应你们的事,几时忘记过?”

    小秀棠一听才满意了,负了手道:“没有忘记最好,你们早些睡,明儿早些起来,早些出发。”

    小秀辉补充道:“晚上不许妖精打架,要好好睡觉!”

    王正卿和甄玉一听,不由微微红了脸。上一次小秀辉闹着要和他们一起睡,这一睡,就睡了十天还不肯搬回自己的房间,到第十一天时,王正卿终于忍不住,半夜里偷偷搂了甄玉。不想却吵醒了小秀辉,小秀辉以为他们打架,就赶紧劝架道:“别打了,好好睡觉!”

    第二日,一家四口人早早起来,带了奶娘,胡嬷嬷和立夏半荷等人,准备坐马车往庄子里去。

    一会儿,甄石乔氏便带了元嘉和元芳也来了。却是两家一早约好,要一起往庄子里游玩的。

    见着元嘉和元芳,小秀棠和小秀辉便兴奋起来了,硬要和他们坐同一辆马车,又嚷嚷道:“元嘉哥哥,元芳姐姐,你们可好久不来找我们玩了。”

    甄元嘉今年已经十二岁了,算是小大人,且也懂了事,见小秀棠和小秀辉要跟他们一起坐,便对王正卿和甄玉道:“姑父姑姑您们放心,我家这辆马车颇结实,再坐两个人没问题的,且有我看着呢!”

    甄元嘉现下已是翩翩小少年,有他看着几个小的,大人们倒是放心的,甄玉因让小秀棠和小秀辉坐到甄元嘉的马车上。

    甄元芳今年也十岁了,前头不经意听到父母谈话,知晓甄玉有意把小秀棠许配给哥哥元嘉,两家要亲上加亲的,因这会见着小秀棠,一把拉了她,让她坐到甄元嘉左边,同时笑向甄元嘉道:“好好看着棠姐儿。”

    甄无嘉不动声色拉小秀棠坐好,又抱了小秀辉坐到膝盖上,安置妥当了,才放下心来。

    小秀棠见着甄元嘉和甄元芳,却是有许多话说的,只把最近读了什么书,见了什么人,得了什么好玩的物事,一一细说。她年纪虽小,说话口齿清楚,描述生动,倒惹得甄元芳笑个不停。

    甄元芳笑完,俯到甄元嘉耳边道:“大哥,大嫂太有趣了,长大肯定也是一个妙人,指不定就盖过姑姑的,你赶紧正式定下她罢,莫让别人抢了去。”

    甄元嘉轻咳一声道:“小孩子家家乱说什么?”说着去看小秀棠,心里也嘀咕:这么小小一个人儿,也太精灵古怪了些。

    乔氏不放心,上前揭车帘去瞧,眼见甄元嘉抱着一个小的,又护着另一个小的,这才笑了,回头坐到甄石那辆马车上,因笑向甄石道:“玉娘只育了一儿一女,亏得首辅大人待她如初,一向不提纳妾的事,难得了。”说着揭帘子瞧了瞧,见立夏和半荷挤着坐了另一辆马车,又道:“先前还以为这两个丫头必要做姨娘的,不想都配了府中的管事,如今生儿育女的,越法稳重,倒是玉娘左膀右臂了。”

    待各人坐好了,马车便开动起来,很快到了庄子里。

    庄子里管事一早接到通知,知晓王正卿等人要过来,已是准备妥当了,一时过来迎他们过去,安置了东西,这才笑道:“三爷和三夫人是要先休息一会儿,还是这会就到溪边钓鱼?”

    王正卿笑道:“自然是去钓鱼了,备下小船没有?且叫孩子们坐了小船钓鱼,回头用钓来的鱼烧烤了吃。”

    管事一听连孩子们也要坐小船,便道:“三爷,那清溪的水虽浅,也及膝呢,万一有个闪失,可不好的,不若就在溪边钓鱼就好。”

    王正卿笑道:“现下盛夏,正要教他们游水呢,坐个小船有什么好怕的?”

    管事无奈,只得去安排。

    听得坐小船钓鱼,几个孩子高兴坏了,小秀棠马上过去牵了甄元嘉的手道:“元嘉哥哥,咱们坐同一只船吧?”

    千年修得同船渡?甄元嘉莫名的,想起书中这句话,一时有些暗汗,棠姐儿还小呢,我真是想得太多了!

    小秀辉却去拉甄元芳,兴高采烈道:“元芳姐姐,咱们也坐同一船吧!”

    甄元芳默默:既然是大嫂的弟弟,只好带着了,还能拒绝不成?

    清溪钓完鱼,众人又嬉水一番,转头到山上摘野果,玩得极高兴。

    至晚,小秀棠和小秀辉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肯去睡。甄玉答应第二天再带他们摘野果,他们这才跟了奶娘下去睡了。

    房里静了下来,甄玉泡了一壶茶和王正卿对饮,而后下棋,王正卿又输了,一时笑道:“再来,不信一输再输。”

    甄玉哈哈笑道:“你和我下十局,最多赢两局,想赢我,只怕得下到天亮去呢!”

    王正卿一想也是,推棋站起道:“咱们还是做些更有意义的事吧!”

    甄玉未答,一时听得窗外雨声,推窗去看,笑道:“下雨了呢!”

    王正卿站到她身边,两人相拥听雨声,忆及往事,不由相视一笑。

    一时甄玉生了兴趣,找出一管萧,举到唇边吹了起来,萧声和在雨声中,飘渺动听,教听的人忘却了一切忧愁,只想和心爱的人长长久久。

    一曲既终,王正卿轻轻鼓掌,上前拥了甄玉,俯在她耳边道:“玉娘,待孩子们再大几年,咱们就离了京城,游历天下去。总要多看看世间的山山水水,才不负这一生。”

    甄玉微笑道:“你也做了这些年的首辅了,再过几年确实该退位让贤,不能一直霸着这位置。且唐妙丹郡主之死,总归跟我们有些关系,难保皇上深夜自思时,不对我们生心结。”

    “是,须得急流勇退。”王正卿笑道:“男儿在世,能辅得明主登位,再做到首辅的位置,且这几年也办了几件利国利民的事,心愿也算得偿了。接下来,倒要好好陪伴妻儿,享受人生。”

    甄玉略略遗憾道:“首辅的位置本来该是我做的,便宜你了啊!”

    王正卿一把搂了甄玉道:“我的,便是你的,我能做首辅,也有你一半功劳。”

    甄玉戳王正卿的胸道:“这话我爱听。”

    王正卿失笑,一时道:“玉娘,你真觉得遗憾么?

    甄玉笑着伏到王正卿胸口道:“此生得了三郎,无憾焉!”

    王正卿一时拦腰抱起甄玉,往床边走去,一边低笑道:“待会儿,你会觉得更加无憾的!”

    稍迟,雨停,风轻拂,窗内有笑声。

    女人的声音道:“状元爷,好好躺着,让我在上面就好!”

    男人的声音道:“榜眼爷,让我在上面吧!”

    ━━━━━━━━━━━━━━━━━━━━━━━━━━━━━━━━━

    本文内容由【紫衣宫主】整理,久久小说网(www.txt99.com)转载。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