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8章 番外之封王

作者:九月流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今日是长陵郡王乔迁郡王府的日子, 整个京城都是热热闹闹的。

    虽然今年没人能安安心心过个好年, 但是等春寒散去,政局也跟着稳定下来,长安又恢复了歌舞升平的繁华气象。

    四皇子登基已经五个月, 他上位后,先是好好生安抚在兵变中受难的百姓,然后大手笔嘉奖有功的臣子军士,一些官员之前没有投靠四皇子,四皇子落难时也没有帮着说话,他们心惊胆战地等待着天子降罪,然而等了许久,他们依旧官任原职, 并不见任何变动。

    四皇子不光对置身事外的官员仁厚, 就连当初投靠大皇子的官员,四皇子诛杀了主谋就算完事, 并没有牵连亲族。

    整个朝野都是对新帝的称赞声,自此,天下归心、朝野臣服, 四皇子才算真的坐稳了帝位。

    没有投靠四皇子的官员虽然没有惩罚, 但也没有任何赏赐, 这些人既庆幸又羡慕地看着其他人大肆分封。

    其中宸王府和承羲侯府,受到的注目无疑最多。

    宸王容榷已经将王位传给长子容颢宗,容颢宗和楚漪成了新的宸王、宸王妃,容颢南本来不能封王, 但是新帝念在容颢南护驾有功,破例封容颢南为广陵郡王,另赐府邸。

    今日就是容颢南乔迁新府的日子。

    本来新帝有意将大皇子的府邸赐给容颢南,自从大皇子伏诛后,瑞王府就空了下来,但是容颢南以不忍离开父母太远为由,坚决推拒,这才打消了新帝的念头。

    于是新帝在宸王府旁边另外圈了处宅子出来,命工匠加紧修缮,改成郡王府的规制。

    宸王一系三代平级承爵,在整个宣朝历史上都是少见的,更别提这一代容颢宗、容颢南双双封王,比邻而居,开创了宗室一门两王的神话。

    广陵郡王府已经修缮妥帖,不日搬迁,韩清仪这个郡王妃,自然也要好一番打点。

    时候还早,来恭贺乔迁的客人都没来,韩清仪这才有时间坐在新家的院子里,和韩母说说话。

    陪同韩母一起来的还有韩家的叔婶媳妇,众人围在韩清仪身边,发出羡慕的喟叹。

    “仪娘就是好命,原本都是一样的姐妹,先是嫁到宸王府做媳妇,现在更是成了郡王妃。只能说人的命啊,玄乎的紧。”

    说话的是韩清仪的二婶,祖母最疼二儿子,连着二婶母也受宠。韩二夫人习惯了府中处处拿头一份,前几年大房的女儿突然加入宸王府,韩二夫人就已经感觉到不舒服,她满心满意地等着韩清仪进王府里受磋磨,过上人前光鲜人后辛酸的日子,可是没想到,韩清仪非但过得不错,现在更是受封郡王妃。

    这种落差,韩二夫人如何受得了。

    韩二夫人的女儿韩五娘也是一样的心思。韩五娘从没有将韩清仪放在眼里,在她看来这不过一个闷葫芦罢了,哪里比的她活泼娇俏,可是就是这样一个闷葫芦,被长安少女人人暗恋的容颢南看中,娶回去当了正妻,现在更是跟着容颢南晋封广陵王妃,韩五娘暗地里牙都要咬碎了,她简直恨不得取而代之。

    韩母和韩清仪对二房的心思一清二楚,韩清仪神色淡淡,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韩二夫人艳羡地朝四周看了看,说道:“没想到由官宅改建的王府也这样气派。仪娘,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王府也住不过来,不如让五娘搬过来陪你几天?”

    “好啊。”韩五娘立刻说道。如果她搬过来,岂不是每天都能看到容颢南了?而且世子容颢宗就在隔壁,哦对,现在要叫宸王了。

    “不方便。”一直没说话的韩清仪突然开口,语气虽然平淡,但是话语却毫不客气。

    韩清仪从小读了那么多书,人情世故其实她懂,她只是不喜欢和人争论罢了,又不代表她脾气好到任人磋磨。

    韩二夫人和韩五娘都没料到韩清仪居然这样不留情面,她们噎了一下,脸上十分挂不住,于是韩二夫人也沉下脸说道:“哟,当了郡王妃就是不一样,连娘家都不认了。”

    韩母忍无可忍,正要说话,外面却传来通报声:“和光郡主到。”

    听到来人,方才还板着嘴脸的韩二夫人立刻放柔神色,换上笑意,就连韩五娘也站起身,恭敬地朝门口走去。

    她们敢在韩清仪面前耍威风,但在和光郡主面前却一点都不敢。和光郡主可是长安里响当当的人物,十二岁册封郡主,十六岁成为超品侯夫人,十七岁接手世家大族萧家的中馈,十八岁与从前的四皇妃、如今的皇后入宫斗倒成安侯夫人与薛贵妃一系,还敢在千军万马前献起兵诏书,就连圣人都亲自下旨嘉奖,说和光郡主是安化门之变的头号功臣。这样一位光听着就觉心惊的人物,韩二夫人和韩五娘如何敢在人家面前摆谱。

    韩清仪亲自迎到门前,对容思勰说道:“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你行动不方便,托人带句话就行了,怎么还亲自跑过来。”

    容思勰如今已有八个月身孕,行动间颇为不方便,她一边托着肚子,一边对韩清仪说道:“二兄和二嫂乔迁之喜,我怎么能不过来凑个热闹?”

    进了门,容思勰的神情微微一顿,似乎没想到这里这么多人,她客气地对韩家众人点头一笑,然后对韩清仪说道:“没料到二嫂这里这么热闹,早知道二嫂有人陪,我就先回王府看看,不然一会阿娘又要念我。”

    “你小心些。”韩清仪扶着容思勰,扬声对侍女说道,“快给郡主搬坐塌来。”

    “不必了,我坐着乏,不如站着,再说我一会还得去王府,二嫂不必麻烦了。”容思勰道。

    “郡主真是孝顺,若五娘有郡主一半懂事,我就满足了。”韩二夫人陪笑道,“五娘刚才还说仰慕郡主高义,我看不如让五娘在郡王府住一段时间,也能多和郡主学学。”

    容思勰瞥了韩二夫人一眼,笑道:“二嫂才是王妃,这要看二嫂的安排。”

    “二婶和你开玩笑呢”,韩清仪淡淡说道,“五娘家里还有课业要上,住在我这里做什么。”

    容思勰笑而不语,扶着肚子和韩清仪说话。韩二夫人被韩清仪这样落面子,心中不悦,当着容思勰的面又不敢发作,正憋屈着,听到侍女在屋外通传:“王妃,郡主,宸王和宸王妃来了。”

    “大兄和大嫂来了。”容思勰和韩清仪都回过头,朝门口迎去。

    容颢宗和楚漪并肩而来,看到容思勰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们俩都捏了把汗,容颢宗连忙道:“小心!”

    楚漪更是快步走到容思勰身边,伸手扶住容思勰:“你出来做什么,我们有手有脚的,还能劳动你不成?”

    容颢宗和楚漪进屋,屋里女眷又是一番见礼。

    容颢宗只是随意地点了点头,大部分注意力还集中在容思勰身上。

    年轻的姑娘们却在窃窃私语,宸王居然这样年轻英武,听说已调到刑部供职,当真是年少有为,不愧是几年前风靡长安的人物。

    容颢宗此行是为了接容思勰,他不方便在女眷屋里多待,容思勰也紧跟着告辞:“二嫂,我一会再过来。”

    “好,你自己小心些,我这里又不急。”韩清仪把人送到门外,叮嘱道。

    韩清仪和容思勰几人出屋后,韩家的女眷们低声讨论刚出去的这几人:“郡主回来,居然是王爷亲自过来接人?哪有兄长迎接妹妹的理?”

    “郡主果然受宠的很……”

    屋外传来韩清仪的脚步声,这几人自觉住口。

    容思勰和容颢宗走远后,她问向容颢宗:“阿兄,你和大嫂怎么过来了?”

    “你家都不回,就直接来了这边,母亲气得不轻,我只能亲自过来捉你回去。”

    楚漪也笑道:“可不是么,你不在府里,我们可不敢在母亲生气时往跟前凑。”

    容思勰哭笑不得:“我的马车先路过郡王府,我就下来看看,这不是马上就要往王府去了么,你们俩何必跑这一趟!”

    “我们亲自来一趟,不然不放心。”楚漪瞅了非要跟过来的容颢宗一眼,替他说道。

    容思勰回宸王府给黎阳、宸王请安,等她再回来时,郡王府已经来了许多人了。

    看到她过来,一堆人站起来相迎。

    林静颐故意朝容思勰身后看了一眼,打趣道:“奇怪,今日居然只有你一人,四表兄怎么没跟着?”

    “你少贫!”容思勰瞪林静颐一眼,“新朝初定,圣人下令要重审几年前的旧案冤案,大理寺这几天忙的很,我懒得等他,就自己先来了。”

    岑颀前几年跟着丈夫到京外任职,今年刚刚回来,她看到容思勰,颇为感慨地说道:“我离京时,你还没有订婚,没想到我再次回来,你都怀了八个月的身孕了。”

    “七娘,我们先说好了,无论你这一胎是男是女,都要给我留着。你和四表哥的孩子,这得长成什么样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干脆留给我做媳妇或者女婿吧!”林静颐大笑着说道。

    林静颐还没说完就被周围的夫人们打:“少来,就你嘴快,这话我们可不依。”

    二娘、三娘等人也回来了,二娘对着容思勰点头微笑,容思勰也回以笑意。

    多少年了,她们姐妹难得同聚一堂,可惜,五娘却再也回不来了。

    不知她孤身一人在突厥,这些年可好?

    童年的玩伴此刻就在身边,亲人朋友也都在不远处,她的孩子正在腹中轻轻踢她,容思勰感到难言的满足,所幸时间走走停停,她爱的人和爱她的人都不曾被时光改变。

    女眷们正在谈笑,突然一个侍女喜气洋洋地跑进来,道:“皇后殿下送乔迁贺礼来了!”

    屋内女眷都起身相迎,阮歆身边的得力女官走入屋来,笑着道:“我奉皇后的旨意,恭贺广陵郡王和广陵王妃乔迁之喜!”

    韩清仪也上前回礼,寒暄过后,女官走到容思勰身边,扶着容思勰说道:“郡主也在,您身子重,这几天可要小心些。皇后殿下担心的不得了,每天都要问好几遍!”

    “我这几天不方便,自从表姐诞下皇子后,我还没能入宫。不知表姐和皇子这几天可好?”

    “皇后身体很好,小殿下也精神的紧。就是公主和皇子都小,宫里也没有其他小孩,他们姐弟俩连个玩伴都没有。皇后时常念叨郡主,说等郡主生产之后,就能带着小郎君或者小娘子入宫了!”

    容思勰笑着回道:“谢表姐挂念。”

    旁边的夫人们却都听出门道来,听女官的意思,无论容思勰这一胎是男是女,都会成为大公主或者大皇子的伴读。夫人们心中抽冷气,这可是嫡长公主和嫡长皇子啊,容思勰竟然在皇后面前有这样大的体面。

    不过也是,夫人们想道,新帝未登基的时候,皇后的处境如何艰难,薛贵妃咄咄相逼,皇后险些被瑞王暗算滑胎,最后事变时更是被囚宫中,这些事情发生时都是容思勰陪在皇后身边,这等患难情谊,岂是旁人可以企及的。

    每个人都在感叹容思勰之命好,三个兄长中两个都是王爷,其中长兄容颢宗调到刑部,已经成了能和宰相同堂议事的高官,而次兄升任启吾卫左使,虽然大统领由原来的右使顶上,但是现在的大统领年纪已然不小,退下去就是这几年的事,可以预见容颢南就是下一任启吾卫统领。两个兄长权势赫赫,双胎兄弟在军中也很受重用,容思勰的娘家说出去都吓人。娘家兄弟一个赛一个出息,她的夫婿也丝毫不差,萧谨言既是世袭罔替超品侯,又是大理寺少卿,是圣人最倚重的近臣,每日几乎随侍圣人左右,这种特权可比高官厚禄有用多了。

    最让夫人们羡慕的,乃是承羲侯萧谨言对容思勰的心意,毫无侍妾就不说了,每日下衙几乎直奔侯府,要知道,萧谨言可是有名的美男子。这样集权势、家世、长相集于一身的男子,却只对容思勰露出笑脸,夫人们真是嫉妒都嫉妒不起来。

    “虽说和光郡主的封邑形同公主,但我看,恐怕公主都不一定有人家活的舒服。”一个夫人悄悄说道。

    “可不是么,她十二岁就得了封号,当年设计扳倒成安侯夫人和薛贵妃,后来更是只身将起兵诏书送到圣人马前,光凭这份功劳,就足以让她一辈子无忧了。”另一个夫人也低声回道。

    乔迁宴进行到一半,突然前厅传来骚动,一个侍女快步跑来,对韩清仪说道:“王妃,圣人来了!”

    “圣人!”韩清仪惊得站起身。

    其他女眷也交头接耳:“广陵郡王搬家把圣人都惊动了,圣人居然亲自来了……”

    不管怎么说,她们既然知道圣人亲临,那便必须去问安。女眷们浩浩荡荡地朝前厅走去,刚走了一半,就看到迎面走来另一个人。

    他穿着绯红官服,面容如玉,神色冷清,步履匆匆地朝后院走。

    “哎呦。”林静颐瞅了容思勰一眼,道,“你们俩有完没完,就这一步路,至于亲自来接吗?”

    容思勰佯装恼怒地瞪林静颐,但脸上已经带出笑来,岑颀也轻轻笑了笑,把林静颐拉走。

    其他人识趣地退开,把容思勰留在原地,她们则继续往前走。

    走出不远,一位夫人忍不住回头,发现萧谨言一手扶着容思勰,正侧头听容思勰说话。不知道容思勰说了什么,萧谨言无奈又好笑地看了她一眼。

    “这两人感情这么好?”一位夫人艳羡地说道。虽说宣朝不重男女大防,可是大庭广众之下这样亲密还是罕见。而且但凡身上有点官职的老爷郎君,哪一个不是端着官架子,有谁会像萧谨言这样亲自搀扶妻子。

    “他们俩相识都快十年了,而且郡主几乎是承羲侯看着长大,少年夫妻,能不腻乎么。”

    ……

    而容思勰和萧谨言这里并没有像夫人想象的那样温馨,容思勰正可怜巴巴地被萧谨言质问。

    “你昨天答应我什么了?明明说好等我回去后一起动身,结果你自己一个人就跑出来了?”

    “我都和圣人请了假,结果回家才知道你已经走了,你真是……”

    容思勰面不改色,道:“你再说我一句试试?”

    萧谨言冷着脸,也不悦地哼了一声,剩下的话却不再说了。

    容思勰没憋住笑了,萧谨言明明生着气,看到容思勰这个模样,他只能无奈地扫她一眼,自己也笑了。

    萧谨言扶着容思勰走到前厅后,容思勰正打算对新帝行礼,却被新帝叫住了。

    “你身怀六甲,不必多礼。”新帝道,“我就说为什么今日萧卿心神不宁,一看心思就不在差事上,我好奇地问了问,这才知道今日是容颢南乔迁的日子。正好我也无事,就跟着来凑个热闹。”

    四皇子刚登基不久,还不习惯说朕,与亲近的臣子说话,总是以你我相称。

    容颢南和萧谨言都在旁道谢,新帝看着容思勰的肚子,突然问道:“我记得和光与容颢真是双胎兄妹吧?”

    其他人不解其意,回到:“是。”

    新帝默默点头,自言自语道:“要是再生对龙凤胎就好了,这下珠娘就不会总喊闷了。”

    珠娘是新帝的嫡长女,阮歆生的头一个孩子。容思勰听了这话只觉无语,她是龙凤胎,又不代表她一定能生出龙凤胎。

    然而新帝这话说完,其他人也幽幽点头,他们也曾想过,如果这胎是对龙凤胎就好了。

    直到萧启晗长大,都对此耿耿于怀。

    “原来你们所有人都盼我是对龙凤胎,哼。”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四章番外,这是第一章

    本书由 luoshao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