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0章

作者:上官慕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波易谢,时光难留,转眼三载光阴过去,三皇子登基三年,宫中依然只有江皇后一人。

    朝臣上书,请新帝选秀:“后宫充盈,方能保证皇嗣延绵,历朝历代,子嗣都是大事。”

    “陈侍郎此话不妥!”

    萧湛尚未开口,顾金亭当先站了出来:“子嗣确是大事,但皇嗣延绵不必广纳宫妃。皇后娘娘已为皇上诞下嫡皇子,目下娘娘再次有孕,几月后必然又有皇嗣降生,娘娘与皇上如此年轻,生个十男八女轻而易举,根本不必再选秀。”

    此时顾金亭已经是正四品的大理寺少卿了,二十五六岁的正四品,满大齐也找不出几个。

    而且他已经在少卿的位置上待了两年了,明年三年课考,不出意外,他便要荣登大理寺正卿一职,那时,他便是大齐唯一一个不满三十岁就出任大九卿的官员,升迁的速度令人咂舌。

    但是他脾气很好,彬彬有礼,儒雅内秀,从不与人争执,是朝廷上有名的谦谦君子。

    陈侍郎知道他脾气好,立刻不客气道:“顾大人是皇后的娘家人,自然希望皇后娘娘后宫独宠,但顾大人只替皇后着相,却不想皇后娘娘怀孕,不能服侍皇上。圣上一国之主,还要为了一妇人委屈自己不成?”

    他口中的一妇人是顾金亭的心头肉,即便他不能跟宛表妹在一起,也要尽全力守护她,绝不让任何人说她半点不好。

    陈侍郎的话,触怒了顾金亭的逆鳞,他当场就反唇相讥:“所以陈侍郎就把两位女儿留着不嫁,想送进宫里给圣上暖床?恕我直言,莫说圣上不会选秀,即便选秀,也绝看不上陈侍郎的家的千金,光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令嫒是何等模样了。连我都不忍直视,更何况是圣上呢?”

    陈侍郎眼小嘴厚面皮黑,长得的确不好看。

    大家谁都没想到一贯谦和的顾金亭讽刺起人来竟然也如此犀利,却又觉得好笑,当时哄堂大笑起来。

    陈侍郎涨紫的脸皮,咬着牙跳脚:“顾金亭,谁不知你是皇后党,别以为抱皇后娘娘的大腿你就升迁,你眼里只能看到皇后,看不到皇上,这是大不敬之罪!”

    “那也比陈侍郎您好。您把女儿送到皇上面前,不单单是大不敬,还想弑君,比您起来,我差远了!”

    这是说陈侍郎的女儿长得丑,会把新帝吓死,朝臣们哪里忍得住,笑得前仰后合。

    众人哈哈大笑,陈侍郎羞愤欲死,一时冲动,口不择言:“顾金亭,你少得意,当年皇后娘娘就没选你,就算你现在表现得再痴心,她也绝不会跟你在一起,你死了这条心吧!”

    众人震惊,万万没想到陈侍郎竟然会翻出这件陈年旧事,喧闹得笑声戛然而止,朝堂上陷入令人窒息的沉默。

    大家连大气都不敢喘,陈侍郎脸色如土,跪地颤抖,完了,官职不保,性命怕也保不住了。

    过了许久,上方才传来新帝低沉平和的声音:“陈侍郎所言没错,当年朕与顾少卿同时向皇后提亲,朕许以皇后永不纳妾,一生一世一双人,才得佳人点头。”

    “陈侍郎并未说错什么,起身吧,”

    陈侍郎汗出如浆,如蒙大赦,站起身来,不料新帝又道:“朕堂堂天子,一言九鼎,既答应不会有旁人,就绝不负她。昔日朕被陷害,被打入天牢,是皇后不顾安危,舍命相救。皇后于朕,又救命之恩,夫妻之义。谁再提选秀,便是陷朕于不义。”

    他目光一扫,声音冷厉:“朕绝不轻饶!”

    陈侍郎噗通一声,又给跪了。

    朝堂上的种种很快传进了何清雅耳中,她还住在三皇子府,那已经是两任帝王的潜邸了。

    她怔了怔,落下两行清泪。

    江令宛怀孕之后,她曾找过萧湛,像他表明自己的心意,她怕萧湛嫌弃她,忍着羞耻把自己还是女儿身的事情说了。

    “五表哥,从前大皇子放出去的风声都是假的,我没有委身于他,更不曾有孕。”

    “我一直为你守身如玉。”

    她抬起清凌凌的双眸,痴慕望着萧湛。

    萧湛无动于衷,转身就走:“那与我无关。”

    何清雅大惊,立刻喊住他:“可是,五表哥,我从前……”

    “你从前在祖母身边服侍的恩情,我会还。若上次派人帮你找亡母遗物不够,还有什么要求你去找大总管邓安,他会替你办。”

    他声音冷漠,没有半分情意。

    何清雅捂住胸口不说话,她并不是想提服侍老夫人的事,她想说的是,她从前是他的未婚妻,即便如今不做妻,做妾,做侍婢,她也甘愿。

    可是他拒绝了。

    何清雅想放弃,可却舍不得,她已坚持这么多年了,她想再坚持一下。

    他是皇子,总这般守着一个人,皇帝也不会答应的。

    甚至他会登基为帝,总有选秀纳妃的那一天。

    她等啊,等啊,等了四年,总算等到萧湛登基,等到江令宛再次有孕,等到朝臣上书选秀。

    她以为她等到了。

    然而,依旧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三天后,何清雅找到邓安,说她要离开。

    邓安一直等这一天呢,给她准备了马车银票,将她送出了京城。

    ……

    这边萧湛下朝后,先去看江令宛,这一胎跟怀淼淼的时候不同,她胃口不好,有些呕吐。

    萧湛心疼江令宛,就说这孩子怎么这么闹人。

    梅雪娘却笑,这一胎必然是女孩儿,小姑娘天生喜欢热闹。

    不管真假,却把江令宛跟萧湛都哄高兴了,俩人有了淼淼,便都想生个贴心的小公主。

    萧湛回到宫里,江令宛正在呕酸水,宫女在一旁照顾,他快步上前,替她轻拍后背,喂她漱口。

    宫女们便极有眼色地退下了。

    “再忍两天,等凌霄回来了,让他用金针止逆法,你就不会吐了。”

    他亲了亲她脸颊,低声细语地安抚她:“不生十男八女了,三男五女也不要,生下这一胎,我们就不要再生孩子了,你太辛苦了。”

    江令宛哭笑不得:“我只是稍稍有些吐酸水而已,跟旁的孕妇比起来,实在是好太多了。”

    她不过是一天呕吐个两三回,其余时间都是好的,萧湛却心疼的不得了,还把凌霄给叫回来了。

    她生下淼淼满月后,凌霄就离开京城了,这一走就将近四年。

    这四年,陆明珠带着孩子,一直跟他们住在一起,诺大的皇宫,有了陆明珠跟俩个孩子,热闹了许多,淼淼也有玩伴了。

    宫女来报:“皇上,娘娘,容夫人来了。”

    江令宛眼睛一亮:“快请进来!”

    不一会,程静昕牵着元宝进来了。

    江令宛有大半个月没见元宝了,一看到他就笑着招手:“我们元宝又长高了,听说前几天成功让曹操从华容道逃脱了,是吗?”

    容夫子寡言内敛,程静昕温柔沉静,元宝随了父母亲,是个安静沉稳、不喜说话的性子。

    但江令宛一贯招孩子喜欢,元宝知道江姨姨疼爱自己,就走过去跟江令宛道谢:“谢谢江姨姨送的华容道谜盘,前天逃脱成功,昨儿又成功逃脱了两次。”

    华容道谜盘是老国公做的一种拼盘游戏,木板上有很多可以移动的小方块,上面画着曹操,黄忠,关羽,张飞等三国人物,曹操在最里面,外面围着敌方大将与小卒,最外面是华容道关口,要通过移动木板,把最里面的曹操移到最外面,闯过关口就算赢了。

    江令宛见淼淼喜欢玩,就让人批量制作,拿到市面上卖之前,给元宝送了一个。

    没想到这小家伙很聪明,很快就通关了。

    江令宛摸了摸元宝的脑袋:“我们元宝真乖,真聪明。”

    程静昕就抿着嘴笑:“最聪明的明明是淼淼。”

    程静昕说的是心里话,这四个孩子里头,淼淼最小,但个子却是最高的,主意也是最大的,成了孩子王,其他三个小家伙都乐意听他的。

    毕竟有老国公、赵老大夫、萧湛跟江令宛亲自教养,这孩子小小年纪就很不一般。

    江令宛呵呵笑:“那是,我宛卿的孩子能不聪明吗?但是我们元宝也很聪明啊。”

    江令宛摸摸元宝的小脸蛋,亲了亲。

    元宝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羞得不敢抬头,把江令宛跟程静昕都逗得哈哈大笑。

    萧湛在一旁坐着,见江令宛笑得开心,一点没有呕吐的迹象,就点了点头。

    此时,宫女又来报,说凌霄回来了。

    萧湛精神一震:“快宣!”

    凌霄是淼淼出生两个月后离开京城的,将近四年未见,他容貌几乎没有变化,与从前一样高高瘦瘦,皮肤微黑。

    行礼之后,他先微微一笑:“恭喜皇上、娘娘再得麟儿,此番我会留在京城静候小皇子出世。”

    疏离淡漠的凌霄,竟然会说出这样温情的话,竟然会为她要生孩子而感到高兴,这真让人想不到。

    江令宛诧异,转头看萧湛,萧湛淡淡一笑,眸中有得意与骄傲。

    凌霄给江令宛把脉:“娘娘身子无大碍,是正常的孕吐,只要每日早晚施针,不出半个月,呕吐基本就能止住。”

    萧湛很高兴:“你在宫里住下来吧,等皇后不呕吐了,再搬出去。”

    凌霄道:“早晚施针各半个时辰就可以了,微臣留在宫中也无事,不如住在外面,每日早晚进宫。”

    萧湛不勉强,点点头随他:“朕之前跟你说的开馆收徒之事,你考虑得如何了?”

    “微臣已有打算,过几天把章程拟出来之后,再细禀。”

    凌霄的话说完了,正打算告辞,还未起身,就听到蹬蹬蹬一阵有力活泼的脚步声。

    伴随脚步声的,还有奶声奶气、响亮欢脱的孩子叫声:“元宝哥哥、元宝哥哥呢?”

    紧跟着,三个奶声奶声、嬉笑玩闹的男娃跑了进来,一股脑冲到元宝身边。

    元宝在大人面前内敛安静,一见了小伙伴,立刻神采飞扬,四个男娃差不多高,哥哥弟弟叫起来,响亮的叫声像清晨的小鸟,叽叽喳喳,整个大殿都温暖快乐了起来。

    凌霄本能地就去看男娃们,四个男娃站成手拉手,围成一个圈。

    元宝随了容夫子,俊美可爱。

    淼淼五官随了萧湛,脸型却像江令宛,粉雕玉琢,齿白唇红,小小年纪就有上位者的气度了。

    另外两个男娃,一个背对着他,凌霄只能看男娃的后脑勺,另外一个脸颊粉嫩,童稚十足,眉眼竟格外像陆明珠。

    凌霄怔了一下,莫非是陆驸马跟长平公主的孩子。在他的印象里,陆明珠跟陆明朗容貌有七八分像的。

    “皇伯伯,您说元宝哥哥进宫了,就带我们去骑大马的!”

    那个像陆明珠的男娃扑到萧湛身边,抱住了他的腿,仰着头看他,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水汪汪的。

    凌霄又是一怔,皇伯伯,长平公主与陆驸马的孩子,不应该叫皇上为舅舅吗?

    “皇伯伯,您说话要算话!”那个背对着凌霄的男娃也扑过去,抱住了萧湛另外一条腿。

    汤圆跟豆饼从小在萧湛身边长大,淼淼干啥他们干啥,他们根本不怕萧湛,跟他特别亲。

    俩男娃为了骑大马一人抱一条腿,元宝站着没动,淼淼暗暗冲俩人比了个“干得好”的手势。

    凌霄看到那男娃的样子,登时惊呆了。

    这孩子简直是缩小版的他!

    怎么世上会有人跟他如此相似?

    五年前的那两次遭遇涌上了心头,他觉得应该是,但又不确定。

    萧湛被抱紧了腿,干脆一只手抱起一个:“好,皇伯伯带你们去骑大马。”

    这下子,四个男娃都高兴了,欢呼着跟萧湛一起走了。

    凌霄本来该出宫的,却没出宫,追着萧湛去了。

    程静昕跟江令宛对视一眼,笑了:“这么好的天气,不叫明珠岂不可惜?”

    ……

    凌霄追到了御马苑。

    太监们牵着四匹靖西矮马,矮马三尺高,才到萧湛腰部以上,小巧可爱,乖巧温顺,虽然不是真正的大马,但在孩子们眼中,已经是大马了。

    萧湛教他们骑马的要点,把孩子们一个一个抱到马鞍上,摸摸这个孩子的小脑袋,拍拍那个孩子的小屁股,别提多有耐心了。

    这样的场景,温馨满满。

    等太监们牵着小矮马带着孩子们遛圈,凌霄就上前,恭敬地一揖:“皇上,那两个孩子是……”

    “是汤圆跟豆饼,白胖软糯的那个叫汤圆,皮肤微黑,虎头虎脑的那个叫豆饼。”

    萧湛噙了笑,看了孩子们一眼,四个男娃就高兴地叫起来:

    “皇伯伯看我,我骑得好。”第一个叫的是汤圆,他性子最欢脱。

    豆饼不甘示弱:“豆饼骑得也好,比汤圆哥哥更好。”

    元宝不说话,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只是笑。

    淼淼叫父皇:“我长大了,一定会像您一样厉害!”

    四个男娃欢喜地望着他,都渴望得到他的夸奖,萧湛很有耐心,每个都夸了一遍,把四个男娃都夸高兴了,就把他们抱下来,说时间到了,下回在玩。

    孩子们玩得这么高兴,突然被终止了,凌霄还以为他们会哭闹不乐意,不想小家伙没有半点不情愿,一个个争先恐后:“我听话,下回皇伯伯要继续带我玩。”

    “我最乖!”

    “我也听话!”

    小家伙们实在是可爱极了,夸过自己之后,一抬眼,看到娘来了,立马笑成了一朵花:“娘亲!”

    他们像小鸽子回家一样,扑向了自己娘。

    元宝跑过去,站在程静昕身边。

    淼淼跑到江令宛身边,想扑,想起娘肚子里有小妹妹,又放慢了,走过去,轻轻牵娘的手。

    汤圆跟豆饼就外放多了,扑到陆明珠怀里,争先恐后让娘抱。

    凌霄盯着那娘仨,眼睛移不开了,慢慢走过去,跟陆明珠行礼:“见过郡主。”

    陆明珠微微颔首:“免礼。”然后又转头对江令宛说:“这两个臭小子,又跑来闹腾皇上,我这就领他们回去吃饭睡午觉。静昕也带着元宝一起来吧,我们俩许久没说话了。”

    “好。”程静昕把元宝抱着,一起走了。

    陆明珠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看凌霄一眼,仿佛他是个陌生人一样。

    凌霄站着没动,目送她离开。

    江令宛幽幽叹了一息,很唏嘘的样子:“明珠怀孕被发现后,陆驸马逼她打胎,她说打胎她就不活了,才把两个孩子留住。她怀了双胎,比别人更辛苦,却一直撑着。生孩子的时候,一直喊着你的名字,生完她就昏迷了。醒来之后,她就把你给忘了。其他都记得一清二楚,唯有你,她是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这样也好。”江令宛眼波一闪,“正好你留在京城开馆收徒,不怕遇到她尴尬。”

    竟然是这样吗?

    她把他忘了吗?

    凌霄身子僵硬,抿紧了双唇。

    江令宛见效果达到了,不再多说什么,跟萧湛一起离开。

    萧湛抱着淼淼,揽着江令宛,一家三口回到正殿,江令宛终于忍不住了:“这几年,你到底对凌霄做了什么,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怀远侯得知陆明珠怀孕后,来信跟萧湛打听孩子生父是谁,得知是自家女儿用强后,就没了消息。

    过了半年,再次来信,舍下老脸求萧湛帮忙。

    萧、陆两家本就是通家之好,萧湛自然不会拒绝。

    “没做什么,就是让他去悬壶济世,但必须去最偏远、最贫穷的地方给百姓治病,顺便让他帮我考察当地的民风民情、官员的所作所为,这样我才能更好的做出改善。”

    “这样一来,对那些贫民百姓有极大的好处,而他给百姓治病,但只能住到百姓家里去,久而久之,就能见到劳苦大众中夫妻相守相望,互相扶持的温暖。”

    “凭他一人之力,根本不能解决大部分问题,他要救济更多的人,只能当官,改善大齐的医药制度;只能开馆收徒,让更多的人传承医术,造福万民。”

    ……

    次日,凌霄进宫,给江令宛施针之后,提出要去看望陆明珠,给陆明珠治病。

    江令宛讶然:“可是明珠这样很好啊,不记得你,对你,对她都好啊。”

    凌霄唇角抿了抿,眸中划过痛惜。

    萧湛道:“那就让凌霄去吧,万一这种失忆症越来越严重,把其他的事情也忘记了,该怎么办?”

    江令宛便说好,派人领着凌霄去。

    陆明珠根本没想到凌霄会来,在得知凌霄要回京的时候,她就决定装失忆,省得凌霄跟她见了面不自在。

    尤其是她,从前为凌霄受了不少委屈,如今她不乐意受了,互相不认识,对大家都好。

    所以当凌霄来求见的时候,她是很诧异的。

    宣了凌霄进来,她问:“凌大夫,你有什么事吗?”

    将近五年未见,她冷艳一如往昔,看他时微微扬着下巴,像从前一样骄傲,那是她面对陌生人时才有的模样。

    凌霄低下头,遮住了眸中的痛惜:“我听皇后娘娘说,郡主生产后得了失忆症,忘记了从前的一些事情,想来替郡主治病。”

    陆明珠嗤笑,原来因为她生了他的孩子而失忆,所以心里愧疚啊。

    还真是悬壶济世、菩萨心肠的大神医。

    “凌大夫来晚了,我刚失忆的时候是很想回忆起从前的事的,后来皇后娘娘、容夫人、还有我哥哥大嫂都告诉我,那个人不愿意娶我,一点彩礼都不愿意出,甚至我爹说,让他先做官,让我出嫁时脸上有光,他都不愿意。”

    “我既然忘了他,必然是昔日太难堪,忘了他也好。现在我的日子不知道有多快活。”

    她轻松中带着“昨是而今非”的鄙夷,凌霄听了心中刺疼。

    她从前那般喜欢他,堂堂郡主身份,追着他跑,还给他生了两个孩子,如今却不愿意想起他了。

    凌霄继续劝:“可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孩子总是需要父亲的,我还是希望能给郡主治疗。”

    陆明珠笑着摆手:“很不必,汤圆豆饼虽然没有父亲,但并不缺父辈、他们皇伯伯十分疼爱他们,这俩个小家伙,以为他们跟淼淼一样,只是叫皇上的称呼不一样罢了。”

    “若有一天,他们真想要父亲了,我再嫁人就是了。凭本郡主的容貌地位,想给孩子找个父亲,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她浑不在意的模样再次刺痛凌霄的心,他再也按捺不住,脱口而出:“郡主不必去找别人,我便是汤圆、豆饼的父亲。郡主嫁我就是。”

    他竟然来求娶自己,这真是陆明珠始料未及的,她这才认真打量凌霄,发现他有些不一样了。

    他仰头看着她,不再是疏离漠然,而是痛惜,仿佛还有一丝丝的痴慕与柔情。

    陆明珠何尝见过他这般模样,心跳不争气的漏了一拍,嘴角微微上扬又迅速压下来。

    她讶然:“昨天看到你模样时,我就猜到是你,不想你竟然主动找我坦白了。”

    “只是我不能嫁你,或许我从前想过嫁你,但是现在……”

    陆明珠瞄他一眼,很抱歉地说:“你只是在惠民药局挂个虚职的名,实在是我郡主的身份不匹配。我们不合适!”

    她道:“汤圆跟豆饼的事,我也听说了,是我主动要生下他们的,与你无关,你不必自责。你我错过就错过了,反正我也忘了,我不怪你,毕竟强扭的瓜不甜。我以后嫁人,就要嫁真心喜欢我,想娶我的人。至于你我,就各自安好吧。”

    然后,她起身朝内殿走了。

    一、二、三……她在心内默数。

    “郡主留步!”

    凌霄道:“我要娶郡主,自然是真心喜欢郡主,真心想娶郡主,绝无假意。”

    陆明珠嘴角上扬,脸上的笑容放大,再放大,等转过身来,却是一派平静淡然:“可是你我有地位的鸿沟,而且我已经把你忘了。”

    凌霄正色道:“我虽挂名在惠民药局,却替皇上在民间行走数年,行钦差之职,接下来,我将会接手太医院,建立太医堂,收徒传授医术。地位的鸿沟,总能弥补。”

    “至于你忘了我,那便忘了。就当你我不认识,我们重新开始。”

    陆明珠心中冷哼,你凌霄也有说尽好话求娶我的这一天啊。

    哈哈,好爽啊!

    那就重新开始,那就一直装失忆,装一辈子,让你一辈子亏欠我!

    ……

    半年后,陆明珠嫁了。

    新帝赐婚,她从宫中出嫁,无限风光。

    新婚的宅邸是萧湛赏赐给凌霄的,恢弘气派,不同凡响。隔壁就住着程静昕一家,隔一条街就是顾金亭家。

    新婚第二天,进宫谢恩,陆明珠就死死把江令宛给抱住了,声音里有无限的甜蜜:“宛姐儿,你真好,这下,我真把凌霄吃的死死的了。”

    装失忆的主意是江令宛出的,凌霄果然一步一步落入陷阱。

    前世孤身一人的挚友,终于收获了爱情,江令宛回拥她,像她一样高兴。

    如今只剩下顾表哥了。

    江令宛召顾金亭进宫,跟他说要替他张罗亲事的事,被顾金亭一口拒绝了。

    就算拒绝,他依然是满脸的温柔:“宛表妹,你别劝了,我没有要成亲的打算。我已经从老家让人带孩子来了,过几天人来了,我就带进宫来。你一向看人准,劳烦你帮我挑个乖巧伶俐的孩子过继。”

    他永远都是这样温润,他还叫她宛表妹。

    就像前世,她做了宁国夫人,他是首辅阁老了,还那样叫。

    江令宛有点难过,因为她觉得顾表哥今生又要孤身一人了。

    顾金亭却笑:“我这样很好,一个人很好,我不需要另外一个人照顾。若有一天,我想成亲了,自会来跟你说。”

    我就想这样守着你,是我此生最大的愿望。

    三天后,顾金亭进宫,领了三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来,四个孩子都白白净净、眉目清秀,尤其是那个小姑娘,脸颊像苹果,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带着懵懂,特别可爱。

    顾金亭一一介绍四个孩子,江令宛以为淼淼会去找男孩子们玩,毕竟汤圆、豆饼出宫了,他一直嚷嚷着一个人不好玩,想让他们回宫里来。

    没想到淼淼竟然走过去,牵了小姑娘的手:“窈窈妹妹,我带你去骑大马玩。”

    窈窈瞪着大眼睛:“小姑娘也可以骑大马吗?”

    “当然可以,我娘的马术可好了,是我父皇教的。”淼淼道,“等我长大了,马术像父皇一样好的时候,也一定教你,让你像我娘一样厉害。”

    窈窈声音娇软,甜糯可爱:“那大马会咬我吗?”

    “当然不会!”淼淼挺起了胸脯,豪气道,“我会保护你的,有我在,谁也不能欺负你。”

    窈窈笑了:“好。”

    淼淼摸了摸窈窈的小辫子,轻声细语地哄她,跟她说话。

    两个小童而手拉手,一个四岁,一个三岁,就有总角之宴,言笑晏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模样了。

    顾金亭本来没打算过继女孩儿,窈窈是跟哥哥一起进宫来玩的,看着窈窈跟淼淼这般模样,顾金亭决定,把兄妹俩都过继了。

    后来淼淼娶了窈窈做太子妃,顾金亭时常借着看太子妃的借口进宫,这是后话了。

    又过了几年,四海升平,万国来贺,大齐进入盛世。

    百官的赞美,萧湛都不在意,他回到后宫,指着脸颊:“为夫如此能干,宛姐儿的奖励得兑现了。”

    男人姿容俊美,眼角眉梢的洋溢着暖暖的温情,嘴角的那一抹笑,一如初见时般英俊。

    江令宛微微一笑,仰头,亲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了,谢谢仙女们的陪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