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0章 集体掉马

作者:焦糖冬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谁知道他掌心一阵温软, 这是直接被阿深给趁势亲了?

    “你……”

    “要不要我, 干脆一点吧。”阿深低着头, 就这么灼灼地看着他。

    这家伙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到了黄河也不死心。

    袁浅呼出一口气来,想起了温在自己面前掉下去的画面, 自己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心疼过。

    这世上有个人,像阿深一样, 花了九曲十八弯的心思就为了追自己, 也是够难得的了。

    “要。”袁浅回答。

    阿深顿了一下,之前还一副“我就是天理”的样子, 这会儿眼睛里的喜悦遮都遮不住。

    他一把又将袁浅给抱住了,往自己怀里压, 压得死死的。

    袁浅砸了砸他的后背,老天爷啊, 这家伙是要谋杀吗?

    “你都不知道,我刚才很害怕。”阿深的声音闷闷的。

    “害怕什么?”

    “遇见你,只是吸一口烟的时间罢了。确定自己真的非你不可, 我花了一整个游戏的时间。你要是转身就走了, 我怕剩下的时间不够用。”

    “不够什么?你可别学什么微博上说的‘不够时间忘记你,不够时间放下你’。我不吃那一套的。”袁浅冷哼了一下。

    “是不够时间报复你。”阿深说。

    袁浅顿了一下,小畜生就是小畜生啊!穿上西装,一脸深情款款,还是个小畜生!

    “你长得不错, 天上有地下无的。身材也不错,年纪也轻,带出去也能炫耀炫耀。能做饭能打扫卫生,除了不能生孩子,我要是不要你,总觉得有点亏。”

    袁浅凉凉地说。

    “你不要我肯定亏。”阿深笑了,眼角浅浅的笑纹,唇线弯起灿烂的弧度,瞧那得意的样子。

    “是啊。甩掉一个人的前提,得先跟他交往。等我腻味你的任性、不讲理、霸道等等缺点之后,就能享受甩掉你的快感了。”

    袁浅抬着头,淡淡地笑了笑。

    阿深顿在那里,从这些日子以来他对袁浅的了解,他知道袁浅说的是真的。

    “还有,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家里有矿有皇位的这位。”袁浅用手背拍了拍阿深的胸口。

    “我的名字,是秦深。”

    “什么,秦深?”袁浅侧了侧脸,好笑地看着他,“你这名字起得挺不错啊,和恢阔天下的董事长一个名字。”

    阿深看着袁浅,脸上没有笑意,沉默着良久没有说话。

    “怎么了……”

    忽然有什么闪过袁浅的脑海。

    该不会……该不会阿深就是……

    “我就是恢阔天下的新任董事长。”

    阿深,不对,应该是秦深看着袁浅的目光认真得要命。

    袁浅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脑子骤然当机。

    “但是,刚才你已经说要我了,所以我是你的男朋友了。”

    秦深又低下来,像是就要亲在袁浅的脸颊上。

    袁浅下意识避开了,直接低下身来从秦深的胳膊下面挤出去了。

    我的妈呀……我的妈呀……

    恢阔天下的新任董事长,秦老邪的孙子,和他袁浅一起玩游戏了!

    不只一起玩游戏了,还他么的网恋了!

    不止网恋,董事长在现实里就早就对他动了歪心思了!

    袁浅向前走去,压根没注意到安全通道的门是关着的,眼见着就要撞上去了,身后的秦深快步而来,一把将他捞了回去。

    “哥,你怎么了?”

    那声“哥”,很短,但是很坚定。不仅仅是认同袁浅比他年长,他会尊重他,更多的是亲近的意味。

    “你……你是董事长?”

    “我是董事长。可如果你喜欢坐地铁上下班,我陪你。你喜欢在路边吃酸辣粉,我也陪你。你喜欢你的小公寓,我也给你打扫卫生。你别歧视我,好不好?”

    袁浅还是觉得没消化了。

    自己进入恢阔天下这些年,一直被压在基层,总觉得“董事长”完全和自己不是一个物种的。

    袁浅推开了安全通道的门,茫然地走了出去。

    “哥……你去哪儿啊。”

    秦深跟在他的身后,没两步就去拉袁浅的手。

    “你……先别拉我……”

    袁浅把他的手拿开了。

    袁浅摁了电梯门,然后进了电梯,秦深也跟着进去,却没见他摁楼层。

    “哥,你别吓唬我啊。我是秦深,我不吃人。”秦深又摸了摸袁浅的侧脸。

    秦深给他摁了一楼,袁浅到了楼层之后,下意识地沿着路边去地铁站。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上了地铁了。

    下午的五点半,赶上第一波下班高峰,挤来挤去的袁浅也没个反应,秦深直接靠过去,把他搂在怀里,单手吊在吊环上,小心地看着袁浅的表情。

    不少乘客都看了过来,用探究的目光看着他们。

    秦深身型挺拔,身上的西装衬托得身材更好了,袁浅被他单手抱在怀里,压得严严实实的,那保护欲连瞎子都能看出来,乘客们下意识地远离他们,明明拥挤的车厢里,还愣是给他们让出了一个比较宽松的位置来。

    终于,袁浅回了神。

    “你能跟我说实话,我从我的部门被调到营销三部,是因为……因为你吗?”

    秦深对上袁浅的目光,终于明白他在意的是什么了。

    “你靠的不是男人,你走到今天的位置,靠的是你自己。”秦深回答。

    “可是我还记得人力资源部老总的表情……他明显是有点怕我。”

    “他当然怕你。在恢阔天下做了那么久的人力资源部总经理,连个像样的晋升制度都没有。”秦深冷冷地笑了一下。

    “这些年恢阔天下的人才流失率很高,蛀虫倒是大把大把地进来。还好恢阔本来就有一整套的经营体系,按部就班的运营几年是没问题。但是长久下去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不只是你,我换掉了很多人。”

    袁浅仔细地想了一下,从秦深上任到现在,他收到的人事抄告单就有三四十个,不少部门经理都被免任,一些袁浅之前就挺欣赏的同辈甚至后辈被提拔上来。

    集团考核、项目考核、审批和监督都比从前更加严谨。

    而且袁浅的那几任领导,本来看着都有大好前途节节高升,貌似现在不是被调到没有油水的部门,就是因为过去的事情东窗事发被免任。

    “我不可能一次性喷上杀虫剂,这些蛀虫只会狠狠往宿主的肉里面钻来避免被杀虫剂杀死。我只能慢慢来。”秦深说。

    袁浅明白秦深的意思,就连恢阔天下董事会里的那些个垃圾,各个都有话语权。秦深必须按兵不动,收集到他们违反董事会规定或者亏空转移的证据,才能将他们清除。

    “当然,你跟其他被提拔起来的老员工还是有不同的。”秦深压低了声音说。

    “什么不同?”

    “他们英语说得再流畅再好,董事长不会觉得他们好帅。”

    袁浅心里咯噔一下,立刻侧过脸去,生怕多看秦深一眼自己就要脸红。

    “他们报告写得再好,董事长不会觉得这个人条理清晰、数据充沛、设想周全,好有成熟男人的思考能力,真有魅力。”

    秦深就故意靠着袁浅的耳边轻轻说。

    这家伙说得可流畅了,不知道是不是对很多人都说过。

    他这个董事长,怎么比底下员工更会拍马屁?

    “他们谈判桌上再有有说服力,双语谈判再有气势,董事长也不会觉得他们好有男人味,那么刚的样子,真想扑倒了狠狠欺负。”

    袁浅快崩溃了,这他么的是地铁里啊。

    “你别再说了!”

    “我说真话,为什么不让我说?”秦深反问。

    袁浅想要离他远一点,才刚挪出半步,对方就如影随形,胳膊一捞,又把他给捞回来了。

    正好遇上地铁到站,全车人略微向前倾,秦深直接手掌一收,袁浅就整个撞到他怀里来,还被摁得死死的。

    “喂!你……”

    就趁着人群涌动着上下车,秦深忽然低下头来,亲上了袁浅。

    袁浅还没反应过来这家伙干了什么,秦深竟然又亲了他一下,比刚才还嚣张。

    “你干什么啊!这里公……”

    “哥,你刚才侧着脸,脖子都红了的样子,我好喜欢。”

    他的声音很低沉,不轻浮,不轻佻,正经得就跟谈判桌上确定合同生效日期一样。

    他哪怕不正经那么一丁点,袁浅都会直接给他一拳,砸脸上那种。

    好不容易到了站,袁浅赶紧转身下车,想要离秦深远一点。

    老实说自己单身了三十多年,忽然有个小鲜肉,还是董事长什么的追着自己坐地铁,袁浅不习惯。就好像按部就班的生活,忽然要被对方搞乱了。

    他得适应适应。

    袁浅深深吸了一口气,秦深还跟在他的身后。

    等到了自己公寓房门口,秦深还在的时候,袁浅有些不自在地说:“那个……我到家了……你可以回去了。”

    “哥,你这样很渣啊。”

    “我渣?我哪儿渣了?”

    “前脚还说同意跟我在一起,后脚就连你家门都不给进去了。”

    “你给我时间适应一下你的存在。”

    “可以啊。我给你洗衣做饭,你可以躺沙发上看电视,慢慢适应啊。”

    “啊?”

    “你不让我进入你的生活,你怎么适应呢?”

    “但是……”袁浅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哥,你不会是什么狗血电视剧看多了,觉得我是董事长就会像电视剧里的神经病霸道总裁那样,拿钱砸你,把你养起来?”

    “那倒不会……”

    虽然袁浅觉得秦深有点儿神经病趋势。

    “相反,我还想对你说,希望你做好现在的事情,别胡思乱想,努力提升自己。也希望你能像战友一样,支持我。”

    秦深很认真地说。

    听到他这么一说,袁浅心里还真是开朗了许多。

    他打开了房门,秦深很自然地找到了拖鞋,把袁浅摁在沙发上坐下。

    “哥,那你好好消化一下,现在有个事实你有个男朋友了。年纪是小了一点,但你说过他长得像最终幻想男主角。虽然是个董事长,但绝对不跟你发脾气摆架子。你的男朋友去给你做饭啦。”

    秦深说完,就真的把西装外套给脱了,衬衫袖口折起来,下厨房了。

    当切菜的声音响起,袁浅才略微回过神来。

    他来到了厨房门口,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看秦深在厨房里做菜了。

    秦深的动作很纯熟,他之前说过自己在外留学,想吃中国菜的时候都是自己做。

    看来他不是个娇生惯养的人。

    一道菜炒好了,他又去看汤好了没。

    袁浅低着头,忍了好久还是笑了。

    “哥,你笑什么?”

    “你之前还说要吃我的软饭,我估计自己还真的养不起你。”

    “但其实,我还蛮想被你养的。”

    秦深回过头来,勾着嘴角若有深意地一笑。

    有点痞气,又有点儿邪气。

    袁浅实在没办法不胡思乱想。

    秦深端着菜,侧身从他面前走过,顺带侧过脸又要亲他。

    袁浅下意识向后一仰,避开了。

    这小子怎么回事儿?到哪里都想亲人?

    地铁里这样,回了家里还是这样?

    哦,等等,他是自己男朋友了……

    “以后你少发呆。一发呆我就想亲你。”

    秦深也不气袁浅的闪避,而是把菜端上桌子,给他盛汤添饭。

    袁浅去洗了个手,坐了下来。

    “哥,你就真不向往我吃你软饭的生活?”秦深问。

    “哈?如果有朝一日你要考我养,那估计恢阔天下破产清算了吧。”袁浅好笑地低下头来,夹了一片鸡胸肉片。

    味道还不错,一点都不老。花椒和小米椒炒出来还很鲜香。

    “你想啊,我要是吃软饭,就每天被你养在家里。我不用做美容做指甲烫头,你省了一笔。每天就在家里研究煲汤啊、做饭啊,打扫卫生,还有上健身房锻炼身体。你快下班的时候,就会收到我的微信问你,哥,晚上想吃什么啊?”

    袁浅顺着对方的话开始想象,还真有那么点娶了个贤惠小娇妻的感觉。

    “你是吃菜,还是吃我?”

    他的声音又沉厚,还带着一点暗哑,明明没有亲吻,连碰都没有碰彼此一下,这么一句网上段子都见过的话,就让袁浅整个烧起来了。

    “你……到底还要不要吃饭了?不吃就出去。”袁浅指了指门口。

    “吃啊。”

    秦深就像自己什么都没说过那样,低下头来认认真真地吃饭了。

    但是这一顿饭,除了第一口,后面的什么味道,袁浅都没尝出来。

    耳边又嗡嗡直响。

    桌子下面,还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穿着拖鞋碰他。

    “别闹。”袁浅很认真地抬起头来。

    他的耳朵很烫,喉咙也发紧,他不知道自己脸红了没有,有没有被秦深看出来。

    “我没闹啊。这样才叫闹。”

    秦深低下头来,袁浅还在想对方话里什么意思,就感觉自己的裤脚好像被什么东西一点一点撩起来。

    “你……”袁浅瞪圆了眼睛。

    秦深却说:“哥,你看,这才叫‘闹’。”

    袁浅还没说“你给我出去”,秦深已经吃完了饭,拿着碗筷进厨房了,就剩下袁浅一个人在那里吃饭。

    饭吃完了,袁浅就把秦深往门外推。

    他本来以为这家伙骨子里还是有霸道因子的,没想到他竟然只是拥抱了他一下,在他耳边说了声:“晚安。”

    真的走了,袁浅还有点不自在了。

    他进了厨房,发现秦深把什么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没自己什么事儿。

    袁浅忽然在想,秦深是董事长啊,还在追自己。

    他们还在全息游戏里网恋了呢。

    多时髦,多么偶像剧啊!

    真是真的还是做梦啊?

    袁浅本来想和好兄弟陆真谈论一下这件事,但转念一想,讨论了又有什么用。

    他几乎能想象陆真会说什么。

    第一句,“这是真的吗?”

    第二句,“你这是登上人生巅峰了啊!”

    第三句,肯定是少儿不宜的问题。

    袁浅刚躺进被子里,床头的手机就响了,一看是“阿深”,袁浅就心头一颤。

    接还是不接?

    不接。

    等到电话停下来了,袁浅才呼出一口气来,但又有点儿内疚,自己干什么不接秦深的电话呢?

    难不成真因为对方是董事长,自己对他还产生了贫富歧视了?

    这时候,秦深的微信消息来了,是一段语音。

    时间不长,就八秒。

    “哥,我西装落你沙发上了。里面有你给我的打火机,千万别掉了。你不用带去上班,我明晚来拿。”

    袁浅赶紧起身,果然看见秦深的西装对折了,挂在他的沙发椅背上。

    他自己都记不得第一次和秦深见面的场景了,但是秦深却还留着自己给他的塑料打火机。

    他把秦深的西装拎起来,伸进了他西装里面的口袋,真的摸出了那个塑料打火机。

    这是多傻气啊,一块二的打火机一直揣身上。

    此刻,袁浅要说没有优越感是不可能的。

    秦深的身价,随便搜索一下就能看到了。可是他却留着这个打火机,应该是真的很喜欢自己吧。

    不然,也不用每一次游戏都跟非要跟袁浅在一起玩。

    袁浅回了对方的微信:“我给你挂起来了。”

    对方回复:我又想你了。

    袁浅忽然有了不好的感觉,结合这家伙之前说的什么想到一晚上睡不着,袁浅又要脸红了。只是这一回秦深看不到,没法儿调侃他。

    结果,袁浅以为自己会彻夜难眠,想着秦深的坦白和告白。

    谁知道,他把被子一拉,就睡着了。

    第二天照常去上班,只是当他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又碰上了谭梓。

    他左手拎着甜甜圈的纸袋子,右手是一杯咖啡,见到袁浅眼睛都在发光。

    “袁浅!早啊!”

    其他的同事都忍不住看了过来。

    袁浅已经知道温就是秦深了,那么对眼前这位热络的技术部总经理,忽然有了合理的猜测。

    “早啊,谭翟。”袁浅等到谭梓走到了自己身边,才压低了声音说。

    “啊?”谭梓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然后很快就笑了起来,“你知道了啊?”

    “林梓也是你吧?”袁浅又问。

    “这不是挺明显的吗?”

    “第一关呢?第一关你是谁?”

    “张梓天。谢谢袁总第一关对我的栽培。”

    袁浅觉得被雷劈中了。

    张梓天是个正太少年啊,怎么才能跟眼前的谭胖子合二为一啊?

    “那个……谭总,你减肥之后应该很有市场的。”袁浅很诚恳地说。

    这时候,身边的同事齐刷刷微微低头。

    “简总!”

    是法务部的简寒来了?

    袁浅一回头,就看见了戴着眼镜,一身精英气场的简寒。

    “早。”简寒微微点了点头。

    大概是因为秦深跟自己表白了,袁浅的胆子比之前肥了不少,直接眯着眼睛问:“敛哥来上班了?”

    既然能和秦深组团刷游戏的,而且还熟悉秦深的脾性的,估计就是董事会里的鹰派吧。

    “哪里哪里,在你面前,我怎么做得了‘哥’。”

    简寒一次性对袁浅说了这么长一句话,看得其他员工都傻眼了。

    “哟,怎么都站在这里呢?”

    财务总监庄域也来了,双手揣在口袋里,衬衫的扣子也是半开的。

    整个恢阔天下,也就庄域,能把高级定制西装,穿出匪气来。

    袁浅眯着眼睛看了庄域半天,说了句:“小羽毛?”

    庄域顿了顿,摸了摸下巴:“不是吧……难道真的睡过了?这以后都没有神秘感了呀!”

    袁浅在心里呵呵,他真的好有面子啊。

    玩个游戏,跟他组团一路保护他的,竟然都是恢阔的高管。

    这时候电梯门开了,袁浅转身就进去了。

    庄域抬了抬手,本来还想要揽袁浅的肩膀,却被简寒给拦住了。

    “你是想跪搓衣板,还是跪榴莲壳?”

    庄域讪讪地笑了笑:“我这不是想请我们浅哥,坐那边高管电梯吗?”

    “袁浅不是那种对特别待遇感兴趣的人。走吧,早上有董事会。”

    说完,简寒就几乎是强硬地把庄域给摁走了。

    一进入高管搭乘的电梯,八卦节奏正式开启。

    “我记得游戏结束之前,浅哥在直升机里说,他和阿深已经睡过了……你们怎么看?”庄域的眼角眉梢都闪烁着求知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