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1章 番外2-103的宠妻实录

作者:云拿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迎念在国外的几天, 对国内网络上发生的一切不太了解,一是距离太远兼之有时差, 二是着实也忙,腾不出空关心那些。

    暂时停止为“喻娶的沙雕日常”增加新素材。

    这天刚忙完, 得空玩了会儿手机, 看见潇潇给她发的消息。潇潇说:“SF的官方小节目这期你男朋友上了, 你怎么没跟我们说!群里大家看到的时候都惊了!”

    迎念一瞧自己也纳闷,喻凛然上SF的自制节目了?

    真不是她故意不和潇潇他们通气, 而是她自己都不知道。

    SF一直有一档自制节目,更新频率为一周一期,除队里几名正式队员外,青训队的成员偶尔也会露脸,没办法, SF不比别人,三年多了,每个位置的正式成员还是这几位,不仅应粉丝的要求, 队里管理也觉得有必要增加替补人员, 奈何一直没有挑到满意的选手。

    所以这几年一直都是他们老五位成员每日每夜地连轴转, 电竞铁人队实至名归。

    听喻凛然的意思, 队里基本已经放弃了从外引进选手, 大概率会从自家青训队伍挑选, 将有实力的后辈升格为正式成员。

    话说回节目, 这么些年, 其他四位成员以及一些青训队员都有露过面,唯独喻凛然,次数少得可怜,算下不过五期。

    迎念得知这个消息,二话不说上网搜索。

    好家伙。SF的这期自制视频,播放数量高得吓人,弹幕数和评论数同样也高,定睛一看大标题——“103特别专访”。

    难怪。

    喻凛然这人还真是摸不透,不录节目就长久不录,一录就是一整期。

    迎念好奇心也上来,靠在床头,点开视频开始观看。

    ……

    冠军辅助“103”录制队内节目的地点是SF基地训练室的沙发上。简单的开头让期待大制作的观众稍稍有些失望,但看见喻凛然那张除了赛场以外甚少得见的脸,期待值有所回升。

    灰色的沙发擦拭得格外干净,但比不上喻凛然,他的队服外套和队友的并无差别,穿在他身上看起来就是要比别人的白两个色号。

    两边衣袖都捋到手肘下,喻凛然手腕纤瘦,不过手背上的青筋和手指尖的厚茧让他的手看起来秀气却并不孱弱。

    镜头正对喻凛然,黑色发丝刚好够到眉峰,五官冷隽凌厉,平平无奇一个眼神扫来,弹幕上已经飘过数不清的花痴言语。

    工作人员在镜头后,声音经过变声处理:“来,我们请队长先做个自我介绍。”

    喻凛然面色不变,“大家好,我是SF的辅助选手103,我是喻凛然。”

    “大家都知道队长很少参与我们的录制,这次却破裂录制一整期,可以和我们说说原因吗?是为什么?”工作人员问。

    喻凛然的两手轻握着,嶙峋细长的十根手指松松交叉,他道:“因为教练让我录。”

    “除了这个原因没有别的了吗?”

    “因为我要结婚了。”喻凛然说,“教练说有很多问题,一次性回答一遍比较好。”

    喻凛然没有半点综艺感,直白得不能再直白。但这种耿直对粉丝和观众来说比刻意搞怪或是故意拗人设有趣的多。

    工作人员接上话题:“说到结婚这件事,我们正好有很多问题要问队长,接下需要来请队长一一解答。但是特别要说一下,不单单是只回答问题,这些问题有的来自粉丝,有的来自队员,你回答完以后还要猜出是谁提的问,答错将会接受惩罚!准备好了吗?”

    人家情绪满满地说了一大堆话,喻凛然只有淡淡一个字:“嗯。”

    不是不知道他的性格,工作人员直接往下问:“第一个问题,请问队长和女朋友是怎么认识的?”

    喻凛然没回答,定定看向镜头——其实是看向镜头后的工作人员。

    “有一点我要纠正一下。”

    “啊?”

    “不是女朋友。”他一本正经指正,“是未婚妻。”

    言毕才答:“机缘巧合认识的。”

    “呃,会不会太笼统了一点?”

    “不会。”

    “……”

    队长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工作人员屈从于他的威严,默默接受了这个答案。

    “好的。那请队长猜一下,这个问题是来自粉丝还是来自成员?如果是成员,又是哪一位成员呢?”

    喻凛然想也没想:“粉丝。”

    “为什么。”

    他道:“易慎知道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其他人以为自己知道我们是怎么认识的。所以,他们都不会问这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队长喜欢戴什么饰品吗?好像从来没见队长戴过饰品,如果要戴的话队长会选择戴什么类型的饰品?”

    喻凛然仍旧那副模样,“以前不喜欢戴饰品,现在戴了。”

    工作人员追问:“是吗?可以给大家看看吗?”

    喻凛然未言,稍稍拉开一点拉链,从领口拎出一条项链,项链是绳编制的,吊着一个精巧的饰品。他拎出来一秒,没等人看清楚又塞回去,一言不发,拉起拉链。

    工作人员问:“队长戴的是什么?”

    “项链。”

    “以前没见过哎,戴了很久吗?”

    “一年多。”

    “什么时候买的?”

    “未婚妻送的。”

    工作人员感慨:“看来队长和女……未婚妻真的很甜蜜啊。”

    停了停道:“这个问题队长觉得是谁问的?”

    “粉丝。”喻凛然说,“他们见过我的项链。”

    他们自然指的是队友。

    继续下一个问题。

    “请问队长,是因为什么喜欢上女……未婚妻的,最喜欢她哪一点?”

    喻凛然露出了接受采访以来的第一个表情,他忽地一笑,唇角弧度虽然不深,但和先前已经是极大的反差。

    “因为她游戏打的好。喜欢她的全部。”

    这话说得连工作人员都无奈了,“据大家所知,队长未婚妻的游戏水平好像不是特别好?”

    龙王在直播间打游戏“殴打”女朋友这项活动,可是SF每次重要胜利后的保留节目。

    “也没有特别不好。”喻凛然睁着眼睛说瞎话,“她游戏打得还行。”

    “……”行吧,既然队长都发话了,您说还行就还行。

    工作人员不再纠结这个问题,直接问:“您觉得这是谁问的?”

    “粉丝。”

    “为什么?”

    “直觉。”

    采访喻凛然真不是个轻松的活。

    话题继续。

    “请问,在队里最喜欢的人是谁?”

    “都一样。”这么个有点难回答的问题,喻凛然听完脸上毫无波动,“我最喜欢迎念。”

    “说的是队里,不包括您未婚妻。”

    “还是迎念。”

    “除了迎念小姐呢?”

    “只有迎念。”

    工作人员拿他没办法,“……队长觉得这个问题是谁问的?”

    他道:“易慎。”

    “为什么?”

    喻凛然抬眸瞥了眼镜头,仿佛在看易慎,“因为他上个礼拜问过我这个问题,一字不差。”

    工作人员:“……”

    问喻凛然的问题,结果暴露了易慎的智商。

    合着这一队都是奇葩。

    工作人员又照着选出的问题继续问,好不容易结束这个环节,很快又迎来下一个。

    “快问快答,答题时间不差过十秒,超过就要接受惩罚。”工作人员给了他几秒时间,而后很快道,“开始!”

    “最喜欢的选手?”

    “我自己。”

    “最崇拜的选手?”

    “我自己。”

    “最想打败的选手?”

    “昨天的我自己。”

    “打游戏的时候女朋友要你抱她,你会怎么办?选择打游戏还是选择抱她?”

    “抱着她打游戏。”

    “喜欢听什么歌?”

    “迎念唱的歌。”

    “喜欢吃什么?”

    “迎念煮的菜。”

    “最喜欢的人?”

    “迎念。”

    “最想做的事?”

    “和迎念过一辈子。”

    “……”

    好好一个采访,愣是被喻凛然弄成了秀恩爱专场。

    尤其最后一个问题。

    工作人员问:“如果可以时光倒流,最想回到哪个时候?”

    喻凛然是这样回答的——

    “不想回到过去,哪个时候都不想。未来对我来说是最好的,能和迎念过下半辈子,以后的每一天都会比昨天更好。”

    ……

    喻凛然的专访节目让粉丝们吃够狗粮。

    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暂且不提,迎念看完这个视频,捂着脸在床上趴了好一会儿。

    有好多好多话想说,仔细想想仿佛又没什么想说的。

    最后索性给喻凛然发了一句语音。

    她说:“我好想你呀。”

    国内是什么时间她忘了,没去想,没去算。

    她只知道传达的想念很快就有了回音。

    喻凛然说:“我也想你。”

    来回播放了三遍,她听了又听。

    简单一句话就够了。

    我想你。

    我也想你。

    迎念埋首在枕间,弯着唇,满足地喟叹出声。

    她知道的,她无比确信。

    剩下的话,还有大半辈子时间,足够他们慢慢地、细细地说到地久天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