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6章 番外

作者:花惜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楚戚戚随卫珩坐船由戚戚国回到大周京都。

    这一路当然春风得意,良辰美景。

    心情是好的,可唯一一点,便是卫珩太缠磨人了。

    除了他处理公务那一两个时辰,剩下的就拉着她不出屋。

    美其名曰:要双修练功。

    这一天天的,卫珩脸皮厚,可楚戚戚却觉得没脸见人了。

    好在船上元真这些人都不希罕管他们,人家跟船来,是跟的囡囡大宝贝。

    楚戚戚一看没人理她,又觉得自作多情了,酸酸的对卫珩道,如今啊,她在大家心中是没有地位了,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的水。

    卫珩忙表忠心:在他心中,楚戚戚永远是他的大宝贝,囡囡是小宝贝。

    不过在楚戚戚看来,卫珩嘴里说囡囡是小宝贝,但他对女儿可是宠爱至极。

    囡囡在她爹这里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楚戚戚可不干了,当年卫珩在楚家,对她可是管得极紧,这不许干,那不能玩的。

    怎么到女儿这就全变了。

    卫珩便又哄:当年他是看她太过活泼,他又不能随时守着她,怕她出危险,所以才管着她。

    如今他坐了皇帝,什么也不用怕了,女儿当然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楚戚戚只回了他一句:花言巧语。

    卫珩倒不干了,只说楚戚戚冤枉他,他说得都是实打实的真心话,他比六月飞雪的窦娥还冤,楚戚戚必须得补偿他。

    如何补偿,当然是床上需多几个花样,才能安抚他受伤的身心。

    当然卫珩也不光是混闹,楚戚戚刚回到京都,卫珩就送了她几个大礼。

    封后大典是其一,另外楚戚戚在天牢中又见到了两个熟人:杨元安和贺兰谦。

    楚戚戚这才知道,卫珩之所以这么快打下大梁江山,与新帝韩瑾有莫大关系。

    韩瑾为人残暴好色,本来梁景帝就是个昏君,韩瑾登基后比他爹还能作。

    甫一当皇帝就开始选秀,扩充后宫。

    刚开始还有两三个忠义的大臣,上书力谏。

    韩瑾二话不说,就把人贬得贬,杀得杀。

    这以后,他干什么,没有一个人敢反对。

    韩瑾有了鲜妍的新人,那原来太子府的旧人就耐不住了。

    杨纤云这几年颇得太子宠爱,树敌不少,尤其和太子妃斗得厉害。

    但杨纤云一直没有生育,宫妃无子乃大忌,她又看到这么多新进的嫔妃,便有了危机感。

    但杨纤云以中上之姿,之所以能得宠,并不上她本身有什么过人之处。

    而是得益于大哥杨元安给她的冷香丸。

    这冷香丸其实是杨元安从海外得来的一种媚药,无色无味,用了可使人兴奋持久,还可上瘾。

    韩瑾就是着了这冷香丸的道,才会迷恋上了杨纤云。

    只是杨纤云心里不托底,一时间就加大了冷香丸的用量。

    韩瑾纵欲无度,一个马上风死在了杨纤云身上。

    这一下当了皇后的太子见倒是行动迅速。

    直接给杨纤云扣了个谋害圣上的罪名,一束白绫绞死了。

    从晋阳仓皇逃回来的杨元安也被关进了大牢。

    还没等皇后罗列完罪名杀杨元安呢,卫珩的大军就打了进来。

    至于贺兰谦,从丢了楚戚戚,失了颜面后,又率东夷军打了回来。

    但是被早有准备的黑龙旗来个瓮中捉鳖,全歼殆尽。

    贺兰谦也被活擒做了俘虏,送到了京城。

    这两个无关紧要的人,楚戚戚本来并不想见。

    但是卫珩却三番五次的让她去见。

    楚戚戚琢磨,难道是卫珩将昔日的所谓的情敌都弄成了阶下囚,就像雄孔雀一样亮出美丽的羽毛,向她炫耀一下?

    等楚戚戚到了牢里见了两人才发现,她想的还不全。

    杨元安和贺兰谦见到她,都是十分激动。

    一个个摇着牢房上的铁栏,疯狂而又痛苦的质问,:“楚戚戚,为什么你会不喜欢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样无聊的话,楚戚戚根本不想回答,她就是走趟形式来了。

    不过楚戚戚想了卫珩的那点儿小心眼儿,还是给他点面子吧。

    便大义凛然的对杨元安和贺兰谦道:因为她这辈子只爱卫珩一个人,其它的男人(排除她的亲朋好友)在她眼里都赶不上卫珩的一根汗毛。

    楚戚戚吧啦吧啦的讲了一大段她和卫珩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

    只把杨元安和贺兰谦讲得是两眼发呆,口吐白沫。

    皇后娘娘竟如此挚爱陛下,跟着楚戚戚来的人听了这一段的人,无一不感动。

    很快皇后娘娘的爱情宣言一字不差的就传回了皇宫,传到了小心眼的文帝的耳朵里。

    卫珩这个美哟,当晚又卖力的当了一回一夜七次郎,定要以身回报皇后的深情。

    卫珩做皇帝后,平定中原,政通人和,大周一片欣欣向荣之态。

    如今周文帝的一天是如此安排。

    因楚戚戚并未住在皇后的慈宁宫,而是破祖制直接住在了皇帝的养和殿。

    故此每日早朝后,周文帝就会先回寝宫,用他的热吻唤醒还没有起床的皇后娘娘,然后便是浓春思荡,鸳鸯被里翻红浪。

    一个时辰后,餍足的文帝就会去书房处理国事。

    午饭,文帝一般会与大臣们共用。

    晚饭必要与皇后娘娘和公主殿下一起,共享天伦之乐。

    晚饭后文帝会在小书房内,继续处理公务。

    到了一更天,文帝批完奏章,就去演武殿练上一个时辰的外家功夫。

    练完外家拳脚后,便是一路小跑回寝宫与皇后娘娘双修内功心法。

    卫珩时常想起他做的那个梦,想起梦中他做皇帝时的孤单和寂寞,对比着如今的有滋有味儿的生活,是唏嘘庆幸不已。

    但是这样的安排有时也会出些岔子。

    就比如一些小国,景仰天、朝文化,前来朝、拜。

    为了快速拉近与文帝的关系,有些不知情的,便带来了自己国家的公主、美人等,献给文帝。

    这一日西域小国楼兰的大王子,便带了自己的妹妹,最美丽的楼兰公主到了大周京都。

    周文帝在御书房召见了兄妹二人。

    只是还没有说上几句话,御书房的门就被人一脚踢开。

    楼兰大王子和公主都很震惊,谁竟如此大胆,敢在这威严的皇宫里,敢在这至高无上的皇帝面前这样无礼。

    不过等他们看到走进来的仪态万方的女子时,更是惊呆了。

    天下竟有这般的美人。

    当真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当楼兰公主得知这就是大周皇后时,不禁自惭形秽。

    她与这皇后相比,就如同星辰与月亮,萤火与烛光之别,无一可及。

    楼兰王子和公主惭愧而去。

    楚戚戚则看了卫珩,故意娇滴滴的笑,“陛下,臣妾来的不是时候,竟吓走了您的美人儿,实在是臣妾的罪过。”

    卫珩笑着从龙椅走下来,用手指挑了楚戚戚的下巴,笑道:“皇后既然吓走了朕的美人,那自然得由皇后赔给朕了。”

    楚戚戚就觉得卫珩在这御书房里是别有兴致,那御书案高度极为合适,那龙椅的两个扶手正好可挂起两条腿。

    那一天,宫中人的就见皇后娘娘威风凛凛的进了御书房,两个时辰后,是被一脸满足的陛下抱回寝宫的……

    不仅仅是御书房,还有御花园,宫中的暖阁、假山,等等各处。

    宫里的人如今都知道,无论白日或晚上,只要在户外皇上与皇后娘娘携手游玩时,跟随的人都要躲得远远的。

    因为每一次皇后娘娘都是乘兴而去,但最后都是裹着皇上的外衫,软软的被皇上抱回寝宫的。

    这一日,卫珩早朝后回到寝宫,在床上却没有看见他的大宝贝。

    只有两个小宝贝儿老神在在的坐在床上。

    卫珩问八岁的女儿,:“母后呢?”

    四岁的太子抢着答道,:“母后出宫了,说是要回戚戚国。”

    明珠公主笑嘻嘻的凑到卫珩身边,“父皇,您又做了什么?惹得母后耍了脾气。”

    卫珩皱眉努力回想,最近没有小国觐献美女,宫中也没有宫女敢爬床,更没有大臣想要往皇宫里塞妃子。

    不是吃醋,那是为何?

    不过媳妇儿跑了,第一时间就得追回来。

    马车里,楚戚戚悻悻的坐着。

    旁边陪着的红绵和绿拂互相看了看,都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可是这个月里的第三次了,不过她们还得劝,:“娘娘啊,你是一国之母,私自出宫,这可是有违规制的。”

    楚戚戚撅着嘴,生气道:“少拿规制吓我,我还是戚戚国的国王呢,我回自己的戚戚国当国王多自在,省的在这里受闷气。”

    红锦和绿拂无语,这宫里谁敢您气受啊,不过您有理,您随便,就看您这一回能不能走出这京城。

    果然还没到京城南门呢,一阵马蹄声传来,车厢门打开。

    红锦和绿拂一看到卫珩,嗯,这次皇上比上一次还早了一刻钟。

    红锦和绿拂麻溜的下了马车。

    楚戚戚见卫珩上了车,扭着身子不看他。

    卫珩笑着从身后抱着她,:“皇后娘娘,这是怎么了?”

    楚戚戚用力挣扎,却挣脱不开,气道,:“你还问我怎么了,大前天赏花宴,你本来答应我只弄一回的,你还是生生的弄了三回,还撕坏了我新做的衣裳。

    前天我要听书,偏你说新选上来的那个说书人长得丑,会吓到我。可今天我听人说了,那说书人长得才不丑呢,你害得我听不到新段子。

    还有昨天,你明明都答应要和宫外喝茶,可是你又爽了约,你说说,我不回戚戚国,还在这里做什么?”

    卫珩笑着赔罪,:“都是我的错。只是赏花那天,你穿了西洋的裙子,带了西洋的纱帽,实在是太让人惊艳了,我哪能受得了。

    还有新来的那个说书的,谁和你说长的不丑,分明就是个小白脸,实在上不得台面。我已经又招新的说书人进宫了,定让你听个痛快。

    还有昨日,临时出了些岔子,我才没有陪了你出宫喝茶,今日正好,你就不要回戚戚国了,我们去喝茶可好?”

    楚戚戚扭捏作态,:“你只是我府里的一个小丫环,老爷我的事何容你置喙。”

    ……呦,这就扮上了。

    卫珩大乐,这可是他和楚戚戚夫妻间特有的情趣。

    不过这老爷和丫鬟昨晚已经扮过了。

    卫珩眼珠转了转,如今楚戚戚坐的这辆马车,还是在宫中按照当年师父元真给楚戚戚做的那辆马车仿制的。

    车上的机关都是一样的。

    卫珩狞笑,:“什么老爷、丫鬟,如今我可是山大王,你这小妞长得还不错,还是赶快跟我回山,做我的压寨夫人吧。”

    楚戚戚往后一躲,脸上做出惊恐的表情,“大王饶命啊,奴家已经有夫婿,不能跟您走。”

    卫珩欺身上前,“你这是还想逃?告诉你,本大王看上的,你就休想逃。”

    说完一摁机关,两个铁环扣住了楚戚戚的手腕。

    到这时楚戚戚看卫珩要来真的,便是急了,“卫珩,这可是在马车上,不行的。”

    卫珩笑着解开楚戚戚的腰带,“好乖乖,怎么不行,我早就想在马车上来一遭了,这里可是别有滋味的。”

    楚戚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奈何手被困住,只能任卫珩胡天胡地。

    等受了一遭,楚戚戚才明白卫珩说的,别有滋味儿是什么意思。

    这马车壁薄,外面的声音清晰可闻。

    楚戚戚就觉得自己像在大庭广众之下偷情一般。

    身子不由得就因紧张而收缩得更紧,只把卫珩刺激得眼睛都红了。

    还有那马车行走时颠簸的高高低低,上上下下,更是助兴。

    这一天,帝后二人是三个时辰之后才回的宫。

    宫门口,明珠公主对太子弟弟伸出手,“你说父皇母后最多两个时辰就能回宫,我说至少得三个时辰,你输了吧,赶快赔钱。”

    太子不情不愿的从自己的荷包里掏出一张五百两银票递给了姐姐。

    明主公主接过弟弟的私房钱,高高兴兴,蹦蹦跳跳的跑了。

    太子看着姐姐的雀跃的背影有些郁闷。

    母后每次生气出宫,都是不到两个时辰就会被父皇抓回来的,怎么这一次竟走了快四个时辰?

    而偏偏这一次姐姐要和他打赌,害得他输了钱。

    太子摇了摇小脑袋瓜,诶,老祖宗话说得真对,唯女子和小人难养矣……

    《全文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