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我要饿死了

作者:彦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瑜苒淡淡的瞥了路婆子一眼,道:“你跟了我娘也有快二十年了吧,我娘虽然不是最看重你,对你也不薄。不过,我也知道,白眼狼这种东西怎么养都是养不熟的,我娘蠢到这个份上,你两边拿好处,日子过得倒是舒坦。”

    路婆子脸色微变,却没有收敛什么,道:“小姐说的哪里话,奴婢跟着大夫人这么多年了,凡事自然依着大夫人的意思行事。大小姐虽然是主子,却也不能空口白牙胡乱冤枉奴婢。”

    苏瑜苒微微勾唇,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提步往前走。路婆子是程水燕嫁到苏家之前才买的人,买了就直接跟着程水燕到了苏家,不过程水燕身边伺候的是自小跟着的嬷嬷,自然不大用得上路婆子。直到那嬷嬷年老退下去之后,路婆子才到了程水燕身边伺候,到如今也有七八年的功夫了,只不过程水燕一向不养什么心腹,身边的人都是一样的使唤,说起来不说路婆子这个本身就不是一路的货色,其他的也不见得有几分忠心。

    路婆子原本就是陆氏的人,在程水燕嫁过来之前就安排好了送到程府去的,也不知是陆氏对程水燕了解非常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反正程水燕就挑两个婆子,还真就挑到了路婆子。程水燕不会御下,素来就觉得买来了人就该做事的,该赏的没有,该罚的倒是毫不含糊,加上又有人在旁边搅事,就连身边的丫头都没有一心一意向着她的。苏瑜苒年幼时还会提出两句不同意见,后来索性就懒得说了,全由她便是。

    苏瑜苒往前走去,路婆子虽然不满,可苏瑜苒是主子,她除了绵里藏针的顶上两句,明面上还真不敢说什么话来。走了没多远,果然见到苏瑜浅摇曳生姿的走来,脸上丝毫没有将要嫁给柳恒的不乐意,苏瑜苒便大约知道程水燕叫她回来想干什么了。心里不由得一阵冰冷,她真想抓着程水燕问一问,她究竟是不是程水燕亲生的,难道就没有半点的怜爱吗?

    “大姐姐回来了呀!”苏瑜浅长得像她娘陆氏,要论长相,自然不及苏瑜苒,更别说苏瑜苒在程家两老悉心教导之下养成的气质,顶多就是有些弱柳扶风的娇弱罢了。撇开作为苏家最得宠的千金小姐而带来的光环,那一身的气度,不像个大家闺秀,也没有小家碧玉的玲珑剔透,一举一动都带着刻意的雕饰,这也是苏家吞噬了程家,再有苏瑜苒这个反面衬托,依然没有什么体面人家向苏瑜浅提亲的缘故。

    “妹妹好。”苏瑜苒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懒得与苏瑜浅多说,反正每次苏瑜浅见到她,都要找些事,在嘴皮子上面花功夫也纯属浪费时间。

    “姐姐这是不愿意同我说话吗?”苏瑜浅说着,便默默地垂下了眼角,慢慢地抬起手,似乎要扶一扶额头。

    苏瑜苒一见这动作,便知道苏瑜浅又要使那一招万能栽赃法了,唯一的不同便是,今日跟在她身边的不是惯常用的丫头,而是跟陆氏以及苏瑜浅蛇鼠一窝的路婆子。苏瑜苒在苏家留不住丫头,但凡一个丫头跟在她身边超过一个月,必定会因为各种缘故被打发出去,后来苏瑜苒索性也懒得在丫头身上下功夫了,反正都是陆氏安排过来的人,苏瑜苒索性就拿来挡灾了。这样一来唯一问题便是,苏家的丫头都生怕被安排到苏瑜苒身边,点到了谁,都要日日烧香过日子。

    苏瑜苒微微勾唇,没有丫头在身边,路婆子挡灾也是一样的,看着苏瑜浅慢慢地要晕倒的样子,而路婆子又拿手抓紧苏瑜苒的胳膊,不让苏瑜苒动,苏瑜苒勾唇一跳,道:“呀蛇!”

    都快冬天了,哪来的蛇,可眼前这两人都怕蛇怕得要死,哪里还有这个常识,苏瑜浅顾不得装晕,猛地僵住了身子,跟在她身边的丫头,也是手一抖,苏瑜浅就直接摔在了地上。苏瑜苒故意让开了些,路婆子被吓得一跳,一脚才在苏瑜浅纤细的手腕上。

    苏瑜浅尖利的声音惊破天空的一片薄云,不过,苏瑜苒已经灵巧的避开了这边,往程水燕的住处去了。苏瑜苒知道,做了这一桩事,基本上差不多跟苏家撕破脸皮了,不过她今日回来就两桩事,一个是取走外祖父留给她的东西,一个便是亲口问一问,她到底是什么时候惹得程水燕这样生厌,也免得日后再也不见的时候还要为这件事疑惑。

    对程水燕,苏瑜苒很早就没了想要挽回的心思,只是毕竟是生母,苏瑜苒一直没有将程水燕想的太坏。这一次回到通州来,苏瑜苒没钱了确实是事实,可更重要的便是了断这一桩事,苏瑜苒早已经想好,了断了这件事,她便是浪迹江湖也可以,将外祖父嘱咐的事情办妥,实在也算不上遗憾了。后来遇见了夜宁瀚,苏瑜苒才稍稍有些动摇,夜宁瀚的心思她又不迟钝怎么可能感觉不到,正是因为感觉到了,并且不愿意放弃,所以苏瑜苒才犹豫了。

    苏瑜苒自幼没有爹娘疼爱,许多事比旁人要早熟一些,那时还不知夜宁瀚的身份,可也猜到人家必定是真正的富贵人家,她一个苏家不受宠的嫡女,又让亲娘往别人的迎亲马车上塞了一回,若是再有个不孝的名声,她就更配不上夜宁瀚了。可昨日夜宁瀚亲口跟她说清楚了,她便也愿意相信夜宁瀚,所谓不孝,两片嘴罢了,让人说说也就罢了。

    程水燕的院子苏瑜苒熟悉得很,她从记事起,便独自住一个院子,可当初程水燕想要拿她讨好苏俊时,她是日日出入程水燕的院子的。她记忆当中,程水燕这个时候应该是坐在花园里惬意的赏花喝茶,不过她这个亲女儿,要么是在厨房里学习厨艺,要么在阳光下罚站,丝毫没有惬意可言。

    见到苏瑜苒,程水燕身边的两个丫头想要说话,苏瑜苒手一弹,两个丫头便安静的立着不动了。程水燕一回头对上苏瑜苒,抓着杯子的手微微发白,也不知刚刚想到了什么。

    “母亲不是在等女儿吗?怎么见到女儿这样意外的样子?”苏瑜苒见到程水燕脸色一变,脸上还露出一些甜美的笑容,“哎呀我倒是忘了,母亲是吩咐路婆子做什么了吧!可惜女儿没有按照母亲的意思走呢!”

    “你……”

    “母亲不必说什么虚情假意的话了,反正从小到大,你都不曾将我当女儿看过,不是吗?如今我也不强求那些不可能的事情了,母亲只想问一问,我究竟如何惹你这样讨厌我,将来也不用时不时问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苏瑜苒嘴里说着这话,脸上的表情依然是淡淡的笑容,程水燕只觉得眼里被刺了一下,是从几时起,苏瑜苒再也没有露出过委屈哭泣的表情,面对她不管如何,脸上都是这样的笑容。而程水燕每次见到苏瑜苒这样的笑容,无论如何折磨苏瑜苒,都觉得心里不痛快,这是必然的,要折磨人自然是看着对方痛苦哭泣的样子才能解气,这样的笑容自然让人生厌。

    “母亲当年是通州第一美人,可若论功夫,母亲在我手里走一招的本事都没有,至于这府上的护卫么,一起上我也能杀出一条血路,更何况,二夫人怕是巴不得你在我手里出事呢!”苏瑜苒柔柔的笑道,“我今日既然与苏家撕破脸皮了,以后便也没打算再与苏家有什么瓜葛,母亲今日说了,我们都省心省事,若不说,我自然也有法子去查。”

    “你在威胁我?”程水燕脸色暗沉,可脸上也有一丝的慌乱。

    “哪敢,你可是我母亲呢!做女儿的哪敢威胁母亲,我可不像母亲一般狠心,毕竟是我的事情,求个明白罢了!”苏瑜苒淡淡笑道。

    “求个明白、好个求个明白!”程水燕的脸色有些扭曲,“好啊,你过来,吃了这个,我便告诉你!”

    苏瑜苒看了一眼程水燕手边的碟子,里面放了一些精致的小点心,衬着白瓷的碟子,格外的诱人,可惜,苏瑜苒是程水燕教出来的不错,可就算苏瑜苒的厨艺还赶不上程水燕,也能看得出点心上面动了手脚。淡淡道:“母亲,我不傻,我若是吃了,你说不说又有什么关系?你不说便罢了,我要拿的东西也拿上了,这就离开,母亲大人,后会无期!”

    苏瑜苒自小独立,并不是别人一两句话激上一激就会冲动的人,见状便起身要走。

    “不吃?”程水燕脸色一变,猛地站起身将手边的绳子一拉,苏瑜苒刚刚提步,就被程水燕早已布下的绳子绊倒了。便是苏瑜苒武功不错,也不曾防备程水燕布置这种低级的小把戏,有些前倾的身子便被绊倒了,一向柔弱的程水燕此时却爆发了潜力,一步抢到苏瑜苒面前,按住苏瑜苒便将一块点心塞进苏瑜苒口中,抓住桌上的水壶便往苏瑜苒口中猛灌。

    “咳咳……”苏瑜苒被程水燕灌的水呛得一阵咳嗽,一时说不出话来,却听程水燕自顾自的开始说话:“死丫头,你不是想要知道真相吗?我就告诉你真相啊!呵呵,可惜啊,知道了真相你就会后悔的,有些事呢,不知道其实是最好的,不过呀,既然知道了真相,就活不下去了,就算你是我的女儿也是一样。”

    “谁稀罕做你的女儿!”苏瑜苒不懂医术,可跟着程水燕学习厨艺,她深知许多菜蔬之间的搭配,简直比毒药还要危险,否则,之前她怎么会栽在程水燕的一杯茶水上面。

    “不稀罕?”程水燕呵呵一笑,“那你想做陆氏的女儿?一个落魄秀才的外孙女,暴发户的女儿?你做我的女儿,至少是世代儒商的程家的外孙女,宋家的孙女儿呢!”见苏瑜苒露出惊讶的表情,程水燕拍拍苏瑜苒的脸蛋,道:“怎么?鄙夷我红杏出墙?可惜,不是我红杏出墙,是你那好父亲,为了拿住宋家的把柄,亲手将我送上了宋哲的床榻,别用这样的目光看我,我就是恨你们所有人!”

    “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从小就讨厌你吗?因为你是我一生的耻辱!你不是怨我从小对苏瑜浅好吗?呵呵,她是陆氏跟野男人生的,我当然要对她好,等苏俊给她找到了好婆家,我再告诉他,苏瑜浅是个野种,你说,会不会很有趣?哦,你不是气我在你哥哥死后不给他讨回公道吗?那是因为他是苏俊的儿子,那种人渣哪有资格后继有人,他死了正好!至于苏兴那个草包,留着祸败苏家财产,你觉得怎么样?还有,你不是说我不拿你当女儿看吗?呵呵,我是看在你是我女儿的面上,才让你嫁到柳家去的,你一个野种,有什么资格要一门好婚事?就跟苏瑜浅是一样的。差点忘了,我气死了你外公,你不是骂我丧心病狂吗?若不是他当年反对我跟苏俊的婚事,苏俊能这样对我吗?我只是气一气她怎么了!”

    苏瑜苒望着程水燕疯狂的表情,心知此时的程水燕已经不能与她讲道理了,只是腹中隐隐的疼痛提醒她,若是不尽快想办法解毒,只怕她这回是死定了。苏瑜苒见程水燕絮絮叨叨的将许多事情一样一样的数过来,说得她自己泪流满面,掐着她脖子的手也慢慢松开了些。苏瑜苒抬手狠狠一推,不等程水燕反应过来,便运起轻功往自己住的屋子赶去。

    苏瑜苒住的院子不小,只是因为人少,比较空旷苏瑜苒赶到门前时,已经感觉到腹内一阵绞痛,连忙将夜宁瀚给她的药丸服下,推开院子里的一块石头,进到密室当中。

    密室是苏瑜苒自己弄的,她没有什么秘密,只是有时候想躲个清静罢了,好在她院子里的人十天半月的就是一换,至今都没有人找到这里来。苏瑜苒点燃了放在密室里面的蜡烛,有了火光,总算心里亮堂了一点,苏瑜苒抱着膝在墙角坐下,眼泪便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从小,她看着别人有父母疼爱,她也是十分羡慕,所以她想尽办法想要得到父母的喜欢,甚至为父母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可如今听到了真相,她才知道自己这些年所做的有多可笑。她是程水燕亲生的,可她也是程水燕一生的耻辱,可笑她这个耻辱还天天跳到程水燕面前刷存在感,这样的她,只会让程水燕更加讨厌吧!至于苏俊,亲手将妻子送到别人的床上,这样的人会有心吗?可笑程水燕还怪程老爷子曾经阻挠过她的婚事。

    密室挖在地下,苏瑜苒也不担心外面会听到她的声音,便放心的坐在墙角哭泣,等苏瑜苒哭够了,便听墙壁另一面一个轻轻地敲墙壁的声音。

    苏瑜苒吓了一回,这个密室她也许久没有进来了,几时旁边也有人了?难道她的这个秘密已经被发现了?

    就在苏瑜苒想着要不要赶紧逃走,以免被人抓到时,墙壁后面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道:“后面有人吗?你应该可以听到我说话吧,我都能听到你在哭……”

    “……”苏瑜苒只觉得脸上一热,她就是冲着这里没人听得见,才会放声哭泣的,不然她长这么大了,怎么做得出趴墙角委屈抹眼泪的事情。没想到难得掉个眼泪哭一哭,居然还让人听到了,这世道未免也太过捉弄人了一些。

    “你别哭啦!哥哥说,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凡事肯定会好起来的。就比如我吧,现在被人关在这里,我也不哭,我相信哥哥他们一定会来救我的!”隔壁的女孩子又接着道。

    “要是他们不来呢?”苏瑜苒随口问道,一个人躲在这种地方,有个人说话还是好的,苏瑜苒也愿意不咸不淡的跟人说两句。

    “要是他们不来,我就要饿死了……”苏瑜苒满头黑线的听着隔壁的姑娘委屈愤懑的说道:“已经快三天了,也不知道那个疯女人是不是忘了我了,在不给我送饭,我会饿死的!”

    “……”

    “听说饿死鬼是不能投胎的,我要是饿死了,我就变成厉鬼,天天缠着这里的人,最好把那个疯女人吓死……”

    “……”苏瑜苒听到这里,猛然想起来,这里是她的院子,隔壁应该也在她的院子里,按照位置,似乎是她院子里一个放杂物的小屋子底下。苏瑜苒一时间脑洞大开,若是有一天,她屋子里飘进来一个饿得干瘦的女鬼,会不会将她吓死,即便只是想想,苏瑜苒也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你也是被疯女人关在这里的吗?你才关进来的吧,说不定我们将来可以一起做个伴哦!我叫夜明欣,你叫什么名字?”隔壁被饿了三天的夜明欣没有感受到苏瑜苒的一阵恶寒,接着问道。

    “……”苏瑜苒一点都不想跟人做鬼姐妹,尤其是饿死鬼,却突然想起瑶嘉和瑶阮经常提起的欣儿姐姐,都姓夜,名字里还带了个欣字,苏瑜苒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你叫夜明欣?瑶嘉和瑶阮口中的欣儿姐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