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9章 - 完结 - 关卡3

作者:焦糖冬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一瞬间, 温的手忽然失去了力气, 顺着绳索猛地下滑。

    袁浅的神经随着他的身影, 就要断裂开。

    他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反应能力,竟然一把拽住了温,一阵剧烈的摇晃, 袁浅也跟着滑落了几米。

    “温温你抓住绳索啊!温!”

    袁浅咬紧了牙关,精神极度紧张,温下落的每一帧画面, 都让他感受到心脏被拽出身体的疼痛。

    “离开这里……如果你不通关……其他跟随你的人都只能到此为止了……”

    温很虚弱地说。

    “你的积分呢?”

    “实验室里……注射进你体内的药剂会麻痹你的神经……让你顺从于安奇拉的入侵……”

    袁浅这才明白, 温用自己的积分兑换了袁浅免于神经麻醉。

    “这也是你计算之中的吗?你这个混账!你只是中了一枪而已……”

    “我曾经……看着你背对着我……那辆车爆炸……也曾经看着你驾驶飞船离我远去……消失在最明亮的地方……”

    袁浅愣住了:“什么……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

    什么叫做“看着你背对着我,那辆车爆炸”?

    什么叫做“曾经看着你驾驶飞船离我远去”?

    袁浅骤然惊醒, 温就是林深!也是景清!

    他的手在那一瞬间脱了力,温又是一阵下滑。

    袁浅吓得松开滑索又是一阵下坠, 才勉强抓住了他的手腕。

    “妈的!是你个混蛋家伙!你他妈耍我好玩吗?你给老子爬起来!再不爬老子扔你下去!”

    袁浅的脑子里一阵又一阵的爆炸,还在消化温=林深=景清的事实!

    这不是真的!这他妈怎么会是真的!

    林深那家伙又偏执又任性!景清那么爱演简直戏精影帝!怎么会是温!怎么可能是温!

    袁浅的脑子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狂啸。

    “因为我好喜欢你……可不知道怎样的自己才会……让你喜欢……”

    “你他妈给我滚上来!滚上来!你个混蛋家伙!你满嘴跑火车有一句真话吗!我他妈揍死你!”

    袁浅想要把所有骂人的话都喷到这家伙的脸上!

    但无奈自己平时涵养太好, 再想要喷,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句,完全没有创造力, 也根本不解气

    “袁浅……我说谎话的时候你总深信不疑……我说真话的时候你却怀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因为第一次喜欢一个人。”

    温仰着头,看着袁浅。

    那是一种迷恋,和海勃利迷恋着父本完全不同,温的迷恋很深,就像一个重症患者明明知道自己病入膏肓, 可一点都不想要被治愈。

    又理智,又盲目。

    “你他妈的给老子爬上来……你装什么可怜!我不原谅你!我不会原谅你!”袁浅吼了出来。

    可是眼泪却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这就是个游戏,又不是真的会死掉,到了三次元,袁浅要把这混账玩意儿揍成屎。

    “我被打中的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吗?别浪费时间了,不然程羽和陈敛该阵亡了……你那么又责任心的人,应该明白取舍。”

    袁浅看着温背部那一大片鲜红,这才明白他背击中的恐怕是脊椎。

    “你真的以为我不会让你死吗?我不会说通关口令给你!”

    因为老子压根不记得了!妈的!

    “无所谓的……能报复你一次也好啊……”温淡淡地看着袁浅。

    他的笑容里是一种满足,还有被压抑的热烈。

    就好像他表达出了自己对袁浅的不舍和恋慕,就会成为袁浅的负累一样。

    “报复我?老子还没报复你这个人渣!”

    这时候,研究所里也有人取来了绳索,射向了高处,带着枪准备上来。

    “蜘蛛侠拼尽全力……格温却还是死在他面前了……我看那部电影很多遍,认识你之后才会看着电影流泪。你说,得不到的要学会放手。所以,抓不住的……也要放手。”

    那一刻,温的神情变得坚毅和笃定。

    已经有人升上来了。

    子弹擦着袁浅的脚跟掠过,生死一线。

    “放手!”

    温露出了狠戾的表情。

    “你不放手我也会被命中!你明白不明白!走啊!上去之后看电梯井!”

    系统!系统!通关口令是什么!我选的通关口令是哪一个!妈的!妈的!我怎么会不记得!

    又是一发子弹,直接击中了袁浅抓着温的那只手。

    哪怕袁浅不肯放,温也掉下去了。

    “我想和你直到最后”

    他离他忽然之间那么远。

    他的身体狠狠砸在了极冻舱。

    袁浅在极速上升,他甚至看不清楚温是不是摔到支离破碎了。

    眼泪已经模糊了他的视线。

    心痛的感觉仿佛冰冻了他的血液,让他从胸口到指尖都痛到自己的身体要裂开。

    他终于明白温所谓的报复是什么了。

    他曾经眼睁睁地看着袁浅在他的面前死掉两次,这一次他终于让袁浅体会了那是什么感觉。

    当他抵达顶楼的时候,他的身体都是软的。

    他甚至想要趴在边缘上再看温一眼。

    但是子弹却擦着他的脸飞过。

    这时候有人把他拽了回去。

    “你他妈的想死啊!探着脑袋送人头啊!”

    是程羽和陈敛。

    “温……温死了……”

    “死……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还是眼睛被眼泪给淹了所以看不清,袁浅怎么觉得程羽好像笑了?

    还笑得倍儿开心?

    “我们怎么离开?温有没有什么遗言?”

    程羽一边说,一边开枪解决追上来的人。

    “是的,袁浅你想清楚温这人,哪怕是死,也会把自己的对手怼死。所以他肯定留了后着。”陈敛很淡定地说。

    袁浅脑海中想起温掉下去之前,要他上去之后看电梯井。

    他冲了过去,竟然在电梯井的边缘看见了一个引爆器!

    不愧是温,早就计划好了一切可能。

    袁浅甚至不知道他被子弹击中是不是也在他的计划范围内。

    袁浅摁下了那个引爆器,整个电梯井炸裂开来,一路直下,一直炸到了地下二十层。

    巨大的震颤让控制中心摇摇欲坠。

    陈敛一把将袁浅拽了过来,避开了爆炸的冲击力。

    控制中心就要塌了,他们呆在这里一定会团灭。

    “我们走。”程羽回答。

    “走?怎么走?”袁浅愣住了。

    “顶楼,直升机。”陈敛扔下了这么一句话,就打开了安全门,顺着楼梯往上爬。

    控制中心开始坍塌。

    程羽说了句:“我们走咯!刚用剩下的积分兑换了开直升飞机的能力!”

    “袁浅!走!”陈敛一把将袁浅拉了上来。

    在巨大的直升机嗡鸣声中,他们缓缓起飞,而身下的控制中心就这样一层一层地坍塌下去。

    强烈的日光直射下来,尘埃四下蔓延,像是要将整座城市都淹没一般。

    整个世界即将自由狂欢。

    袁浅的耳边响起了系统播报:目标安奇拉已被消灭。恭喜玩家boss袁浅,顺利通关。

    袁浅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

    “谢你了。下次遇到了,再组团啊?”程羽笑着说。

    “还有下次?”袁浅忽然一把顺走了程羽的枪,指着程羽。

    “不是……袁浅……你想干什么?我们这不是都通关了吗?有话好好说……”程羽举着双手,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个发展。

    “说!你是不是认识温!”袁浅问。

    “哎哟……我和温真的不……”

    “真的不熟”还没说出口,袁浅就送了他一枪,正好在直升机窗子上留了个弹孔。

    程羽给镇住了。

    “我见过温,和他吃过饭,坐过地铁,还睡过觉。你最好说实话,不然我弄死你。”袁浅咬牙切齿地说。

    一直挨着直升机舱门,沉默看戏的陈敛开口了:“什么?你们竟然连觉也睡过了?”

    “对啊。所以别让我知道你们跟那个混蛋有任何关系。现在坦白了,我原谅你们。但要是不坦白被我发现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真弄死你们。”

    袁浅的嘴角高高扯起,笑容恶劣的很。

    “这是破罐子破摔了。”陈敛摁了摁眼角。

    “那个……我和温……那个是……大学同学!陈敛和温幼儿园就混在一起了!你问他!问他!”

    程羽想要转移话题。

    就在那一瞬间,程羽和陈敛忽然一起倒了下去,歪倒了一边。

    “这是下线了?两个混蛋家伙!”

    袁浅气到牙痒痒,恨不能把这个关卡炸成世纪烟花!

    耳边响起了系统提示:玩家程羽、玩家陈敛因账号安全问题,临时下线。

    “账号安全问题?”

    袁浅气到想笑。

    比起他们两个,他还有另外一个想要收拾的家伙。

    你以为你在游戏里挂掉了我就会同情你了?

    你以为你这一路深沉成熟沉稳,就能让我原谅你前面两关给我找的麻烦?

    而且林深他妈的第一关就在强势表白了,如果第二关景清和第一关的林深是同一个人,那就摆明了是赖上他袁浅了!

    第三关表现的这么好,还不就是为了泡他!

    袁浅摘下了全息眼镜,从游戏舱里坐起身来。

    他冲了出去,一层一层地开始寻找阿深那个小混蛋!

    越想越生气!

    什么在天台上一起抽烟啊,什么和他一起上下班坐地铁啊!什么一起打牌一起吃火锅啊!都搞不好是全套!

    这家伙满脑子不知道想的是什么呢!

    袁浅连着跑了四五层,都没找到阿深。

    “那小兔崽子是不是知道我要跟他算账,所以故意躲起来了?”

    袁浅越发地气到肺炸。

    自己想找人,都不知道阿深的全名叫什么!

    这小子是不是早就料到了东窗事发的那一天,他会满封测中心要把他逮住,所以故意不告诉名字?

    还家里有矿,有皇位要继承,所以不说名字!

    我袁浅要是再信了你的邪,我就把家里的平底锅砸自己脑袋上!

    人呢?还真的没找到人在哪里?

    跑路的这么快?难不成还真得去法务部找宋鸿?

    袁浅拿出手机来,直接打了个电话给宋鸿。

    “喂,阿鸿吗?”

    和宋鸿一路合作下来,两人彼此之间还是很欣赏的。只要不是当着下属的面儿,袁浅喊宋鸿都是“阿鸿”,宋鸿也叫他“浅哥”。

    “浅哥?这一关封测结束了?要回来工作了?还是想念你的小老弟了?”宋鸿的声音皮皮的。看来最近他们法务部的头儿简寒不在,宋鸿过得挺轻松。

    “封测是结束了。我在封测里见着阿深了。你告诉我,阿深到底叫什么名字?这臭小子咋呼我说他家里有矿,还说有王位要继承,是不是欠收拾?”

    那一边的宋鸿忽然沉默了。

    “阿鸿?你怎么不说话了?”袁浅的眉心蹙了起来。

    “那个……不是做兄弟的不义气,是这件事儿吧你问他本人比较好?”

    “你不是阿深的主管吗?怎么觉得你还挺忌惮他的?”

    “那个……或者等简总回来,你问简总?”

    一向很有原则的宋鸿竟然也开始甩锅了?

    这不对劲儿啊?这还是他认识的宋鸿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从袁浅的身后伸过来,把他的手机拿走了。

    “我来跟他说。”略微低沉的声音响起。

    袁浅一回头,就看见了阿深。

    他拿着自己的手机,对电话里的宋鸿说完那句话之后,就挂掉了。

    还是那张帅气得跟游戏男主角一样的脸,眼角眉梢都带着和温如出一辙的冷睿。

    但是袁浅却觉得怎么那么陌生。

    他略微低下眼,看着袁浅,目光很深。

    “真的……林深是你,景清是你,温也是你?”袁浅咬着牙问。

    “是的。”阿深看着袁浅,连目光都没有丝毫颤动。

    “你这混蛋”袁浅不说二话,一拳头就挥了出去。

    他本来以为阿深会躲,但是没想到这家伙杵在那里,硬生生挨了袁浅这一下,向后踉跄了一大步,撞在了墙上。

    袁浅也没多好,手指头撞在了阿深的颧骨上,疼得跟要骨裂了一样。

    这算什么事儿啊?他揍人,揍到自己手疼?

    袁浅的脸都涨红了,反倒是阿深不像是很疼的样子。

    他直起了身,看着袁浅,那灼然的目光让袁浅想到了第一关轻而易举扑倒自己就不放手的林深。

    “还要揍吗?”他的声音淡淡的。

    “揍!为什么不揍!是不是从头到尾,从第一关到这一关你都把我当傻子?你也在封测吧?看到我的玩家ID就知道我是谁了对不对?把我蒙在鼓里当观众,你在游戏里发挥演技的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因为怎么演,你都不喜欢。”阿深说。

    “所以你这是不打算演了,对吧?”

    “对,不打算演了。你不是还要揍我吗?赶紧的。”

    阿深那样子,仍旧天经地义的。

    “揍你?浪费力气。反正你一点儿没觉得自己错,对吧?”

    说完,袁浅就去拿自己的手机。

    它被阿深拽在手里,捏得紧紧的。

    袁浅的手还没碰到,阿深就把它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你干什么……”

    话还没说完,阿深忽然压了下来,覆在了袁浅的唇上。

    温热而强势的触感沿着嘴唇直入大脑,“嗡”地一声,脑壳都要炸裂开一半。

    “唔……”袁浅用力推对方一把。

    阿深直接扣着袁浅的手腕往身后那么一折,压着他一步一步向后退,正好退到了安全通道。

    袁浅这辈子还没跟人亲过。在第一关里和林深的那一次不算,因为系统压根没让他们有感觉。但是这一次不同,阿深亲吻之间的力量和渴望是真的。

    整个世界都像是陷入一个漩涡,炙热的要在袁浅的血管里点上一把火,轰隆隆炮火碾压而过,沸腾着让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如果阿深只是霸道就算了,至少这样会坚定袁浅对他的反感。

    可偏偏阿深的段位太高,他的亲吻勾着袁浅的魂,仿佛袁浅的每一根细微的感官神经都被这混蛋家伙含在了唇间。

    袁浅原本想膝盖狠狠给对方来一记,把他五脏六腑都给踹出来。

    谁知道阿深压根儿没打算抵挡,就想由着袁浅踹,袁浅膝盖刚抬起来,他就忽然挑了一下袁浅的上唇,紧接着又是用力一吮。

    袁浅的心脏被他吃下去了,腿那么一软,别说要踹他了,自己都差点儿站不稳。

    后背贴着安全通道的墙,眼见着就要顺着墙滑下去,偏偏又被阿深给托了起来。

    “要么狠……要么吻……这是你说的。”

    阿深贴着袁浅的额头,声音发紧。

    袁浅以为这家伙一定很得得意,毕竟把他袁浅亲到发昏,这小子搞不好正勾着嘴角笑。

    但是一抬眼发现,并不是的。

    他的呼吸很沉,触碰上袁浅的脸颊都在发烫。

    他虽然死死扣着袁浅不让他动,但是手臂都在□□,他在紧张。

    还有那心跳声,袁浅都分不清楚到底是自己的,还是阿深的。

    “你骗我……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袁浅抬了一下阿深的胳膊,对方压根儿没打算放他走,勒更紧了。

    “除了没告诉你我是谁,还有我知道你是谁之外……我还有什么骗了你?景清不算,那一关我是boss,你知道我在那一关的难处。”

    阿深看着袁浅的眼睛,那目光坦荡的不得了。

    “而且我想追你。你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在现实里……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男的,所以不敢贸然下手把你吓跑了。可是在游戏里,我就有很多次机会能追求你,了解你。”

    “所以林深失败了,就换景清。景清失败了就换温?你他妈很会玩儿啊!放手!”

    “不放。”

    本来以为阿深理亏,多少会势弱一些,没想到这死小子一如既往强硬。

    他的目光很用力,简直要把袁浅钉在自己的怀里。

    “你凭什么不放?起开!”

    “凭现在如果我放开你,你要么对我避而不见,要么就是跟我冷战,我就是要一鼓作气,把你追到手。”

    阿深这话,直白得让袁浅连回话都不知道回什么了。

    “我凭什么就一定要被你追到手啊?”

    妈的!气不打一出来!

    “凭你已经喜欢我了。如果现在你继续闹变扭,我们僵持着,不但浪费时间,还有可能莫名其妙就分开了。”

    袁浅心里咯噔一下,阿深说的确实是那么回事儿。

    “我也没喜欢你到什么要生要死的地步。所以你给我起开。”

    “我不起开。”

    “阿哈?”

    “你是个爷们儿,袁浅。喜欢就跟我在一起。不喜欢,那就跟我死磕。你给个准信儿,要么在一起,要么我继续追你,我会死磕到底。你说吧。”

    “你这是选择题吗?我既不要跟你在一起,也不要跟你死磕。滚滚滚!”

    “我喜欢跟你在天台上看你抽烟,和你聊天。我喜欢你身上三五香烟的味道,你烟抽的其实不多,所以味道淡淡的,有男人味又不呛鼻。我喜欢和你一起坐地铁回家,能趁着挤的时候抱一抱你,能让我高兴很久。我也喜欢和你一起吃酸辣粉涮火锅,和你坐在沙发上看电影,喜欢给你打扫卫生这样我就能摸一摸所有你碰过的用过的东西……我就是喜欢你。你要不要我?”

    袁浅这才感觉到,阿深身上有着林深的任性,还有景清的依恋,以及属于温的沉稳。

    一个人本来就是有很多面的,也许游戏里每一个阿深都没有在演,只是把自己不同的面展现给了袁浅看。

    “你留给我的打火机,我都还放在口袋里。”

    这一下,袁浅真的给击中了。

    他想起了程羽说过,说温开始打游戏之后就迷上了三五香烟。

    阿深也早就跟袁浅说过,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喜欢抽三五香烟。

    “我总不是你的初恋吧……”

    袁浅忽然觉得窘迫……窘到不知道怎么和阿深对视。

    “是啊。”阿深没有丝毫犹豫地回答。

    “你骗谁啊?你长这么一张脸,我是你初恋,你当我傻啊?”

    “别人喜欢我,那是他们单恋。我喜欢你,第一次为一个人绞尽脑汁想接近,想碰你亲你,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也是你……你是第一个。”阿深还是非常肯定。

    “我有什么好让你想到睡不着的?”袁浅无语了。

    “我打一晚上飞……”

    “混蛋”袁浅直接伸手捂住他的嘴。

    尼玛,太不要脸了!真不要脸!怎么这么不要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