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7章

作者:荷风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洪爽婚姻事业两如意,日子过得忙碌充实,某日突然想起例假好像迟到了很久,晚上用验孕棒测试,结果为阳性。她不确定是否准确,没告诉冷阳,第二天下午抽空去医院检查,B超显示她已怀孕七周。

    对生育,她和丈夫都抱着晚生优育的心态,今年是结婚第三年,夫妻俩有意识地停止避孕,顺其自然没几个月便收到喜讯,心想事成不过于此。

    她乐呵呵开车回公司,路上发现有车辆尾随跟踪,怀疑是华夫的人。

    姜开源执掌福满堂时,华夫集团就斥重金遣人对姜家人展开秘密调查。冷阳接班后,本人及家人也不间断地遭遇盯梢、监视,洪爽逮到过多次现行,今日格外火大,在路边停车报警。

    那跟踪车辆不知死活地停在不远处,被警察抓个正着,经问讯车上人员承认是深圳一家风险管理顾问公司的员工,正受华夫集团委托调查福满堂。

    警方对其办公地点进行搜查,证实他们已对冷阳和亲属的住地进行了长时间监控,记录了大量影像及文字资料。

    冷阳正在外地出差,获悉此情当即在社交平台发文批判华夫的卑劣行为。

    “盯梢、监视不止在中国被视为不正当手段。在美国,雇佣私人侦探侵犯他人隐私属于严重违反执业纪律;在法国,侦探行为绝不允许超越公民权,24小时跟踪他人,录像并向雇主汇报,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华夫集团的做法已威胁到我和家人的个人隐私、人身安全,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事件激起民众强烈愤慨,大部分人认为华夫这种特务行为欺人太甚,记者也对华夫集团的驻华高层进行了相关采访。

    他们内部口径不统一,又闹了大笑话。

    麦哲文前脚才否认雇佣人员监视冷阳和家人,他的搭档华夫集团亚太区副总裁麦卡斯就向记者承认:“我们雇佣了调查公司和有关的保安公司,他们所做的任何工作都没违反过中国的法律。”

    新闻一出,网民们嬉笑怒骂,说华夫不过仗着中国法律对个人隐私权的保护还不全面钻空子,说白了就是欺负中国人。

    冷阳回家夸奖洪爽办事果断,华夫摊上这个大丑闻,舆论上又输了一成。跟着关心她的健康。

    “你前天去医院检查什么呀?哪里不舒服?”

    洪爽冲他做个鬼脸:“我怀孕了。”

    看他呆愣,忙问:“你怎么跟挨了晴天霹雳似的,不高兴吗?”

    冷阳立马喜笑颜开,抱起她原地转圈:“如果这也算晴天霹雳,我巴不得你劈死我才好呢!”

    他小心地将她放到沙发上,耳朵贴住她的肚子仔细倾听。

    她笑着拍他:“才两个月不到能有什么动静。”

    他不罢休,认真听了一分钟,惊道:“老婆,你怀了小青蛙吗?我怎么听到咕咕咕的叫声。”

    她难为情地娇嗔:“你傻不傻啊,我等你吃饭等到肚子都饿了,现在只有一只青蛙,再多等一会儿就成蛙群啦。”

    他俩约好出去吃晚餐,冷阳说这样的特大喜讯应该和家人共享,将洪家人全请到餐厅,事前卖个关子,说等人齐了再公布详情。

    洪欢最先到场,闲聊时发觉二姐姐夫比平时更黏糊,像拌了蜂蜜的巧克力,甜腻到让旁观者牙疼,央求他俩放单身狗一条活路。

    “你少当红眼病了,快来帮我们拍张合影。”

    洪爽将手机递给她,洪欢端起屏幕找角度,皱眉挑剔:“二姐,你皮肤也不黑,怎么跟姐夫靠一块儿就像停电了似的?”

    冷阳肤色历来比妻子浅一个色号,怕她不高兴,让小姨子调高相机亮度。

    “不行,亮度再高姐夫的脸就曝光过度了,二姐你去打打水光针吧,皮肤还不如老公白嫩,多没面子啊。”

    冷阳连忙制止:“阿欢,姐夫教你那么久,你怎么还没掌握说话技巧?专挑我不爱听的说。我最讨厌别人说我皮肤白,男人又白又嫩不成了小白脸?我是没时间,等放假一准去海边爆晒。”

    洪爽知道他在维护自己,笑眯眯挽住他的胳膊向小妹秀恩爱:“我是没你姐夫白,所以才要靠他紧一点,这样他才能照亮我啊,人总是向往光明的嘛。”

    冷阳心花怒放,忙握住她的手迎合:“对对,我只为你发光发热,燃烧自己,照亮爽姐!”

    洪欢大呼受不了,嘲他们是彩虹屁夫妻。

    家人们到齐,冷阳宣布了洪爽怀孕的消息,家中即将再添新成员,人人不亦乐乎,希望时间能快进,好早点看到小宝宝。冷阳最心急,连孩子的名字都起好了,叫“冷爱珠”。

    人们询问含义,他搂着洪爽甜蜜解释:“爱是热爱的爱,珠是珍珠宝贝的珠,意思是冷阳永远爱洪珠。”

    洪爽轻轻掐他:“你想让孩子跟着你嘲笑我的旧名啊,太坏了。”

    洪万和也笑:“阳仔,这名字只适合女孩子,二妹才刚怀孕,你怎么能确定她一定会生女儿?”

    冷阳自豪道:“看相的说我是岳父相,以后会生三个女儿,有三件贴心小棉袄,这辈子过冬都不用愁了。”

    如果女儿们都像妻子,那他就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家人们欢庆喜事,同时也关心他与华夫集团的斗争。

    洪悦向他建议:“这几年跨国公司在中国大量并购优质资产,为追逐利润,大批裁员,不负担退休职工,对东道国缺乏基本的社会责任,已引起多地政府不满。我们事务所在帮浙江一家大型饮料公司做审计,上次见到他们老板,他还托我转告你,说他很关注你在保护民族品牌、反对外资垄断中国快消品行业上的举措,曾公开对你表示过声援。你有没有考虑联合商界同仁,壮大声势,共同反抗华夫?”

    冷阳笑道:“大姐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华夫这些年在中国并购了许多企业,都存在同样的问题,这也是他们必须搞定福满堂的原因,如果我们做了突破口,他们在中国的战线就不稳了。我已经找到一个战友,就是继‘长城乳业’之后被华夫收购的‘优乐果汁’。从这家厂这两年的年报看,亏损严重,原因在于华夫兼并同行企业后采取的垄断战略。假如他们能披露华夫的违法违约事实,就能对我们起到策应作用。”

    洪悦说:“优乐的负责人愿意配合吗?这种情况下走行政途径大概不方便吧。”

    冷阳自有办法:“除了长城乳业和优乐果汁,华夫还收购了一些同行企业的股份,通过同业并购形成行业垄断,由此造成优乐果汁连年巨亏。优乐是上市公司,公司亏损,中小股东可作为公司代表向大股东索赔。我已经派人在股市购入了10万股优乐的股票,向华夫提起股东代表诉讼。稍后再借媒体炒热这桩官司,届时就会让更多人看清华夫在中国商界的无良勾当。”

    他不仅派人以优乐果汁小股东的身份向华夫发难,还亲自联合5家有华夫参股的本土知名品牌企业向华夫公开发送律师函,指出华夫集团通过自身或子公司持有这些企业的大量股份,并在相互具有直接竞争关系的各大品牌商中占有董事席位,违背了上市公司“竞业禁止”的商业原则,侵害各家企业合作方股东的根本利益。

    竞业禁止,又称为竞业回避、竞业避让,是公司法中的重要条令,规定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如董事、经理等不得自营或与他人合作经营与其所任职的公司同类的业务。直白的说就是员工不得脚踏几条船给自己捞好处,损害公司利益。

    华夫集团在中国只有以麦哲文为首的数名代表,做不到一个萝卜一个坑,全都身兼数职,还有证可考。被冷阳揭发到点子上,立时老羞成怒,发表了措辞强硬的声明,指责冷阳缺乏诚信,别有用心,将对此承担严重后果。

    冷阳在答记者问时戏谑:“华夫集团的态度令人费解,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国际知名跨国公司所具备的水准,太不严谨,也缺乏应有的礼仪,几乎等同于恐吓。这可能是西方国家人民特有的直率,放在中国就显得水土不服了。”

    记者问福满堂是否也会向华夫发起“竞业禁止”的诉讼。

    他回答:“福满堂和华夫在国内的40家合资公司里,只有寥寥几家在我们双方之外拥有其他小股东,绝大多数合资企业只有姜开源和华夫两个股东,他们双方的争议受《合资合同》中的仲裁条款约束,应该在斯德哥尔摩仲裁,不能在国内提起诉讼。但是我们刚刚找到确凿证据证明麦哲文在任职华夫亚太区总裁期间,一手操纵华夫收购了福满堂同行业最大竞争对手‘乐华调料’,同时采取了泄露商业机密等一系列不正当竞争手段打压福满堂,我们必须对此追究华夫的法律责任。”

    华夫由此面临遍及全国的连环诉讼,多地政府和商会相继向媒体发函明确表示支持福满堂,甚至上书商务部,积极提议立法限制外资恶意并购,华夫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同时,美属萨摩亚群岛法院识破华夫的误导和隐瞒行为,撤销了冻结令和接管令,又以不方便审理原则驳回华夫对夏蓓丽的诉讼请求,要求他们向中国法院提起诉讼。

    这时又一个令华夫抓狂的打击出现了——冷阳向榕州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裁定姜开源在2000年与华夫签订的《商标许可协议》与2001年签订的《商标许可修订协议》为阴阳合同。

    法律规定为保护国家、社会公共利益,恶意串通损害国家利益的合同无效,即阴合同和阳合同全部无效,由于国家商标局未批准姜开源将福满堂商标转让给华夫集团,两家约定的关于商标所有权的协议都属无效,若法院做出“阴阳合同”的判决,华夫占有福满堂的主张就成了缘木求鱼。

    麦哲文再也坐不住了,八月末来到榕州,请求与冷阳面商。

    双方重新坐回谈判桌,冷阳先送他一份见面礼。

    “麦先生,我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您在担任华夫亚太区总裁期间,得到的薪金都由华夫集团在境外支付。这部分收入从未向中国政府申报个人所得税,总金额超过3亿人民币。根据中国税法的相关规定,凡在中国境内任职、受雇、履约,不论薪资支付地是否在中国境内,均应依法缴纳个人所得税。华夫不曾为您缴纳个税,接受劳务派遣的外商投资企业也未履行代扣代缴义务。您对此有何解释?”

    麦哲文又被抓住把柄,质问他消息来源。

    冷阳笑道:“我可没有雇佣侦探,擅自刺探他人隐私的习惯,主要是听全国各地的税务爱好者说的。中国的媒体嗅觉很灵敏,像知名外企高管涉嫌偷税这类的素材,一抛出去就会让他们抢破头,您近来官司缠身,还有精力应付多余的案子吗?”

    当初他介入华夫与福满堂的对垒,重创姜开源时优势曾一度倒向华夫一方。麦哲文原以为能借这对父子相残之机渔翁得利,对这毛头小子十分蔑视,然而交手数回合,被他屡出奇兵打得落花流水,此刻已心虚胆怯,丧气道:“冷先生,你搞公关战术的确有一套,不过事情是不是闹得太大了?这或许会激化中国企业与外企的整体矛盾,我想贵国政府也不希望看到这种局面。”

    冷阳嘲讽:“我记得是贵方先在这场纠纷里发动公关战的,前几年在各种场合猛打姜开源耳光,罗织了许多罪名,后来又诬陷我和岳父,并广而告之。贵方聘请了全球顶尖的公关公司,每次出手都迅速、迅猛,声势浩大,还结合了法律手段,为华夫树立守法的公众形象,满世界宣扬福满堂违约。这种先声夺人的行为初看很有利,实际却是败笔。贵方难道没想过,把对手逼至死角会丧失谈判的可能,发动媒体攻势向世人宣扬中国人缺乏契约精神,在中国投资风险高,会获得中国政府同情?现在国内多地政府公开支持我们,可不是受我的公关战术驱使,是贵方的傲慢狂妄和言行不一将自己推到了公众的对立面,如果在榕州市法院的诉讼里落败,华夫就只能去起诉国家商标局了,那场戏将会有怎样的画面,我只是想象都替你们尴尬。”

    麦哲文心下羞恼,却不得不认栽,沉声道:“我常看《三国演义》,最喜欢的故事就是诸葛亮草船借箭。冷先生,你巧借华夫重金公关的东风,在逐步反击中树立了福满堂中方代表的正面形象,让我们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真是深得草船借箭的精髓啊。昨天贵国商务部官员联系我,希望我们两家能中止诉讼回归和谈,相信你也早就收到他们的意见了,愿意与我们在平等互利的原则上协商解决之道吗?”

    冷阳询问华夫方面的想法,麦哲文说:“华夫同意退出合资,由福满堂收购华夫在合资公司里的股份。股价按照上市公司市盈率的计算方法,我们初步估算了一下,金额大约是1500亿。”

    冷阳失笑:“你们提收购时按净资产算,出价1200亿收购我们的优质资产,现在卖股份就要按上市公司的标准,这是漫天要价,逼我们割肉。”

    麦哲文让他还价,他干脆道:“200亿,不能再多了。”

    “冷先生,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一点都不过分,老实说出200亿我还觉得太亏了。福满堂90%以上的收益都来源于非合资企业,你们从福满堂获利也主要靠非合资企业的分红。等榕州法院裁决合同无效,非合资企业将不再提供分红,光靠合资企业那点进项,你们明年的财务报表肯定很难看,先提前想想怎么跟股东们交代吧。”

    “合资纠纷不是中国法院说了就算,最后还要以斯德哥尔摩商会的仲裁结果为依据!”

    冷阳就地取材还击:“上个月华夫向斯德哥尔摩商会提出了临时措施请求,迫使仲裁庭对案件提前审理。当时你们的律师在庭上一如既往的蛮横,居然辱骂我们是中国猪,连法官都批评华夫做为著名跨国集团,委托的律师竟如此低素质没水准欠缺法律意识,勒令他当众道歉。就在昨天仲裁庭已对外宣称华夫不知道非合资公司存在的说法有可能不真实,你们的谎言已经败露,还指望仲裁庭做出对华夫有利的判决?我不妨再提醒一句,华夫执行并购福满堂的行动以来,已投入了巨额的公关费、诉讼费和代理费,仅去年上半年的财报就显示,你们花在中国的公关费高达7亿。这场旷日持久的纷争已影响了华夫在华投资的布局,拖得越久,你们的前景就越黯淡,我想您的老板现在正考虑如何摆脱这个泥潭。我可以给您时间做内部协商,但期限不会太长,希望您珍惜这次机会。”

    他表明决心和底线,麦哲文无法得寸进尺,在他告辞时感叹:“冷先生,你真是个让人敬畏的对手,我很羡慕姜开源能有这样优秀的儿子。”

    冷阳猜他多半在奚落自己,以前最忌讳别人强调他和姜开源的关系,现在听来却不那么介意了。

    几天后福满堂在榕州一处度假酒店举办中秋游园会,股东们都受邀参加,冷欣宜也来了。

    今年七月她在上海与交往一年的男友举行了婚礼,那姑爷是她公司的合伙人,比她年长两岁,为人成熟稳重,非常宠爱她。冷阳经过严格检验,支持姐姐出嫁,把福满堂5%的股份送给她做为结婚贺礼。

    本次游园会姜承望也会去,洪爽怕冷欣宜见了他难堪,没强邀她出席,她却淡然处之,看样子似乎已放下了过去的包袱。

    冷阳在会上应酬宾客,一会儿没留神洪爽便不见了。

    她产期临近,行动时时令他挂心,急忙向客人们道失陪,去寻找妻子。

    来到花园,见她躲在一人多高的天竺葵篱笆后,正偷偷朝前张望。

    他悄悄走过去抱住她,被她飞快捂嘴。

    “别出声,姜承望和姐姐在那边。”

    他点头从命,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只见姜承望正隔着池塘与对岸的冷欣宜遥遥相望。

    这二人若还存在牵扯不断的羁绊,对每个人都是麻烦。

    冷阳相信姐姐忠于姐夫,怀疑姜承望对她恋恋不忘,正寻思上前打岔,冷欣宜竟主动用手语问候他。

    “这两年你还好吗?”

    姜承望明显惊讶,愣了片刻以手语回复:“很好,听说你结婚,现在幸福吗?”

    冷欣宜点点头,又比划:“我一直想对你说,以前的事都是我的错。我伤害了你,却没勇气向你道歉,直到现在才敢面对你。你还恨我吗?”

    姜承望看不清她的表情,胸口仍受重击,既疼痛又欣慰,深呼吸后摇头:“都过去了,我只希望你忘记从前的一切痛苦,自由自在地生活。”

    宽恕即是放下,他不想过分自我折磨,早已原谅了对方。

    看到姐姐深深鞠躬的身影,冷阳知道即使让他们单独相处也不必再担心,拉住洪爽的手悄悄走开了。

    隔天他带着公务去姜承望家拜访,走进客厅听到后院闹声不断,保姆介绍说姜承望日前将姜开源接回家照料,那痴呆老头儿比三岁小孩还淘气,成天吵闹捣乱,姜承望还不厌其烦地陪护,堪称孝子界的楷模。

    冷阳来到后院,见姜开源正蹲在地上捧着一只大石榴狠命啃,姜承望阻拦哄劝:“爸爸,石榴剥了皮才能吃,您等一等啊!”

    他费力抢下石榴,手背被父亲咬了一口,保姆忙带人按住狂呼乱叫的废人,冷阳走到姜承望身边关问伤情,眼瞅姜开源手舞足蹈的疯样,估计自己顶多和他相处一个钟头便会抓狂。

    “他总这样?就没有正常的时候?”

    “是啊,这是TA中毒的后遗症,幸好身体器官没再病变,能保持健康就不错了。”

    “你干嘛把他接回来?放在疗养院多省心啊。”

    “……他糊里糊涂的,石子都能当糖吃,我怕疗养院的看护欺负他,身边有个亲人看着才放心。娜娜去加拿大读书,就只能由我照看了。”

    冷阳一叹气,姜承望便猜出他的心思,微笑道:“生恩不如养恩,我虽然不是爸爸亲生的,却被他当做亲骨肉悉心抚养了二十多年,现在该是报恩的时候了。”

    冷阳如今和他相待客气,从不碰过去的伤疤,这时忍不住问:“那我岳父呢?他才是你的亲爹,你打算这辈子都不认他?”

    姜承望沉默一阵,坦诚道:“感情不能像名分说有就有,洪万好对我来说就像陌生人,今后大概也培养不出父子情。况且他有那么多孝顺儿女,不愁老来无靠,而爸爸只有我和娜娜,我就专心做好姜家的儿子吧。”

    他接到一通朋友的电话,暂时离开后院。

    姜开源把自个儿折腾累了,摊在躺椅上咿咿呀呀说胡话。冷阳忽然心有所感,支开保姆,在他对面的凳子上落座,动手替他剥石榴。

    四周无人,草木仿佛观众,无声地鼓励他讲出心里话。

    他打量行尸走肉般的男人,心情万里无云,平和道:“以前我觉得把你挫骨扬灰也不解恨,头号愿望就是报仇,为实现这个目的可以做任何事。现在不同了,就算你恢复正常,我也不会再报复,这大概是因为我已经成功取代并超越了你。心存仇恨的总是弱者,我成为了强者,还拥有了很多爱我的家人和幸福美满的生活,是时候抛下仇恨了。”

    他将剥开的石榴塞到姜开源手中,走之前拍了拍他的肩头:“我原谅你了,爸爸。”

    如同吐故纳新,他感觉比先前更轻松畅快,正和姜承望商讨工作,洪巧来电急报:“姐夫,二姐羊水破了,我们正送她去医院,你也快来吧!”

    冷阳激动万分,与姜承望一道赶去迎接他们盼望已久的小生命。

    沿途的树叶闪着秋阳烙下的金边,那是睿智豁达的人们才能收到的赐福。

    作者有话要说: 历时半年的连载完结了,每次写完一篇文我都有成长的感觉,这篇的主角CP是我最喜欢的,不知不觉就跟着他们进入甜萌状态,间接感受到了恋爱的喜悦。

    特别感谢长期陪伴我的读者小天使~还是那句老话,希望下个故事里能再与你们相见。

    番外过几天再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