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大姨子

作者:彦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夜宁瀚站在苏瑜苒旁边,可以感觉到苏瑜苒纤弱的身子微微的颤抖。夜宁瀚知道,没有一个孩子会天生的厌憎自己的父母,苏瑜苒能将这个人称为人渣,必定是此人做过十分过分的事情。夜宁瀚打量着苏瑜苒的父亲,便是那个带了人围了程府的苏俊,已经四十多岁的样子,身子微微发福,却也能看出些年轻时俊美的样子,听说当年原是读书人,还考到了秀才的功名,可如今看上去,丝毫没有读书人的儒雅,完完全全都是市井中一个爱钻营的小人的模样。

    夜宁瀚没有猜错,苏瑜苒小时候,因着程家二老的关系,苏俊对苏瑜苒兄妹两个还是表现出一些疼爱的。当然,相比起对苏兴和苏瑜浅两个时常抱着亲热的疼爱来说,苏俊对苏瑜苒兄妹两个,实在算不上疼爱,顶多就是做给别人看的疼爱,到了私下里,别说抱一抱,就连夸一句的舍不得给。苏瑜苒小时候,也做过一些想讨父亲欢心的事情,比如外公给了她一些京都带来的好东西,她特意跑到苏俊那里拿给苏俊,没想到苏俊当场就对小小的苏瑜苒发火。以后,苏瑜苒对父亲的感情便慢慢淡了,到了苏瑜苒的哥哥死去之后,就更加没有别的奢望。

    然而,真正让苏瑜苒对这个父亲恨之入骨,见到一面都会气得浑身颤抖,则是因为程老爷子的死。所有人都道程老爷子是得病而死,只是因为程老爷子那时年纪大了,几乎没有人问起程老爷子为何会突然发病死去,就连外祖母刘氏那边,也是苏瑜苒用话搪塞了过去,因为程老爷子是程水燕和苏俊活活气死的。

    要说恨苏俊,其实苏瑜苒更恨程水燕一些。苏俊无论如何只是一个外人,他有本事蚕食掉程家的势力,那是他的本事,成王败寇没什么可说的,可程水燕是程老爷子从小疼爱到大的女儿呀,她居然可以和丈夫一起活活将生身父亲气死,这何止是一个不孝足够指责的!

    苏俊并没有将如今的程家放在眼里,一个老太太,为数不多的几个家仆,哪里敌得过如今财大势大的苏家,所以他这一趟来的十分有底气。而苏瑜苒他虽然不喜欢,却毕竟在身边养了十几年的,他也算了解,若是在苏家,苏瑜苒还会哽着一口气决不答应,可若是在程府,单单是为了老太太安静的养着,苏瑜苒就会老实就范。

    “苏瑜苒,你果真是越长大越发没有规矩了!还不快随我回去,柳家公子已经答应不再追究,回去重新选日子成亲便是。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自己没个好名声,别拖累了你妹妹,她可还要嫁人呢!再说你这样的名声,通州还有谁愿意娶你,难得柳公子家世又好,还愿意娶你做正妻,你可别不识好歹!”苏俊见到站在苏瑜苒旁边的夜宁瀚和瑶阮,并没有在意两人,只撇着嘴向苏瑜苒道。

    “是呀妹妹!你若是还有些良心,就知道点好歹,别拖累了浅儿,向你这样的,能有人娶就该烧高香了,还要挑三拣四的,活生生将我们苏家的名声都败坏光了!”苏兴长得不像苏俊,更像他娘一些,整个人也显得有些阴柔,可苏瑜苒知道,苏兴这个人和他长相一般,为人阴狠。在外面,他是光鲜亮丽的苏家大少爷,不仅家境好,据说还是一个才子,虽然还没有功名,可碍着苏家的财势,外面早就将他捧到了天上。可内里,苏瑜苒不用刻意去留意,都知道苏兴背地里做了多少阴损的事,毁在他手上的女子便不止一两个。

    “你们、你们无耻!”苏瑜苒很想骂人,奈何即便从小过得没有那么好,也是被外祖父和外祖母良好的教养熏陶出来的,一时也找不到几句骂人的话。

    夜宁瀚见苏瑜苒气得脸都红了,将她挡到身后,也不看苏家父子两个,向柳恒道:“柳兄,没想到在这里也能见到你啊!听说你要娶苏家姑娘为妻,怎么来这里做什么?”

    “……”柳恒一愣,仔细一看,终于认出夜宁瀚来了。自从十几年前瑞亲王镇守西疆之后,瑞王府一家也都随着到了沧州王府,这样一来,世子和两位郡主,见过的人都不多。然而柳家虽然败落了,可他母亲依然是皇家的公主,他还有机会进宫参加宴席,每年多少还有一两次机会见到瑞王世子以及两位郡主,虽然印象不深,可依然足够他认出夜宁瀚来了。

    柳恒作为一个不上进的子弟,依然得到柳家的看重不仅仅是因为他母亲是云舒公主,更因为他深深懂得审时度势,知道什么人可以拿捏玩弄,什么人要捧着敬着,而夜宁瀚,显然属于要敬着的。刚欲出口的话见到夜宁瀚将苏瑜苒护到身后的动作,便咽了下去,别说苏瑜苒不是定给他的未婚妻,便是果真是,他也没有胆子跟眼前的这位抢女人,去年夜宁瀚帮着太子夜青玄将新娘子抢回来的霸气,他虽然没有见过,却听人绘声绘色的描述过。

    “这……是岳父大人说,大姨子虽然是程家外孙女,也不好总是打扰程家,所以过来接大姨子回去……”柳恒反应很快,这一句话分明就在跟夜宁瀚保证,他只是跟着苏家父子俩过来的,绝对不敢对夜宁瀚看上的苏瑜苒有半点非分之想。

    苏俊这些年能够顺利的将程家的家业一点点蚕食,不仅仅是程水燕不着调,什么都给苏俊扒拉,就是苏俊本人,也是个狡猾肯钻营的。他今日特地将柳恒叫上,就是想要让柳恒来壮一壮声势的,柳家在京城或许算不得了不得的大家族,可在通州,却是足够让人仰望的,免得程家的故旧又冒出来阻拦。然而柳恒这话,分明是撇清了关系,更让他心头一跳的是,柳恒既然将苏瑜苒叫做大姨子,就表示会履行与苏瑜浅的婚约。

    对于柳家来说,这一桩婚事一来是借着婚事岀一出当年被程水燕拒婚的恶气,二来,也是柳恒这个性格,哎京城实在难找到一门合适的亲事,若是放下身段,柳恒的娘毕竟是公主,哪怕不得势,若是她觉得柳家在这件事上面委屈了柳恒,皇家也未必不会向着柳恒。而苏家虽然只是一个暴发户一般的商家,但苏瑜苒毕竟是程家的外孙女,论起来也算不错。至于为什么要定了苏家二小姐,便是多方打听之后,确定不管定的是谁,嫁过去的也必定是苏瑜苒,而提苏瑜浅,能更让苏家头疼一番罢了。

    可如今,夜宁瀚看上了苏瑜苒,柳恒是万万不敢冒出头来喊着要将苏瑜苒娶回去的,他敢保证,他若是敢露出半点非分之想,夜宁瀚就敢让他这辈子都别想起半点非分之想。至于他的妻子是苏瑜苒还是苏瑜浅,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他需要的,只是这个妻子对他没有多少助力,这样他那二叔还有大才子大哥才会放心,毕竟,他的母亲是公主。

    “柳公子……”苏俊眉头微皱,“你这是什么意思?”

    “本公子是到通州来迎亲的,今日会与你同来,那也是看在一家人的面子上面,才走这么一趟。至于大小姐,既然程老夫人身子不好,大小姐留下服侍老人家也是应当的。”柳恒四两拨千斤的将话题拨开,可这话却挑不出半点不对来,毕竟这桩婚事苏家一直处于弱势,所以即便两边都知道实际嫁出去的是苏瑜苒,可婚书上面的名字,实实在在的是苏瑜浅。

    事实上,苏俊虽然从程水燕手里得到了苏家,可这些都是程水燕心甘情愿将一切都给了他,用不着他费心算计,至于说苏俊本人的聪明才智,他虽然精于钻营,可也不过是些小聪明,上不得台面。所以程家落到了苏俊手里,基本上处于节节亏钱的层面,只是程家毕竟是通州第一家,底蕴摆在那里,一时还不至于捉襟见肘罢了。

    苏俊虽然不聪明,可赚了还是亏了这点还是看得出来的,虽然以现在的苏家他这辈子也吃不完,可尝到了甜头,他自然想给子子孙孙都留一点。所以,柳家提出这门婚事的时候,除了要的人是柳恒这一点,他并没有反对的意见,更何况与柳家联姻,对于苏家必定是好的,哪怕这个人是个名声在外的纨绔。所以当他成功地说服了程水燕让苏瑜苒代替苏瑜浅嫁过去之后,这件婚事就只是一桩大好事了。可是到了现在,他原本笃定要将苏瑜苒带回去直接塞花轿里送进京去的时候,柳恒突然改口了,要认真履行婚约了,苏俊只觉得大冷的天冒了一头的汗。

    “柳、柳公子,咱们不是说好了……”

    “说好什么了?还是苏家不愿意结这门婚事?若苏家不愿意,大可以早早说清楚,何必此时让本公子难堪?难怪当年程水燕会看中苏家,拒了我二叔的提亲,看来苏家果真都是这个德行!”对着苏家,柳恒自然就不用小心翼翼的怕惹毛了谁,话不可谓不毒,分明是在说程水燕当时是与苏家有了什么,才毫不犹豫的拒了柳家的提亲。

    “爹,我们先回去吧!”苏兴小心的拉了苏俊一把,他算是看出来了,今日这柳恒反水是反定了,若是纠缠下去,绝对没有他们好果子吃。之前苏瑜苒代嫁之事虽然不少人看在眼里,可因为柳家都没有提出意见,更没有别人说话的份。可如今柳恒说了话,再纠缠下去,这件事恐怕就不能善了了,毕竟在通州,程家的声望还在。

    苏俊心里不甘,但他一向信任的儿子这样说,便也只得甩了甩衣袖,道:“走!”

    柳恒还冲着夜宁瀚拱了拱手,才跟上人离开了。

    夜宁瀚捏捏苏瑜苒的手,道:“走吧,我们回去吧!”

    “你跟柳恒认识?”苏瑜苒是个十分细心的姑娘,一直注意着众人,自然也注意到了柳恒表情的变化。

    “见过几回,没怎么说过话。我不常去京城,不过他跟阿昭关系不错,所以见过几次,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总是有些怕我。”夜宁瀚有些不解道,“我似乎也不曾对他怎样啊!”

    “这个我知道!”瑶阮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要不要我告诉哥哥?”

    “你又看上什么了?”夜宁瀚看了妹子一眼道,瑶阮看着比瑶嘉温婉乖巧,可事实上,跟人混熟了之后,比起瑶嘉还要脸皮厚些。

    “其实也没什么啦,之前听说通州的百花锦最是好看,哥哥送我和姐姐两匹呗!对了,还有未来嫂子!”瑶阮老实不客气的开口提条件。

    “你还真不客气!”夜宁瀚瞪了瑶阮一眼,“好了好了,我找人给你弄来,说吧,是为了什么?”其实这点事,夜宁瀚问谁都行,也不必答应妹子的无理要求。不过对于疼爱妹妹的夜宁瀚来说,给妹妹送点东西算不得什么,瑶嘉既然喜欢,而且开口了,他自然不会拒绝。

    “嘻嘻,哥哥还记得吧,去年太子哥哥的新娘子让人劫了去那回事,最开始不是因为邓家那个小霸王闹起来的吗?”瑶阮慢慢勾起夜宁瀚的回忆。

    这世上敢跟太子抢媳妇的人不多,就算是京城当中那些坑爹的熊孩子们,也都是有些分寸的,调戏姑娘甚至最后抢回家里面去也是有的,但抢太子的新娘子,这件事怎么都像是找死。不过这等找死的事还真有人干出来了。

    夜瑾萧的太子妃是京城当中数一数二的美人,侯门出身,自小就凭着过人的样貌、出色的才情闻名京城,到了及笄都没人能压过去。这样的传奇人物,若是没有两个追求者才奇怪,太子妃在小时候就有不少人追着要送东西,长大了碍着男女有别,狂蜂浪蝶是少了不少,上门提亲的却是踏破了门槛。最后夜瑾萧力压群雄,终于抱得美人固然有身为太子的缘故吧,更多的也是本人足够吸引太子妃的芳心。

    美人儿定亲了,自然就没什么可议论的了,狂蜂浪蝶们目光也转向了别人,但也有那么一个不死心的,便是那邓家小霸王。邓家原本是太原人士,在夜青玄登基之后,才调到京城为官,不过邓大人官路顺畅,十几年间已经做到了正二品的大员,一个女儿又入了宫封了贤妃,这小霸王便是贤妃虽小的弟弟,父母疼爱得紧,惯得无法无天。不过再是无法无天,要跟太子抢媳妇就是心里想一想,要果真动手,那得有成了功也成仁的觉悟,而这么一个娇弱的少爷肯定是没那个胆的。

    问题就出在酒能壮胆这个问题上面了。心爱的小美人嫁人了,不少心碎的公子哥都借酒消愁,那段时间京城的治安一度有些混乱,而最有胆的莫过于邓家小霸王喝醉了酒,然后借着酒后的灵巧和机智,成功地将太子妃从娘家偷出去了。当然邓小公子生平不怎么喝酒,借酒消愁愁更愁,将人偷出去,没走多远,就醉倒了晕过去了,然后,太子妃被路过的土匪绑走了。

    夜瑾萧听说新娘子被绑了,就带了几个兄弟一起上山将新娘子抢回来,顺道端了那个土匪窝为民除害。当初一起上山的,除了夜瑾萧和夜宁瀚之外,还有成王世子夜宁昭和沈家大少爷沈堂宴,为什么被众纨绔谈之色变的只有夜宁瀚一个呢?

    这个问题就出在那个作死的邓家小公子身上。土匪绑走新娘子的时候,顺便把,这个富家公子也绑上了,原因是看这个状况,必定是小夫妻逃婚私奔,然后男的这个也不知突发急病还是什么缘故,反正是倒下了,但是,按照常理来说,值钱的东西都在男人身上,所以,他们是打算求财的。这样一来,夜瑾萧带了兄弟几个上山将新娘子抢回来,自然也顺道把邓小公子也带回来了。

    夜瑾萧其实很想弄死邓小公子的,奈何他毕竟是邓家的宝贝蛋子,夜瑾萧也就是将他打上一顿泄愤罢了。夜瑾萧尚且如此,其他人自然更没打算对他做些什么,然而回到京城当中安全了,邓小公子也晕晕乎乎醒过来了,一睁眼脑袋还迷糊着,惦记着新娘子,隐隐约约似乎见到一个红衣美貌姑娘,就向姑娘扑过去了,一边扑吧,嘴里还喊着“美人儿,我来了!”的鬼话,可惜,那美人儿不是新娘装的太子妃,而是跟明欣公主穿姐妹装表示庆祝太子大婚的瑶嘉。

    可想而知,夜宁瀚疼爱妹妹如珍宝一般,能容忍有人这么调戏瑶嘉?这回夜宁瀚就不如夜瑾萧一般顾及大局了,听说邓家小公子险些毁容,到现在为止都不敢再靠近穿红衣的姑娘半步。可怜娶亲的时候,新娘子都只能穿浅米分色的衣裳,不知道的还以为邓家是在纳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