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1章 甜甜虾

作者:焦糖冬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简寒冷笑了一声:“我赌一百, 阿深压根没得手。”

    庄域不乐意了:“这么大件事情, 你就赌一百块?”

    “我说一百万。”简寒说。

    庄域想了想:“按照阿深想要什么就要立刻马上得到的性子, 他不可能还没下手。我也赌一百,阿深得手了。所以浅哥才那么生气啊,有种被骗心又骗身的怒气。”

    谭梓略微向后方靠了靠, 无奈他质量太大,电梯晃了晃,引起了庄域和简寒的注意。

    “胖子, 你怎么看?”庄域问。

    “这个……我的楼层到了……借过借过!”

    谭梓的经验告诉自己, 拿秦深打赌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但是谭胖子并没有顺利冲出两位大佬的夹击,又被扯回了电梯里。

    “胖子, 我们看得起你,才带你一起玩的。”庄域露出了匪徒式的表情。

    “可我……”

    可我不想和你们一起玩啊!

    “到底睡没睡?或者谁睡了谁?”简寒唇上的笑意, 那么的凉。

    “我……我也不知道啊……”

    谁知道电梯不知不觉就到了顶楼,一开门就看见了身着套装微笑着的阿曼达。

    “哟, 阿曼达,上一关辛苦了啊。”庄域笑着扬了扬手。

    “不辛苦。能死在董事长的手上,是我的荣幸。”阿曼达还是保持微笑。

    庄域的脑袋探到了阿曼达的面前, 压低了声音说:“你觉得, 董事长有没有睡到袁浅?”

    阿曼达引着他们几个往会议室走去。

    “今天没有睡到,明天也会睡到。明天没有睡到,后天也会。终有一天要发生的事情,有什么猜测的必要吗?”

    “不愧是首席秘书,以不变应万变。”

    他们几个进入的是一个小型会议室, 里面秦深已经在等待着他们了。

    笔挺的西装,冷峻的面容,他和昨天、前天以及大前天没有什么两样。

    庄域叹了口气,低声道:“看来是没睡到。一点□□的样子都没有。”

    “越中意的越不好下嘴。”简寒低声说完,拉开椅子淡然坐下。

    “我不废话了,我们动了财务部的梁副总之后,周老爷子就来找我谈了谈。”秦深单刀直入主题。

    “周老爷子可是跟着秦老邪一起创立恢阔天下的元老啊。梁副总好像是周老爷子招进恢阔天下的。”庄域的眉心蹙了起来。

    “所以周老爷子是不是误会……你不只是要针对梁副总,而是要把枪口指向他?”谭梓弱弱地问。

    简寒冷笑着摇了摇头:“别那么天真了。周老爷子看起来不问世事退休养老,其实在他心里,秦老爷子去了,恢阔天下就该是他的。没有他的纵容,这些年怎么会有这么些蛀虫进入恢阔天下?那些跟阿深唱反调的,那几个不是周老爷子在背后撑腰?”

    一时之间,会议室里沉默了。

    庄域又问:“周老爷子找你,说了什么?”

    “就暗示我,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享福就好了。凡事得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秦深勾着嘴角,“看来我们动了梁副总,是真的戳中他的痛处了。”

    “毕竟梁副总是财务副总监,周老爷子所有见不得人的交易以及资产的转移,梁副总多少都参与了。你要小心,周老爷子让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最好……”

    秦深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会安分一段时间。我还没那么不能忍。”

    庄域忽然想到了什么,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呢?”谭梓不明就理地问。

    “就是,周老爷子一直想要个孙女,好嫁给阿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控制恢阔天下了。谁知道他的儿媳妇儿不争气啊,生了那么多个,都是带把的啊!”

    “带把的好。阿深就喜欢刚的。”简寒笑着说。

    “我不是带把的都喜欢。”秦深向后靠着椅背,像是想起了某个人,嘴唇不自然起了笑意。

    “我们知道。你喜欢学霸、外语好的、统筹规划能力强的、有韧性又有耐心的。”庄域开启调侃模式。

    “还得长得帅气有点成熟男人气质,年纪比你大的,谈恋爱一本正经被你欺负一下就会害羞的。”简寒接着补充。

    谭梓张了张嘴,觉得还是不加入他们的讨论了。

    “你们说的那种人,真要找还是能找出一大把的。但我只喜欢那一个。”

    说完,秦深就起身走出去了。

    这时候,谭梓想了想,还是开口道:“阿深,我们技术部还是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

    “就是……你也知道,我们游戏的数据压缩技术采用的是美国KC公司的。目前只有他们能将我们的游戏数据压缩率达到最大。但是……”

    “但是技术合作的期限快要到期了。而且这项合作,是你爷爷生前和周老爷子一起去美国谈妥的。”

    谭梓的言外之意是,美国KC也应该明白和恢阔天下的合作能让他们的利益和知名度最大化,但同时由于他们技术的不可替代性,他们很可能会在续约的时候大幅度提升他们的技术服务费用,甚至要求占有一定比例的股份。

    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秦深低下头垂着眼轻轻笑了一下。

    “那就通知公关部,说封测暂停,对部分游戏设定将进行调整,调整结束之后会在继续进行封测。”

    等秦深走出去之后,简寒眯着眼睛和庄域看了一眼。

    “总觉得阿深有什么没有告诉我们。”

    “而且是反将周老爷子的秘密武器。”

    公关部的效率实在太迅速,恢阔天下暂停封测调整设定和参数的消息一发布,在社交平台上掀起千层浪。

    大家纷纷都在猜测是不是游戏遇到什么问题了,但是恢阔天下给出的回应是为了更好的用户体验,以及关卡副本环境渲染需要提升等等。

    之前暴涨的恢阔天下股票在此经历了一阵下跌。

    看着手机里各种消息,袁浅有些担忧地皱起了眉头。

    但是很快,就收到了来自秦深的微信:哥,中午一起吃饭好不好?我带了饭想和你一起吃。

    袁浅心头像是被戳了一下。

    总觉得被那么多人敬畏的董事长,在自己面前像是变了个人。

    还有带饭什么的,这是公司里小年轻才有的。女孩子做好了饭,和男朋友一起吃。两个人坐在一张桌上,一起吃饭,甜甜的。

    袁浅摁了摁额头,他觉得没办法想象自己和秦深那样在一起,回了句:哪儿吃。

    忽然觉得自己对董事长不大尊重,人家写了那么长一句话,自己就回了三个字。

    秦深的回复很快,让人怀疑他一直就在等袁浅的微信:露台上啊。

    中午,袁浅非常淡然地从办公室里出来,去了十楼的露台。

    这里依旧没有人来,据说公司出了通知,不允许员工来这个露台抽烟,大家猜测的原因很离谱,就是怕某些个压力太大的员工,嗯……会到这里进行自由落体运动。

    袁浅推开露台的门,就看见秦深靠在露台边,笑着的样子,还真让袁浅有点儿校园恋情的感觉。

    普通的保温饭盒,去年恢阔天下的员工福利之一。

    不过秦深做的饭菜很和袁浅的胃口。

    只是袁浅吃着,秦深却只是撑着下巴看他,还真像偶像剧里爱慕着陆江直树的琴子。

    不同的是,秦深做的饭菜味道很好,这很明显是早晨起来做的。更重要的是,秦深看着袁浅的样子一点都不花痴,唇上的笑容也很淡。

    “我们有员工餐厅的,你不用赶早起来做饭。”

    “在员工餐厅里,我又不方便坐你身边。现在我就能多看你两眼了。”

    “哦。”

    秦深这家伙还真是尽力在刷好感度啊。

    袁浅这人吧,从来不在乎别人给自己买贵的东西,哪怕秦深把什么豪车别墅砸到袁浅的面前,袁浅也不会动心。

    但是,就这样早起给袁浅做一顿饭,反而会让袁浅觉得温暖。

    “好吃吗?”秦深问。

    “嗯。”

    袁浅刚想要问秦深吃了没有,才一侧脸,就被对方突袭,亲了一下。

    “喂,这里是……”

    “我知道这里是集团。”

    秦深笑了一下,哪怕从男性的角度来欣赏,也觉得有股子硬朗的帅气。

    他生得好看,却没有一点奶油气。

    吃完了饭,袁浅还是开口了:“你把封测给停了,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等封测开启了,你还能继续玩。不过,你到底是想和我一起通关,还是想要那张支票?”秦深笑着问。

    “假话是,我想和你一起通关。”袁浅也学着对方,撑着下巴看着他。

    “哦……那真话就是你想要那张支票?你要的话我直接签给你呗。”

    “我自己通关挣到那张支票是一回事,你送钱给我是另一回事。”

    “我没有任何想要用钱砸你的意思,我知道你没有很高的物质欲望。我只是觉得所有我的东西,只要你需要,我都会觉得很开心。就好像我被你需要了一样。”

    秦深仰着头,看着对面的大型广告。

    那是一个旅行公司上市的广告,广告语是游览世界各地,不如住进你的心底。

    秦深看得很出神。

    这让袁浅忍不住想,这家伙到底有多喜欢自己。

    这种喜欢会持续多久?

    中午一起相处的时间很短暂,袁浅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就接到了和自己一起留学的学长打来的电话。

    “袁浅!袁浅!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们的芯片研发成功了!”

    “成功了?真的?”袁浅的脸上溢出笑容来。

    这位学长的项目是从他们留学的时候就开始的,那时候袁浅还是他项目组的一员,从初期的技术研发来说,袁浅还是当时的核心人员。

    回国之后,袁浅虽然进了恢阔天下,但是每当学长的项目出现资金困难的时候,自己都会慷慨解囊。

    学长都开玩笑说这个团队,是靠袁浅在恢阔天下打工养活的。

    整个团队都一直把袁浅当作元老,所有袁浅曾经投入的资金,都被计入了股份。

    “阿浅,我们现在挺需要你的……之前你就说要辞职过来,我就很高兴。后来你说要在恢阔天下多待一段时间,我也理解,毕竟你升职了……全息游戏也是你的梦想……”

    学长不是擅长说服的人,袁浅可以想象他在电话那边擦额角汗水的样子。

    “再加上我们的团队一直靠的都是自己抵押车子抵押房子,一身银行贷款,要不是前几年有那个科技基金会对我们进行了帮扶,我们根本坚持不下去了。你要是来了,养不活自己,确实不好对你父母交代。但是……现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我们真的很需要你。”

    袁浅的心脏轰隆隆地跳动着,原本熄灭的热情好像又要燃烧了。

    “什么谈判,什么营销策划,这些东西我们……我们搞技术的人不懂……还有融资……我们现在一头雾水。”

    袁浅开口说:“我知道,一个不小心这么多年的劳动果实就会被人侵占了。我们的芯片,许多公司和集团都觉得意识超前,太过科幻,但是我们把科幻变成现实了!之前他们都意识不到这种芯片在未来会有很大的作用,现在肯定后悔莫及!”

    袁浅的心里莫名热血沸腾。

    “你会来吗?成功的话我们一鸣惊人……但是如果一招不慎,可能全盘皆空……”

    “我想要去。但是现在有一个对我……对我来说有点重要的人,我要跟他说清楚我的想法。”

    袁浅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明白!你肯定是有女朋友了吧?是不是快结婚了?确实要她的同意啊!”

    “算是吧……”

    其实,他答应和秦深交往还没到一个礼拜呢,虽然这家伙觊觎自己不是一天两天了。

    秦深就算现在对他表现的再温柔大度,骨子里还是有控制欲的吧。

    但是,这世上多的是彼此喜欢却因为无法理解而分开的人。

    秦深,能理解他吗?

    下班的时候,秦深又在地铁口等他了。

    地铁口人来人往,而秦深的视线却穿透了人群,落在袁浅的身上。

    袁浅虽然不紧不慢地走着,一副“我不着急去见你”,可心却快要飞到他的身边了。

    “哥。”

    袁浅离他还有一步,他就已经伸手把袁浅给拽自己怀里了。

    “你……你要是想开车回家,可以不用特地挤地铁的。”

    “我是想买车啊。买你之前说的那种SUV。但是你还没有时间跟我一起去选。”

    秦深没有去拉袁浅的手,他知道袁浅不习惯在人多的地方表现的亲密。

    “你想吃什么,晚上我请你?”袁浅想着自己有话说,得先讨好一下秦深。

    这货万一要跟自己闹脾气,袁浅肯定吃不消。

    得先安抚一下。

    但是……袁浅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抚他。

    “我不要吃外面的。不然今天你做给我吃吧。”

    “可是冰箱里好像没菜了。”

    “那就去超市里买吧,有什么就做什么。”

    上了车,没想到走了狗屎运,袁浅竟然坐到座位了。

    秦深单手拉着吊环,就站在袁浅面前。

    袁浅只要一抬头,就知道秦深在看自己,他的目光里带着笑,看得袁浅心脏又要乱跳,于是低下头来。

    不低头还好,一低头,视线正好从秦深的腹部往下看,这家伙腿长,袁浅早就知道。

    关键是……嗯……除了腿长还有别的地方很有视觉冲击力。

    袁浅索性把头压得更低,只敢看秦深那双定制皮鞋。

    谁知道自己的脖子却被什么轻轻碰了碰。

    袁浅抬起头来,对方不紧不慢地把手收了回来。

    “干什么呢?”袁浅虽然皱着眉头,心里却发现并没有讨厌对方的触碰。

    “哥,你脖子真长。后颈特别好看。”

    秦深用认真的语气说,而且还非常坦荡。

    坐在袁浅旁边的大妈也听见了,立刻低下了头。

    袁浅知道自己隐隐又要脸红了。

    他们下了车,去了超市。

    秦深推着车,袁浅走在前面挑选一些新鲜的蔬菜。

    谁知道他的后领被人拎了一下,手指还故意蹭着他后颈,不用想就是秦深。

    “你怎么又……”

    “哥,我想吃虾。”秦深看着水产品的地方说。

    “这么晚了,哪里还有虾啊。”

    “有的,我看见有几只还活着。”

    “为那几只虾默哀。本来还能活过今晚的。”

    袁浅走了过去,秦深单手推着车,另一只手就把袁浅给搂过去了。

    “让我抱一下。”

    这个点还是有一些下班的人在买菜,秦深长得出挑,很容易吸引视线。

    但是这里又没人认识他们,袁浅心想自己不过是和年下小鲜肉,还是个董事长谈了个恋爱而已,有什么好躲躲藏藏的。

    放其他人身上,搞不好还要发个朋友圈什么的,满世界公告一下。

    袁浅没甩开秦深的手,走到了水产品区,折起了袖子,把那几只苟活的虾捞了出来。

    “好瘦。”秦深说。

    “就剩这么几只了,它们就要为你献出年轻的生命。你还要嫌弃它们瘦?”

    袁浅一抬头,就发现秦深看着的不是虾,而是他。

    “我不是说虾,我是说你。”

    “那还不是被你剥削的。”

    “我还没有真正的剥削啊。”

    两个人推着车去自助买单,秦深又停了下来,盯着那一排放着电池、口香糖还有小盒子的货架。

    “你又在流连什么呢?怎么跟小学生一样,放学路上晃悠半天?”袁浅好笑地说。

    “我想要那个,深蓝色盒子的。”

    秦深抬了抬下巴。

    袁浅心头没来由颤了一下,呵呵,小子想得还挺多?

    “没门儿。”

    “不要你出钱,我自己买。”秦深说完就要把车推到一边,微微低下腰就要去拿。

    袁浅的耳朵里嗡地一声响,立刻去拽他的手腕。

    “不许买!”

    袁浅一靠上去,就发现秦深的唇角翘得高高的,这家伙又在逗自己。冷不丁脸颊边上就被亲了一下。

    “我早就买了一打放你床头柜里了。”

    低沉的声音在袁浅耳边响起。

    “滚吧,全给你扔出去。”

    袁浅赶紧直起身,推了车就去买单。

    把东西拿出来扫码的时候,秦深就在袁浅的身后看着,袁浅的脖子到耳根,都晕起淡淡的红色。

    买了菜回了家,秦深把菜都洗好切好,就等着袁浅来炒。

    袁浅想起这家伙说的话,赶紧跑到自己的卧室,把左边的床头柜打开,还好里面都是正常的东西。他又绕到右边打开,翻来翻去的除了自己的手机充电器,也就多了一串钥匙。

    这钥匙应该是秦深的。

    “你还真的这么迫不及待啊。我可以立刻网购下单。”秦深带着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袁浅一回头,就看见他抱着胳膊,眼底满满的戏谑。

    “你……”袁浅的脸红得更厉害了,耳朵都在发烫。

    “去炒菜吧。”

    袁浅起身,走出卧室,正好和秦深擦身而过的时候,就听见秦深故意低下头在他耳边说:“其实我不喜欢用那个。直接来不好吗?”

    袁浅一个大踉跄:“我弄死你信不信?”

    就算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心脏却突突乱跳。

    “信啊。你一脸红我就要死了。”

    袁浅懒得听他胡扯,进了厨房开始热锅炒菜。

    但是他脑子却不听使唤,想着的都是自己坐在地铁上一抬头看见秦深雄伟壮观的样子,还有这小子力气大得很,真要硬来自己完全不是对手。

    “哥,你这油倒这么多,是要做炸虾吗?”

    袁浅猛地惊醒过来,手忙脚乱地开始炒菜。

    秦深没有再说话,只是站在身后靠着厨房的门看着他,视线越来越暗沉。

    菜上桌的时候,袁浅都觉得自己像是在梦游。

    秦深第一筷子就夹了虾放嘴里,眉梢轻轻上扬,然后轻笑了一下:“今天虾炒得真好吃。”

    “哦,是吗?”

    袁浅也吃了一口,立刻顿住了。

    怎么是甜的?

    看来是把糖当成盐炒菜了。

    “甜的你就别吃了。”袁浅伸手要把虾子端过来。

    “吃的我心里也甜。”秦深没让他把虾子端走,而是慢悠悠地继续吃。

    袁浅看了都不好意思。

    “你炒菜的时候,肯定在想我。”

    秦深一边剥虾,一边一本正经地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