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4章 全面诱惑04

作者:焦糖冬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时候, 正在开车的程羽笑着说:“谢谢老板的大红包!”

    陈敛也说了声:“谢谢。”

    袁浅给他们发放了玩家积分。

    身为玩家boss, 这一关能够发放的积分总额是一万分, 24小时内只能给同一个玩家发放一千分。

    “不客气,师父赏你们的。”袁浅很豪气地说。

    有种自己是土豪,全服都靠我养活的爽感。

    温低下头来, 靠着袁浅的耳边说:“睡会吧。”

    “嗯。”袁浅闭上了眼睛。

    瞧瞧,做完散财童子,温的服务都温柔许多。

    温单手撑着下巴, 看着袁浅睡着的样子。

    前排的陈敛勾了一下唇角:“这回袁浅没下线, 不能随便乱摸了。”

    程羽也乐了一下。

    他们开了两天的车,终于到达了中央医院所在的城市。

    “你不觉得我们这一路, 平安无事得不符合剧情设定啊。”程羽摸了摸下巴说。

    陈敛眉梢一挑:“中央医院会不会有埋伏?”

    “一切皆有可能。”温的眉心微蹙,“无论是做医学实验还是要提取袁浅的血清, 中央医院都是首选。”

    “所以我们要进入中央医院?”

    温的唇角向上一勾:“怎么?我们不能进去吗?”

    袁浅很有默契地和温相视一笑。

    几分钟之后,距离中央医院三条街的路口有人昏倒, 热心的路人叫了救护车,将病患送入了中央医院。

    病人说自己心绞痛,痛到呼天抢地哭爹喊娘。

    医院紧急做了一系列检查, 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病人又说自己的家族有遗传性的心脏病, 总是活不过二十五岁,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大限到了,跟唱大戏一样。

    医院只好让病人留院观察,而负责这位病人的主治医生就是中央医院很有名的研究遗传病的教授谭翟。

    这位演技浮夸的病人就是袁浅了。

    袁浅笔挺挺地躺在病床上,心里却很紧张会不会有海勃利忽然冒出来。

    不是说好了温他们也会一起进来的吗?

    可他们人都到哪儿去了?自己这个唐僧连紧箍咒都没有, 非常没有安全感啊。

    袁浅满脑子想着自己到底是怎样控制海勃利,什么时候能解锁技能逆天飞翔,丝毫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人进入了他的病房,站在他的床边为他做按摩。

    想着想着,袁浅不经意瞥见了这位护工。

    虽然他穿着蓝色的护工衣,但还是能看出他的宽肩和大长腿。

    露出口罩外的那双眼睛很漂亮,眼睫毛轻微向上翘着,从口罩隆起的角度来看,这位护工小哥哥的鼻梁也挺高的。

    袁浅就这么静静地欣赏着对方,看了足足五分钟。

    “看够了吗?”

    微凉却很温柔的声音响起。

    “没看够。”袁浅把胳膊垫在脑袋后面,换了个更懒散舒适的姿势看着对方,“还想调戏一把,但是怕挨揍。”

    他的病号服随着他的胳膊向上撑起,露出了肚脐还有一小节腰身。

    护工看着他的腰,顿住了。

    喉咙一阵轻微的蠕动,目光也停留在袁浅的腰部线条上。

    “皮痒。”

    冰凉的声音,真好听。

    袁浅皱起眉头,抬了抬膝盖:“你轻点,我骨头都要给你捏碎了。”

    对方侧过脸,一把将袁浅的膝盖压了下去。

    “再瑟让你哭出来。”

    这个护工不是别人,就是温。

    “程羽和陈敛呢?”袁浅问。

    “扮成医生容易被认出来,程羽穿了医院保洁的衣服,陈敛拎了工具箱,给医院做电路维护。”

    想到程羽穿保洁衣服和大塑胶套鞋打扫卫生的样子,袁浅就想笑。

    “他应该穿护士服,这才比较有看头。”

    这时候走廊里传来了走路的声音,是大名鼎鼎的谭翟教授。

    他大概一米七五左右,中等微胖身型,鼻子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白大褂的口袋上夹着他的名牌,看起来就是个敦厚的学者。

    当他和他的学生们一起进入这个房间,温就退到了一边,把位置留给谭翟。

    谭翟看着袁浅,说了一大堆关于遗传性心脏病的术语,然后看了一下袁浅的检测报告:“这位病人没有任何问题,但因为他的家族中有遗传病史,所以他的内心非常焦灼。大家在面对病人的时候,一定要耐心温和。他们都心里脆弱,需要大家的呵护。”

    袁浅在心里呵呵,我内心强大到想要掀翻这家破医院。

    谭翟低下头来,对袁浅笑了一下,拍了拍他的手背:“先生,你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真的吗?”袁浅露出紧张的神情,握住了谭翟的手,然后将手翻过来,谭翟看了一眼袁浅掌心写的字,顿了一下。

    谭翟直起了背,咳嗽了一下:“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再住一个晚上的院。”

    他看向温:“半个小时后我查完房,你推这位病人来我的办公室,我再详细跟他解释一下他的检查报告。”

    温点了点头。

    谭翟带着一众学生离开了病房。

    走在最后面的,是一个留着微卷短发的年轻男医生,他的脸上戴着口罩,转过头来看了袁浅一眼。

    袁浅呼出一口气来。

    打开手指,他在手心里写着:你想通关全靠我。

    本来他还担心谭翟看着这几个字不会搭理,但没想到谭翟竟然同意私下见他了?

    袁浅呼出一口气来,看向温的方向点了点头。

    半个小时之后,温陪着袁浅走去谭梓的办公室。

    门是关着的,袁浅敲了敲门:“谭教授,你在吗?”

    没有人回应。

    温侧过了脸,忽然神情大变,一脚就把门踹开了!

    办公室内的场景吓了袁浅一大跳。

    谭翟的胸口上戳着一把手术刀,一个同样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人就蹲坐在他面前的办公桌上,一旦他把谭翟的手术刀拔出来,谭翟就会立刻死掉。

    温迅速拔枪,连开三枪。

    又是像之前一样,前两枪就是逼迫对方闪躲,而每一次闪躲的落点都在温的预料之内,第三枪直接命中了他。

    那个偷袭谭翟的海勃利倒在了地上,睁大了的眼睛还在不甘心就这样挂了。

    袁浅冲了上去,捂住谭翟的胸口。

    “我马上给你叫医生”

    谁知道眼前的谭翟勾起嘴角一笑,骤然把胸口上的手术刀拔了出来,抵住了袁浅的脖子。

    袁浅低下头来,才发现谭翟的手术刀只是被他握着抵在胸口上,根本没刺进身体里。

    着了道啊!

    转瞬之间,温就来到了谭翟的面前,他毫不在意地抬手握住了谭翟的手术刀,谭翟完全没有想到温的速度如此之快,他想要反抗,温就像未卜先知一样,扣住了他的手肘反向一折,手术刀惊险地擦过袁浅的颈子,但是温的另一只手已经挡在了袁浅的脖子上,手背被手术刀划破一道血痕。

    当袁浅脱离了谭翟的控制,他才发现温受伤了。

    温反向直接把手术刀扎进了对方的身体里,谭翟摇晃了一下,倒在了地上。

    一切发生得太快,程羽和陈敛赶来的时候,谭翟已经断气了。

    “谭翟……也是海勃利吗?”

    “不,谭翟是人类。”温说。

    “也有可能是在这段时间,他被某个海勃利看上了,然后被寄生了。”程羽说。

    “不,这个海勃利应该是能调整自己身体的细胞构成,模仿成其他人的样子。”陈敛低下头来检查了一下他。

    袁浅低头一看,发现这个海勃利的身型正在发生变化,变成了一个纤细修长的年轻男人,有着一张出众而漂亮的脸,和谭翟的样子天差地别。

    “他们一定是发现我们在找谭翟了。谭翟恐怕已经被控制中心带走了。”

    陈敛皱着眉头。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外面响起了惊恐的叫声和慌乱的跑步声。

    温侧耳倾听,冷声道:“是畸兽。”

    两三头畸兽直接趴在了窗台上,另外几头已经来到了办公室的门口。

    袁浅脑海里闪过一个词:瓮中捉鳖。

    他们就是那鳖啊!

    温眉头一皱,陈敛和程羽转过身对着窗口就是几枪。

    那两头畸兽掉下去,发出砰的声响,立刻就有其他的畸兽爬了过来,源源不绝。

    “这情况,把子弹打没了都打不完吧。”陈敛皱着眉头说。

    温一脚就把从门口窜进来的畸兽给踹开。

    “程羽,我们下去!”

    程羽一听就明白了,转过身双手在地面上一震,整个地板都裂开了,他们几个跟着一群畸兽掉了下去。

    程羽一不做而不休,不断地震裂了脚下的地面,一直掉到了医院的地下车库。

    温稳稳落地,夹着袁浅就在地下车库里一阵狂奔。

    就在他们的前方,一头畸兽的背上驮着一个人,正在逃窜。

    一开始他们以为那是一个海勃利,但是温却抬起枪直接打中了那头畸兽的脑袋。

    紧接着其他的畸兽冲了上去,叼着那个人继续跑。

    “那才是谭翟!”温一开口,陈敛和程羽反应了过来。

    “你保护袁浅,我们去追!”

    说完,陈敛和程羽就冲上去了。

    那群畸兽的目标很明显就是带走谭翟,陈敛和程羽动作迅捷,踩踏在那些畸兽的头上,每一次它们想要咬住陈敛和程羽,都差了那么一点,反倒是他们两的动作越来越快。

    就在这个时候,地下车库里蔓延起一阵淡淡的甜香。

    袁浅感觉到揽着自己的温晃了一下,他已经用手捂住了鼻子。

    这个味道有问题?

    温带着袁浅正要跑起来,才两三步就失去了力气,袁浅跌落下来,一把抱住了他。

    “你怎么了!温!”

    “快走……”

    这个味道有问题!

    “你赶紧兑换你的积分……”

    袁浅心想可能是自己给温的积分不够,但是这几天下来自己已经给了他一共三千积分了,难道还不够兑换?

    蓦地,一道寒光闪过,一个身影踩在车顶上一跃而下,手术刀扎进了温的后背。

    这一切发生在瞬间,温向前倒去,袁浅一把抱住了他。

    袁浅愣在了那里,耳边是温闷哼的声音。

    一个海勃利就站在温的身后,轻佻地笑着。

    这个不就是假扮谭教授的那个海勃利吗?

    他明明已经被干掉了啊!

    为什么……为什么还会出现?

    袁浅抱紧了温,他的手紧紧握着温背,血渍正逐渐散开。

    那场面太真实,袁浅甚至忘记了这只是个游戏,所谓的死亡并不是真的……

    但那一刻他什么都听不见,世界冰冷的要命。

    从心脏到血管,像是灌满了揉碎的冰,冷和痛交替着让他全身颤抖。

    “温……”他的喉咙和心跳都想是被掐住了,发出声音都用尽他的力气。

    “我可是杀不死的。”那个海勃利笑着说。

    他不能让温死掉,袁浅抱着温,靠着他的耳边,通关口令是什么?是什么?

    脑海中一片苍白,除了温的脸,他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想起来了!

    袁浅就要说通关口令,但是温却说:“别说……我刚才用积分……解锁了你的能力……”

    那个海勃利一步一步靠近,扣住了温的肩膀,一把就将他推开了。

    这时候袁浅的耳边响起系统声音:已解锁操控海勃利的能力。

    操控海勃利?我的能力是什么?

    系统:借用其他海勃利的能力给任何目标人物。

    袁浅心中一愣,借用任何海勃利的能力?刚才这家伙说他是杀不死的!那就把他的能力转移给温!立刻马上!

    系统回复:看着他的眼睛,念你的转移目标的名字。

    袁浅看向那个海勃利:“温……温……温!”

    快一点!快一点把能力给他!

    那个海勃利拎着手术刀,笑着来到他的面前,手指轻轻拨动袁浅耳边的碎发,目光又深又长:“你真特别……明明父亲要我杀了你……可是一看见你……”

    他的手掌覆上袁浅的脸颊,目光里的迷恋越来越明显。

    袁浅倒吸一口气,下意识后退。

    但是后背已经抵住了一辆车。

    那只手抬起了袁浅的下巴,轻轻捏着,用诱哄的声音说:“你和我一起,可以统治所有的海勃利……然后这个世界都是我们的……”

    他侧过脸,靠近袁浅,袁浅睁大眼睛,看见他的嘴里有一个小怪物正一点一点探出来……

    袁浅的耳边响起系统提示:大脑进入麻痹状态,你已被诱惑。

    什么?被诱惑?

    滚吧!我一点没觉得这家伙有什么迷人的地方!

    这大概就是游戏里设定的,海勃利拥有诱惑人类的能力。

    “别碰他。”

    冰冷至极的声音响起。

    一发子弹打进了这个海勃利的后背。

    袁浅的耳边传来系统提示:麻痹状态解除。

    那个海勃利摇晃着转过身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温。

    “我……杀了你了……怎么可能?怎么……”

    温又对着他开了一枪。

    “下次要杀死我,得用这种子弹。”

    那个海勃利彻底到了下去。

    袁浅愣在那里,当温来到他的面前,摸了摸他被那个海勃利碰过的地方,袁浅忽然回过神来,一把就将温给抱住了。

    他的心里很堵,就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跑可是就没办法冲出来。

    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除了紧紧地抱着他。

    “不要随便说通关口令。”温靠在他的耳边说。

    “为什么不让说!你差点就挂了!你明白不明白!”

    温轻轻摸了摸袁浅的后脑,贴着他的脸颊:“我可以不通关,但一定要陪你到最后。”

    袁浅的心被狠狠揪了一下。

    “你脑子有问题吗!这又不是真的!我可以……”

    “除了我,我不相信其他人能保护好你。如果你到不了下一关,我也不需要。”温靠在袁浅的耳边,很认真地说。

    “我们两个总不能一起折在这一关!有一个人算一个人!”

    “就算到了下一关又怎么样?通关了又怎么样?为了恢阔天下给的那张支票吗?我家里有矿的,你不记得了?”

    温这么一说,袁浅是又难过又想笑。

    “我想和你一起通关。所以答应我通关口令不要随便说出来。”

    温的怀抱很紧,袁浅也抱紧了他。

    虽然这只是游戏,但是袁浅却忽然觉得,无论是做什么,他都会陪自己到最后。

    这时候,一声口哨响起,温警觉性非常高地举起枪瞄准声音的来源。

    “喔喔喔枪可别乱开!是我!”

    站在那里的是程羽。

    温这才把枪放了下来。

    “吓死人了。”程羽拍了拍胸口。

    袁浅立刻尴尬了起来,他刚才和温抱一块儿,估计得被拿来调侃。

    “谭翟呢?”

    温问。

    “救下来了,还有气儿呢。”

    程羽一边说一边走过来。

    温扣住了袁浅的手腕,手指缓慢向下,抓住了他的手指。

    袁浅心头一颤,也收拢了自己的手指,回握住了他。

    不知道为什么,能和他这样拉着手,袁浅觉得很安心。

    温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三五香烟,扔给了程羽。

    程羽摇了一根烟出来,痞里痞气地叼在嘴里,说了声:“谢谢老大打赏!”

    蓦地,温把袁浅往身后一拽,手中的枪朝着程羽就是一枪。

    距离太近,程羽迅速侧身躲避,但是子弹还是打进了他的胳膊里。

    程羽冷哼了一声,子弹里的药剂正在迅速蔓延,他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胳膊给扯掉了。

    袁浅傻了眼,但忽然就明白了过来。

    “温你他么干什么!”程羽吼了出来。

    温又朝着他扣动扳机,程羽迅速后撤躲避。

    “袁浅!温疯了!你快阻止他啊!”程羽高声道。

    袁浅一直站在温身后,冷声说:“你根本就不是程羽。”

    程羽咬牙切齿:“什么叫做我不是程羽?你们两个发什么病?”

    刚才那个死掉的海勃利说“我可是杀不死的”,袁浅借了他的能力给温,温被手术刀扎穿的伤口就恢复了,这说明这个海勃利的能力是“复原”。

    但是之前在谭翟的办公室里,他明明是变成谭翟的样子被杀死的。

    这就说明,很有可能是其他同伙改变了他的外貌,变成了谭翟的样子。

    现在这个程羽,就是那个假谭翟的同伙!

    “我是程羽!是你们疑神疑鬼!有病吗你们两个!”

    “哦?那陈敛呢?怎么没跟着你来?”

    “敛哥看着谭翟呢!”

    温笑了一下:“袁浅,正好再练习一下你刚刚得到的能力啊。”

    袁浅勾着嘴角坏笑了一下:“好啊。”

    他大方地走到了温的前面,看着程羽的眼睛。

    程羽和袁浅的目光相触碰,明明想要挪开自己的眼睛,却发现自己就像着了魔一样,一动都动不了。

    渐渐地,袁浅觉得自己的耳朵发闷,就像是被隔绝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耳边响起系统声音:玩家超负荷使用能力,请节制。

    “程羽的能力可不是这个。”温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袁浅一回头,吓了一跳,站在他身后的温竟然变成了程羽的样子!

    也就是说,这家伙真的不是程羽!

    “你……我不习惯你这样……”

    袁浅一说完,身后的程羽又变成了温的样子。

    那个假程羽见自己败露了,立刻转身就要逃跑,温毫不留情一枪送他下线了。

    袁浅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好险……真的好险。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我一定已经着了他的道了。”

    温也呼出一口气来:“刚才你的身体在摇晃,是不是你的能力有什么问题?”

    “好像超负荷了……可是这才用了两次而已……”

    温单手撑住了袁浅:“你现在还好吗?”

    “还好……果然太逆天的能力都不能随便发动。”袁浅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问,“你怎么知道那个程羽是假的?我看他说话的神态还有声音都和程羽一模一样。”

    “你想知道?”温勾着唇角笑了一下。

    袁浅愣了愣,这家伙笑起来还真是杀伤力正无穷啊。

    这时候车库出口传来程羽的声音:“我的老天爷,我和敛哥都回来了,你们还在这儿耗着呢?要不要跪拜天地送入洞房啊?”

    袁浅靠着温小声说:“这个……应该是真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 哔本关boss袁浅解锁能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