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2章 结局(下)暴风跪求营养液!

作者:春风榴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消防员迅速赶到着火的厂区, 展开扑救工作。

    厂房浓烟滚滚,熏黑了几乎半边的天空。寂白坐在救护车边的担架上, 护士给她套上了氧气面罩, 才让她的呼吸逐渐缓过来。

    寂白伸手指着已经被大火包围的厂房, 虚弱地说:“寂静...还在里面。”

    谢随将她的手按下来, 放在自己的胸口边,微怒道:“管好你自己。”

    就在这时, 有消防员大喊道:“有人出来了!左边侧门,集中水力扑救!”

    寂白抬头望去, 只见厂区左侧的小门被打开,赤着上身的顾长生抱着寂静狼狈地奔出来, 他身上的衣服全部罩在了女孩身上, 将女孩裹得严严实实。

    他跑出来没走几米, 便倒在了地上, 肉眼可见皮肤有多处灼伤。

    医生和护士迅速赶到, 将两人同时抬上了担架。

    故意纵火属于相当严重的刑事犯罪, 警方已经控制了周围的几名涉事的男人,将他们带回局里调查。

    救护车上, 谢随替寂白擦干净了黑黢黢的小脸,又将她的手拾起来,看着无名指上那枚闪着幽微蓝光的“星碎”钻戒。

    随后,他将她的手牵到唇边,闭眼吻了吻。

    他的唇很干燥,也很柔软。

    寂白捧着他棱角锋锐的下颌, 嗓音显得沙哑而无力:“你怎么会过来?”

    “比赛到一半,越想越不对劲。”

    谢随故作轻松地说:“生意场上如此精明的白总,连婚前财产协议都不跟我签,就要和我结婚,这正常吗。”

    寂白哑然失笑,又带动起一连串的咳嗽。

    谢随立刻替她轻抚后背,顺顺气。

    她用力拍了他一下,又气又笑:“我说要嫁给你,你想的就是离婚以后怎么跟我分财产,狗男人安的什么心...”

    不等她说完,谢随环住了她的肩膀,用力地将她按进怀中,紧紧地抱着:“我接到秦助理的电话,听说你可能有危险,开车过来这一路上...”

    他的声音哽在喉咙里,说不下去了。

    寂白知道他心里惶恐,他曾经说过,因为她,他开始有点喜欢这个世界了。

    如果生命的所有希望和阳光全部寂灭,如果她不在了,他又该如何勇敢而孤独地活下去。

    寂白的心颤栗着,伸手用力地回抱住他:“谢随,这次之后,只有死亡能把我们分开。”

    谢随摇了摇头,坚定而决绝地说:“即使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寂白忽然想到上一世,谢随卧轨的那天下午。

    一如江城无数个阴雨连绵的日子。他捧着她的骨灰盒,躺在铁轨上,倾听着列车碾压铁轨发出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近。

    他闭上了眼睛,雨雾缀在他修长的眼睫毛上,轻微地颤栗着。

    死亡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漫长余生的分分秒秒里...对一个人痛彻心扉的思念。

    寂白闭上眼睛,偏头轻轻吻住了他的脖颈。

    “即使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

    这两天,来医院探望的寂白的人络绎不绝,提着大包小包价值不菲的营养品,说想见见白总,亲口向她表达关心。

    但是这些人全被谢随拦在门外,没能见到寂白的面。

    寂白需要休息,这些场面上的社交,能免则免。现在的她已经不同于以往,不需要再花费心思去应付这些人和事。

    谢随拎着大袋礼品盒回到病房,看到寂白正悠闲地坐在床上跟寂述玩手机游戏。

    寂述是高段位玩家,寂白这游戏小白哪能是他的对手,被翻来覆去地吊打了好几遍,最后窝着一肚子火气,咬牙切齿说今年就要让他破产!

    寂述以前会殷勤讨好她,让着她,现在不会了,她既然拿他当兄长,那么寂述自然当她是亲妹妹一般对待。

    这世界上,妹妹都是用来给兄长狠狠欺负的,寂述绝不会心慈手软!

    谢随抽走了寂白的手机,对寂述道:“开一局。”

    寂述笑着说:“看我是怎么吊打你俩夫妻档。”

    然而事实证明,谢随不仅是现实里能打,游戏里更能打,寂述这一身花钱砸出来的s级别装备遇到谢随,完全没眼看,被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不仅如此,打输之后他装备还掉了,全让谢随捡回去给他家小白穿上。

    寂述放下手机,头皮发麻:“不玩了不玩了,什么破游戏,老子四位数的装备,都掉得差不多了。”

    寂白这会儿是真的开心了:“我觉得这游戏挺好玩的啊。”

    寂述闷哼道:“是,你赢了就好玩。”

    这时,医生进来给寂述打阻隔药,寂白紧张兮兮地问医生道:“他...没事吧。”

    医生回答道:“二十四小时内就医很及时,后期只要坚持打阻断药,不会感染。”

    寂白松了一口气,待医生离开以后,她对寂述道:“你太冲动了。”

    “我能怎么办,不是我就是小棠,我总不能让她被...”

    寂述说不下去,他想都不敢想,要是那针头刺进女孩的皮肤里...他可能已经扭断了寂静的脖子。

    寂白好奇地问:“她到底是你女朋友,还是你妹妹啊...你怎么认识她的?”

    “这是很长的是故事。”

    提及苏小棠,寂述那双漂亮的吊梢桃花眼露出前所未有的温柔。

    “我没来寂家之前,生活不太好,在一个赌场的老大手底下混事情,那时候认识小棠的,她装瞎子,一开始是给人看牌出千,被我逮到,哭着求我放过她,不然可能就真瞎了。”

    “我那时候年轻,见不得女孩家哭,就把她放了。后来,这丫头就缠上我了。”

    谢随给寂白削了个苹果,寂白叼着,连声催促:“然后然后!”

    “然后她不敢在当老千,就走街串巷卖酸奶,见着我,几次跟我说,想跟了我,让我罩着她,不过我见她真的太小了,就说你给我当女儿吧,我供你念书,以后你给我养老送终...”

    “噗!”寂白的苹果屑喷了谢随一脸,她连忙扯了纸巾帮他擦拭:“抱歉啊随哥。”

    谢随面无表情:“你开心就好。”

    “然后呢,女儿收成了吗?”

    “没有。”

    “她不乐意。”寂述沉声说:“这个年龄的小丫头,满脑子想的都是处对象,她见我帅,又能打,是会赚钱,一心想跟我。”

    “别拒绝啊,多好的事。”

    “那时候我一心想的是怎么回寂氏干掉你们这些有继承权的家伙,夺回属于我的东西,哪里有心思谈情说爱。”

    “……那还是我耽误你姻缘咯。”

    “后来因为不能给人出千,挣钱少,她让她养父打得鼻青脸肿,跑到我家,我也不能不收留她,就让她在家里住着。虽然那时候我挣钱不多,但好歹能养活这丫头,所以就一直带在身边,就拿她当女儿一样养,我还答应她,送她去美国留学呢。”

    “那她眼睛到底是怎么伤的?”

    提到这个话题,寂述沉默了,良久,他淡淡道:“是因为我…”

    不过说了这四个字以后,他便不再说下去了,寂白见他不愿意说,也不再追问。

    她知道寂述回寂氏集团以前的日子,过得并不好,养出了一身的流氓痞气,因此寂三叔家里人对这位私生子格外看不上。

    他们把寂述接回来,本意是为了给长子寂杨风当替身挡枪,两人年龄差不多,模样长相也几乎没有太大的差别,很多时候两个人甚至可以鱼目混珠。

    后来所有人都说,寂杨风出意外,跟这位心思深沉、性格歹毒的私生子脱不了干系。

    寂白没有问寂述关于寂杨风的事情,这个话题太敏感了。但是当初用针扎寂静的事,寂述倒是很爽快地承认。

    “是她先对我出手。”寂述沉声说:“她想置我于死地,我不想坐以待毙,如果我折了,小棠就没人管了。”

    寂述寄人篱下,忍辱负重这么多年,苦心为自己和那个盲眼女孩筹谋一个看得见的未来。

    这一点,与寂白倒是有些像,所以寂白并不会轻易评判寂述其人。

    寂静被判了有期徒刑,但是她倾尽全力保住了顾长生,将他从这件事里摘干净。

    于是顾长生取保候审,应该不会有大的问题。

    寂白无心与顾长生过不去,他和她没有任何仇怨,但是寂白也早已经注意到当他望向寂静的时候,眸子里涌动着克制不住的热情。

    利益无法让顾长生这样理智而冷静的男人铤而走险,但是爱可以。

    爱可以让人变成更好的自己,也会让人疯狂,迷失自我。

    出院之后,寂白精挑细选,选了个好日子,和谢随一起去民政局登记结婚。

    路上,谢随还在纠结婚前财产协议的事情,不止一次问她:“你确定,真的不签嘛?”

    “还是考虑清楚。”

    “万一真的……”

    寂白怒了:“谢随,你要是还没结婚就真的想着离婚分财产的事,咱们这个婚就别结了!”

    “我没想离婚,但是这个事…”怎么看都是他占便宜,他不想变成这样的人,也不想被人说三道四。

    算了,谢随放弃,男人和女人的思维终究不同,男人用头脑思考婚姻,女人用爱。

    未来的漫漫人生路,谢随别的不敢保证,不离婚绝对能保证,怎么都不会离,被家暴了也不离!

    拍结婚登记照的时候,他们换上了白衬衣,束着很喜庆的红色小领结。

    两个人郑重其事,严肃规整地坐在红色幕布前,紧张地盯着照相机。

    照相师说他们可以笑一笑,于是两个人同时露出了齐齿假笑。

    后来寂白用这张虚伪又做作的假笑照片发了朋友圈,宣布喜讯,丛喻舟第一个回复:“我随哥这么多年拍照都不太上镜,唯一的一张结婚照,居然意外地还有点帅啊。”

    蒋仲宁说:“主要随哥的帅全靠小白的可爱来衬托。”

    丛喻舟毫不留情地拆穿他:“看着人家小白成了白总,你讲话屁股也开始歪了是吧。”

    蒋仲宁:“我一直都是实在人,绝对不是因为小白成了白总,难道你觉得小白不可爱吗。”

    丛喻舟:“那不能!白总天下第一乖!是吧,随哥。”

    ……

    寂白看着朋友圈底下越来越多的祝福留言,嘴角漾起了甜丝丝的微笑。

    包里揣着结婚证小本本,两人挽着手甜甜蜜蜜地走出民政局。忽而大雨倾盆而下,哗啦啦地淋湿了街道。

    谢随用手给她挡着雨:“某人不是精挑细选,选的好日子吗,怎么又下雨了。”

    寂白理所当然地说:“下雨也不影响今天是好日子啊。”

    只要她心情好,每天都是好日子。

    谢随让寂白在屋檐下等一会儿,他冒雨跑进对面街边一家便利店买雨伞。

    寂白再度翻开了结婚红本,看着照片里的男人。

    他眉目如初,依稀还是她记忆中的少年模样。

    前所未有的安定感涌上心头,寂白知道,从今天以后,在也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将他们分开了。

    他们是夫妻,同甘共苦,死生不弃。

    谢随撑着雨伞,匆匆地朝着她走过来,对她伸出了手:“回家吧。”

    “好哦。”寂白牵着他温厚的手掌,跟他一起走进了雨幕中。

    她仰起头望他,他便自然而然地低头亲亲她的脸颊,于是雨滴敲打着伞檐,时间也变得很慢、很慢...

    少年时,谢随曾经在滂沱大雨中淋了整整一上午,只为了给她送一盒布洛芬缓释药。

    自那以后,每一场瓢泼大雨都会使寂白联想到那个少年隐忍而又克制不住的热切目光。

    往后,她生命中路过的每一场雨,都与他有关了。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好舍不得呜。

    番外还有婚后+上一世,明天开始更。

    再求一波营养液,还差一万多瓶,就可以挤进“我和晋江有个约会”活动名次了,一共有四个名额,火在第五个。qaq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