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3章 我和我在一起了25<完>

作者:孤注一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很多人眼里, 宫凛是个很奇怪的男人, 很少有男人会是他这种样子。

    宫凛, 绵软,享乐,放纵,虚无。

    像一个华而不实的精致脆弱无用的艺术品。

    很多知道他过去的人猜测, 是因为少年时期的意外变故, 让他既脆弱又冷漠。

    姬飞花喜欢他的脸,他就让这张脸的作用扩大到,使他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但,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到底有没有心, 对姬飞花有没有爱,有多少?

    就像, 谁也不知道姬飞花在想什么, 为什么古武界第一强者会选择一个一无是处的普通人作为伴侣?

    在很多人眼里,姬飞花不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 她粗枝大叶, 直觉大于细思。喜欢就喜欢,去追求去给予,不会思考为什么。

    她和宫凛相处的模式,在很多人的猜测里,像宠爱着一个物件,并不关心对方的心理。

    有时候, 反而是被对方照顾着她的心理。

    人们猜,这样极弱极强的两个人,到底有没有爱?有没有感情?

    姬飞花真的不知道,宫凛对她的态度更像取悦吗?宫凛真的不介意,姬飞花对他的不平等?

    强者,走得最快的人,恍然之间,伤人也不自知。

    宫俭很担心,他一直很担心自己的少爷将来会怎么样?

    少爷对小少爷毫不关心,他自己就像一个永远长不大,永远没有责任心的少年。

    如果有一天,宫凛发现自己变老了,或者说,感觉姬飞花开始不需要他了。

    宫凛会怎么样?他那样在意自己的脸,某种程度,或许觉得姬飞花在意的也只是他的英俊年轻,到那一天,他的少爷会自杀吗?

    宫俭看着宫凛长大的,很多时候就像看着自己的子侄,比起小少爷姬青,他更放心不下宫凛。

    看着他不走心的骗一个人,却不能骗一辈子。

    随心所欲享乐主义的宫凛,总叫他觉得那天真无忧,永远少年的笑容下是无尽的悲观。

    那一天,终于还是到来了。

    宫凛死于他杀,意外。

    宫俭甚至觉得松一口气,就像面对一个相对容易接受的结局。

    姬飞花匆匆归来,抱着宫凛,听他笑着说最后一句遗言。

    他说了什么,只有姬飞花知道。

    宫凛咽气后,姬飞花马不停蹄的去应对来自秦川嬴家的挑衅,之后一系列的灵界和古武界的争端矛盾,直到三年后局势才稍微缓和。

    在所有人眼里,对于宫凛的死去,姬飞花冷心冷肺,接受良好。

    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唯一的失态,是她离开宫凛的遗体,去见嬴若兰,听到嬴若兰污蔑宫凛时候的突然爆发。

    嬴若兰是寻者,一直隐藏实力,但那一战差点被姬飞花就地击杀。

    若不是怕灵界和古武界当真开战,被墨家的人劝阻,嬴若兰绝无机会生还。

    直到那时,那些一直笑话姬飞花娶了一个小白脸金丝雀的人,才窥见一点点这个女人的感情。

    但,也就仅此而已。

    一切再无波澜。

    ……

    “你说,是不是很惨?我就知道,我死了她肯定立马找第二春。”

    早该埋进土里了的男人,仍旧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俊美的脸上,天真无忧的笑容,带着清澈的少年感。

    宫凛懒洋洋的躺在躺椅上,在温暖的海边享受阳光。

    姬青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听他得意洋洋的宣扬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

    “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别人不喜欢我,别的人喜不喜欢没关系,我喜欢的人若是不喜欢我,这可不行。”宫凛说,带着一点指责轻慢的语气,似乎意有所指。

    “……所以说,落幕退场姿势一定要好看。”

    姬青无动于衷。

    宫凛忽然遗憾的叹息一声:“儿子,我本以为只有你是理所应当属于我的。我不是一个好父亲。你爷爷奶奶当年对我,比我对你好多了。”

    对于他忽然的煽情细腻,姬青表示:“……?”

    “我很喜欢我自己,但不想你像我一样。也不要太像飞花。”事实证明,宫凛并不需要他的配合。

    他隐隐叹息一声,微笑说:“在你妈身边活得太仙太端着了,余生我去放飞自我了。你记得让她找个能陪她活得长长久久一起变老的第二春。”

    忽然,低沉的语气就烟消云散了,略带优越炫耀地说:“那些人老是说我幼稚白痴,那也是姬飞花宠出来的啊。不过其实她更幼稚,一大把年纪还是少女心,就喜欢英俊清澈的少年,就喜欢我这张脸。”

    “你爸我一把年纪了,装不下去了,没法继续宠她了,公平起见也不好意思叫她宠我。”

    其实,他只是不想看到姬飞花有一天厌恶他。

    一切停留在刚刚好的时候吧。

    在姬飞花几百年的记忆里,他都是她最喜欢最好看的夫君。

    就像他也活那么久了吧。

    “我不喜欢白头到老相濡以沫,我只喜欢盛极欲颓。”宫凛轻轻地笑了。

    “你好好修炼,争取在我没死之前飞升,我就不要你给我养老了。你可千万记得下一辈子给我找个大富大贵要什么有什么的人家投胎,最重要的一点是脸一定要生得好看。万一等我再长大,一不小心遇见姬飞花的新欢,要是没他英俊好看,我会很生气的。”

    ……

    姬青离开宫凛的海边别苑,心情略微有些低沉。

    忽然有一个极好听的轻轻的笑声在他耳边响起,熟悉至极。

    姬青整个人忽然僵住了,又是幻觉吗?

    在青塔的第十八层,只有姬青自己一个人进去,他见到了一面镜子。

    镜子里走出来一个温文尔雅的青年,眉目忧郁而清俊。

    是姒小罟!

    姒小罟对他说:“见到我你好像很意外,很失望?你想看到谁?另一个你自己吗?人的名字就是这么奇怪,你信不信,人是会向着他的名字成长的。就像我们图腾和信仰的关系一样。”

    “听说你以前有一个名字是姬清?你九岁那年,神魂缺失,开始不由自主陷入昏睡。你今年二十九岁,你可能不知道,我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也刚刚好二十年了。”

    姒小罟笑,悲悯又忧郁:“我可不是你缺失的那一半神魂。我醒来的那一天,察觉到世界多了一种奇妙强大的能量,那能量极为精纯黑暗,暴戾疯狂又慷慨包容,于是,我就吃了它。在青塔和你交手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吃了你的神魂啊。”

    然后,姒小罟就化形了。他拥有了人形。

    一开始,是一个小孩子,后来就变成现在这个青年。

    姒小罟叹息一声:“真是很美味的力量,吃过一次,那极致的美好叫人余生都再也无法对任何快乐产生回应。幸好,又见到了你。”

    姒小罟慢慢不笑了,那双婴孩一样黑白分明清澈死气的眼眸,认真地盯着姬青:“请,再慷慨一次,把你剩下的全部,也给我享用吧。”

    姬青终于开口了:“你刚刚说,另一个我,是什么意思?”

    姒小罟笑容暧昧又残忍:“你难道真的爱上那个虚幻的自己了?真有趣,你看看外面那些人,几乎每一个人面对另一个自己,不是喊打喊杀,就是想要对方为自己指点一条迷津,你是第一个竟然会爱上自己的人。可是,真遗憾,并不存在那个人。你应该也早有感觉了吧。”

    姬青的眼睛一点点睁大,整张脸毫无波澜,如同一幅岩雕石刻的神像。

    姒小罟慢慢走近,低低地说:“睡吧,在你的梦里,那个人就会出现了。”

    姬青的耳边有无数声音,无数虚像。

    他是谁?他是姬青,他也是姬清,他是自己,他也是挚爱。

    是他在梦里,变成姬清,爱上了现实里那个自己?

    还是,他的梦里真的走出来过那个姬清,让他神魂颠倒却不可接近?

    姬青抬手,对着笑容安逸胜券在握的姒小罟,姒小罟整个人忽然僵住不动了。

    无数青白色薄软绵密的烟云飘过来,飘到他的鼻息,深深地呼吸,那熟悉的精纯甜美的能量汇聚在四肢百骸。

    长长的呼吸结束,室内只有一个九岁的小孩,他抿着嘴哭得伤心欲绝,就像被夺走了心爱玩具,清秀苍白的面容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却清澈多了,散去了邪气。

    姬青淡淡地看着他:“你替我保管一场,现在物归原主,给你留一点用来化形,好好修炼。”

    姒小罟敢怒不敢言,吸吸鼻子,立刻头也不回地跑进镜子里。

    ……

    姬青想起当初塔底发生的一切,低低地说:“你骗我,你说你只走开一会儿,很快就回来。我以为,我还以为……”

    一阵温暖的风吹拂而来,像是有人自身后拥抱了他,靠在他的脖颈上,呓语:“我在的。一直都在。”

    “是我没发现吗?”姬青露出一点微弱的笑意,像是要满足,却越发不够。

    一双手蒙住了他的眼睛,然后拿开。

    姬青怔怔地,惊讶地看着,姬清第一次以他自己真实的样子出现在现实里。

    不是借助任何人的身体,只是他自己。

    “跟我走吧,一切都结束了。”姬清的眼里沁着极致的温柔,轻轻地对他伸出手。

    姬青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我,很想,很想你带我走。可是现在还不行,父亲,母亲,还有……”

    “交给我。”姬清牵着他的手走过。

    姬青忽然发现,现实的车子里已经坐了一个人。

    那个人和姬青生得几乎一模一样,但更温润和善一些。

    所有人都叫他姬盟主,隐山的人则叫他少主。

    少主?只可能是姬飞花的儿子。姬雪怎么会是少主?

    是的,那个顶替他的人就是姬雪。

    “你之前用的那具身体才是他的,我说过要还给他。”

    当初,黑街时候,姬雪被嬴若兰一方的人袭击暗杀。

    关键时刻,姬清救了他,替代他脑子里无意的声音,问他:【只有一样选择的时候,你要什么?】

    姬雪选择了他自己。

    人到死亡的那一刻就会发现,只有活着,只有自己变强,才有可能获取想要的一切。

    姬雪那一刻就是这么顿悟的。

    “一切都结束了,他会成为隐山姬家的族长,彻底取代你我在这个世界的身份。”

    姬清牵着他的手,温柔地笑着邀请:“请你成为魔王领域的另一个主人吧,我所有的一切,都想和你共享。”

    所有人的愿望都实现了。

    姬飞花得到一个合格的继承人,世界意志终于被补偿了一个新的命运之子。

    姬雪得到所有的荣光。

    宫凛……

    姒小罟在青塔第二层,与姬青交手之后,回来秦川嬴家之前,先去见了几个人。

    其中一个就是姬箴。

    嬴若兰问他:“您怎么去了这么久?”

    “没什么,”他脸上郁郁寡欢的气息少了很多,“在那个小房子里,看着我死的那个人,他又出现了。这次在姬雪身上。果然,那具身体很适合他。”

    嬴若兰眼里一丝狠厉,面上却不显:“是他?那个告诉姬飞花夺舍弃尸之事的人,您没有抓住他吗?”

    姒小罟的笑容幅度不大,却异常优雅柔和:“不急。你不是说我去了很久吗?见过他们后,顺道又去见了几个有趣的小家伙。”

    姒小罟想到他在姬箴那里听来的消息,神情越发柔和。

    “我说过,寻者的世界更为鱼龙混杂,但现在看来,人心的世界向来是共通的。我找到了那个打伤我的黑炎,你猜他是谁?”

    与此同时,隐山姬家。

    宫凛遗憾地看着自己的手:“刚刚做过保养的,还想着等花花回来给她按按,你摸多滑?”

    宫俭一头雾水,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从兴高采烈变得兴致缺缺。

    宫凛百无聊赖地说:“宴会取消吧,我有事。”

    他得给自己准备落幕退场了,再不跑路马甲就要掉了,给花花惹了麻烦,她知道了得揍死他。

    都怪那个总喜欢来看大人谈恋爱的小家伙,才化形不到二十年就敢让人叫他老祖宗,啧啧啧,这些年的后生啊。

    ……

    姬飞花守寡第三年,在灵界和一方势力洽谈合作。

    对方的大佬据说身娇体弱貌美如花,姗姗来迟是在打理自己的形象。

    第一次合作,她心下忍着不耐烦等着,忽然想起了自己那死了三年的死鬼。

    这世界上,她可能唯一会愿意等待的人,就只有那个白痴了吧。

    三年里,第一次眼睛微微一涩,她眨眨眼心烦,面前却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

    不,一个死鬼……

    正言笑晏晏没心没肺地望着她笑。

    作者有话要说: 大结局了,爆更一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还以为宫凛是寻者很好猜的,毕竟姒小罟第一次被揍,就是在宫凛和花花秀恩爱的时候。

    宫凛是个很复杂的人,姬飞花也不是个恋爱脑,所以他们两个人的未来,我还真是看不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