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2章 正文完结

作者:焦糖冬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袁浅没说话, 他知道秦深在哄自己呢。

    “你在想, 我今晚会不会把你就地正法。”

    秦深缓慢抬起眼, 他虽然是男人,但眼睛生得很漂亮,在袁浅面前几乎没有摆过董事长的架子, 所以袁浅没有真正感受过他充满压迫感的气场,此刻对上他的眼睛,只觉得轻微上扬的眼角都像是在勾人。

    “就地正法”四个字刚入耳, 袁浅就立刻把头低下来了。

    “那你想好了没?让不让?”秦深又问。

    桌子下面, 袁浅的裤脚又一点一点被撩起来了。

    他就像触电了,从脚背到脑子都一阵发麻。

    “不让。”袁浅低下头继续吃饭。

    “我就知道你不让。”秦深笑了一下, 一点都不生气,继续吃“甜甜虾”。

    “你不生气?”

    袁浅想到了第一关游戏时候的林深, 那性子,不达目的不罢休的, 到了现实里,秦深就这么好说话了?

    “我是想问你,你最近自己解决的时候, 想的都是我吧?”

    秦深的声音不紧不慢。

    “你胡说什么……”

    “我没胡说啊。你习惯把纸巾盒子放在客厅的桌上。没办法, 年纪大了又经常加班加点的,一回家就累的不行想睡觉对吧?但是因为和我在一起了,睡前就会想到我了对吧?”

    袁浅从前不明白什么是所谓的灵魂提问。

    但现在,秦深说的每一个字都敲在了他的心头上。

    “不就是换个纸巾位置了吗!你想象力怎么那么丰富啊!”

    秦深简直不是人!袁浅在心里咬牙切齿,他昨天晚上睡不着, 拿着手机看了许多遍时间,都到晚上两点了还没睡着。

    拿着手机,看着秦深的名字,袁浅很想跟他说说话,但又觉得他肯定已经睡了,越想越燥热,他在地铁上抱着自己的样子,他忽然吻自己的样子,在脑海里翻来覆去。

    袁浅把餐桌上的盘子都收了,进厨房去洗碗了。

    秦深端着剩下的碗筷,跟在他的后面进去了厨房。

    袁浅正低头洗着碗,后颈冷不丁就被什么温热的东西碰了一下,袁浅还没来得及回头,身后的人直接把他给抱住了。

    “你想我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我是怎么吻你的?”

    秦深侧着脸,直接吻在他的唇角上,顺着唇缝挤进去,另一只手抬起了袁浅的下巴,越来越嚣张。

    袁浅手里的盘子摔在水槽里,发出砰地一声,就像脑子里有什么给撞裂了一样。

    顾不上手上还有水和洗洁精泡泡,袁浅向后推了秦深一把,却没想到秦深直接往前一压,袁浅的小腹就抵在了水槽上。

    “唔……”

    袁浅推不动他,只能拽着他的衬衫,想把他扯到一边去,却没想到他越扯,秦深就越勾人,直接将袁浅拦腰而起。

    “你放我下来!”

    秦深直接把他扔到了卧室里,袁浅刚坐起来,自己就随着床垫向上轻微一弹。

    “我放你下来了。”

    秦深低下身来,双手就撑在袁浅的脚踝边,视线死死地盯着袁浅,他的的眼底没有任何其他事物,就像是着了魔发了疯,一定要把袁浅吃下去。

    “你……你别胡闹了……”

    袁浅的手肘撑着上半身向后退,去没想到被秦深猛地拽了回去,他向前一压,直接把袁浅亲到全身发软。

    “哥……我没有胡闹。是你害怕,你一个人这么多年,什么都自己扛……你担心万一习惯我了,我又忽然离开你不在你身边了,你该怎么办?对吧?”

    袁浅的脸涨到通红,秦深凑到他的耳边,吻得他就想往被子里钻,但还是被秦深给逮出来。

    “那我告诉你,我才是那个害怕担心的。我虽然比你小,但坏人和坏心思见了那么多……我知道你要是哪天觉得我太擅长勾心斗角,不如你想的那么良善,都能成你甩掉我的理由。你怕什么?”

    秦深一边吻着袁浅的耳朵一边轻声说。

    每一个字都像是随口说出来的,但是袁浅却知道这些想法在秦深的脑子里想了无数遍。

    秦深早年就失去了父母,他一个人在外面读书,从小就独立。

    秦老邪一去世,他就要回来主持大局,也许他的人生理想也从来不是恢阔天下,如今却被困在了里面,和董事会里那些老妖怪们明争暗斗。

    “我现在真的后悔了……”袁浅半张脸陷在枕头里,闷闷地说。

    “后悔什么?”秦深追吻了上来。

    袁浅的颈子露了出来,发梢落在枕头上,看得秦深嗓子里热到像是着了火,烧得全身又干又痒。

    “应该让你买那个蓝色的小盒子……”

    秦深顿了顿,亲得更凶了。

    “哥,我说了我不喜欢用那个……”

    这天晚上袁浅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以前秦深在这儿赖着不走的时候,是他往袁浅怀里钻。这天晚上,秦深简直变态,把袁浅抱得紧紧的,就差没给勒断气了。

    袁浅这辈子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占有欲”。

    好在第二天是周末,袁浅不用再早起了,整个人都在被子里窝着,身上倒是清爽的很。因为他被秦深折腾得没反应了,这小子还恬不知耻地在他耳边说:“哥你怎么就睡了?”

    袁浅想揍他,往死里揍那种,但是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

    还好秦深没那么混蛋,该擦的该洗的都弄干净了。

    他好像是没有那些富N代等着被人伺候的坏毛病,挺勤快的。这点,袁浅还是很满意的。

    秦深压根儿就没睡,折腾不了袁浅了,就抱着他看着。

    直到早晨十点多,公寓外面传来敲门声,秦深本来还担心袁浅会被吵醒,但是袁浅睡得很沉。接着袁浅扔在客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秦深这才抬起了被子,出了卧室,拿起袁浅的手机一看,上面显示的名字是杨楷。

    秦深把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然后打开了门,就看见一个穿着格子衬衫,头发有些乱,戴着黑框眼镜,近视很深的男人。

    对方看见秦深愣了愣,有点儿结巴地说:“这……这不是袁浅家?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你是杨楷?”秦深问。

    “我……我是……”

    “进来吧。袁浅昨天有点不大舒服,现在还在睡觉。”

    秦深露出了知性的笑容,温和有礼地请杨楷进来。

    “这样……那我改天来找他,我……”杨楷不擅长和陌生人交流,显得有点儿紧张。

    “没关系。你是想来找他聊你们那个芯片的事吧。专利已经申请了,但是却被美国的KC公司打压?”

    “阿浅跟你说了?你……你……”

    秦深端了一杯咖啡,递给了杨楷:“他工作比较忙,回家就是吃饭睡觉了。所以没有咖啡机什么。速溶咖啡,你不介意吧?”

    杨楷看着眼前的年轻男人,沉稳的风度很明显很有阅历,而且对自己很尊重,也就没有刚开始那么紧张了。

    “不介意,谢谢。”

    杨楷端着咖啡杯,却低着头,手不知道放哪里。

    “你和袁浅一样,都是加州理工大学毕业的,不同的是袁浅研究生毕业就回来了,你一直读到了博士。你本来可以选择留在美国的高科技公司,但是你选择和你的同学们一起自主创业。”

    杨楷愣了愣,没想到自己的事情对方竟然知道。

    “阿浅告诉你的?你……你是阿浅的朋友?”

    秦深笑了笑:“除了全息网游,你们现在做的事情才是袁浅的梦想。他应该为你们投资了不少吧?”

    杨楷沉默着没有继续说话了。

    “要你们顶住KC的收购,需要多少资金?”秦深的双手就轻轻搭在膝盖上,整个人微微前倾,看起来就像是杨楷的老朋友。

    “这个……这个数……”杨楷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五个亿?KC这么狠?”秦深的手指在膝盖上敲了一下。

    “不……不用……是五千万。”

    “哦。”秦深的唇线弯了起来,“你来找袁浅,应该不是为了让他帮你融资吧?”

    “在懂技术的人里面,他很擅长管理、财务、营销和渠道……这些我们都搞不了……”

    “但是他在恢阔天下很多年,这些他都懂。”秦深向杨楷伸出手,“五千万的话,我可以个人投资给你们。”

    杨楷差点没把手里的咖啡给打翻了。

    “什……什么?你……”

    “合同准备一下,可别被KC压死了,我还指望你们翻身。”

    袁浅是被饿醒的,他从被子里坐起来的时候,全身都在酸疼,一落地,两条腿颤抖得站不住。

    本来很想把秦深揍成个猪头,但是他却隐隐闻到了厨房里传来的米香。

    他扶着墙走出去,来到厨房门口,就看见秦深一边煮着什么,一边在打手机,能听得出来好像是什么麻烦的事情,秦深的声音压的很低,像是怕吵醒了袁浅。

    “你醒了?饿不饿?”秦深回过头来,又要亲袁浅。

    袁浅记得昨天晚上被这家伙亲得脸都快肿了,赶紧避开。

    “哟,这才一个晚上,你就玩腻我了?”

    袁浅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谁玩谁呢!”

    “我肯定不敢玩你。”

    说完,秦深把煮好的汤端了出来,还替袁浅把椅子拉了出来。

    袁浅坐了下来,看着秦深转身又去端菜了,忽然觉得这大概就是有家的感觉吧。

    秦深坐在对面,抬起了筷子,用很随意的语气说:“今天,纳宏科技的杨楷来找你了。”

    袁浅顿了一下,他想要离开恢阔的事情,秦深是不是知道了?

    “你说我们有没有缘分?”秦深笑着说。

    “什么?”

    “你们几个在加州理工读书的时候,不就在构思这种芯片了吗?那个时候资助你们的基金,就是我父母生前成立的基金。”

    袁浅愣住了:“真的?”

    “嗯,真的。所以……你有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秦深撑着筷子,笑着看向袁浅。

    袁浅低下头,下定了决心一样,抬起眼睛看向秦深的时候,多了一丝果断:“我想要离开恢阔,去纳宏科技。”

    秦深侧过脸去笑了,袁浅本来以为他在自嘲,但是没想到他的笑容很豁达,让人莫名心动。

    “你知不知道,我本来想陪你一直到通关,然后再问你到底要支票,还是要我。”

    “你没事儿吧?这答案还用说吗?”袁浅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

    “所以,你会选我?”秦深反问。

    “当然选支票啊!我不选你,你也会巴巴地贴上来。”

    秦深捂住了自己的脸,他知道袁浅说的是真的。

    “更重要的是,选你,我和你还有可能闹掰。选支票,闹掰了支票还是我的。”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好像连生气的资格都没有。”秦深摸了摸心口,疼得厉害啊。

    “现在《征服 boss》已经有了雏形,虽然我不知道你暂停封测的原因是什么,但是我在恢阔天下的价值已经不那么大了。但是纳宏科技需要我。我懂技术,懂纳宏整个团队的理念,这些年在恢阔天下的经历也让我懂很多普通研究员们不懂的东西。芯片研发这一步他们已经很好的完成了,现在需要的就是有人替他们运作,让这个芯片走出实验室。”

    “你对我这么坦白我很高兴,所以我也对你坦白一点吧。我答应了给杨楷五千万,让纳宏科技应对美国KC的打压收购。”

    袁浅愣住了:“你……你不会是……”

    “这不就是夫妻店吗?啊,不对,夫夫店。我不是拿钱给你砸梦想,因为这个芯片也关系到我的梦想。希望你牢牢把握,绝对不能把自主权给别人了。”秦深朝袁浅伸出手,“致我和你的梦想。”

    当他握上秦深的手,他忽然明白这个世界上也许再难找到一个像秦深一样了解自己的人了。

    和金钱没有关系,在理念上他和秦深是互通而且相互欣赏的。

    和年龄无关,和所谓钱也没有那么多的关系,他和他本来就是平等的。

    “还好,我昨晚睡到你了。不然哪天你平步青云,甩掉我,我就亏死了。”秦深说。

    “我真的想打你。”

    “那我们打个商量,我想住到这里来。”秦深说。

    “啊?你房子肯定比我大多了吧?你住这里来干什么?”袁浅不解地问。

    “还用说,睡你啊。我家房子太大了,从厨房到卧室那么远。我就喜欢你家这样的,我做个饭,一回头就能看见你睡觉的样子。”

    “我不要。”

    “为什么?”

    “你一看就活得很讲究,我的公寓装不下你的东西。”

    “我就要来看着你。”

    “你看我什么?”

    “你没看过现在的调查吗?像你这种成熟有阅历,又是上市公司高管的男人,最容易被小姑娘扑倒了。”

    正在喝汤的袁浅,呛了个肺炸。

    “你胡扯什么?”

    “我没胡扯啊。”

    “要那么说,你才更容易出轨吧?年轻气盛,X虫溢脑!”

    “不是什么女人都够胆来招惹我的。但是你不一样,你性情温和,一推即倒。”

    秦深抬了抬手指,用非常认真的语气说。

    “你才一推即倒!”

    两人忽然剑拔弩张,袁浅一拍筷子,结果等到袁浅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秦深推倒在了沙发上,袁浅越发狠,秦深笑得越开心。

    好吧,周六也别想好好休息了。

    周一的时候,袁浅向人力资源部门递交了辞职信。

    整个营销三部就像垮掉了一样,恳求袁浅不要离开。

    这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法务部,简寒亲自打电话约了袁浅来聊一聊。

    在电梯里,袁浅又遇上了谭梓,谭梓也说要找袁浅聊一聊。

    等到了简寒的办公室,发现庄域也来了。

    “浅哥,你这才一个周末过去就忽然要辞职了,是不是和阿深闹掰了啊!我知道阿深年轻气盛,做起来没个轻重,又没有节制,但是他……”庄域的语气听着诚恳,却遮挡不住他眼底的幸灾乐祸。

    “你们知道他没轻重又不节制,那就请你们多消耗他的精力。”袁浅知道自己要是不好意思了,就着了庄域的道,所以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

    庄域本来还想看袁浅娇羞的样子,谁知道人家淡然得很,只能失望地喝一口茶水。

    “这茶怎么是凉的?”

    “人走茶凉,你不明白什么意思?”简寒扬了扬眉毛。

    意思是我请你走,你怎么还赖着。

    “我们一起打游戏,这么有默契,大家都把你当兄弟……可不可以不走啊……”谭梓非常地舍不得。

    “谢谢你。这些人里,也就你人最好。”袁浅说。

    “他不是人好才这么诚恳地挽留你,他是怕你走了,阿深拿他撒气。”庄域毫不留情地戳穿。

    “你是真的想好了吗?其实《征服 boss》暂停封测,你应该就能猜到阿深遇到了问题。这个时候你要离开恢阔天下,会让他觉得难过的。”简寒开口道。

    “你所说的问题,是不是和美国KC的技术合作很可能会终止,还是对方要提高价格?”

    这是机密,而且到现在还没有浮上台面,大家都在猜测KC不会傻到和恢阔闹掰,但是有谁知道KC的背后,周老爷子就是大股东呢?他就想利用KC来打压秦深。

    简寒对此沉默不语,庄语和谭梓也没有说话。

    “你们放心好了,秦深他坚强的很。世界末日了他都能开瓶红酒享受孤独。你信不信,今晚我一回家,衣柜就已经被他占满了?”袁浅轻哼了一下,对于秦深会难过这点,他是万万不信的。

    “哦”三人了然地点了点头。

    “那你要小心啊,他那个年纪……放纵不羁啊!”庄域现在反过来担忧袁浅了。

    就连简寒也端着咖啡杯,看着袁浅。

    一周之后,秦深站在十楼露台前,看着袁浅端着纸箱子走出了恢阔天下的大门。

    “是不是特别舍不得,想抓回来关起来?”微凉的声音响起。

    秦深不需要回头,也知道是简寒。

    庄域来到秦深的另一侧,点了烟,眯着眼睛看着袁浅抬起胳膊拦出租车的样子:“啧啧,以前没发现,咱们浅哥的腰身挺不错啊,腿也长。”

    站在秦深身后的谭梓,已经能感觉到秦深周身的低气压。

    他咽下口水,大家都说了挑拨,啊,不对,是安慰的话,自己也应该开口安慰的。

    “那个……浅哥虽然又帅又有魅力,但是外面的妖艳小口货是绝对没有阿深你那么骚的……”

    谭梓越说,声音越小。

    庄域低着头,闷笑了起来。

    简寒瞥了一眼秦深,“走吧,小骚货,一会儿要开会了。”

    “嗯,晚上来我家吃火锅啊。”秦深转过身来。

    “吃火锅?你不是说你家家具太高级,火锅和它们不配吗?”谭梓不解地说。

    “我现在和袁浅住在一起。他家就是我家。”秦深回答。

    “秀恩爱,死得快。”简寒毫不留情地走了。

    “我最近肠胃不好,不吃火锅。”庄域也转身离开了。

    “额……我……我觉得浅哥家的椅子可能没那么大的……装不下我……”

    谭梓虽然很喜欢吃,但他也知道察言观色,庄域和简寒都不去,自己要是去了,肯定被扣一盆子狗粮,还是不去找虐了。

    袁浅就这样离开了恢阔天下,他自己走也就算了,还把陆真也给撬走了,醒悟过来的谭梓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趴在秦深的桌子上,要秦深挽留陆真。

    “袁浅要的人,我都给。”这是秦深的回答。

    董事长办公室的助理们都发现,他们的秦董变了,经常进去送文件的时候,发现秦深都在手机上刷什么养生食谱,还有什么“论持久性”,再一看内容,阿曼达羞红了脸退出去。

    “我觉得阿深最近不大开心,是不是跟袁浅闹矛盾了?”谭梓在微信的三人小群里说。

    庄域回答:“可能是某方面生活不大协调?”

    难得冒泡的简寒竟然也加入了:“何止不协调,是压根没有吧。”

    庄域:“看来寒寒有内部消息啊?他们是要分手还是要离婚?”

    简寒:“宋鸿在美国见到了袁浅,好像纳宏科技正在和KC硬钢,KC的手段有点脏,不过被袁浅给反将了一军,又在打官司谈赔偿。”

    “反将对手一军什么的,怎么那么像阿深的手段。还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咱们的浅哥也学坏了。”谭梓感叹说。

    “什么学坏?应该说‘看多了猪跑,也知道怎么吃猪肉了’。”庄域又开始幸灾乐祸地抖擞了。

    “谁是猪呢?”谭梓又问。

    “阿深啊。”庄域回答。

    秦深最近确实不怎么高兴,每天晚上回家,他把外面的衣服收拾了,衬衫西装给袁浅烫平了,还给袁浅换着花样做饭做菜。

    但是日常对话是这样的:

    “哥,今晚回家吗?”

    “阿深对不起啊,我这边还在忙,忘记给你打电话了。你先吃,早点睡。”

    “哦,好吧。”

    日常卧室对话是这样的:

    “哥,我想亲亲你。”

    “嗯……”袁浅抱着他,在他脸上亲了两下。

    秦深正要继续,袁浅直接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

    还睡得又香又安逸。

    看着他眼睛底下的乌青,秦深都心疼死了,也不忍心再折腾人了,也就把他翻来倒去亲个遍来解解馋,然后搂着睡觉了。

    秦深总算明白所谓的盖着棉被纯聊天的无奈了。

    他们连聊天都省了,直接关灯睡觉了。

    他的袁浅每天都工作到这么晚,恢阔天下的那些员工怎么可以偷懒呢?

    于是,整个恢阔天下陷入愁云之中,董事长每天都不回家,总能折腾一些幺蛾子出来。

    “我的报告改了十遍了!”

    “我的策划被否了十一次了!”

    “我谈的价格已经快要low 穿地心了,可是上面还觉得不够low!”

    而董事会里的气氛也是相当的紧张,因为美国KC公司已经和恢阔天下闹掰,明确表示要提高百分之三十的技术服务费,否则将终止数据压缩技术的服务。

    周老爷子带着一众人向秦深发难。

    “阿深啊,不是周爷爷不帮你,你看你这事儿……要是我们真的和KC闹掰了,准备了八年的全息网游就彻底凉凉,股价也要一泻千里。除了KC,还有很多我们的元老对你很不满意,觉得你太冒进了,还需要历练历练。”

    言下之意就是孩子退下吧,赶紧把位子让出来。

    秦深的手指轻轻敲着自己的膝盖,像是对几位元老的威逼没有放在心上。

    周老爷子点到即止,他身后那几个董事可忍不住了。

    “秦董,你可得为了大局着想!自从暂停封测之后,恢阔的股票就一直在掉了!”

    “其他公司也在做全息游戏,顶多比我们晚一两年就能面世,他们得到了KC的支持抢先把游戏上线了,我们就彻底凉凉了。”

    秦深侧过脸,看向简寒:“这几位叔叔伯伯能让我下台吗?”

    旁边的简寒淡淡地笑了一下:“不够。”

    他的话刚说完,那几位董事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

    周老爷子的拐杖直接在地面上顿了一下:“难道我还不够吗?”

    秦深和简寒的表情都没有变过。

    “周老爷子要是发挥您的号召力的话,勉强能过线吧。但是万一召开董事会又没把阿深拉下董事长的位置就尴尬了。建议周老爷子您还是再算计算计。”简寒的话直白到让人说不出话来。

    “好。那就下个月半年董事会见分晓。”

    说完,周老爷子就走了。

    “你要死了。”简寒说。

    “怕什么,做不了董事长,我还能回家吃软饭呢。”秦深拿出手机来,不知道干了什么。

    刚在看财务报表的袁浅忽然听到办公室门外响起一阵惊讶的声音。

    几个学长推开他的门说:“阿浅!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有人送花给你啊!”

    袁浅一看,不得了,还真是999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正好有花粉过敏的学长正在拼命打喷嚏。

    花里面还有一张卡片,字迹刚劲有力:哥,你什么时候回家,我晚上一个人睡不着。

    袁浅把刚喝下去的枸杞子茶咳了出来。

    这么浮夸,一看就是秦深想搞事前的风格。

    他越是这样,袁浅就越是不敢回家睡觉。上周晚上回家洗了个澡喝了他煲的汤,整个过程,他都是向后靠着椅背,留下了足够的安全空间给袁浅,嘴角带着微笑,说着“哥你吃慢点。”

    袁浅吃不慢啊!

    秦深的目光都快发绿了!

    袁浅吸了一口气,发了条微信回去:阿深,过几天就要上市了,有点忙。你自己早点睡。

    还以为秦深会不满意地要他回家,谁知道他回复的语音是:哥,那你努力赚钱。我想回家吃软饭。

    一句话,袁浅来来回回听了好几遍。

    秦深的声音深沉有磁性,最后一句有点撒娇的味道,可用他的声音和一本正经的语气说出来,袁浅就莫名心颤。

    他知道秦深面对的压力,也知道纳宏科技搞不好真的能帮秦深,那么自己就要更小心谨慎了,什么纰漏都不能有。

    他并不知道,这些天秦深一直都在密切关注他这边的进展,所有背后想使绊子找麻烦的,都让简寒悄悄干掉了。

    所以当纳宏科技成功上市那一天,整个公司的技术宅和工程师们都老泪纵横,晚上庆功的时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杨楷说:“我要是再成不了,我媳妇儿又要跟着我熬……她都有白头发了……”

    “终于可以喘口气,人家都有二胎了,我终于可以回去生一胎了!”

    “我终于可以去相亲找媳妇儿了!”

    然后大家又看向袁浅。

    “浅哥!你是不是这次可以结婚了?我们听陆真说,你找了个白富美啊!999朵玫瑰可不是一般姑娘会送的啊!”

    “你女朋友肯定特别崇拜你!而且从来不打电话烦你,多懂事儿啊!”

    “还会煲汤!上回鸽子汤那么香!”

    袁浅越听越不好意思了。

    倒是陆真那个知道实情的,开始没节操地调侃起袁浅了。

    “咱浅哥那对象啊,腿长一米八,豪车别墅是标配,更重要不让别人欺负浅哥,谁说浅哥的不是,那都得一阵腥风血雨!”陆真喝的有点儿多,嘴巴上没把门儿。

    另一个学长就觉得很遗憾。

    “我还想把我妹妹介绍给你呢!上哪里找你这样的好男人啊!洁身自好又有能力!你要不然考虑考虑……白富美嘛一般都比较享受生活爱自由……现在喜欢你所以上紧,过段时间找着一个能陪她旅游逛街做美容的,说不定就不要你了。”

    “是哦……你女朋友靠谱不靠谱?老何的妹子我见过,有文化又温柔贤惠……”

    杨楷是多少猜到袁浅是跟谁在一起地,也知道人家给他们公司投了多少钱,就连其他股东也是那个年轻人的人脉才来入股的,这要是把大股东的墙角给撬了,他们就要关门大吉咯!

    “你们还是别打浅哥的主意了!他早就被吃干抹净了!而且摸不能还手,咬不能还口……”陆真傻笑着说。

    “小陆!阿浅到底跟谁在一块儿了你就明说了呗!”

    “别的姑娘还有没有戏你也直说了呗!”

    大家调侃了半天,陆真不肯说,袁浅也不说,两人就被灌成了狗。关键大家也都高兴,谁都没个下数。

    等到两点多,袁浅已经吐了两轮,被杨楷扶着出了KTV的门。

    一到门口,就看见一辆黑色的SUV停在那里,门一开,先是下来一条穿着黑色西裤的大长腿,接着一个身形修长紧硕的年轻人将车门关上,信不而来。

    “杨大哥,我来接他回家。”

    秦深温和地笑了一下,但莫名就把其他醉醺醺的工程师们都震醒了三分。

    “啊……哦……交给你了……”

    秦深先是低下头来,把袁浅的胳膊绕上自己的脖子,然后整个向上一颠,就抱了起来。

    大家都可能傻了眼。

    “力气真大……”

    “腰杆儿真好……”

    “年轻就是让人羡慕……”

    “我们团购个健身房的卡吧……”

    “买了卡你也是放着长灰……”

    “那小子谁啊?”

    “就这么把阿浅带走了……没危险吗?”

    杨楷咳嗽了一下,抬了抬眼镜:“那是……咱们最有实力的投资人爸爸……”

    众人惊呆。

    “所以不是白富美……”

    “而是高富帅……”

    “我本来还想叫老袁介绍其他白富美给我,看来……还是算了吧……”

    一整晚,秦深都在照顾袁浅,又是陪他吐,又是帮他洗澡换衣服,好不容易袁浅躺下了,秦深坐在他身边,摸了摸他的额头说:“叫你得意忘形。现在好了,你春风得意,我四面楚歌……”

    不知道袁浅是不是听到了他说的话,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还把脸压在他的手背上蹭了蹭。

    “阿深不怕……阿深不怕……我会养你的……你每天逛街购物做美容都可以……”

    秦深乐了,看了袁浅良久,在袁浅脸上亲了好几下:“我不喜欢逛街做美容,我就想天天看到你。给你洗衣服做饭。”

    “好……你再给我生个娃……”

    秦深的脸瞬间就黑了。

    “哥,是不是有人给你找对象了?你要是出轨了,我绝对……”

    “我要投资一个项目……让你怀孕……”袁浅睁开眼,目光还没有对焦,但是态度却认真得不得了,“你以后吃软饭……太闲了就会作妖……还是生个娃好……”

    “哦。”秦深闷笑着在袁浅身边躺下,靠着他闭上眼睛,“我这次是真要靠你来翻身了。”

    一个月后,恢阔天下召开董事会。

    外面众说纷纭,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真的是六月飞雪,流言漫天。

    董事会里气氛紧张,周老爷子早就和其他被秦深触犯利益的董事通好气,准备发难。

    做会议记录的阿曼达托了一下眼镜,唇上仍旧是淡然的浅笑。

    秦深就像感觉不到正在弥漫的硝烟,整了整西装的扣子,淡然坐下。

    “在董事会开始之前,我们先安静地等半个小时,因为警方正在来的路上。”

    秦深的话因刚落,就有几个跟着周老爷子的董事沉不住气了。

    “什么?”

    “因为有几位董事涉嫌出卖集团机密、非法转移资产……没办法,谁要我们庄总在配合相关部门做半年审计的时候发现了很多纰漏呢?可能等这几位董事被请走之后,根据《公司法》他们将失去董事身份,无法参与重大决策了。”

    “另外,在诸位董事做决定之前,我先向大家透露一下。我们恢阔本来就不打算和KC继续合作了。技术这种东西,日新月异。没了KC,还有别家质量好费用低。”

    秦深说完,就让人给每一位董事下发了恢阔天下和纳宏科技的合作协议。

    “如果这份协议生效,我们游戏的数据压缩率将会达到美国KC的1.2倍。这个数据还会随着纳宏的不断研发而上升,而他们的技术服务费却只有KC目前的一半。”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秘书就进来通知说警方来了,要请几位董事去协助调查。

    他们急匆匆拿出手机来找律师,不消一会儿,跟着周老爷子的人几乎都被带走了。

    周老爷子的脸色难看,他只能不断抨击纳宏的数据芯片不稳定,根本无法确定运载全息游戏之类。

    秦深只说了一句话:“技术革新在所难免,所以才要封测。我们已经封测了一个月,不需要前兆光纤,手机流量也能玩起来,如果玩家不是那么在乎手机费用的话。”

    支持周老爷子的人被带走,已经给了董事会里不安分的人下马威,年轻的董事几乎都站在了秦深这一边,而其他人也保持中立,认为公测之后再做决定。

    周老爷子大势已去,这一次没有击倒秦深,以后就更难了。

    散会的时候,秦深走在周老爷子的身边,一边扶着他一边压低了声音说:“听说您和KC的财务总监交情很不错啊……我刚得到消息,他在美国要接受反商业贿赂的调查。好像也是因为他从中作梗,KC才要提高百分之二十的服务费。结果让纳宏科技有机可乘,顶替了他们的位置。失去了恢阔这么大的客户他们损失惨重,听说是KC的董事会直接把他给踢出去的呢。”

    周老爷子身形一个摇晃,手指扣着拐杖都在发白,脸色偷青。

    他身边的秘书小声说:“美国那边刚爆的新闻,应该是真的……”

    秦深笑了一下:“我们很尊重年长一倍的经验。但如果拿经验和资历来谋取私利,何必呢?做姜太公不好吗?非要让自己身败名裂。”

    说完,秦深转身就走了。

    身后传来一阵惊呼声。

    “周老爷子您醒醒!”

    “快叫救护车!”

    “快点速效救心丸!”

    在走廊的尽头,是西装笔挺的袁浅,正微微皱着眉头看着他。

    “呀,袁总来了。”简寒若有深意地一笑。

    “我哥穿着西装的样子……就是让人心跳加速想要坏事做尽……”秦深笑着大步走过去,一把抱住了袁浅。

    袁浅被他抱了个闷气。

    “你过分了啊!周老爷子好歹是你长辈,你怎么能……”

    “老狐狸心脏比钢还硬。他这是为万一出事了保外就医做准备呢,装的。”

    秦深一把将袁浅揽进了办公室里,那么大的空间袁浅还被他逼得节节后退,直到后腰抵在了办公桌上。

    “你……你……我是来谈……谈合同细则的……”

    “我想是我的软饭了。”

    秦深抱着袁浅,在他的耳朵边嗅了嗅。

    “哥,要是没有你,我真过不了这一关吧……”

    袁浅抬起手来,抱了抱秦深的后背,笑了笑。

    “哥……你说这算不算命运啊,我和你就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什么意思?怎么又扯上命运了?”

    一个不留神,袁浅发现自己已经被秦深抱上了桌子。

    “八年前,你还在留学,就慧眼独到看见了数据压缩芯片在未来的不可或缺。而我的父母也看到了这一点,于是给你们提供了第一笔赞助。”秦深半仰着头看着他,满满的欣赏和崇拜,“而我还没走出象牙塔,在温室里玩泥巴。”

    “现在呢?”

    袁浅轻轻扯了一下秦深的领带,对方顺势就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

    “八年后,我想将全息游戏变成现实,可面对数据压缩这道鸿沟,你就是我的白月光,我的贯日长虹,你的梦想照进我的现实。”

    秦深的声音很轻,那是一种近乎依赖的迷恋。

    “这听起来确实像是命运。可是你现在对你想干什么?”袁浅向后看了一眼那宽大的落地窗。

    有种秀恩爱全世界都被迫观看的感觉。

    “想你一直在我的身边。”

    《征服boss》恢复封测的消息再次引爆各大社交媒体。

    加载速度是之前的一点二倍!

    游戏场景及规则得到大幅度修正完善!

    N个零的通关支票不打折扣!

    恢阔天下股票持续走高!

    封测中心的顶楼,袁浅作为合作方的高管,享受了一把VIP玩家待遇。

    谭梓先一步躺下去:“太好了!我们又可以组团了!绝对天下无敌!”

    庄域把烟夹在耳朵边:“还天下无敌?胖子你可别连玩家智商测试都通过不了!”

    简寒不紧不慢地戴上眼镜:“阿浅,你学会怎么修改玩家名了吗?”

    秦深冷冷地目光扫了过去,简寒无动于衷地躺下。

    “我当然会啊。”袁浅笑着回答。

    等简寒进入游戏了,秦深撑着下巴问袁浅:“哥,你玩家名改了什么?”

    “秘密。”袁浅也撑着下巴看向秦深,“我现在不稀罕你那N个零的支票了,真要赢了有什么奖励?”

    “我和你的未来。”

    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 用第三个世界开的坑可以预收了。胖瓜知道很多宝宝没有预收的习惯,但收藏一下可以给作者早日开坑的鼓励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