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3章 53 (6)

作者:康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吧……”

    81

    何滨开着车带着孙心妍去了香山。

    车停在平坦的路旁, 山上很安静,半空里有路灯的灯光。

    “明天别走了,我们再多呆一天。”

    孙心妍:“你不忙吗?”

    “不忙。”

    孙心妍看着被路灯照亮的道路:“何滨, 我后来看过你跟你女朋友的照片。”

    分手后,他们所有的联系都断了, 除了微博好友。

    以前他们都很少玩微博, 很少发原创状态。就在他们分手一年不到的时候,他爸爸刚被查出问题,她看见了那张他放上去的合影。

    女孩子眼睛很大,鹅蛋脸, 长得很明丽。她身上穿着夏季的蓝白条纹露肩衫, 微微笑着靠在他怀里,头顶抵着他的下巴。他头发剪得比以前更短, 手揽着她的肩, 面无表情地和她一起看着镜头。

    想过他会交女友, 可当这一幕真正出现在眼前, 孙心妍整颗心像被抽空了, 什么都来不及想,瞬间泪如雨下。

    所以后来最难最难的时候,她也没有想过去找他。

    “不是我放的……”何滨目视前方, 话头卡了一下, “几年前的事了,你介意?”

    孙心妍摇了下头,看向窗外, “只是有点好奇,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只是有点好奇,那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好奇那个女孩是不是很优秀、很体贴,好奇他是不是很爱她,好奇他和她在一起时候,会不会一样的幼稚又霸道。

    何滨平静地问:“要听真话吗?”

    孙心妍沉默。

    “跟你分开后我谈过三四个,毕业之后工作忙起来就没再谈过。我忘不掉你。”

    何滨有时候自己也弄不清,到底爱她什么,爱到让他再遇见别人,总是没法全身心投入。

    他一度真心想忘掉她,结果越想忘、越难忘。

    光拿花钱这一点来说,他在别的女孩身上花钱只会觉得是恋人的义务、是男人的应当,钱花得多了人还不听话他就会烦躁、会计较,谈到后来他简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只有在孙心妍这儿,他从来不去想自己的付出,一心一意想把好的给她、哄她开心。

    以前是这样,现在再见到,他还是这样。

    因为早在年少岁月里他们就毫无保留地把自己交给了对方,这种全然地信任,今后再碰到谁都不会有。越成熟,越不会有。

    孙心妍:“人总是要往前走,不能总是陷在记忆里。”

    何滨:“那就一起往前啊。”

    “怎么往前。”

    “一定要当医生?”

    “不当医生还能干什么,我又不会别的。”

    “我供你来美国读博,你来美国做医生。”何滨看低头看她,认真而深情地,“现在我的钱都是我自己赚的,我供你。”

    是的,他不靠家里了。

    孙心妍差点就流泪了,嘴唇颤抖地笑了笑,“考不上呢?”

    “你在哈尔滨等我,我处理完那边的事去找你。”

    孙心妍摇头,“回不去了,何滨。有时候我也很想回到高中,我去老师家上课,你在外面等我,躲在街对面的小店下挡太阳。那些日子不可能回去了,我们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好吗。”

    “还爱我吗?”

    “我不知道爱的是哪个你,以前的你,还是现在的你。你难道不是吗?你真正放不下的是十七岁的孙心妍。我们二十六岁了。”

    时光去哪儿了?一转眼,他们就二十六岁了。

    眼中含着泪,孙心妍淡淡笑了下:“我知道,我爸爸的事你心里觉得愧疚,但你这样我其实很难过,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你没有做错过什么。说起来,是我欠你一个抱歉,那时候年纪太小了,第一次谈恋爱很任性,不懂得珍惜,分手的时候还伤害了你。何滨,你不欠我什么,不用想着弥补。”

    掌心握紧方向盘,何滨沉默地看着窗外,心里疼得抽搐。

    这是他护在心间、发了誓要一辈子好好善待的女孩,结果她失去了最爱的父亲,一个人背井离乡,在那座冰雪天地的城市渡过了漫长的五年时光。

    她难道没有在等他吗?

    她一直在等他,只是,没有等到。

    如今,她平静地接受了命运所赋予地一切,变得这样淡雅、温和。他却要在短短两天内消化掉一切。

    他怎么释怀?无论是看见她、跟她说话,他都感到心痛,明明痛得心如刀割,却还要在她面前佯装镇定。

    而何滨不知道的是,他的这种痛对孙心妍更是一种折磨。

    这些年她跟太多人低过头,也看过太多人对她落泪,她那么敏感、骄傲,如今最怕看到的就是同情和疼惜。尤其是他的同情。

    她不想回首过去,不想可怜自己,更不想去依附谁,只想挺着脊梁把前面的路一步步走好。

    “十七岁也好,二十七岁也好,不都还是同一个人,怎么就不能在一起了……”何滨看着窗外,声音有些发抖。

    心中酸楚,孙心妍说:“记得我去美国找你那次吗,回来后我的经期乱掉了,当时以为有了宝宝,吓得半死,后来才下了狠心要跟你分开。分手后我又在想如果那时候真的不小心怀孕了会怎么样?是不是反而可以不顾一切的和你在一起了。就像你打给我的那通电话,如果接通会怎么样,我们之间,最好的时机已经错过了。”

    眼角溢出泪,何滨没有看她,“当时为什么不跟我说,有了又怎么样,我倾家荡产也会养活你们娘俩。”

    男人也要尊严的,何滨说不下去了……

    再也忍不住泪水。

    眼泪一颗颗落下来,孙心妍垂着头,痛苦地闭上眼。

    是的,在他们的关系中,他从来没有退缩过。从来没有。

    年轻的恋人总是习惯什么都不说,却又希望自己的辛苦付出能被对方知晓。

    ——你为什么不说呢?

    ——为什么要我说,你为什么看不见我为你做的呢?

    辛苦越积越多,直到有一天彻底把爱压垮。

    回酒店已是深夜。

    洗完澡,孙心妍独坐在电视机旁的椅子上,怔怔地看着手边的何陪妍相册。拇指摩挲两下,想翻开,刚打开一点却又改变主意地合上。

    孙心妍把它收进行李箱。

    第二天早上,孙心妍跟何滨一同去医院跟李爱珍道别。在酒店楼下见面,两个人都像没事人一样,何滨帮她把行李放上车。

    病房里,李爱珍一看见何滨进来就笑了,“混小子……”

    每个班上调皮捣蛋又天资聪颖的学生是最受老师关注的。在高三最后那段日子里,她没少给这个混小子打气。

    何滨把果篮放桌上,眉目俊朗,“身体恢复得怎么样,好点没有?早该来看看您。本来忙得差点来不了,完了时间又空出来了。”

    李爱珍笑着:“行了,有念着老师的心就好。对了,你们是不是偷偷给我医院的账上打钱了?”

    拿出个苹果来削,何滨坐下来,张口就是谎:“没啊,还有这个事?我怎么没听说。”

    李爱珍看看他,“你再满嘴跟我跑火车。”

    孙心妍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俩,微微笑着。

    他就是有这种本事,真想逗谁开心,总有一套办法。

    “我都知道,韩东后来都跟我招了,你打了十万进去,是不是?”

    何滨一笑。

    李爱珍:“何滨啊,你把这钱拿回去,我怎么好拿你这么多钱?”

    何滨慢慢削着苹果,“老师,我现在毕竟是个搞企业的,不缺钱,你安心把病治好,完了用退休工资慢慢还我,我给你记账。”

    李爱珍:“你们是看我病了,管不动你们了,还偷偷给我弄什么捐款。还有一个十万是谁给的?”

    何滨:“这我就不知道了。”

    李爱珍看向孙心妍。

    孙心妍摇头:“李老师,别想这些了,这都是大家的心意。”

    从医院离开,孙心妍用一种反问的语气问何滨:“你知道还有十万是谁给的吗?”

    何滨看看她,“黄稚薇也打你电话了?”

    孙心妍愣了下,笑了。何滨也轻轻一笑。

    这世上有的人真的很怪,于是喜欢她的会喜欢到底,讨厌她的也会讨厌到底。

    何滨是晚上的飞机,时间上不急,中午吃完饭他直接开车把孙心妍带去了禄口机场。

    车开上高速路,两个人脸上的神色渐渐变了。

    一上午的欢声笑语不再,一切被离别的沉静所代替。

    窗外春光清朗,道路两旁的树木飞速倒退,如梦似幻,亦如远去的年少时光。

    到了机场,何滨帮她办好行李托运,送她到检票口。

    人潮熙攘,四目相对,何滨最后抱了她一下,摸摸她的头:“以后有任何事都可以找我,你的任何忙我都帮。”

    孙心妍:“我知道了。”

    松开她,何滨说:“既然这么久都没谈了,回去之后不要急着谈恋爱,听到没有?”

    孙心妍笑了笑,“不要抽烟,过得健康一点。”

    何滨点点头,看看她:“进去吧,我走了。”

    孙心妍点头,拎着小小的手提包,唇角弯弯。

    光洁的地砖上印着顶灯刺眼的光。两个人都没动。

    静了静,何滨又上前抱住她,双臂收紧,他把她狠狠揉在怀里。他们紧紧拥抱。

    她是他的今生挚爱。

    八岁,他带着她在村子里四处玩耍,却在暑假最后几天里烫伤她的腿,在病床前低头跟她说对不起。觉得女孩子好麻烦。

    十七岁,他来到她的班级,让她离他远点,最后却反变成她的小尾巴,无论她去哪儿他都如影随形。他那么怕晒,却甘愿在三十八度时的高温下出门,只想着骑车陪她一小段路。她对他翻白眼他都觉得可爱。

    十八岁,他历经千辛万苦成为她的男友,和她共同经历所有关于爱情的第一次。她真的很难追,但和令人心动的拥抱、亲吻比起来,那些难又算不得什么。她有时很害羞,有时很温柔,有时又那么任性,他成了她男朋友才发现,她的脾气没比他好多少。

    十九岁,他们在他的小屋子里学习、幼稚地畅想婚后生活。他们养了一条自己的狗,名叫何陪妍。他们的恋情被老师家长发现,他被她爸爸用手机砸了脑袋,一声不吭,反在高三成为全年级最大的黑马。她勇敢地牵着他的手。

    二十岁,他带着她去了北方的大学,开启全新的人生旅途。在那里,他们真正拥有了彼此,从男孩女孩蜕变成真正的男人女人。他让她流血了,承诺一辈子对她好。

    二十一岁,他在梦想和年少的诺言间摇摆,她不堪压力要分手。他从美国飞回她的学校找她求和,最后在电话里被她哭着分手……

    二十六岁,她重新站在了他面前。

    他不能放手的。

    “妍妍,等我,我很快就去找你。”

    红着眼睛微笑着,孙心妍什么也没说,只是抱紧他。

    偌大的机场,行色匆匆的旅者从紧紧拥抱着道别的男女旁路过,不免回头多看一眼,继续自己的旅途。

    一对小情侣推着行李牵手路过。

    男孩子高高帅帅的,穿着件黑T恤,女孩子白衣黄短裙,清纯俏丽。她有些好奇地看着他们,被男孩子用手掌包着脸颊别过头。

    “看什么,少儿不宜。”

    “假正经,你平时看得那些东西才恶心呢……”

    “我看什么了我?”

    女孩脸一红:“你自己看了什么你自己知道。”

    手捏住她小小的下巴,男孩歪嘴笑着,“我到底看什么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女孩拍掉他的手,“你再说……”

    男孩妥协地,“好好好,不说不说了,想吃点什么,小猪……”

    人潮涌动,青春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人海,消失在时光中。

    人生是寂寞的旅程,幸运的是,总有人与你相伴一段。

    这一段长也好,短也好,真心便够了。

    飞机飞上蓝天,将一些人带回家乡,又将一些人送去更远的地方。

    孙心妍打开何陪妍的相册。

    一张张相纸上,它从白色的小狗成为大狗,它在草地上打滚、在泳池里戏水,头顶着生日帽,在插着蜡烛的蛋糕前微笑。笑得好开心。

    弯起唇角,一滴热泪直直落下,晕在照片上,细白的手指轻轻抹去。

    孙心妍望向窗外。

    白云在蓝天中缓缓飘动。

    蓝天之下,夏日的阳光是璀璨的金色。

    男孩骑着蓝色的细轮山地车,慢慢跟在女孩身边。街巷里的风轻轻吹开女孩的碎发,吹荡衣摆,吹动两颗年少的心。

    ——你会一直喜欢我吗?

    ——我永远喜欢你。

    (完)

    作者有话要说: 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七年,风铃草和小白马。再见,我最爱的何□□和妍妍。这是送给你们的初恋,不知你们是否满意。会写一篇正番,稍等两天。各位,江湖再见。

    小说下载尽在http://bbs.txtnovel.net--- 书香门第【妮拉拉】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