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9章 终章

作者:漫步长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隔日, 西宫的太妃们听到淑太妃的死讯,都有些不敢置信。明明看起来没病没痛的人, 怎么突然就暴病身亡了呢?

    深处宫中, 她们见过太多的阴私,面面相顾之后,没有一人提出疑问。

    “淑太妃姐姐去得突然, 令人唏嘘。好在陛下给了她体面, 让她以皇贵妃之礼厚葬,她也算是值了。”

    “是啊,她一心向佛, 可不是就有好报。”

    她们齐齐赶去淑太妃的处住, 只见人去屋空,除了打扫的宫人,仿佛就像没有住过人似的。

    “回各位娘娘们,淑太妃娘娘发病急, 去得突然。昨夜里已发了丧,送往宫外。”

    惠太妃听宫人如是说着, 眼神闪了闪。

    “陛下和娘娘仁慈,必是怕误了淑太妃出殡的时辰, 连夜发丧。你我与淑太妃姐妹一场, 就此祭拜吧。”

    说着, 她进了佛堂, 点了一柱香。其他的太妃太嫔们见状, 同进去上香。

    待这厢事了, 她们才折身去学堂。

    惠太妃有意领着她们绕路去太上皇的住处,只见外面站着几个侍卫。侍卫们一脸的严肃,根本就不像是寻常的守卫。反倒看着像软禁,惠太妃与贤太妃对视一眼,都看出端倪,便是傻子都知道必是出了大事。

    “贤太妃妹妹,今日都有什么课程?”

    惠太妃提起话头,众太妃太嫔们就开始议论起学堂的事情,开始边说边往学堂去。

    于她们而言,不闻不问,才能安享太平。

    至于成玉乔,被关在牢里,心中十分的忐忑。偷人的妃嫔,往往都会被悄悄处死,对外声称暴毙。

    她不想死。

    若是不怕死,当初太上皇把她赐给游公公时,她就应该撞柱身亡。

    受了那么多的苦,差点就要出现转机。没想到栽了个大跟头。但她仍然怕死,若是能活着,她什么都愿意做。

    自己做过的事情,现在想来,颇有些后悔,千算万算没算到太上皇不能生育。若是早些知道,她就会喝避子汤什么的,绝了后患。

    那男人在宫外时,她是见过的。当时的她,哪能看得上家境不显的他。她被游公公玩弄过一段时间,身体变得不似以往,每当心生渴望时连自己都害怕。就太上皇那么个软趴趴的男人,根本就满足不了她。

    后来偶遇到冯侍卫,他甚是惊喜。她想着他之前就倾慕自己,不免心中窃喜。两人见过几次面,他身强体壮的,人长得也精神。她半推半就,两人就成了好事。

    自打知道有喜后,她心里怀疑过。不过一想,自己是太上皇的太妃,谁能想到孩子不是太上皇的。

    可偏偏就那么邪门,她心里发苦,越发的恼恨。如此被关了半个月,倒是没受什么罪,连腹中的孩子都安安稳稳的。

    半个月后的一天,牢门被打开,狱卒放她出去。

    “本宫能出去了吗?”

    狱卒斜她一眼,“小的奉劝你出去后,再也不要提宫里的事情。”

    “本宫不是要回西宫吗?”

    “不是,你男人来接你回去,至于去哪里,小的可不清楚。”

    成玉乔心有疑惑,她的男人不是太上皇吗?怎么不能回西宫?待见到外面的男子时,她才明白过来。来人根本不是太上皇,而是冯侍卫。

    冯侍卫黑着脸,没有半分的喜悦,自己被革职,打了二十大板。家里也受了牵连,连父亲的官都被罢免,全拜这个女人所赐。

    若不是皇命难违,他哪里还愿意接这个女人回家。

    成玉乔得知要出宫,先是愣了好大一会,最后低着头跟着侍卫走了。至于她以后的日子,只能说种因得果,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半点怨不得旁人。

    肃清西宫后,芳年安下心来养胎。

    随着月份的增大,她常觉得行动不便。待到近八个月时,邢氏递了进宫的帖子。

    民间常有娘家催生的习俗,虽说女儿嫁进皇家,但邢氏以为,无论如何娘家的礼节不能错。

    她不敢多拿东西,只带了几样吉利的物件,还有一身婴儿的衣物。这些东西,在入宫时被仔细检查过。

    芳年得到消息后,就早早站在永泽宫外面迎接。

    好在现在是夏季,不怕风寒。她穿着轻盈宽大的衣裙,风吹起时,隆起的肚子越发的明显。四肢倒还算纤瘦,从后面看不太出来。

    远远地就看到宫人引着邢氏过来,邢氏的身后,跟着的是茜娘。看茜娘的身形,似乎也有了身子。

    “臣妇(民妇)参见皇后娘娘。”

    “娘,二姐,你们快快请起。”

    芳年伸手扶人,将她们请进内殿,并命人赐了凳子。

    “二姐几个月了?”

    “回娘娘的话,民妇有五个月了。”

    “这个月份,胎都坐稳了,正是养胎儿的好时候。”芳年笑着,转头吩咐万嬷嬷,“你等会备些补品,不拘会么燕窝人参的,多拿几包。”

    “是,娘娘。”

    茜娘听到她们的话,原想拒绝,见邢氏用眼神制止她,就没有吭声。

    邢氏带茜娘是临时起意,大房的人,盯得紧。二房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卫氏就派人探头探脑的。

    虽然她不许卫氏进门,但自己总要出门,时常遇到卫氏,简直烦不胜烦。

    这次,不知大房从哪里得知她要进宫,早早就命人在外面堵她。还有珍姐儿,一口一个婶娘地叫着,挽着她的手就不放。

    但凡是要点脸面的人家,都不愿意聘娶珍姐儿,哪怕是填房。偏大房时时抬出芳姐儿,说珍姐儿是芳姐儿的堂姐,小门小户的还看不上,非要嫁进世家大户。

    她真不知道大房的人是怎么想的,就连那嫁到柳家的芊娘都来凑热闹。无奈之下,她当场言明,若是能带人进宫,怎么着也是带二房的姑娘,还轮对不到大房的人。

    这才有茜娘随行的事。

    家里的糟心事,她不想讲给女儿听。只挑捡一些重要的事情,比如说明哥儿和齐哥儿的学业,明哥儿入秋后想下场试水。还有吕姑爷,也要参加秋闱。

    “陛下登基后首开恩科,本宫希望吕家姐夫和明哥儿都能取得好名次。”

    晟帝在世时,科举形同虚设,不知多少年没有开过。此次恩科,是陛下登基后的第一次,陛下十分重视。

    邢氏笑着,“托皇后娘娘吉言。”

    芳年抿着嘴笑,她娘是越发的有贵妇风范。

    “傅府那边,没出什么事吧?”

    邢氏立马明白她口的傅府指的是大房,看来芳姐儿是真不待见大房那一家子。想来也是,从前住在一起时,大嫂指桑骂槐的话听多了,谁都会心生隔阂。再加上珍姐儿,那时候一门心思想抢芳姐儿的亲事,可真够让人寒心的。

    芳年并非关心大房所有人,她只想知道傅珍华的事情。

    傅珍华曾想谋害她的事情,她一天都没有忘。重活一世,她悟出许多道理。恨一个人不一定要其命,而是自己过得好,让对方望尘莫急,日夜妒火中烧,却又无可奈何。

    邢氏听女儿问起,才把大房的事情一一讲来。

    “她们无论说什么,娘都不要心软,若不然,甩都甩不脱。”得知傅珍华过得不好,芳年就放心了。

    “臣妇省得。”

    等邢氏和傅茜娘离宫时,后面跟几大车皇宫的赏赐。

    卫氏看着东西抬进二房,越发的捶胸顿足,恨不得冲进二房去。

    还是傅珍华拉着她,摇摇头,“娘,依女儿看,必是芳姐儿说过什么,二婶才避我们不及。”

    “芳姐儿?不能够啊,她可是你的堂妹。姐妹之间有些小摩擦,也不至于见死不救啊?”

    傅珍华阴着脸,她不敢说自己曾想谋害堂妹的事情。只能支支吾吾地说芳年忘本,不愿认她们的话。

    卫氏很生气,却也没法子。论血亲,皇后确实与她们没有关系。

    “你放心,就算是不求着二房,娘也要替你挑个好人家。”

    一提到嫁人,傅珍华的脸色更难看。那些人看不起她,她知道的。就是因为她曾经在柳府当过平妻,就要受人轻贱。说到底,都是父亲害了她。

    她左挑右捡的,一直拖到年华逝去,再无人问津。

    傅万程无奈致仕后,卫氏去世,家里是傅兴昌的妻子当家。做嫂子的哪里愿白吃白喝地养着小姑子,不停地对傅兴昌吹枕头风。

    最后,相中一位过往的客商,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傅珍华送走。

    等傅珍华醒来时,已经离京的马车上,那客商买她不过是贪图她曾经是官家小姐的身份。

    也不是娶为正室,而是当个姨娘。

    再后来的事情,就没有人知道了,也没有人再听过她的消息。

    不过这是后话。

    不到二个月后,皇后夜里动了身,疼了一夜,产下一名皇子。陛下一直陪同在侧,亲眼看着大皇子出生。

    永泽殿外,金吾大将军领着御卫军,将西宫和永泽宫围得水泄不通,不许有什么人乱走动。

    里面婴儿响亮的哭声传出来,他忙拉着人问,“是皇子还是公主?”

    “回大将军的话,是大皇子。”

    “好,皇子好,皇子好…”

    他喜极而泣,虽然他不清楚连家的姑娘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但仅凭她们能令人功力大增,他就提心吊胆的。

    还是皇子好。

    女儿一举得男,后位算是稳如磐石了。

    殿内,产婆收拾干净,把大皇子抱给陛下。

    新出生的婴儿看不出美丑,但却令人激动得想落泪。他抱着儿子,起名为昭。当场宣旨,封大皇子为太子。

    旨意传到殿外,金吾大将军热泪盈眶。

    他抬头看着天空,日头的四周,像是彩光环绕。不知姣月在天有灵,能不能看到这一幕。

    可惜他现在还不能去陪她,他还要教养外孙,守在女儿身边,看着外孙长大成人。待百年之后,他再去寻妻子,与她做一对黄泉夫妻。

    太子出生后,皇后地位稳固。朝中百官无人敢提选秀一事,陛下后宫,唯皇后一人,独占恩宠。

    史记有载,帝在位三十年,后宫唯伍后一人,盛宠不衰,荣享一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