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9章 宠溺入骨

作者:弱水千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当天晚上,白珊珊收到了设计师索菲娅方发来的设计图终稿。这位来自法国的知名女设计师,设计风格以“复古文艺”闻名于全球时尚界,从她手上诞生的婚纱,被业内人士称为“爱神遗失在人间的艺术品”。

    在给出设计终稿之前,索菲娅曾专程致电江旭,了解商迟和白珊珊两位新人的恋爱史,以寻求设计灵感。

    在听江助理简单讲述完商氏大佬和他们家准夫人的十年爱情之路后,索菲娅大师灵光乍现,给这件为白珊珊设计的婚纱,取名为“Fairy tale”。

    人间童话。

    婚纱“Fairy tale”延续了索菲娅一贯的复古宫廷风,端庄大气,宛如中世纪欧洲公主的嫁衣。又在裙摆和一字肩领口处通透的白纱中加入了丝丝暖粉色调,平添一丝学生气和俏皮,暗示了一对璧人从学生时代便延续至今的浪漫恋情。

    看完电脑屏幕上的设计图,白珊珊喜欢得不行,一双大眼睛弯成月牙,嘴角也翘得高高的。托着腮望着这件华丽丽又不失小清新唯美感的婚纱发呆。

    忽然,眼前的电脑屏幕被合上了。

    白珊珊微皱眉,扭过脑袋瞪商迟,不满地嘀咕道:“你做什么?我还没欣赏够呢。”

    商迟脸色淡淡的,关掉电脑,自顾自把怀里噘嘴撒娇的姑娘一把抱了起来,往浴室走,没什么语气地说:“你已经盯着那张图看了十分钟了。”

    不就一件婚纱,哪里值得她聚精会神看这么久。

    十分钟没和他说一句话。

    白珊珊还沉浸在对婚纱的满意和期待中,丝毫没有察觉到男人淡漠眉宇间的不悦,一双胳膊勾住他的脖子,由衷赞叹:“不愧是知名婚纱设计师设计出来的婚纱裙,太好看了。而且这名字也取得很美。一想到那么漂亮的婚纱将来会穿在我身上,我就好开心呢。”

    商迟走进浴室,把她放洗脸台上坐好,反手关上浴室门,拧开花洒。哗啦啦的水流声瞬间充斥整个空间。

    商迟松开衬衣的扣子,微俯身,一手撑在她身体左侧,将姑娘娇小的身子完全禁锢在自己的空间里。另一只手轻轻刮了下她的脸蛋儿。

    这个姿势……

    白珊珊脸突的一红,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想躲开。

    商迟手臂已环住她的腰,低下头,薄润的唇轻轻落在她的眼角。语气低柔又宠溺:“我的公主这么美。什么样的婚纱穿在你身上,都会很漂亮。”

    白珊珊心里甜得能流出蜜来,嘴角不自觉往上弯,表面上却一记眼风飞到天花板上,轻描淡写地啧了声,抬起手,学他平时的动作——细细白白的指头掐了掐商迟棱角分明的下颔,轻声:“商总这张嘴比灌了蜜还甜呢。这么会说话,以前怕是没少撩妹?”

    商迟冷黑的眸子里盈着浅浅的笑意,“只撩过你一个。”

    “哦,这样啊。那商总可真是纯洁无瑕。”白珊珊挑挑眉,故意酸酸地一脸不相信地说了句。

    其实白珊珊问这话,纯粹是抱着开玩笑的心态。她今年二十七岁,按照老一辈的眼光来看,已经是个标准的大龄剩女,当然不可能还像少女时代那样对爱情有洁癖心理。

    商迟人帅多金,无论是家世背景还是自身能力,都是一等一,就他这条件,追他的女人只怕能从B市排到夏威夷。将近三十的大老爷们儿,精力体力又旺盛得非人哉,若是在她之前从来没经历过什么女人,说出来她都不相信。

    至于很久之前江旭对她说过的“他家BOSS守身如玉不近女色”巴拉巴拉,白珊珊根本没往心里去。狐狸助理对变态大佬忠心耿耿,为了帮变态大佬追她,别说是“守身如玉”,恐怕就连“商迟曾经代表全人类登过月”他都说得出来。

    然而与她开玩笑的态度截然相反的是,商迟听见这话,眸色却突的微深。

    他捏住白珊珊的下巴,盯着她,一侧眉峰很淡地扬了下,说:“你不信?”

    白珊珊好笑,眨巴着一双大眼瞧着他,噗嗤一声,“喂,我说商同学,你觉得我会介意这种事吗?你一个奔三的人,之前有过其它女人很正常啊。这又没什么。”

    商迟的语气却很沉。他说:“你不介意是一回事,我有没有做过,是另一回事。”

    白珊珊被这人突然的认真给弄懵了。她眨了眨眼,眸光闪烁,足足呆愣了五秒钟才突的低呼出声,惊愕瞠目,难以置信地说:“……不是吧。高三毕业到和我重新在一起的这十年里,你真的没有交往过其它女友?”

    怎么可能?

    白珊珊根本无法相信。

    商迟很冷静:“没有。”

    白珊珊:“……为什么?”

    商迟非常冷静。他目光专注地落在姑娘微怔的面容上,从额头,到眉眼,到小巧的鼻梁,再到浅粉色唇瓣,依次扫过。仿佛用视线描摹着她的轮廓,眼底的光清冷却柔和。

    他只回答了一句话:“其它人,都不是白珊珊。”

    商迟要的,从始至终就只有白珊珊只有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除她之外的其余女人,在商迟看来没有任何分别,千篇一律,他甚至连长相都记不住。更不会多看一眼。

    白珊珊已经彻底被惊住了。

    整个浴室陷入了片刻的安静,唯有哗啦啦的水声是唯一的声响。

    好半晌她才迟迟地回过神,支吾了下,道:“……好吧。”一顿,认真思考几秒补充一句,“那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

    需求量这么可怕的一个男人,居然真的能为她守身如玉至今,实在是教人匪夷所思。

    坦白说,白珊珊心里还挺感动。

    就是……

    “不过,照你这说法……”白珊珊嗫嚅,脸蛋儿已经完全红透,似乎不好意思,半天都挤不出下文来。

    商迟指尖亲昵地捻了下她的小耳垂,“嗯?”

    算了。

    反正不该做的该做的都做完了,只是问一下,也没必要太害羞的是吧?

    白珊珊给自己做了会儿心理建设,深吸一口气吐出来,然后才像下定决心鼓足勇气一般,用一副四平八稳非常淡定地语气问道:“照商同学你这说法,你在和我……那什么之前,还是个……雏?”

    商迟低头啄她的脸蛋,应得平静,“嗯。”

    白珊珊:“……”

    白珊珊:???

    白珊珊着着实实是震惊了,下意识想也不想地就拔高了嗓门儿脱口而出:“不可能吧?那你的技术怎么这么好?”

    一嗓子吼完,整个浴室再次静了。

    商迟直勾勾地盯着她,似笑非笑,眼底带着一丝兴味儿。

    “……”白珊珊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说出了怎样一句是石破天惊的话,嘴角抽了抽,悔得肠子都青了,恨不得穿越回几秒钟前把说话不过脑的自己给掐死。

    她羞得整个人都快冒烟,耷拉着脑袋,绞尽脑汁地思索着补救措施,根本不敢抬头看对面。

    头顶上传来一声很淡的低笑。

    白珊珊:“QAQ.”

    商迟低头吻住她的唇,嗓音低低的,沙哑得要命,柔声说:“公主殿下,你缺乏常识。在这种事上,男人只要抱着自己朝思暮想的姑娘,都会无师自通。”

    ——

    一中百年校庆的那天,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晴空万里,整个B市的天空呈现出极为难得的蔚蓝色,连一片云也看不见。

    在去一中的路上,白珊珊趴在车窗上朝外看,不由笑盈盈地感叹,“今天的天空好蓝啊。”

    印象中,这种蓝到几乎透明的天空颜色,她上一次看见,还是在当年高三。

    商迟抬眸,顺着姑娘手指的方向望了眼天,目光很快回到她脸上。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脸颊,勾勾嘴角,“你心情不错。”

    “嗯。”白珊珊笑,“不知道今天会不会见到章老头儿。”

    数分钟后,纯黑色的宾利车停在了B市一中的校门口。

    一中是B市数一数二的好学校,从一中走出去的名人校友数量之多,堪称整个B市中学之首。B市一中桃李满天下,人才精英遍布各行各业,受校长邀请,校友精英们纷纷应邀,回到母校观看校庆演出。

    白珊珊老远就瞧见了悬挂在校门口的大横幅:热烈庆祝B市第一中学建校一百周年,欢迎各位校友回到母校。

    好些个身着校服的少年少女们站在校门口,笑盈盈地在老师们的带领下做着迎宾工作。

    气氛喜庆而热烈。

    看着少年们沐浴在阳光下的一张张朝气蓬勃洋溢青春的面容,白珊珊弯起唇,不由生出一种感叹,认真道:“商同学,跟这些孩子一比,我好像真的老了。”

    一转眼,她的高三竟已是十年前的事。

    商迟嘴角勾了勾,眼神宠溺,并未言语。

    他手臂微抬,白珊珊扬起唇角,自然而然挽住他的胳膊。两人一道走向校门。

    一个十七八岁的校服少年迎上来。少年明显有些紧张,脸上的笑容有些僵,但热情而礼貌,询问道:“您好,请问两位是受邀来参加校庆的校友吗?”

    白珊珊忍不住朝少年微笑。觉得青春真的是世上最美妙的事,连少年额头上那颗小小的青春痘,看上去都无比可爱。

    她把邀请函递了过去。

    少年接过,然后便忙忙笑道:“学长学姐请进。校庆演出还有二十分钟开始,体育中心在,在……”

    小伙子紧张得说话都有些结巴,白珊珊笑起来,柔声道:“我们知道体育中心怎么走。”

    “哦哦。”少年脸一下红了,窘迫地挠挠头,又说:“体育中心门口还会有人接待你们的。”

    挥别可爱的小少年,几分钟后,两人进了体育中心,在引导同学的带领下到贵宾席落座。

    偌大的体育中心灯光璀璨,座无虚席。空气里飘扬着一中校歌的音乐声,一切都朝气蓬勃,一切都充满希望和生机。

    白珊珊和商迟十指交握,安静地坐在人群中,谁都没有说话。

    突的,灯光暗下,演出即将开始。

    就在这个时候,白珊珊注意到了坐在她斜前方的一个背影。那道背影很宽厚,也许是上了年纪,他的背脊已呈现出极轻微的弯曲,两鬓也已花白。

    白珊珊眸光忽的一跳,动了动唇,出声:“……章老师?”

    这时整个会场已安静下来。因此,她的声音非常清晰地传到了前排。年过五旬的章平安皱了下眉,回转身,一下就看见了坐在后排的一双璧人。

    俊男美女,耀眼无双。

    莫名觉得眼熟。

    “……”章平安眯了眯自个儿那双已有些老花的眼睛,视线在商迟和白珊珊脸上来回扫过,反应着,回忆着:“你们是……”

    不知为什么,白珊珊眼眶突的一湿,一下就哽咽了,道:“章老师,我是白珊珊,是您20XX届班上的学生。”顿了下,又哭又笑地噗嗤一声,“那个升旗仪式上站着打瞌睡的火烈鸟。”

    一听“火烈鸟”三字儿,章老头一下想起来了。

    他一拍脑门儿咧开个笑,说:“白珊珊?那个经常迟到成天写检讨的白珊珊?我想起你了。”说着眼神一转又看向一旁淡笑着的商迟,道:“你是……”

    商迟说:“章老师,我是白珊珊的同桌。”

    “商……商迟?”章平安惊喜道。

    这两个学生,都是当年班上成绩优异的优等生,并且性格都非常突出,因此,即使是已经过去了十年,章平安对两人的印象都非常深刻。

    章平安乐呵呵地关心起了两位同学的发展状况。

    闲聊几句后,章老头注意到了两位同学紧扣着的双手,一愣,顿几秒后又反应过来,笑眯眯地意味深长道:“当年学校明令禁止早恋,你们俩没违反校规校级吧?”

    白珊珊脸突的红了,下意识就想把手抽回来。

    商迟脸色平静,修长的五指极有力,握得紧紧的。不许她躲。

    她便只好继续硬着头皮由他握着,支吾道:“……没有,章老师,我们是最近才在一起的。”

    章平安闻言很惊讶,“最近才在一起?我还以为你们毕业就在一起了。”当年这对班上的金童玉女,也算是一中的一段佳话。就连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教圣贤书的章平安都略有耳闻。

    商迟余光看白珊珊一眼,语气不咸不淡,“她太难追。”

    白珊珊小金鱼似的鼓起腮帮子,瞪他。

    章平安被两个当年的学生逗笑了,然后冲商迟促狭地眨眨眼睛,低声:“追到了就好。”

    商迟弯了弯唇,“对。”

    校庆演出开始了。

    十几岁的少年少女们有的跳街舞,有的唱合唱,整台晚会形式丰富,节目类型众多,办得非常成功。

    校庆晚会最后,校长上台致辞,隆重感谢了受邀回母校的优秀校友们。

    白珊珊在台下热烈鼓掌。从这场晚会开始到现在,她眼眶一直有些湿润。

    不知为什么,听着校长抑扬顿挫不达标准的普通话,和龅牙教导主任熟悉的拍马屁带头鼓掌操作,她恍惚间生出一种错觉。

    仿佛她和商迟都还是十几岁,都正值青春年华。

    校庆演出结束了。

    散场已将近晚上七点。深秋时节,校园的银杏树落下了满地树叶,铺成一条金黄色的大道,在夕阳下反射出浅浅的光。

    白珊珊和商迟并没有立刻离去。

    两人手牵着手,在夕阳笼罩下的校园里漫无目的地散步,气氛静谧,谁都没有说话。

    忽的,商迟停了下来。

    白珊珊一怔,抬起头,这才发现他们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校门口处的小巷入口处。

    小巷还是记忆中那条小巷,又已经不是记忆中的那条小巷。一样的斑驳的老墙,一样的路灯,一样的街道,只是路边那间写着“晨光文具店”的小杂货铺早已换成了时下最火的网红奶茶店。

    白珊珊眼神有瞬间的放空。

    时光洪流从眼前滚滚而过,她仿佛看见了躲在课桌下偷偷听歌的顾千与,上课打瞌睡的刘子,和总是抄她作业的昊子。还有对她说“我的同桌,也是我的东西”的高岭之花中二冷漠大佬。

    忽的,耳畔淡淡传来一句话,“白同学。”

    白珊珊眼眶是湿的,侧目,“嗯?”

    商迟整个人笼罩在夕阳的余晖中,西装笔挺,俊美无俦,依稀与她记忆中眉眼清冷的少年重合在一起。

    他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小礼盒。

    白珊珊诧异地眨了眨眼睛。

    片刻,商迟打开礼盒,从里面取出一枚戒指递到她面前,说:“我们来做一个交换。”

    白珊珊:“……什么?”

    商迟的目光落在小巷尽头的某处,淡淡地说:“你让我为你戴上戒指,我陪你翻墙。”

    白珊珊:“……”

    “这位同学,你一看就是个新手。第一次迟到吧?”

    她看见记忆深处,十七岁的少女一脸不羁,两手抱肩吊儿郎当地看着从豪车上下来的阴郁少年,然后翘起根拇指往身后一戳,挑起眉:“走,带你翻墙。”

    白珊珊已经忍不住眼泪。泪水模糊了视线,她抬手揉了揉眼睛,故意道:“拜托,这位大佬,请问你这是逼婚还是求婚?求婚这么严肃又浪漫的事,你想就这样打发我吗?连句‘我爱你’都不说?”

    哪有这么蛮不讲理的???

    商迟垂眸,不由分说捏住姑娘的手,抬起来,把戒指套在了她细细白白的无名指上。

    商迟伸手轻轻抬起她的脸,低头,吻在她眼角的泪珠上。他微闭上眼睛,哑声道:“我爱你,太久了。”

    白珊珊泪崩。

    这条小巷,和这个少年,是所有故事开始的地方。

    兜兜转转了十年,一切终于回到了正轨。

    白珊珊伸手用力抱紧了他,说:“我也是。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在十七岁那年就一定抓紧你的手,不会跟你错过十年。”

    商迟吻住她的唇,“我们还有很多个十年。”

    白珊珊破涕为笑。

    也对。

    余生还那么长,错过的,虽遗憾,但却无伤大雅。

    她反手抓住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一扬眉,道:“走,带你翻墙。”说完不等他回话,牵着他朝夕阳的尽头跑去。

    ——正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