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9章 结局下

作者:霏霏小坏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千秋厘恢复记忆之后, 头一件事便是在不死城辟了块地出来种上仙人掌。

    这是她还在上诸天的时候, 心中早就憧憬好的。她那时只想着快些拿回自己的心,为小偶恢复人身, 把哥哥找回来, 带上小黑和圆圆回到不死城,再种些仙人掌。

    等到春天, 叫不死奴将竹林里的嫩笋挖出来, 他们就在竹林里面烤仙人掌,炙肉,煮咸肉嫩笋汤……

    那时候,她觉得快乐很简单, 便是和自己要紧的人在一起, 每日说说笑笑,吃吃喝喝,有福同享,没有磨难顺顺遂遂地过完一生。

    这些人有小偶, 有哥哥,有长辈,有小黑, 还有圆圆。没有不卿, 他不在要紧的人之列。

    那一日, 他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走了,千秋厘其实是有些着恼的。不过,随着想起来的过往越多, 那股火气慢慢地也就熄了。

    他走了也挺好,反正她设想的将来里一开始就没有他。他要是不走,定然要逼她去回应他的感情,可她不觉得自己爱他,她从来就没有爱过他。

    起初纠缠他眷恋他不过是因了紫光心的缘故,那是紫光对陆压的眷恋,和她并没有一丝干系。如今,就更没有了,她对他不过是像对养父那样的依赖。

    那些仙人掌长得很快,才半年便已高过了小偶,随时都可以摘了烤,竹林的笋再不挖便要过了时节了,褚双拾催她,她却始终提不起劲儿。

    褚双拾便自做决定,叫不死奴在竹林里搭了灶,灶上架了口大铁锅,煮了满满一锅咸肉嫩笋汤。又在大铁锅旁边支了几个烤架,一个烤仙人掌,一个烤鱼,一个烤肉。

    古苍龙和圆圆陪着小偶在竹林里边儿玩儿,三人欢快的笑声传遍竹林。

    千秋厘盘腿坐在灶台下,一只手支在膝盖上,托了腮,没精打采地看着灶膛里的火苗。

    眼前的一切曾是她憧憬无数遍的,岁月静好,如今一切都成了真,她却并没有当初以为的那样高兴。

    心里头空空的,像是缺了一块儿。少了什么,她说不上来。

    哥哥派人去找过和尚,可总也找不到,整个东陆寻不到他的踪迹。圆圆说和尚定是躲起来了,小黑却说他或许回上诸天去了。

    “管他去哪了,哥哥算了,别找了。”千秋厘冷冷地对褚双拾道,“就当没他这个人,反正从前也没他。”

    渐渐的,大家都不再提起和尚。

    只是,时间一久,千秋厘心中已经平息的火气不知为何又一点点冒上了头,她开始生气他的不告而别,生气他说话不算数,生气他将来可能也会对这世上的另外一个人这么好,或者比对她还要好。

    她越来越心浮气躁。

    更让她着慌的是,她总会不经意就看到和尚出现在自己面前。

    练欲深剑的时候,他站在翠竹边,清挺的身姿比翠竹还好看。写字的时候,他立在书案对面,手拈砚石为她磨墨。食不知味数着碗里的饭粒时,他责备地看着她,叫她不要浪费。

    要命的是,梦里他也阴魂不散,动不动就脱了衣裳露出紧实的胸背……

    不死奴将烤好的食物分别盛在几个盘子里端到千秋厘面前,她兴致缺缺地每样尝了一点儿,皱起了眉头。

    仙人掌淡淡的,烤鱼有些腥,烤肉也少了些滋味,似乎都不如不卿做的美味。不止这些,他走之后,不死城的厨子烧出来的饭菜再也没有合她口味的。

    “厘厘,发什么呆呢,快添根柴!”褚双拾在她肩头拍了一巴掌。

    千秋厘哦了一声,木木地往灶膛里塞了根木头进去。

    褚双拾拿肩膀推推她,“坐过去点儿。”她往旁边挪了挪,褚双拾一屁股坐在她旁边。

    “厘厘,瘦了啊。”褚双拾捏捏她的肩头。

    “有吗?”千秋厘扭头看着他。

    “怎么没有,下巴都尖了,更丑了。”褚双拾咧嘴笑了笑,“厘厘,最近吃得越来越少了,怎么,有心事?”

    千秋厘不满地哼了声,“怎么别人都说我好看,就你整日说我难看,明明是哥哥你瞎。”

    褚双拾讪讪地摸摸鼻子,“瘦了就是不好看嘛,不信你下次见到秃驴问问他——”

    褚双拾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小心翼翼觑觑千秋厘。她耷拉着个脑袋,半晌讷讷道:“才不会。我怎样都好看,他从前就说过了。”

    “厘厘……”褚双拾欲言又止,“秃驴走了半年有余了。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将你们母子看得比命还重,为何一走就这么彻底?他就一点也不牵挂你们?”

    “没怎么回事。”千秋厘又塞了根木头进去,忽然觉得胸口闷得慌,嘴里大口大口地呼气,边呼气边笑,“走就走,走了清净,他管我管得那么紧,忒烦人。”

    “厘厘,”笑得比哭还难看,褚双拾心道,“你对那秃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要是想他了,哥哥再努把力帮你把他找回来。我虽然不待见他,但他这些年对你确实不错。把你交给他,我是放心的。”

    “哥哥,瞎说什么呢,谁想他了!”千秋厘鼓着两只腮帮子,“又不是离了他便不能活了,我堂堂不死城的城主,还缺男人?”

    “真没有?”

    “真没有。”

    “真不是因为他才不高兴?”

    “哥哥你真啰嗦!”千秋厘起身,拍落身上的竹叶,逃也似的走了。

    晚上她很早就睡了,却在床上翻来覆去几个时辰,怎么也睡不着。爬起来穿好衣裳,打开门,像只孤魂野鬼四处游荡。

    游荡一圈,不知不觉走到了不卿住的那间屋子。推开门,里头的摆设还跟他走之前一样,月光透过窗斜穿进来,一室清辉。

    她走到他的床前,静静地站了许久,脱了鞋躺在上面,心里忽然一阵难受。

    枕头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独有的气味,清幽的莲香,她将枕头抱在怀里,屈膝,整个人蜷成一团,脑袋埋进枕头里,两眼一热。

    哭了一会儿,突地坐了起来,将枕头狠狠一甩,抬起袖管把眼泪擦了,跳下床便往褚双拾住的地方跑。

    褚双拾正做梦,门嘭地一下被人推开,他惊得一下从床上坐起,揉了揉眼,便看到千秋厘站在门口,被背后的月光映得活像只女鬼,阴森森地道:“哥哥,我要选后宫,你安排一下。”说完转身飘走了。

    褚双拾张口结舌的一愣,睡意一丝也不剩。

    ——

    过了几日,东陆曝出一则惊人消息:不死城主要选后宫。

    这事儿闹得很大,很快就传遍了东陆的大街小巷,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选夫的条件只有一个:看脸,凡长相英俊的男子皆可应选。

    东陆一下热闹了。

    原本女子这样大胆出格是会被人唾骂的,可不死城主这么做却只激起了街头巷尾的八卦心。

    不死族在东陆是一群逆天的存在,天赋、修为都比寻常人高出了不知多少境界,不死城是个世外桃源的一样的地方,而那不死城主,更是万中挑一的大美人。

    那几日,所有人茶余饭后谈论的都是不死城主选后宫之事。

    到了正日子,不死城外挤挤挨挨来了成千累万自认为英俊的男子。褚双拾亲自出了城门,巡视一圈,黑着脸刷掉了大半。

    剩下的小半人被带进了城,让不死城主亲自相看。

    千秋厘坐在大殿之上,面上蒙了块白纱,歪着头,懒懒地靠在扶手上。

    不死奴每次领十二人进来,站在殿下让她挑选,她手指一个,不死奴就用笔记一个。

    褚双拾叉了腰,忧愁地看着她,陪着小心道:“厘厘,你这后宫……是不是太多了点儿?快四百号人了,你……得过来吗?”

    千秋厘摸摸下巴,又叫不死奴划去了一百多个,朝褚双拾笑笑,“剩下的正好,每日一个。”

    选完后宫,当夜千秋厘便挑了一人,特意提出要将人安置在不卿住的那间屋子,说是要在那地儿临幸自己的后宫。

    千秋厘洗了澡,换了衣裳,被不死奴们打扮得天仙似的,往不卿的那间房去了,推门而入,房内只点了一盏微弱的油灯,满室昏黄。

    窗前站了个人,背对着她,一身鱼肚白僧袍,光头。

    她摸了摸心口处,千瓣莲跳得有些快。

    “本城主的第一个夫君呢,大师将他藏到哪里去了?”

    那人转过身,“第一个夫君?”

    “是呀,本城主有三百六十五个夫君,今日这个是第一个。大师快把我的第一个夫君交出来,本城主急着洞房呢,大师不要误了我的吉时。”

    “洞房?你和谁洞房?”他一步一步朝她走来,脸臭得很,“小混账,胆子越来越肥了,真敢选后宫。你的夫君只有一个,就在你眼前。”

    千秋厘状似惊讶地捂嘴,“大师乃是出家人,怎可做我的夫君?”

    “我可以还俗。”

    “不可不可,”千秋厘摇摇头,“大师可是心中只有佛祖的人。”

    “我这里只有你。”他捉起她一只手,放在自己胸口。

    “我记得有个和尚曾对我说过,色。欲二字,生死之根。”

    “我也记得有个姑娘曾对我说过,食色,性也。情爱如水,是天地之道万物之本。”

    “大师错爱了,本城主不敢当。”千秋厘抽出自己的手,“大师口口声声爱本城主,大师究竟爱本城主什么?”

    他幻出右手,双手圈住她的腰肢,两人紧紧相贴,气息相缠,“每一样,厘厘,你的每一样我都爱。小僧活了许久,从来不曾爱过人,我是头一次。”千秋厘还要说,被他的手指压上双唇,“厘厘,想明白了吗?到底是要将我当爹爹还是夫君?”

    千秋厘仰头看着不卿,连日来的委屈齐齐泛上心头,眼一眨,大颗大颗的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她将不卿猛地一推,吼道:“你这个坏和尚,你还回来做什么?”

    说完转过身便要走,被不卿一把拉住,他从她身后抱住她,两手从她腋下穿过,交叉着将她拘在胸前。“厘厘,有没有想我?”

    “没有!我才不想你,你这样坏,害我每晚都睡不着,我不要想你,你走,你快走!”边说边拼命去掰他的手。

    不卿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将她转过来面向自己,微微弓腰,吃掉她脸上的眼泪,将她一把拢入怀中,把头埋在她颈窝处,只不停地唤她“厘厘”,“厘厘,别哭,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他的双唇贴着她的脸颊,慢慢寻摸到她的嘴唇,狠狠堵了上去。她起初呜呜地不住挣扎,慢慢红了脸,闭了眼睛,连呼吸也乱了。

    不卿感觉到她的变化,动作轻柔了些,两人的吻渐渐变得缠绵。

    也只缠绵了一会儿,千秋厘便感觉到不卿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千瓣莲就像要从他胸膛跳出来似的,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她被不卿抄腰抱了起来。

    不卿将她放在床上,她脸上晕了层淡淡的粉色,似烟笼芍药,雨润桃花,“厘厘,我日后再也不离开你,每日都抱着你睡好不好?”不待她应答,便一下牢牢地噙住了她的嘴唇。

    千秋厘只觉脑袋一片混沌,一双手无意识地攀附上了他的脖颈,紧紧地缠住,一阵阵的旖旎渐渐滋生,在床榻间升腾……

    天将拂晓,才放过她。

    千秋厘又累又酸,软软地靠在不卿胸前,心中还有些气,“你还回来做什么?”

    “我再不回来,我的小混账就要哭死在不死城了。”不卿侧头亲她。

    “谁哭死了。”千秋厘打了他一下。

    “是我,是我,厘厘……是我想你了。”他抱着她求饶,“再见不到你,我就要被折磨死了。”

    “你活该。”

    “嗯,我活该。”他顺着她的话哄道,“厘厘别恼,我这回去上诸天,其实是去办了两件事。你知道,上诸天一天,东陆一年,我已经紧赶慢赶了。如今这两件事办完,以后再不离开你们母子了。”

    “哪两件事?”

    他却卖起了关子,“叫声夫君听听。”

    千秋厘推开他,“得了便宜还卖乖,不叫。”

    不卿重又将她捞回来,叹了口气,“好好好,不叫就不叫,人都是我的了。”说完一摊掌,掌心变出半颗灰扑扑光溜溜的石珠。

    “我去无住海将它取了来。”他将石珠放入千秋厘手中,极郑重地道,“我身无他物,只有这颗真身还算宝贵,我用它求娶你,你可愿意?”

    千秋厘讶道,“你的真身不是佛祖的牟尼珠吗,为何只有半颗?”

    “我用一半真身换了小偶的肉身。”

    千秋厘一愣,慌忙仰头看他,“只剩下一半真身,会如何?”

    不卿低头亲她,“别怕,不过是不能入轮回,只能有这辈子了。”

    她的脸霎时就白了,“所以你才会说下辈子、下下辈子都随我?”她抱紧他的手臂,身体有些发抖。

    “厘厘,我们的这辈子很长,长得比寻常人的几辈子都要久。”

    “不够!我要你生生世世都是我的夫君!”

    不卿心中一荡,摸摸她的头,“我在不死城地底的熔岩池取了一捧岩浆,猜猜看我做了什么?”

    “你把岩浆放到了无住海底,紫光心旁边?”

    不卿轻声一笑,刮了刮她的鼻子,“我的小混账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千秋厘又继续说道:“紫光和陆压是两个可怜人,才刚刚互通心意转眼便生离死别。牛郎织女还能一年一会,他们却是年年岁岁天各一方。你这样做也算成全了他们,紫光心也能安安稳稳地守在无住海的阵眼之中,两方世界也能一直太平下去。”

    “你说得没错。”不卿看着她,眼神幽幽,“厘厘,现在可能叫我一声夫君了?”

    “夫君。”千秋厘娇声唤着,主动向他一张红艳艳的唇凑了上去。

    不卿眸光霎时暗沉,一个翻身将她压下,一直折腾到日上三竿,这才云消雨散。

    千秋厘疲惫非常,懒得动弹,沉沉地睡了过去,直到晚间掌灯时分才醒。

    醒来之后被不死奴告知,不卿已经做主,将她才纳的三百六十五个后宫全部遣散了。

    她问不死奴大公子知不知道。

    不死奴答,大公子说他不管这事儿。

    她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真是没办法,没想到和尚这样善妒,这样霸道,可怜我打不过他,只能随他去了。哎,反正本城主体力不济,往后便只临幸他一个好了。”

    不卿拎了个食盒进来,听见这话,停在门口,双眼含笑地看着她。

    千秋厘见到他双眼一亮,咧开嘴就朝他笑了,披散着头发从床上跳下来,鞋也顾不得穿,赤着一双脚飞扑上去,像只灵猴儿挂在他身上,双手牢牢地圈住他的脖颈。

    不卿将食盒交给不死奴,一手将她托住,一手掌住她的后脑勺朝自己压了下来,让她的唇贴上自己的唇,张口便含了上去。

    既然只有一辈子,那么从今日起,一刻都不要分开。

    年与时驰,意与日去,我爱卿卿,时日不惧。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

    剧情其实早就走完了,后面几乎都是和尚和厘厘的恋爱,这个甜度差不多,再腻歪下去就没意思了。

    感谢一直陪伴的小仙女们,爱你们木木哒。

    有缘的小仙女,我们下本《跪下吧,小霸王!》再见。

    护国公忠勇一生,却被敌将闻骁用奸计陷害,死得极其惨烈。

    护国公府三代单传一根独苗,皇帝感念护国公英烈,收那独苗为义子,敕封三千岁,见官大一级,自此,京城出了一霸,人送外号“小霸王”。

    小霸王整日领着一帮纨绔遛鸟斗鸡喝花酒,胡作非为,将京城闹得鸡犬不宁。除了一张如花似玉的脸,再无可取之处,满城公卿无人敢把爱女嫁他。

    护国公死后第三年,敌将闻骁投诚,皇帝封其为魏国公。从此,护国公府与魏国公府水火不容,见面眼红。

    魏国公府的千金闻大小姐正当婚龄,却因为小霸王一句“丑得没法看”,无人愿娶。

    一个没人嫁,一个没人娶,皇帝一拍大腿,将闻大小姐许给了小霸王。

    审美障碍型外骚内纯男主VS身娇体软外纯内黑女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