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4章 做牛做马

作者:扫雪煮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客观的来说,范红也就是遇见以前的老领导忍不住和老领导诉了诉苦,还被老领导严厉批评了一顿。

    谁都看得出来对别人有点小高冷的范翻译对李惜文的对象特别亲热肯定不是因为人家是前领导。但是前领导对范翻译并没有怜香惜玉的表现,前领导的对象以前在公事上就不和翻译组打交道,后来也一切照旧。有些人就是想说点三角关系的闲话也只能背后说说范红,扯不到李惜文和前领导身上去。

    没人当面议论不代表这事没发生过,也不代表这事不会产生影响。

    李惜文的工作和生活规律没改,仍然只拿宿舍当睡觉的地方。但是宿舍里剩下来的三个人的关系都改变了。李红星不是工作需要已经不和范红说话。林钟站王志浩的立场,不管是在宿舍还是在办公室都不搭理范红。王志浩对待范红比从前凶残,照着三餐吃饭骂范红都嫌不够还要补一顿宵夜。

    从前的小困扰一早上就彻底消失了。

    从前也只有王志浩一个人为难她,别人对她都是很殷勤的,现在却没人肯跟她说话,范红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处境,每天都过的很崩溃,工作中隔三岔五就要犯点错。

    王志浩不懂曼宁语,凭专业知识检查翻译稿也不可能把错误都找出来。

    三组根据一份有错的资料译稿做了几次实验发现有问题,组长张教授直接找韩总工要新翻译。韩总工向上级申请,紧急调来一个翻译。新翻译是一位三十出头的男同志,回国不久说话比王志浩还要耿直,拿到翻译稿和原文对比马上挑出来好几个错误,还教训了范红一顿。王志浩和范红都在周会上被韩总工点名批评,也都写了检讨。

    翻译组一共四个翻译却有两个是曼宁语翻译,冯教授就不愿意要自己的学生抽时间翻译资料了,有什么需要都直接找翻译组。

    一组领先二组和三组,需要查找的新资料数量也远大于二组和三组。增加了一个翻译也没有减轻范红的工作量,反而增加了她挨骂的次数。

    范红憔悴的非常明显。

    冯教授对于自己的学生自然倾力栽培全力支持。杨老师对于李惜文的天分和能力越来越服气,很自觉的把自己放到助手的位置上。

    李惜文的工作渐入佳境,她每天只关心实验、数据和图纸,除了宁东偶尔过来她会在食堂陪宁东吃一顿饭,她和李振强基本上都不出实验室。春去夏来,二组和三组联合起来考虑画图纸组装样机的时候,李惜文和李振强已经开始悄悄讨论自动化编程语言。

    八月一号的休假之后,一组和军校组就没有再在机床厂出现,机械局另外安排人来担任项目组的领导工作。国家领导几次到机床厂来视察工作,看上去国家对于二组和三组寄予厚望,但是留在机床厂工作的人心里都清楚,一组和军校组肯定去研究更重要的东西去了。

    元旦。

    机械局为华国第一台数控机床的研发人员摆庆功宴的同时,在蓉城的一家机械厂中,李振强在战斗机设计图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在北松友谊机械厂,李振华刚刚接到机械局调他去新成立的平京第一机床总厂担任总工程师的调令,正在和符满娇一起收拾带回平京的书籍和衣物,他们的孩子李北松已经一周岁了,拿着木头玩具汽车在炕上爬来爬去,欢快的喊“爸爸!”、“妈妈!”

    在京郊雪泉山一个山洞实验室里,宁东在烧机实验报告上签好名字,愉快的脱下工作服。隔壁山洞实验室里,李惜文也刚合上实验记录本,笑盈盈和冯教授说:“老师,今天您回家吗?”

    “今天你师母和师弟师妹们过来陪我参加元旦联欢会。你要和宁东回家去吧?”冯教授皱眉,“今天回去明天还要回来时间太赶了,你在家多休息一晚,后天早上再回来吧。”

    “好的,老师那我后天再回来。”李惜文对杨老师挥挥手道别,小跑着出去。

    宁东在更衣室外面已经等了一会儿,看见李惜文的发尾还在滴水很不满意,说:“你就不能多擦一会儿吗,我再等一会又不要紧。”

    “可是我很着急呀。”李惜文挽住他胳膊,“今天你的工作顺利吗?”

    “很顺利。你小哥的战斗机发动机,我不敢怠慢。”宁东一边拿手帕给李惜文擦头发,一边也问李惜文:“今天你的工作顺利吗?”

    “和昨天一样没什么进展,半导体研究所制造出来的集成电路暂时还不符合我们的要求。”李惜文叹气,她心里的目标是四轴联动,可是她们搞的三轴加工中心都还只是勉强能用,后面不知道还要磨多少年,她估计她半辈子都要窝在这个门口挂着工人疗养中心牌子的研究所里了。

    “你们的数控机床已经很好用了。你不用着急。”宁东把工作证摸出来,准备拿给走过来的巡逻队士兵看。

    李惜文也把工作证摸出来了

    研究所的最后一堵墙外就是雪泉山工人疗养院。来疗养的工人正在举行联欢会,从小礼堂里传来欢声笑语,他俩远远的看了几眼,横穿疗养院从后门出来。

    李惜文走了一截路回头看,发现街景似乎见过。想起来去年宁东和范红就是从这个门出来的,不由问:“你是不是早就在这边上班了?”

    “是呀。”宁东笑,“我搞这个发动机有段时间了,本来打算等你拿到毕业证把你分配过来的,但是你硬是凭你自己的本事提前进来了。”

    未婚夫从铂金秒升王者的感觉蛮好的,李惜文心里觉得有点甜,但是没打算放过他,轻轻拧他胳膊,“你还有时间冒充机械局的干部去找我玩!”

    “我确实是机械局的干部!你也是!”宁东按着只有呢大衣袖口才能感受到疼痛的胳脯,夸张的喊:“好痛,好痛!”

    “我也是?那秦月枝和范红是不是?”

    小妹憋了这么久还惦记,可见心里有多重视他,宁东开心死了,“她们确实是机械局的翻译。不过她们不是我们所的。你看见那次是我们请外国专家们帮我们解决问题,她俩陪着专家来的。那几天我被范红烦死了,这姑娘说话做事还有点小心机,其实本来也没多少接触,我要主动跟人家说我有未婚妻显的很奇怪,想发作她吧考虑到影响不好,又只有忍着。”

    “就几天,不是几个月?听说她喊你宁东哥喊的很亲热噢?”李惜文哼。

    “就那几天,不过以前在曼宁国见过啦。”宁东招架不住对象这么给他面子,他开始进攻,“那个周秋林,你喊他叔叔喊的真甜,你是不是解释一下?”

    李惜文进机床厂就把周秋林忘了,她眨眨眼,“以前是按照街坊辈份喊的嘛,不过,以后不会喊他叔叔了,你放心,这辈子都不可能喊他叔叔了。”

    “哦?”宁东偏头看她,“为什么不喊了?”

    “他妹妹和春来哥应该已经结婚了,所以,以后……”李惜文咬着牙挤:“过年过节见面估计得喊哥!”

    宁东呵呵笑,“我可没有那么多的姐姐妹妹。”

    “我哥就是你哥。不用见外,随便喊啦。”李惜文戳他的胳膊,“我都没有跟你见外,我一直喊秦月枝喊月枝姐的哦。”

    秦月枝倒追他真是个绕不过去的坎!宁东现在特别后悔当年把面子看的太重还敷衍过秦月枝一段时间,他估计他老实交待会被小妹看不起,闭嘴了。

    李惜文对于今天的盘问结果还是很满意的,见好就收换话题,“我能拿到毕业证的吧。”

    “肯定能的。拿毕业证那天我请假陪你去,我俩顺便把结婚证领了吧。”宁东说的特别随意,他还欠李惜文一次求婚他没敢忘,但是箱子底老早八早就都给了李惜文,存款买了房,多的都交给亲妈买结婚用的东西去了,他现在真心是个靠工资过日子的人,工资他还想存起来买喜糖,求婚花掉了喜糖怎么办?他就想趁这个机会混过去。

    “你还欠我一个求婚呢,求婚才会答应你去领证。”李惜文提要求也提的很随意。

    宁东想来想去想到一个比较有意义的求婚礼物,说:“下个发动机的名字你来取?”

    “你们下个发动机做什么用的?”李惜文问。

    “火箭发动机,嫁吗?”宁东期待的看着李惜文。

    李惜文上辈子给她的基地取名迅猛龙来着,基地的标志都是一头Q版的贼兮兮猛迅龙。那阵她对恐龙研究过,让她取个恰当的名字她就想不出来别的,从恐龙里拽出来一个相对容易,她就说:“翼龙系列,你同意就嫁。”

    翼龙这个名字听上去就很威风,而且风格还让宁东似曾相识,他发自内心的同意,说:“就叫翼龙!以后我要是设计轮船的发动机,就叫鱼龙系列!航空母舰的发动机就叫沧龙!”

    “鱼龙和沧龙!”李惜文和他异口同声,完了有点愣,她恍惚记得她和谁闲聊天的时候聊过用恐龙名给基地取名的缘由,但是二十多年过去了,她现在想不起来她和谁聊过恐龙命名。

    宁东也有点愣,不过他的愣是愣中带喜,他美滋滋的说:“我们心意相通哦。”

    晚饭李大海想到李振华在回京的路上,又知道了李振强真的去造战斗机去了,再加上女儿难得回家,他和曹月英心情特别愉快都多喝了两杯。

    宁东也喝的有点多,散席了李惜文把他扶她的东厢里间歪着,她把爸妈都安顿睡下了才回去看宁东。

    宁东在炕上滚来滚去,还含糊不清反反复复的说醉话:“你不能死,欠我工资必须发!我不稀罕你下辈子给我当老婆,我下辈子还要娶小妹,你给我做牛做马还钱!三千万少一毛都不行!”

    李惜文听了好几遍,搞清楚宁东说的话什么意思,愁的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她想把宁东喊醒问清楚又不敢,在炕头纠结到天亮。

    宁东睡醒感觉炕头有人,爬起来看见是小妹缩成团,吓的马上蹿过去把人抱住,问:“小妹你怎么了?”

    宁东的怀抱是温暖的,从反应的速度来看,他对她的关心也是实实在在的。

    李惜文心里的念头千折百回,最后她还是决定上辈子的事过去就过去了,她不翻旧帐。她伸手圈住宁东的脖子,笑眯眯说:“结婚之后工资、补贴、奖金统统上交哦。”

    “给发零花钱不?”宁东可怜巴巴的问。

    “干家务带孩子都给你发零钱。”李惜文在宁东脸上啄一下,“必须答应!”

    “那当然,全部上交!”宁东刚才受惊吓的心安宁了,他紧紧的搂住李惜文的腰,轻声说:“媳妇,你之前怎么了?”

    “做了一个恶梦,害怕。”

    “我小时候也经常做奇奇怪怪的梦,长大慢慢就好了。我现在都已经不做梦了。”宁东温柔的安慰她:“你还是个宝宝呢,再长大一点就不会做恶梦了,不要紧。”

    “嗯。”李惜文懒洋洋的答应他,“我现在不害怕了,我想睡觉。”

    “天还没亮,我也再睡会,我们一起睡吧。”宁东迅速把李惜文拉被窝里。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