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8章 全面诱惑08

作者:焦糖冬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看起来你对他们有很深的感情。”

    秦放拉过了椅子, 在袁浅的面前坐了下来。

    “他们为我出生入死。”袁浅回答。

    “那么你知道他们为你出生入死的原因吗?”秦放又问。

    袁浅冷笑了笑:“您可真有意思, ‘为朋友两肋插刀’这句话您没听说过吗?”

    秦放摇了摇头。

    “他们为你出生入死, 是因为本能。”秦放回答。

    “本能?什么本能?”

    秦放笑着抬起手来,他戴着纯白色的手套,轻轻抚摸过袁浅的脸颊。

    “你没有发现, 这一路下来,所有的海勃利,都没有真正伤害过你?”

    袁浅顿住了, 难道这破游戏还有什么隐藏的细节?

    他瞥了一眼秦放身后的“阿曼达”, 那张艳丽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眼底和袁浅一样掠过一丝疑问。

    无论是学校里遇见的第一个海勃利, 还是在加油站里遇到的那一个,又或者阿冉也好, 阿曼达也好,都表现出了对袁浅的一种迷恋。

    就像是上瘾了着魔了一样。

    明明游戏设定的是袁浅那个双胞胎哥哥, 被称为“海勃利之父”的家伙,派出了海勃利来追杀袁浅……但是“海勃利之父”明明就被秦放给控制了,又怎么会派人来杀死袁浅呢?

    “什么意思?”

    “你的双胞胎哥哥嫉妒你。因为他并不是真正被外星生物安奇拉所选中的那一个, 你才是。”

    秦放的话音落下, 袁浅整个人都傻了。

    “我?我没有上过太空!我也没有去研究所里待过!而且……那个什么外星生物安奇拉要寄生也是有选择性的啊!我还在读大学,我双胞胎哥哥就已经是研究所里的研究员了!就这智商……安奇拉也是选他,不是选我啊!”

    袁浅觉得自己的分析非常有条理,非常合乎逻辑。

    秦放莫不是要诓他,就像当初拿全息网游作为诱饵, 诓他这个大好青年进了恢阔天下!

    “因为,当初考进研究院的那个人,是你啊。”秦放开口道。

    “啊……什么……”袁浅是又听说过什么双胞胎兄弟,成绩好的那个替成绩不好的高考之类,但现在这个发展有点狗血。

    “安奇拉是非常高智商的生物,它一直观察着自己的饲养者。曾经有一段时间,安奇拉的成长缓慢,神经细胞大面积坏死,研究员们以为它缺氧,于是给了它更多的氧气。只有你的哥哥提出来,是因为氧气过剩。”

    这一切对于袁浅来说就像听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故事。

    “所以我哥哥调低了氧气浓度?救了安奇拉?”

    袁浅很想摁住自己的脑袋你就干脆把氧气调到最高,毒死那个外形生物,以后不就没那么多屁事了?

    “是的。安奇拉得救了。”秦放微笑着说。

    “那……这应该就是安奇拉看上我哥哥的原因,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袁浅真的闹不明白了。

    “你哥哥因为这个,还得到了晋升。他太高兴了,于是在研究员的更衣室里打电话给你,谢谢你的建议。你们的对话,被安奇拉听见了。”

    “被安奇拉听见?安奇拉应该是培养在封闭的环境里,怎么可能听见我和我哥哥的对话?”

    秦老邪,你编故事也要编得逻辑合理啊!

    现在玩家那么挑剔,你这脑洞扩散得太大,小心被唾沫星子喷满啊!

    秦放笑了:“你不知道安奇拉不是靠听觉来感知事物的吗?”

    袁浅心里一阵凉凉,总觉得现在秦放的表情特别像那个讲鬼故事的张震。

    “从安奇拉知道是你提出要降低氧气浓度开始……它就对你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好奇。你真的以为安奇拉是从那次研究室的事故开始寄生在你双胞胎哥哥的身上吗?”

    “你……什么意思?”

    “它诱惑的第一个人类就是你的哥哥。你哥哥第一次在培养仓里被安奇拉入侵,安奇拉教会了他如何将自己培养得更加符合研究所的期待,而作为交换,你的哥哥必须把所有关于你的一切告诉它……你童年的照片,你学生时代参加的运动会,你高中毕业典礼的视频。猜猜看……当你哥哥在研究所里和你视频聊天的时候,是你哥哥还是安奇拉?”

    袁浅全身一阵冰凉。

    这些都属于游戏里的设定,袁浅并没有亲身经历过。

    但哪怕是听秦放讲出来,也让袁浅觉得毛骨悚然。

    这就好像是……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一直盯着他,悄然入侵他的生活,他却全然不知?

    “那个时期的安奇拉,处于人类所谓的青春期。而你是安奇拉整个青春期里最吸引它的人类。这就像是初恋一样,它迫不及待地长大,想要见到自己的初恋情人。”

    秦放看着袁浅的目光一点一点地变深。

    “您的比喻真的很有想象力。人类和安奇拉是两个不同的物种。跨物种不会有结果的。”袁浅用冰凉的目光回视秦放。

    “是啊,安奇拉不是人类,所以它没有许多人类的劣根性……比如背叛,比如朝三暮四移情别恋,无论多少年过去了,它想要的永远没有改变。其实当年,你的哥哥并没有伟大到要和安奇拉同归于尽的地步。谭翟的父亲也参与了研究,他才是那个发现问题要和安奇拉同归于尽的人。”

    袁浅忽然明白了过来:“你是说……那场事故其实是安奇拉已经成熟了,可以离开实验室,所以寄生到了我哥哥的身上……然后被……”

    被谭翟的父亲发现了,才被极冻在了实验室里。

    “这才是当年的真相。而所有海勃利对你的迷恋,都来源于安奇拉基因深处对你的执着。所以不用难过于温他们的死亡,他们对你的保护……并不是出于他们自身的情感,而是因为寄居在他们体内的安奇拉对你的保护欲。”

    秦放站起身来,像摸幼儿园无知孩子一样,摸了摸袁浅的头顶。

    “等等,你又是怎么知道安奇拉的想法?”袁浅抬起头来,冷声问。

    “这就是我和安奇拉之间的交易了。它已经厌倦了你哥哥的躯体,赝品始终是赝品。我已经帮它找到你了。”

    秦放回过头来,对“阿曼达”点了点头:“现在,正式邀请我们的客人……啊,应该是最尊贵的主人,去见一见那个一直迷恋他的安奇拉。”

    袁浅被“阿曼达”紧紧拽着胳膊,以强迫的姿势被摁进了电梯里。

    跟在“阿曼达”身后的两个部下没有被允许进入电梯,这让袁浅心里莫名紧张。

    秦放用自己的指纹打开了电梯里的某个面板,电梯竟然出现了-20层的按钮。

    “安奇拉拥有众多人类所没有的能力,比如说它超强的复原能力。这样的能力足够帮助人类客服所有疾病,达到长生不灭。”

    袁浅跟在秦放的身后,虽然没有见到他的表情,却能想象此刻的他有多么的疯狂。

    而他的手被紧紧地握住了。

    温暖的,极有力度感,所有心底对未知的恐惧都随着对方沉静了下来。

    他甚至不用侧过脸,也知道身边的“阿曼达”只有冰冷的表情。

    当电梯门打开,一个宽阔到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地下实验室呈现在袁浅的面前。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秦放微笑着说。

    洁白到可以当镜子使的地面,无数身着白色工作服正在实验和处理数据的研究员们,各种高精尖的仪器……各种全息数据从袁浅的眼前掠过。

    这恐怕是这个世界里最尖端的实验室了吧。

    “你的哥哥就要来了。你应该很想他吧?”秦放转过身来笑着问。

    袁浅在心里冷哼了一下,不好意思,我是个独生子,实在想象不来有个双胞胎哥哥啥感觉真要见着了,估计能联想出一部恐怖片来。

    他们走到了一间巨大的透明实验室前,无数的管道支架深入其中,交织成一个网状的空间。

    而这件实验室的高度……仿佛直通天际!

    就在这个时候,有什么巨大的东西从实验室的顶部匀速滑落下来。

    秦放示意袁浅抬头看。

    一开始袁浅看不清楚,但是随着那个巨大的东西越来越接近,袁浅这才意识到秦放竟然把当年那个极冻安奇拉的实验室运过来了!

    这个实验室从高处滑行下来,与秦放的实验室接驳,所有仪器迅速运作起来。

    袁浅惊呆了,有钱就是任性!

    是不是只要钱够多,就能撬起整个地球?

    秦放轻轻拍了拍袁浅的肩膀,袁浅跟着他移动自己的脚步,然后终于看到了被冰冻的目标,那是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他闭着眼睛,神情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

    可惜温度太低,谁要是吻他一下,嘴皮子就再别想下来了。

    “秦先生,‘海勃利之父’的身体已经到达极限了,我们必须转移他体内的安奇拉。”

    一个身着白大褂,鬓角略微泛白,看起来应该是这里研究主管的人说。

    “汤博士,别担心。”

    汤博士看了一眼袁浅:“安奇拉衰弱得很厉害。”

    秦放双手托住了袁浅的脸:“孩子,别害怕。接受它……你会获得你想象不到的力量。甚至于这个世界都可能尽在你的掌握。等到那个时候,财富名利对你而言都像尘埃一样渺小。所有曾经摁下你的骄傲的人,都将匍匐在你的面前。”

    “接受它?我就是我,为什么要接受它?活成您描述的那个样子,应该会得神经病吧。”袁浅知道自己如果太乖巧、太顺遂地同意了,秦放反而会起疑。

    “阿曼达,护送他进去。”

    秦放连进一步的说服都省略了,这是要“霸王硬上弓”啊……

    “阿曼达”一把扣住了袁浅的胳膊,毫不留情地往实验室里带。

    袁浅被他拽得胳膊疼,要知道之前的温虽然强大,但对袁浅从来都会收敛自己的力量,无论是带着他从高楼上跃下,还是逃避畸兽的追捕,都从没有弄疼过他。

    就算是要扮演阿曼达,这也太入戏了……吧……

    袁浅本来想要用视线声讨温,但是和“阿曼达”目光相对的瞬间,袁浅傻眼了……这不是温……这不是温的眼神。

    就算温不苟言笑,但他看着自己的目光里是有温度的。

    而此刻的“阿曼达”,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

    这是为什么?

    袁浅抬眼看向那个极冻舱,忽然明白了过来。

    这里是距离安奇拉最接近的地方,安奇拉可以控制所有的海勃利!

    这种精神控制凌驾于一切海勃利的能力之上,哪怕温曾经获取了阿曼达的能力也无法抵挡!

    “阿曼达!阿曼达你醒醒!”袁浅拽了拽对方的胳膊,但是对方却毫无反应。

    他强硬地将袁浅摁在了椅子上。

    实验室的广播里响起了那个汤博士的声音,他指示着“阿曼达”将所有的管道和电路都链接,检测仪器和数据都开始运作,袁浅隔着极冻舱的透明玻璃,仿佛看见那个毫无生机的人有了温和的表情。

    “温……温你听见了吗?我是袁浅!”

    袁浅已经心急如焚,当“阿曼达”即将转身的时候,袁浅紧紧抓住了她。

    “别走……别走,你可以控制你自己的!”

    他们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当温接近安奇拉的极冻舱,会被它控制。

    这时候“阿曼达”低下了头,靠在了袁浅的耳边,用温的声音,开口道:“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迫不及待地想要占据你的身体,入侵你的血液你的细胞你的大脑……我会与你完全融合,成为最完美的生物。”

    袁浅愣在那里,忽然意识到和他说话的不是温,而是安奇拉!

    “阿曼达”原本毫无生机的目光缓慢明亮了起来,充满了极致的渴望,像是要将袁浅碾碎在自己的目光里。

    “别害怕,不会疼的。等着我来到你身边。”

    “阿曼达”轻声说完,就摁下了某个摁钮,袁浅头顶上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接着他的颈间微微刺痛,被注入了针剂!

    “温……”

    在袁浅和极冻舱之间连接着的无数细管之间,袁浅看见有什么正在游动。

    那并不是液体,它是活着的,折射出淡蓝色的荧光,挣扎着,以强烈的求生欲和渴望向着袁浅而来。

    那就是安奇拉的本体!

    它竟然能将自己的身体分割成无数部分!每一股都是它的躯体,都拥有神经元,它距离自己越接近,袁浅就越发毛骨悚然。

    就算内心深处知道这只是个游戏,袁浅还是有了“干脆就下线”的想法。

    紧接着袁浅就在心里扇了自己两个大耳刮子。

    他相信温一定也还在线,也一定在等待和寻找着救他的机会!

    不到最后一刻,就这么放弃了,那么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自己都会更加轻易的放弃!

    就在这个时候,实验室忽然响起了警报声,头顶上紧急避险的广播响起:“警报警报楼体不稳,控制中心发生震动!警报!警报!”

    袁浅只愣了不到一秒,就明白了这不是地震,也不是这栋楼遇上了什么意外,而是程羽使用了他的能力!

    天啊,小羽毛这是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吧?这么坚固的一栋楼,他愣是能弄出地震的效果来!

    “警报警报电力系统受损!”

    实验室外一片兵荒马乱,备用电源同一时刻启动,但是要维持安奇拉离开宿主的能量是巨大的,那瞬间的电路转换就让安奇拉在寄生过程中迅速衰弱。

    秦放脸上是冷峻的表情:“通知了所有海勃利进行搜查!这样的能力,最有可能办到的是程羽!难道他没死?”

    那一刻,秦放陡然明白了过来。

    此时,在通往控制中心主电路的途中,程羽和陈敛正在和追击而来的海勃利搏斗。

    “你马上进去!我来拖住他们!”陈敛冷声道。

    “交给你了!”

    程羽头也不回地双手压在保险门上,狠狠一震,将它整个拎了下来,哐啷一下砸向一头想要扑上来的畸兽脑袋上。

    陈敛目光一凛,双眼的瞳孔变成了红色。

    那些跟上来试图使用他们能力的海勃利,在瞬间被陈敛捕捉。

    但是他们人数众多,陈敛也只能短暂地控制他们,他的额角青筋都在颤抖,要紧了牙关,必须要等到程羽将实验室的主电路都破坏掉!

    终于,就在那些海勃利跻到了陈敛面前,程羽一拳狠狠击上了电路主机!

    黑暗骤然降临!

    “秦先生!实验室的主电路也被毁坏!电力供应不稳!”正在监控安奇拉情况的杨博士高声汇报。

    “打开实验室那不是阿曼达!不是阿曼达!”秦放冲上前去。

    头顶上的亮光闪了那么两下,就在明暗交替之间,袁浅看见面前的“阿曼达”目光冷冽,从手中取出了那枚早就准备好的针剂,直接扎进了其中一根输送安奇拉的管子里!

    袁浅睁大了眼睛,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一点点的药剂,裹挟着致命的流感病毒,就这样注入了那个安奇拉的体内!

    所以停电就是为了让安奇拉衰弱,它一旦衰弱就会失去对其他海勃利的控制能力!

    难道说这场停电是温早就计划好的?

    随着流感病毒的强势扩散,虚弱的安奇拉挣扎着从管子里退回到极冻舱中。

    温已经变回了自己原本的模样,一把将压在袁浅身上的设备抬了起来。

    “我们走!”

    袁浅头也没回,只看见温一脚踹开了实验室的门,带着袁浅跑了出来。

    “抓住他们!人呢”

    秦放直接取过了枪,朝着温连开数发,但是都被温敏捷地躲了过去。

    “安奇拉情况不正常!它正在迅速衰弱!它就快要死了!”杨博士说。

    此时的温取出了腰间的绳索,向上发射,直接定在了实验室升降通道的高处,抱着袁浅就直升而去。

    无数研究员们举着枪向温射击,但是温上升速度太快,已经离开了手枪的射程。

    烈烈风声从袁浅的耳边掠过。

    他低下头来,看到的是那个巨大实验室里无数人仰望他的视线。

    无奈的,疯狂的,绝望的,交错在一起。

    ”别低头,别去看不属于你的世界。”温冷声道。

    “温你以为这样你就能离开这里吗?一旦安奇拉父本死亡,你也将失去安奇拉的能力!一个普通人你觉得能离开这里吗!”

    秦放的声音从高处的广播里响起,如同来自地狱的绝响。

    袁浅一愣,是啊,他们怎么忘记了,如果安奇拉死了,所有海勃利都将回归普通人类!

    “温!”袁浅能感觉到温的臂力正在减弱,他的肩膀正在轻轻颤抖,他的体能正在衰竭。

    “握住了……”

    温忽然停了下来,将绳索绕过袁浅的腰部,将他扣在了上面。

    “温……你……”

    “你之前不是问……我的能力是什么吗?”

    汗水从温的额角渗了出来,他的呼吸有些紧。

    悬挂着的袁浅想要抱住他,触摸上他背部的时候,才发现都是血。

    不是荧蓝色的,而是鲜红的,人类的血液。

    袁浅愣在了那里。

    他中弹了,在失去了海勃利的能力之后……他被普通的子弹击中了……

    多么讽刺啊,作为一个海勃利一直想要摆脱来自安奇拉的束缚,可却因为回归了普通的人类而……

    温的额头靠了过来,轻声道:“我的能力就是大脑会下意识收集所有的环境和目标信息,在瞬间在脑海中出现无数种可能。而我的大脑会自动告诉我最有可能的可能。”

    这也是为什么温总是能最迅速地避开其他海勃利的袭击,能计算出阿曼达最有可能的能力是什么,能策划整个过程来算计阿曼达,甚至于获取变化外表的能力以及阿曼达的能力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我可以计划所有的事情……但我总计算不了你的心意……”

    温笑着说。

    “快点!快点兑换所有的积分!让你的伤势复原又或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