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57章 舐犊(大结局)

作者:绣寒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齐奕也笑着道:“两位,差不多休息吧,别一直聊天了,成天在一块儿,多少话要聊啊!”

    老太爷就道:“我们等会儿子义,怎么到这会儿还没有到?该不会是路上……”

    齐奕忙笑着打断了道:“不会不会,别胡思乱想的,今下午的时候那边才传了话过来,最后一批货今天出,出了这批货,掌柜的亲自把他送回来,不会有什么事的,苏州到宣城这边这么近,一路全都是官道,能出什么事?再说了,这会儿其实还早,冬天白天短,其实这会儿才戌时而已。

    这两年齐子义在苏州表现的还不错,沈庄是说了不少的好话,齐奕也去看过了,学了不少的东西,也是时候接回来了。

    苏州那边的转运栈年前最后一批货出了之后,珠宝铺子也年终休息了,这才叫回来,有始有终。

    以后齐子义就住在府里了,学生意也跟着齐奕了。

    老太太就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这孩子学得怎么样了?脾气改了没有?要还是和以前那么倔……府里头才清净了没一年,又要……”

    老太爷道:“要是还那么倔,就再给送走!这有什么?”

    齐奕笑着道:“是啊,要是改的两位不满意,就在给送苏州去,横竖这么近,就在那边得了。”

    老太太忧心的点点头,又叹了口气。

    齐奕就道:“大过年的叹什么气呀?”

    “想起另一个。”老太爷道:“刚刚你进来的时候,我和你祖母就在说这两个孩子,也不知道哪个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接回来啊?不过要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脾气,那还是别接回来了,我和你祖母都老了,经不起折腾了。”

    齐奕道:“子元那边我今年没去,明年去看看吧。倒是接到了孟虎的信,说的是挺好的,不过这些掌柜的都是这样,说起来都是替他们说好话,还是要亲眼去看看。”

    老太爷点头:“是要亲眼看看才行。”

    老太太又叹气:“但是那个过了年可都十八岁了!婚事不能拖了。”

    齐奕失笑:“不用那么着急,男子就算是二十成亲也不算晚,二十一二岁的还不是多得是?程思鹏不是也二十多了才成亲?咱们生意人家没那么多讲究,都是生意在前头,婚事这些的,齐子元那边暂时不用考虑。”

    老太爷点头:“对,那小子叫晚点成亲,不然的话,若是脾气没改就成亲,那才是祸害呢,再要是对媳妇动手动脚的,连累的咱们都要和亲家变仇家!”

    老太太惊讶的道:“那孩子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跟他爹都动手呢!”老太爷怒道。

    齐奕心中一动!大老爷已经跟老太爷说清楚了?不过说清楚也没什么,其实现在来说,事情是已经过去了的。

    老太太又叹气。

    齐奕失笑:“您怎么又叹气了?又想起谁了?”

    老太太就发愁的道:“家庵那两个孩子……”

    齐奕板起了脸哼了一声。

    老太太就坐直了一点看着他道:“明年这两个孩子的孝期也满了,婚事总得要提起来,总不能把两个姑娘放在家庵终老吧?那成什么了?”

    齐奕就摇头道:“祖母,关于齐嫣和齐瑶那两个,孙子给您一句实话,她们两人今后是好是坏,婚事如何,孙子全都不管。刘氏可以说是孙子的仇人,她的两个女儿,儿子不会去害她们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但是也不会管她们。她们的婚事,您也别找我和我媳妇。”

    老太太又靠在了迎枕上,叹了口气。

    齐奕顿了顿,看着老太太陪笑着道:“老太太,您也别叹气了,说真的,您有什么事儿孙子和孙媳妇不是跑的快快的给您办着?您总叹气,叫人觉着我们俩多不孝顺似得。”

    老太太白了他一眼:“过年了,我想起来好多事,现在连叹个气都不行了?!”

    齐奕笑。

    “齐春呢!齐春的婚事怎么办?”老太太又问。

    齐奕都头疼:“所以说……生那么多孩子干什么呀?光婚事一个个的折腾,也得折腾去半条命……”

    老太太问:“嘟囔什么呢?!”

    齐奕忙笑:“没!没什么!不是还有一年孝吗?就这一年,给找个合适的定下还不行?等孝期到了就赶紧嫁出去。”

    老太太这才满意,点点头。

    老太爷打了个哈欠,摆手:“行了你走吧,我和你祖母再说说话,也要睡了。”

    齐奕点头,却还是没走,对老太爷道:“对了,老爷子,您给我送了俩丫鬟?”

    老太爷点头:“对呀?今天过去了没有?过去了就给开脸。”说着转头埋怨老太太:“你说这些事原本是你应该操心的,现在全都叫我管。”

    然后又转回来看着齐奕:“看着有性子好的,忠厚老实的,就抬起来好了,正经的身边有两个姨娘,也好多生几个孩子。”

    齐奕笑着道:“祖父,这事你们就别操心了,我那边暂时还不想要姨娘……刚刚老太太才说的,府里头才清净了清净,就折腾这些干什么呀?”

    老太爷瞪眼:“有了姨娘就不清净了?”

    齐奕马上点头道:“是啊!您看看之前的那些事,有多少是姨娘惹出来的?何况,我和我媳妇好好的,我也不想要个姨娘放院里,叫我媳妇看着心里头不舒坦。再说了,重孙子都给您生了,您还哪儿不满意啊?”

    老太爷继续瞪眼:“给你姨娘是为你好,谁什么不满意?!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能鬼扯?”

    老太太就哎呀的道:“人家小两口儿还亲热的很!谁要你在中间给塞人?不懂装懂!这事你别管了,我看着好了。”

    齐奕‘噗嗤’笑了:“谁也不用看着,我是不打算要的,这事以后别提了。老爷子,老太太,以后把我媳妇当亲孙女看待,就不会有这想法了。想想,人家怀着身孕,成天吐啊,腿抽筋啊什么的,本就够难受了,突然又冒出来那么俩丫鬟,上去就给磕头……要是您自己的孙女,您乐意被这样对待啊?”

    老太爷怒了,道:“我是为了你小子好!你现在反过来说你祖父不对?”

    齐奕马上嬉皮笑脸的赔笑:“不不不,孙子就是说说……是孙子的不对,孙子有罪,孙子该打!”说着起身过去跪在老太爷的脚踏上,笑着看着老太爷:“您要不打我两拳出出气!”

    老太爷还没说要打呢,老太太已经叫:“平白打你做什么?不要就不要,又不是什么大事,几个下人罢了,值得你们爷孙俩这么认真?!”

    老太爷本来想打他两拳出口气的,但是被老太太这样一说,又觉着也是啊,于是就算了,叫齐奕起来:“去去去,坐那边儿去,别凑这么近!”

    齐奕笑着忙起来了,过去依然坐在刚刚的座位上。

    “怎么还没到?”老太爷不安心了,对齐奕道:“你去看看去。”

    齐奕点头,道:“行,我去看看,要是太晚了我就叫人来回个话,你们也歇着吧,明天见也来得及。别熬了,身子骨儿受不了,再说子义回来怎么也得先去看我爹,您两位还是先睡吧。”

    老太太也打了个哈欠,道:“我是熬不住了,老爷子你要等就等等。”

    齐奕忙起身,叫丫鬟进来服侍老太太脱衣裳就寝,这边又过来劝老爷子:“先睡吧,回来了再去我爹那边说半天,真的就晚了,明天再见吧。”

    老爷子刚刚就困了,看到老太太都睡了,他也就点点头,齐奕就亲自服侍老太爷脱了衣裳,躺下了。

    将屋里的油灯蜡烛全都熄灭了,然后吩咐外面暖炉的火压小一点,齐奕检查了两位老人被子盖得严实了,这才出来,关紧了房门。

    在堂屋小声叮嘱丫鬟晚上不准偷懒,不准睡觉,他才出来。

    在这边陪着老太爷和老太太睡前聊了一会儿,出来看时辰,已经到了戌时正了,齐奕准备去大老爷这边在看看。

    走到了院里,看到两个丫鬟还站在院里等着,已经是冻得瑟瑟发抖了,齐奕这才想起来,对她们道:“你们俩还是在这边,以前干什么以后还是干什么。今天什么事也没有,不过要是叫我知道你们还不甘心,上蹿下跳的找人说什么,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就走了。

    两个丫鬟哆嗦的上下牙齿一直打架,连话都说不出来。

    齐奕来到了大老爷这边,丫鬟正在给大老爷洗脚,大老爷看到他来了,撇着嘴:“奕……奕哥,你……你来了……子义?”

    齐奕知道他肯定是要问齐子义,进屋道:“还没到呢。”看到大老爷果然就着急的样子,忙道:“不用担心,只是回来的晚一点,从苏州走的时候就挺晚的了,估计过一会儿就能到了。”

    看到丫鬟给大老爷擦了脚,齐奕过去直接把大老爷抱着,放在床上,伸手摸了摸被子里面,热乎乎的还算是可以,这才将被子掀开把大老爷推进去一点,盖好被子:“要不你就别等了,明天在见见?”

    大老爷坐在床上,嘴角一直在抽动,低头不语。

    “怎么了?”齐奕奇怪的问。

    大老爷抬起头,道:“子……子……子元?”

    齐奕摇头:“那小子今年肯定是不能叫回来,放心吧,我也没忘了他,刚刚在老太爷和老太太那儿还在说呢。他都那么大了,还有我的人在那边看着,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再叫在那边锻炼两年,看看情况再说。”

    大老爷就道:“过……过年?”

    齐奕知道大老爷说的话的意思,摇头道:“过年也不能叫子元回来,一来太远了,二来不能叫那个小子觉着他多特殊,在那边就和大家一起,过年也在一起,好好的吃几年苦,有出息在接回来。”

    大老爷停顿了半天,才点了点头。

    说着服侍大老爷把衣服脱了,扶着他躺下了,这才端了个椅子过来放在床前,道:“齐子义回来了,就不走了,以后跟着我。住在原本的三房院,那边已经收拾好了。齐子元那边,在看看,两三年之后再说,放心,这两个弟弟,只要肯学好,我是不会不管的。”

    大老爷放心了,点点头,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肌肉还时不时的抽一下。

    齐奕看着他睡下了,起身将被子给他盖好,又看了一会儿。

    大老爷一点没变,还是想不起来他还有女儿,齐嫣和齐瑶。老太太都还一直惦记着,敢情大老爷是根本想不起来,问都没问。

    齐奕心里叹气,小心的将椅子搬回原地,出来了依然是吩咐管家将暖炉的火压一压,屋里别叫太热得很,吩咐丫鬟不准偷懒,晚上盯着点。

    这才从上房院出来。

    出来了脚步不停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院,问丫鬟,大奶奶睡得稳不稳,大少爷没有醒吧?

    丫鬟忙回禀,大少爷和大奶奶睡得都很稳。

    齐奕点头,接着邵妈妈过来轻声回禀:“八爷回来了。”

    齐奕便过来书房这边等着见,走在路上,突然想起来了,自言自语的感叹一句:“一家子老的老,小的小,病的病,孕的孕,我容易嘛我?!”

    ……

    齐子义十一岁了,长高了点,结实了一些,也内敛了一些,看起来比同龄的少年要稳重。

    背着个包裹站在书房门口,看到齐奕过来,叫道:“大哥。”

    齐奕点点头,进了书房,齐子义跟着进来,将包裹放在地上,磕头:“大哥。”

    “起来吧。”齐奕道。

    齐子义起来了,过去坐在了椅子上,丫鬟马上端上来了茶。

    “先喝点茶,怎么样?苏州那边全都规整好了?沈庄呢?”齐奕问道。

    齐子义忙道:“苏州全都归置好了,年前最后一批货也出了,伙计们都拿了过年的银子,已经走了几个了,还有几个近一点的,暂时还没有走,这几天陆续的回去。沈掌柜的说今天晚了,就不进府了,明天在来给您回禀。”

    齐奕道:“怎么不进府?住哪儿?”

    “说是有地方住。”齐子义道。

    齐奕点点头,道:“行啊,没事了,你们路上是不是也没吃饭?我叫你住的那个院子的厨房给你做了饭,你回去吃饭吧,在好好洗洗,明天早点起来,收拾齐整一点,见见爹,祖父祖母。”

    齐子义忙答应了:“是。”

    进来一个婆子,过来将齐子义领着去了三房院。

    齐奕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先去小屋用热水洗了手脸,身上也暖和过来了,这才脱了衣裳小心的上床。

    吴苏睡得依然香甜,齐奕上床惊动了她,也只是翻了个身,熟悉的过来枕在齐奕的胳膊上,继续睡,当然,肚子有点大,身子离得稍微远点。

    第二天起来,齐奕洗漱了,帮着吴苏也洗漱了,夫妻俩和宸哥儿吃了早饭,齐奕叫吴苏在屋里等着,他便抱着宸哥儿来到了大老爷这边。

    齐子义已经过来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先进去,等着他,等齐奕来了,才和他一块儿进了屋子。

    大老爷也起来了,坐在床上哆嗦着发呆。

    “爹,子义来了。”齐奕道。

    大老爷扭头看过来,齐子义上前磕头:“爹。”

    大老爷哆嗦着,一直点着头:“好……好,好……”

    齐子义起来,这才抬头看大老爷,这一看,眼泪都下来了,擦着眼泪坐在了大老爷的床边。

    大老爷一直点头:“好,好……”倒是脸上带了笑。

    宸哥儿突然叫了一声:“爷爷!”

    大老爷马上扭头过来看,颤抖的更厉害了,脸上的笑容也更大了:“宸……宸……哥,哥儿……”

    齐奕心里犹豫了一下。

    尽管大老爷已经这样了,但是齐奕还是从没有叫宸哥儿接近过大老爷,他不放心。但是现在,他有点犹豫了。

    宸哥儿却自己撅着屁股要下来,齐奕将他放在了地上,宸哥儿就自己脚步不稳的走到了床前,仰着脸看着大老爷笑:“爷爷!”

    大老爷依然颤抖着:“好,好……”眼泪和鼻涕一起流下来了。

    齐子义忙想给擦了,一时手里没有手绢,就自己的袖子给擦了一下。

    ……

    在大老爷这边坐了一会儿,又来到了老太爷和老太太这边,齐子义依然是进门磕头,恭敬的叫:“祖父祖母。”

    看到还是个少年的孩子,老太爷和老太太也全都默然,老太太甚至还偷偷的擦了一下眼角。

    老太爷倒是点点头说道:“回来了就好,跟着你大哥好好的学做生意,好好学做人。排行那边,全都给你们弄好了,家谱也上了,你们也不要有什么怨言了,之前家里头实在也是事情太多了,你们也忒能闹腾……”

    老太太就在旁边道:“现在还说这个干什么?”

    齐子义低着头轻声道:“没有怨言的……以前有,现在没有了。”

    老太爷脸色更加的和缓了,点点头:“那就好!你五哥那边,你大哥也给看着呢,不用担心。府里现在已经分了家,没什么人了,你们今后兄弟的多亲近就行了。”说着停顿了一下,接着道:“一会儿去看看你姐姐,晚上一块儿过来吃饭。”

    齐子义答应了。

    老太太叫把宸哥儿抱给她,抱着稀罕的一阵子,齐奕就抱着宸哥儿出来了,叫齐子义去见齐春,他抱着宸哥儿回来了。

    吴苏在床上坐着,看到他进来忙问:“怎么样?齐子义全都见了?”

    齐奕过来坐在床边,将宸哥儿顺势就给放床上:“是啊,全都见了,原本是要来见你的,我想着大夫该过来了,就叫他先去见见齐春,横竖晚上要一起吃饭,到时候在见见也行。”

    吴苏点头:“怎么样啊你看着?变了很多?”

    “也没有啊,还是那样……当然好像是结实了点,和以前是性格不大一样了,沉稳了一些。”

    宸哥儿倚在吴苏身边道:“宸哥儿去看爷爷了。”

    吴苏‘哦’了一声顺嘴问了一句道:“爷爷怎么样啊?”

    宸哥儿还想了一会儿才道:“以前爷爷吓人,宸哥儿怕怕,”说着还拍了一下自己的小胸脯,然后道:“现在不怕了。”

    吴苏和齐奕全都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原来以前宸哥儿害怕大老爷。不过也是,大老爷的样子,小孩儿是有点害怕。

    齐奕轻轻摇着头,对吴苏道:“宸哥儿过去趴在跟前叫了一声爷爷,眼泪都下来了。”

    吴苏闻言叹了口气。

    齐奕转头看着她笑:“叹气做什么?不觉着现在这样子挺好?!那争权夺利的心没有了,反倒能好好的看看家里人,看看自己的儿子,孙子。用这种眼光看,儿子也是好的,孙子也是好的。”

    吴苏又点头:“说的也是。”

    过了一会儿大夫过来了,垫着棉布摸了摸骨头,道:“没有扭到骨头,只是扭了筋而已,休息个十来天的就好了,放心。”

    留下了一些红花油什么的,叫一天两次的擦着,好的更快。

    齐奕听见没有扭到骨头,这才松了口气。其实他昨天已经看过了,觉着应该没有伤到骨头,当然,还是大夫看过了他才彻底的放了心。

    老太爷的一句话,大家一起吃饭,可把齐奕给忙坏了,团圆饭自然是摆在了明和堂,齐奕先去给大老爷收拾的整整齐齐的,穿的厚厚实实的,抱着放在了带轮子的椅子上,推着去了明和堂,安顿在饭桌上,赶紧回来自己这边来。

    宸哥儿和吴苏已经穿好了,也是厚厚实实的,叫婆子抬来了软轿子,将吴苏抱上了轿子,齐奕抱着宸哥儿跟在旁边,来到了明和堂。

    到了明和堂,齐子义忙过来帮着抱宸哥儿,齐奕把吴苏抱下来,进了屋子,老太太看到了先‘噗嗤’笑了出来:“看看看看!这一家子现在是老的老小的小!奕哥一个人忙活够辛苦的。”

    吴苏笑着过去行礼,老太太叫卫妈妈赶紧的搀扶住:“赶紧!扶着过来坐下!还行什么礼啊。”

    齐春赶紧的过来搀扶,和卫妈妈一起将吴苏搀扶的坐下了,齐子义马上过来行礼,恭敬的叫:“大嫂。”

    吴苏笑着点头:“回来了就好,以后跟着你大哥就行。”

    齐子义忙答应了一声。

    这一天晚饭,一家子热热闹闹的吃了,老太太觉着还不错,不像以前那么一家子吃饭吵闹的声音太大,但是现在也还是人不少,挺好。

    大年三十。

    下起雪来了,齐奕早上起来的时候,看到窗户上面亮亮的,就猜到下雪了,忙披了衣服起来,到窗户前看,果然,外面下了厚厚的雪,窗户棱子上面全都是雪堆,抬头看,屋檐上面挂着无数的冰棱子。

    齐奕恍惚的似乎听见了外面有宸哥儿的声音,于是回去穿好了衣裳,轻手轻脚的打开了门,穿过了堂屋,来到西厢房门口,咳嗽一声:“宸哥儿?”

    门很快开了,紫妮在门里,自然还有蓝绸、奶娘、高远家的在一旁边坐着,看到他进来全都站了起来。

    宸哥儿在床上,穿着夹袄,正趴在窗户上,因为窗户关的严严实实的他打不开,只能从窗户里面往外看,笑声不断,转头看到齐奕进来,马上张开了手叫:“爹!我要看雪,雪!”

    齐奕笑呵呵的,马上点头:“好!爹领你去看雪……不过你得穿厚点。”他转头见丫鬟:“给少爷穿厚点。”

    宸哥儿马上欢呼,齐奕赶紧的笑着示意小声:“小点声小点声,吵醒了你娘,爹不带你玩了。”

    宸哥儿马上很懂事的点头,小小声:“吵醒了娘,爹就要去照顾娘了。”

    齐奕笑了,等丫鬟们给宸哥儿穿的厚厚实实的,便抱起来,开了堂屋的门出去。一出门宸哥儿马上就发出了一声欢叫!这会儿已经忘了不能吵醒娘了,欢叫着使劲的踢蹬,齐奕不得不笑着把放在了地上。

    宸哥儿着急着从台阶上下去的时候就跌了一跤,好在雪很厚,摔了也不疼,宸哥儿爬起来的手,已经满身的雪了。

    欢乐的笑着又滚到了,横竖雪厚,也摔不疼,齐奕就没管,叫他在雪地里打滚好了。

    吴苏是听见外面恍惚有宸哥儿的笑声,才醒来的,睁开眼睛磨蹭了一会儿,才起身,丫鬟们听见动静进来了。才进来一会儿,齐奕也进来了,抱着宸哥儿笑呵呵的,宸哥儿满身都是雪,只是穿得厚,进屋雪化了,但是也不觉着冷,看见了吴苏就伸手笑着叫:“娘,娘……”

    齐奕忙抱紧了笑:“不行,你现在浑身雪,凉着你娘了!先去换身衣裳再过来。”

    丫鬟忙将宸哥儿抱去换衣裳了。

    齐奕过来笑嘻嘻的服侍吴苏起身,半抱半扶着她进去洗漱:“外面下雪了。”说着,叫她坐下,自己端来了水盆什么的,给她刷牙的用具。

    吴苏洗漱了出来,被他横抱起来来到了屋檐下,放在了丫鬟端出来的椅子上,刚坐下便有好几个汤婆子什么的塞了过来,吴苏笑眯眯的拿着,看着宸哥儿在雪里玩。

    宸哥儿才两岁多,根本不会玩什么,只是一个劲的摔跤,但就算是摔跤,也高兴的不得了,摔一下就嘻嘻哈哈哈的笑半天,爬起来又摔一下,又嘻嘻哈哈笑半天。

    吴苏看的简直好笑,看到齐奕也要过去玩,忙道:“玩一会儿差不多行了,别叫受了凉。”

    齐奕笑着答应:“知道了。”

    下去了就把宸哥儿抱起来,宸哥儿带着手套的小手一下子就给他抹了一脸的雪,父子俩同时哈哈哈的笑。

    吴苏坐在屋檐下看着,也笑。

    玩了一会儿,齐奕看着太阳升高了,时辰也差不多了,吴苏还是坐着的,肯定已经冷了,就赶紧把宸哥儿抱进屋,叫丫鬟将外面湿了的衣裳换了。

    赶紧出来将吴苏抱进屋暖和暖和,将吴苏的鞋袜脱了,给用力的揉上了红花油。

    宸哥儿趴在跟前好奇的看着,很小心很小心的伸出小胖手,按了按吴苏肿起来的脚踝,轻声问:“娘,疼不疼?”

    吴苏失笑:“不疼,你那小手使劲也不疼。”

    宸哥儿于是很小心的又些微的使了点劲,谨慎的小模样把齐奕逗得哈哈的笑。

    给揉了药,整理好了衣服,扶着过来吃饭,齐奕去洗手,宸哥儿就过来倚在吴苏怀里问:“娘,弟弟什么时候出来和我玩?我想叫他看看雪。”

    “快了,春天的时候就出来了。”

    宸哥儿一听很惊讶:“春天!但是爹说冬天才下雪!”

    看到他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吴苏简直好笑,笑着道:“你弟弟虽然今年冬天没有办法和你一起玩雪,但是明年冬天可以啊,冬天走了,春天来了,但是冬天依然还是会来的。”

    宸哥儿想了一会儿,问:“什么时候再来?”

    “一年。”

    “一年是要过多久?”宸哥儿问。

    吴苏眨眼,正在琢磨怎么回答,齐奕已经从屋里笑着出来了,笑呵呵的将宸哥儿抱起来,过去放在了他吃饭的榻上,叫丫鬟将早饭端上来。对宸哥儿道:“一年就是宸哥儿要穿厚厚的棉袄,然后换上夹袄,之后是春绸衣衫,然后很热很热的时候穿一件绸子衫,之后又是厚点的衣衫,夹袄,在穿上棉袄的时候,就是一年了。”

    宸哥儿闻言,恍然的点点头,好像是听明白了。

    一家子吃了早饭,吴苏坐在榻上,靠在靠垫上看书,齐奕在屋里走来走去,手里端着一个紫砂茶壶,时不时的‘兹儿’喝一口。

    宸哥儿满屋子的跑着玩儿。

    齐奕一会儿觉着无聊了,没人理他,于是过来坐在了榻边,叫:“吴苏?”

    吴苏抬头看他:“嗯?”

    齐奕就凑近了在她嘴唇上亲了一下,笑。

    吴苏刚要说话,地上传来咯咯咯的笑声,两人看过去,见宸哥儿正看着他们两人笑。吴苏一下子涨红了脸,伸手打了齐奕一下。齐奕笑呵呵的将紫砂茶壶放下,过去将宸哥儿一下子抱了起来,笑着道:“你小子笑什么?”

    宸哥儿就在他脸上也亲了一下:“宸哥儿也亲亲。”

    齐奕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重重的在宸哥儿脸上亲了一下,转头对吴苏挤眼睛,吴苏红着脸嗔道:“还有脸笑!以后不准在孩子面前不规矩。”

    外面突然的传来了‘噼里啪啦’的放鞭炮的声音。

    宸哥儿的注意力马上被吸引走了,大声的叫着:“放炮了放炮了!”高兴的在齐奕怀里跳着,几乎都要跳出去了。

    =================================================

    本图书由(落樱倾卿)为您整理制作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及出版图书,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