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8章 婚后生活

作者:临渊羡鱼1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1、关于奶孩子

    自从小小行出生后,谢王爷从风月浪荡子一下子转变成了顾家奶爸, 于是, 谢王府每天的奇观都会变成:跟奶娘抢孩子,痛恨自己没长出两颗大胸。

    沐羡鱼出了月子之后,原本打算小小的带一下自己的娃, 可是谢奶爸不肯撒手, 谁抢跟谁急, 没办法, 她只好像婚前一样,同烟阳的一群姐们一起浪迹各种风月场所,每天开心的快要忘记自己是个成过亲的女人。

    日子幸福快乐的过着,沐羡鱼觉得生娃前生娃后人生同样美好,可是谢奶爸得了“产后抑郁”了。

    于是,某日沐羡鱼穿金戴银准备出门参加一场派对时,就见到谢奶爸抱着孩子,哭唧唧的挡在门口。

    “你干嘛?”沐羡鱼看着委屈的谢奶爸, 生气道:“别站在风口, 孩子着凉怎么办。”

    谢奶爸泪汪汪的看着她,控诉道:“你根本就不关心我, 不关心这个家!”

    沐羡鱼:“???”

    谢奶爸抱着孩子,血泪道:“你每天回来,洗洗就睡了,我又要奶孩子,又要做家务, 还要伺候你,你就好了,天天就知道出去跟你那群狐朋狗友鬼混鬼混鬼混!”

    沐羡鱼:“我什么时候鬼混了,我那是谈生意!”

    谢奶爸:“谈生意会谈到满身香水味?”

    沐羡鱼:“那是我自己的香水!”

    谢奶爸:“我奶孩子变得人老珠黄,你开始嫌弃我们父子了!!”

    沐羡鱼:“你不要血口喷人!带个孩子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么困难,你天天待在家里,什么活也不用干,奶奶孩子而已,有什么难的!”

    谢奶爸抱着孩子,几乎痛不欲生:“你这个负心女!!!”

    沐羡鱼:“你这个取闹男!!!”

    两个人互相抱怨,终于在谢奶爸泫然欲泣中,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谢奶爸抱着孩子哭个不停:“孩子是我一个人的吗?你天天就知道喝老酒玩雀牌,你想过我没有,想过我们的宝宝没有。”

    沐羡鱼恼怒道:“我还不是为了你,为了咱们这个家!!”

    “当初是你非要生孩子的,现在孩子生出来了,你哪来那么多抱怨!”

    谢奶爸一听,哭得更伤心了,“好哇,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外面有狗了,你跟烟阳醉的那个小妖精……呜呜呜呜呜呜……”

    沐羡鱼懒得解释:“你既然不相信我,那咱们不过了吧。”

    谢奶爸听完愣住,随后抱着孩子要跳楼……

    蜜桃和谢安的下巴差点没折下来。

    谢安拉住谢奶爸,蜜桃抱着沐羡鱼,生怕两个人打起来。

    “你跳,你跳啊!”沐羡鱼气的喘粗气:“我告诉你,你今天跳了,明天我就把你所有的东西都给砸了!”

    谢奶爸委屈道:“把我那扇玉石屏风给我陪葬哇。”

    沐羡鱼:“你做梦!”

    两个人吵了半天,日头都上来了,下人在沐羡鱼的吩咐下,把谢王爷的心头爱玉石屏风给搬过来了。

    “姓谢的,你今天不下来,我就砸了这个屏风!”

    谢奶爸看到沐羡鱼手里的铁锤,吓得大叫:“你砸了我就跳下去!”

    沐羡鱼不甘示弱:“你先下来!”

    谢奶爸倔强:“你先松手!”

    两个人僵持了许久,沐羡鱼大喝一声:“谢景行,要不要二胎了!”

    谢奶爸怂了……

    “想要……”

    “呵。”

    沐羡鱼手起锤落。

    谢奶爸心碎一地。

    蜜桃赶忙抱着孩子,同谢安退避三舍,他们两个自从成亲,就一直不敢要孩子,两个人已经商量好,最起码等王爷王妃的两个孩子能上街打酱油了再生,不然他们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孩子的心里也会留下阴影。

    晚上,谢奶爸抱着沐羡鱼不撒手,他趴在沐羡鱼的怀里,嘤嘤嘤的哭诉道:“仙女,求怜惜。”

    沐羡鱼捏了捏他的脸蛋:“我哪天晚上不怜惜你了?”

    谢奶爸每到晚上,都会变成谢小朋友,他把脑袋埋进沐羡鱼的领口,嗅着她身体的香味,撒娇道:“你别总给孩子喂奶了,我也饿嘛。”

    沐羡鱼扶额:“今晚最后一次,我要给你断奶!”

    谢小朋友拉着沐羡鱼的手,道:“仙女,对不起,我不该跟你吵架的。”

    沐羡鱼拍了拍他的脸蛋:“乖,以后别胡思乱想。”

    “仙女~~”

    “景行~~”

    “么~~~”

    2、关于零用钱

    沐羡鱼最近忙的很,连续一个月在外出差,她从江城倒腾便宜的土豆,水路直接快运到临近上陵,大赚差价。

    谢王爷待在烟阳,同白倾岚一起整理账册,成堆的账本看的人头昏眼花,终于,谢王爷忍不住了,他趁下人出去搬运新账本的时候,悄悄的对自己的嫂子说道:“大嫂,求你点事。”

    白倾岚抬起头惊奇的看他:“你求我点事?”

    谢王爷挠了挠下巴,嘿嘿的说道:“那什么,我最近手头紧,你就你就给我留点零用钱呗这两摞。”

    白倾岚看着他手掌压着的两大摞账册,爱莫能助道:“鱼儿发现了,会跟我闹脾气的。”

    谢王爷苦着脸,可怜极了:“大嫂,求你了,我一个王爷,穷的连谢安都不如,想给仙女买点首饰衣裳都买不起TYT”

    白倾岚看着他声泪提下,十分同情的说道:“鱼儿不给你钱用?”

    谢王爷低头戳着手指:“人家也有爱好嘛……不过,主要是我跟鱼儿成亲纪念日、她的生日、花朝清明的,我都想给她买礼物嘛,寻常的玩意,她又看不上,还嘲笑我,我已经,已经独守空房快一个月了……”

    “这么惨啊……”白倾岚心头一软,从谢王爷手底下挪了一摞子账册出来,道:“我只看到这一摞。”才没看到剩下的那一摞呢。

    谢王爷几乎要感恩戴德了,“大嫂,你就是我最亲爱的大嫂,小婿逢年过节都不会忘记大嫂您的大恩大德的。”

    白倾岚觉得做了亏心事,她提醒道:“谢王爷,你可一定不能出卖我啊。”

    谢王爷立刻严肃:“大嫂放心!这钱,我肯定都给鱼儿买礼物,鱼儿有一份,您老人家就有一份!请大嫂一定要相信我的为人!”

    白倾岚幽幽的叹了口气:“好吧,你快回去吧,鱼儿晚上应该就回来了。”

    到了当天晚上,白倾岚果不其然收到了一套首饰,沐羡鱼的只会比她多不会少。

    想到沐羡鱼临出发前特意交待的,拨点零用钱给谢景行,还不忘要这个傻孩子感恩戴德,处处念着沐羡鱼的好。

    白倾岚无奈的摇了摇头:“可怜的谢王爷,被鱼儿玩的团团转。”

    3、关于家庭大夫

    江家的冤屈平反后,朝廷给了江裴职位,要留他在朝廷当御医,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沐羡鱼松了口气:“六月不下雪啦,我可以出门赏花了。”

    谢景行看着她脸上的失落,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他还年轻,自然会选择前途。”

    沐羡鱼撇了撇嘴,“是啊,我该恭喜他的。”

    谢景行捏了捏她的脸颊,道:“好啦,开心些,我给你做脸,保证做完你光彩照人。”

    沐羡鱼难掩伤心:“一定要闪耀到上陵去,照亮他丢到角落里的良心!”

    谢景行扶着她在躺椅上躺好,一边调制面膜,一边道:“我知道你为他担心,可是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他想入仕,重振江家的名威,你总不能拦着他吧。”

    沐羡鱼闭上眼睛,享受着谢景行恰到好处的面部按摩,好半天才道:“他还欠我钱呢。”

    谢景行笑道:“那可得要回来。”

    沐羡鱼叹了口气:“算了吧,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把他妹妹接走?”

    “进宝天天说想哥哥。”

    谢景行道:“皇室那种吃人的地方,他大概不愿意让自己的妹妹牵扯进去吧。”

    沐羡鱼不乐意:“怎么滴,还要我给他养妹妹?再准备嫁妆?还要给她挑个好人家?”她气愤:“这招财,尽晓得花我银子!”

    谢景行给她脸上涂着面膜,唇边的笑意十分温柔:“仙女,其实你很善良。”

    沐羡鱼生气,可是面膜在脸上不方便做太大幅度的动作,只好皮笑肉不笑的坚持着:“怎么,你觉得我很恶毒?”

    谢景行道:“你不能杜撰我没有说过的话。”

    沐羡鱼道:“我很难过,真的。”

    谢景行道:“我知道,我能看出来。”仙女今天连喜欢的甜汤都没心思喝。

    “可是,为什么呢?他对你来说,不过是一个”陌生的过客而已。

    沐羡鱼闭着眼睛,努力的把脑海中那些挥之不去的往事忘记,可是那些不堪的曾经里面,却又让她温暖的点滴。

    “他那个人很傻,很善良。”

    上一世,江裴明明在逃亡、明知道停下来救人就会被抓住,然后折磨致死,可是他看到她昏倒在路边,还是义无反顾的救了她。

    他善良的,让沐羡鱼愧疚了一辈子。

    “要是咱们成亲后,你早些让我生个孩子,说不定我痛经的毛病早就好了。”哪里还会痛晕过去。

    都怪这个谢景行,害她花了那么多银子。

    “这个月不给你零用钱了!”

    谢景行给她做按摩的手一僵:“仙……仙女,求怜惜……”

    沐羡鱼轻呼了口气,“既然他不回来,就让白术去我家吧,我爹的身体需要人照料。”

    谢景行问道:“你真的这么想他?”

    沐羡鱼道:“谁想他了!等做完了脸,提醒我写信给他,让他还我钱!最起码,每年来一趟艳阳还利息!”

    谢景行顿了半晌,无奈道:“好吧,他想回来,又怕你怪他,所以托我问问,还能不能给他个机会,让他在你家照料岳父身体来还你的钱。”

    “真的?”沐羡鱼发觉自己太过激动,而现在是做脸,不可以有起伏的表情,便继续闭上了眼睛,她绷着脸道:“那你告诉他,还要加利息的!”

    谢景行看着她强忍着笑意的模样,心里居然忍不住想亲亲她。

    仙女善良的时候,真的会让人误以为她是好姑娘。

    不过,谢王爷可不会让任何潜在的威胁出现在身边,他嘿嘿的说道:“仙女,再告诉你个好消息吧。”

    仙女这会子连眼皮子也不抬,懒懒的“嗯”了一声。

    谢王爷得意道:“江裴好像喜欢上了白术,咱们要不要多给他们制造些机会啊?”

    仙女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若有所思的盯着谢景行看了一会,直到这货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

    她没有说话,只是心头有难言的感情,这个傻子,居然会担心一个学医的,还是欠她钱的人。

    笨蛋谢王爷还没发现,上一世得罪她的,都死绝了。

    而最让她痛不欲生的他,却还能亲吻她的唇。

    她伸手拍了拍谢景行的手背,随后像往常一样,在他温柔的轻抚中,带着点点甜意,浅浅的睡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穿书之娇娇她香软可人

    有喜欢的可以看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