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2章 相爱相杀的兄弟

作者:雪原幽灵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口棺材是我订购的。”

    听到这句话,陆景奕几人凝滞片刻, 问道:“小鱼, 你买棺材干什么?”

    棺材这种不吉利的东西, 随便往家里送真的好吗?!

    “抱歉,忘记和你说一声了。”鱼悠一脸歉意,“这口棺材是为阿洛迪王子准备的。”

    陆景奕明白了:“你想将他的尸骨运回F国?”

    “嗯。”鱼悠点头, “他在外乡漂泊数百年, 如今也该魂归故里了。”

    这位可怜的小王子, 带着一船财宝, 好不容易从政变中逃生, 还没来得及开始新生活, 便无声无息地死在了一场海难中。

    鱼悠得到了他的财宝,又知道他的身份, 为他收敛一下尸骨也是应该的。

    卫宝成在旁边听到一头雾水, 秦宁却是若有所悟。

    “你们说的阿洛迪王子是谁?”卫宝成忍不住好奇问道。

    秦宁瞟了他一眼, 淡淡道:“你平时都不看新闻吗?”

    “谁说我不看?”卫宝成理直气壮, “你随便说个明星的名字, 我立刻就能把他跟过几个金主都说出来。”

    秦宁“呵呵”一声,一切嘲讽尽在不言中。

    “辛苦你们了, 谢谢。”鱼悠签收后,礼貌地与送货员道别。

    “你打算怎么处理?”陆景奕看着停在门口的棺材,完全没有将它放进别墅的意思。

    “我打算租一艘轮船, 等我收敛了阿洛迪的尸骨, 就将它运往F国, 希伯来会派卫队过来迎接。”鱼悠也没想过将棺材留在别墅,待会就去租船,然后让人将棺材停放在船上。

    陆景奕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阿洛迪的尸骨埋在哪里?”

    鱼悠伸手一指,指尖所向是一片无垠的大海。

    陆景奕没有继续深问,吩咐查普去租船,然后将棺材送到船上。

    卫宝成开口道:“你们也别租船了,我家有一艘旅游客轮,用来运送王子的尸骨应该也足够了。”

    陆景奕也没跟他客气,道了一声谢,便将轮船和运送的事情全都交给了他。

    事情办妥之后,陆景奕带着鱼悠,请卫、秦两人一起去外面吃饭。

    晚上,鱼悠趁陆景奕还在实验室中工作,一个人穿越海洋,找到阿洛迪的沉骨之地,小心翼翼地将尸骨收起来,连同他身上的配饰一起。

    随后又在这艘沉船中搜索了一番,还发现了十几具不知名的尸骨。鱼悠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将他们全部带走。虽然他们的身份再也没法查证,但她可以将他们火化,和阿洛迪王子的尸骨一起运回F国。

    这些人都是F国人,如果他们在天有灵,想必也希望回到故乡。

    鱼悠做事比较随缘,既然遇到了,那就顺便帮一把。

    十几具尸骨,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为免来回折腾,鱼悠找来了数十个尸袋和一捆绳子,将它们串在一起,手臂用力,一排尸袋在水中荡起,随着鱼悠疾闪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大海中,只留下一片浑浊的水浪。

    湿漉漉地坐在沙滩上,身边摆着一根绳子,绳子另一端一直延伸到海底,伴随着起伏的波浪轻轻摇曳。

    鱼悠拿着龟爷爷手机,正准备给火葬场打电话,随即想到自己一次火化这么多尸骨,动静未免太大了,虽然不用担心这些几百年的尸骨会招来警方的怀疑,但难保不会引起考古界的注意。

    考虑再三,鱼悠变身为奥维,财大气粗地将火葬场包下了。只要一两个小时,就能这些尸骨全都火化。

    跟火葬场负责人达成初步意见后,奥维连夜将这些尸骨运了过去。

    虽然火葬场负责人早有准备,但见到铺满一车的人骨,小心脏还是忍不住抖一下,直到确定这些尸骨的年限才稍稍安下心来。

    这些尸骨明显经过了长时间的海水浸泡,很多骨架都已经腐朽不堪,想做标本都不可能了,若是干尸或者湿尸,或许还有展览研究的价值。

    既然不是从土里挖出来的,死亡时间也距今数百年,不涉及盗-墓、杀人之类的敏感问题,负责人便爽快接下了这单生意。只当奥维是人傻钱多的爱心人士,心血来潮想为偶然在海底找到的几百年前的遇难者进行超度。

    更重要的是,奥维出手大方,一两小时的费用就抵得上火葬场五天的收入。

    他们这种服务死人的丧葬行业,难免会遇到一些怪人,早就习以为常了。

    不过这个俊美的青年一个人大晚上地带着这么多尸骨跑来火葬场,也是很强大了。

    负责人与奥维签订了保密协议,带着两名员工,帮他将所有尸骨全部火化了。

    奥维最后得到一口装满骨灰的罐子。

    将租来的货车退还后,奥维又变回鱼悠,来到停放棺椁的轮船上,将骨灰罐放在阿洛迪的尸骨旁。

    凌晨两点多,陆景奕回到别墅,没有见到鱼悠,立刻用手机call她。

    “小鱼,你在哪?”

    【在轮船上。】

    陆景奕自然知道她说的轮船就是停放棺椁的那艘,面色微沉:“你这么晚跑到那里去干什么?”

    【我刚刚将阿洛迪王子的尸骨收敛好。】

    “你一个人?”

    【……不是,还有保镖。】船上确实有几名保镖留守,不算说谎。

    “怎么不叫我?”陆景奕气她一个人跑去收敛尸骨,一点都不知道害怕吗?

    【你不是正在工作吗?这点小事就不麻烦你了。】

    听起来很体贴,但陆景奕还是很气:“小鱼,收敛王子的尸骨,应该举办一场正式的开棺仪式,你就这样随随便便地收敛了?”

    鱼悠:【……王子是海葬的,普通仪式不合适。等运送棺椁的那天,到王子海葬的位置再进行仪式吧?】

    陆景奕闻言,觉得这么安排也没问题,于是便不再多问。

    “你什么时候回来,要不要我去接你?”

    【不用来接了,我马上就回来。】

    鱼悠凌晨3点才回到别墅,走进卧室,看到陆景奕靠在床头睡着了。脑袋歪到一边,发出轻微的鼾声,带着湿气的头发耷拉在额前,松散的睡衣大敞着,露出精壮结实的胸肌。

    鱼悠缓步靠近,刚准备扶他躺下,腰身突然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抱住,脖间随即感受到一股火热的气息。

    “别闹,我身上脏,还没洗澡。”鱼悠推了推他,自己一身咸腥味,不想让他闻到。

    陆景奕加重力道,在她肩头蹭了蹭:“蹭脏了,正好一起去洗。”

    他刚刚睡醒,嗓音带着几分沙哑的磁性,慵懒而撩人。

    “那就走吧。”看他这么累,想必也没什么力气干别的事了。

    但事实证明,鱼悠还是太天真了。自从陆景奕体内的古生物气息越来越强大后,他的X欲也随之增长,J子质量也越来越高,鱼悠不得不全心投入,才能保住好不容易延长的变身时间。一旦进入雄性状态,陆景奕还不愿意停下来的话,她很长时间都别想变回来。

    作为一名根正苗红的异性恋,鱼悠还是觉得男-欢-女-爱比较符合自然规律,况且雄性身体可孕育不了后代。

    一个小时后,陆景奕抱着奥维回到床上,然后又换了一种姿势和他折腾了大半夜。套子只用了一个,后面几次的精华尽数吸收,弄得奥维生了好大的气,差点就反攻了。

    第二天,陆景奕端茶送水,体贴入微,但鱼悠还是决定三天不和他上-床。

    陆景奕瞬间感觉人生不圆满了,不敢欺负小鱼,只能跑到实验室去欺负他的组员们了。

    运送尸骨这件事,鱼悠希望能够尽量低调处理,但F国对此十分重视,不但提前三天便安排好行程,做好了完善的护航措施,随行还有数十名来自不同国家的记者,进行跟踪报道。

    Z国这边也派遣了代表,私下与鱼悠接触了一下,最后应她的要求,只在时政板块中稍做报道。

    但F国的媒体,已经开始铺天盖地的报道。鱼悠和陆景奕也在运送队伍中,拒绝了所有采访,窝在船舱中自娱自乐。

    虽然希伯来没有公开册封,但在运送尸骨的过程中,足以让所有人看出F国皇室对鱼悠的态度。

    典型的有实无名。

    花了两天事件,阿洛迪王子的尸骨终于被安全运回了F国。希伯来举办了浓重的悼念仪式,前来参与的宾客非富即贵,大部分人都主动和鱼悠以及陆景奕攀谈了几句。

    为了慎重其事,希伯来悄悄找人对尸骨进行了DNA测试,确定了阿洛迪的身份,才算是真正地、毫无芥蒂地接纳了鱼悠。

    “好久不见,我的公主殿下。”一个似曾熟悉的声音传入鱼悠耳中。

    她回头望去,只见一名身材高大的金发男子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她身前,目光温柔地望着她。

    鱼悠一脸木然地盯着他的脸,在记忆中快速筛选来人的身份。

    陆景奕面色微沉,气场大开,眼中的敌意有如实质:“欧文先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欧文?这不就是她曾经从海里救起来的欧文兄弟之一吗?看他的发色,应该是布莱尔。

    “欧文家与希伯来陛下是很好的伙伴,我在这里出现很奇怪吗?”布莱尔脸上笑意不减,半躬着身体,打算给鱼悠来个吻手礼,结果自然是被严重护食的陆景奕阻止了。

    “公主殿下,你怎么还和这个花心的男人在一起?”布莱尔怜惜地说道。

    鱼悠:男女通吃的你,有资格说别人吗?

    陆景奕面沉如水逐客:“看你手上还拿着花,想必还没去悼念亡者,我们就不耽误你了,请自便。”

    布莱尔凉凉地睨了他一眼,转向鱼悠时又露出笑脸:“我的人鱼公主,我先过去了,待会再过来和你聊天。”

    陆景奕用眼神送给了他一个“赶紧滚蛋”的嘲讽攻击。

    盯着他离开的背影,叮嘱道:“小鱼,以后离他远点,你的身份估计就是他告诉希伯来的。”

    鱼悠点点头,她之前也有所猜测,倒也不觉得惊讶。

    正在陆景奕打算带鱼悠出去时,迎面又碰到了一名棕发男子。

    “鱼小姐,好久不见。”来人彬彬有礼地问好。

    鱼悠:这又是谁???(脸盲.jpg)

    陆景奕:哪来那么多狂蜂浪蝶!

    “欧文先生。”他声音冷硬地打招呼。

    鱼悠:又是欧文先生?两兄弟一起来的吗?相爱相杀的他们已经和好了?

    “好久不见,欧文先生。”鱼悠礼貌地回应一句。

    “上次有些仓促,送了你一份不太合适的礼物,实在不好意思。”艾默的表情冷冷的,但眼神倒是颇为真诚。

    他之前为了感谢救命之恩,给鱼悠送了一套珠宝首饰,结果被陆景奕找人给退回去了。领地意识强烈的某人,怎么可能让小鱼佩戴其他男人赠送的珠宝首饰?

    “你不用在意,举手之劳而已。”鱼悠实在不喜欢谢来谢去的。

    这时,陆景奕突然开口问道:“外界传闻你和你弟弟都失踪了,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今天是匿名来的。”艾默没有隐瞒,反正蛰伏这么久,他也准备公开现身了。

    陆景奕不动声色:“既然你的失踪是假的,那么你的弟弟……”

    “很遗憾,他确实失踪了。”

    几分钟前才见过他弟弟的陆景奕:“……”

    几分钟前才见过他弟弟的鱼悠:“……”

    莫名想笑怎么办?

    两兄弟一前一后抵达现场,结果硬是没碰到。时隔这么久,还以为对方都“死”了。

    鱼悠考虑着要不要多留艾默一会,给他和他弟弟制造一次久别重逢的机会。

    然而艾默并没有久留的意思,他已经悼念过亡者,偶然见到鱼悠,便过来打声招呼,然后便告辞了。

    就在他刚离开不过五分钟,布莱尔又回来了,热情地邀请鱼悠共进晚餐。

    陆景奕果断拒绝,揽着小鱼扬长而去。临走前,还给了他一个意喻深远的眼神。

    考虑到某人未来即将面临的兄弟修罗场,他还是善良一点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