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3章 全面诱惑03

作者:焦糖冬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可以这么说。”程羽一边开车一边回答, “但是温总是比我们更快, 而且无论面对怎样的海勃利或者畸兽, 他都没有失手过。”

    袁浅侧目看向温。

    程羽笑了:“怎么样,有没有特别崇拜温老大?”

    温低下眉,表情很冷, 但目光里却带着一丝只有袁浅能察觉的戏谑。

    “他不是崇拜,他是吃味。凭什么我们都是行动力超强的海勃利,他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

    “啧。”袁浅侧过脸去。

    老实说, 温乍一眼看过去一副冷心冷情的样子, 但是眉眼之间还是能看出来阿深的五官,特别是每一次低下头来看袁浅的时候, 就和帮袁浅点烟的神情一模一样。

    副驾驶席上的陈敛开口道:“这个中央医院有点远。飞机火车我们都坐不了,只能开车过去, 大概需要两三天。”

    “呵呵,这破车不知道能不能开上两三天。”程羽回答。

    “如果没有人知道我们要去中央医院还好, 但如果有人知道,就会在中央医院守株待兔。”

    陈敛这么一说,程羽还有温都看向袁浅。

    袁浅连忙摇手:“除了你们, 我没有对其他人说过。我一来, 就被锁在学校的更衣柜里了。”

    “因为你的身份是某大学的学生,被你那位双胞胎哥哥派来的海勃利盯上了,控制中心派来保护你的人把你塞进更衣柜锁起来,等待我们的救援,然后他就阵亡了。”

    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袁浅一来到这一关, 就被锁在更衣柜里了。

    “那……为什么我是大学生,我那个双胞胎哥哥就是研究外星生物的研究员?”

    “你没你哥聪明呗。可能你哥跳级读博士了,你还在高考?”程羽随口说。

    袁浅送他一个白眼,懒得理他。

    他们很快就到了下一个城市的高速公路出口,才刚驶入市区,这辆车的屁股就冒了一股白烟,彻底歇菜了。

    一行四人下了车,程羽还对着这辆车鞠了一躬:“感激您牺牲自己把我们带到了这里。”

    “你脑子被车门夹了?”陈敛回过头来问。

    “你们就没觉得,我们就是‘西天取经团’?”

    “嗯?什么团?”袁浅也回过头来,但是脑袋却又被旁边的温扳了回去。

    “别理他。”温说。

    “袁浅,你看你是不是唐僧?我们温老大当然就是最厉害最牛掰那位孙悟空啊!敛哥就是二师兄,我就是沙和尚!这辆破车就是白龙马!白龙马半路嗝屁了,我还不得给它鞠躬?”

    袁浅愣在那里,你说的好有道理,我是不是也该拿三根烟出来拜一拜?

    “你做二师兄挺合适的。二到飞起。”陈敛直接转身就走前面去了。

    他们的小破车就被他们毫无人性地留在了马路中央。

    市区挺热闹的,温戴着墨镜和兜帽,身型修长,站在某个小商店的门口,不知道盯着什么看。

    陈敛直接戴着口罩,程羽戴着一顶压得很低的太阳帽。

    这三个人哪怕遮成这样了,都有股子明星出行的味道,很惹眼。

    有几个小姑娘还故意往店门口凑,估计不是为了进去买东西,而是想看看温的正脸。

    “大师兄,你看什么呢?”程羽半开玩笑地问。

    “这挺好。弄一辆。”温的手指在店门上的海报上敲了敲。

    “如果刷卡买,一定会被控制中心发现的。”程羽说。

    “谁说要刷卡买?”陈敛反问。

    “难不成敛哥你有大把的现金?”

    “借一辆就好。”温扔下这句话,就转过身来进了那家小店。

    陈敛一把揽上程羽的肩膀:“走了,借车去。”

    “卧槽……我比较适合算钱,不适合……”

    他们身后传来温的声音:“找辆有床有洗手间的。”

    “你真以为出来旅游啊?”程羽直接给他比了个中指。

    温轻轻扯了一下袁浅的后衣领:“你东张西望什么呢?也不怕被监控摄像拍到脸。”

    袁浅这才发现,好像他们离十字路口还挺近的,于是赶紧跟着温进了那家小店。

    这家店都是卖什么太阳帽和墨镜的。

    袁浅四下转悠着,脑袋上就被挂上了一顶帽子。

    “不好看。”温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紧接着袁浅的脑袋上面又换了一顶,袁浅忽然笑了。

    他的面前正好是一面镜子,站在袁浅身后的温,看着镜子里袁浅低着头轻笑的样子,顿住了。

    “诶,像不像你之前帮我挑领带?”

    “哥……你笑起来真好看。”温低声说。

    袁浅顿了一下,心脏微微一颤。

    温又取了一副眼镜,戴在了袁浅的脸上。

    “哥,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事了?”

    温靠在袁浅的耳边,轻声说。

    “什么?”

    他的声音钻进袁浅的耳朵里,就跟要渗进袁浅的骨头里似的。

    哪儿都痒痒,还抓不着。

    “给点积分好不好?”

    温用那么正经的语气,又轻又柔的语气,就为了管袁浅讨要积分,袁浅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你别笑。”温故意在袁浅身上掐了一下。

    谁知道袁浅笑得更厉害了。

    “别笑了。”温直接把袁浅转过来,压进了自己的怀里,闷着他,不让他的笑声穿出来。

    可他越是这样,袁浅就越是想笑。

    天啊,他终于体会到了当boss的快乐。

    有人问他讨积分呢!

    温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袁浅给摁进了小店的仓库里了。

    袁浅往后一靠,就压在一大摞被塑料袋包着的墨镜和太阳帽里了。

    仓库里没开灯,只有光线从门缝里透露进来。

    “干什么不让我笑啊?”袁浅好笑地问。

    “外面那几个女生在看你。”温回答。

    “他们是在看你。估计是以为哪个明星出行。我充其量也就是个助理什么的。”袁浅终于不笑了。

    “不……她们是在观察你。”

    温抬起头来,哪怕没有光线,身为海勃利的优势还是让他把这个仓库里的一切看得很清楚。

    “你是怀疑……她们也是海勃利吗?但是她们没有海勃利的外貌特征。”袁浅说。

    “海勃利的外貌特征是什么?”温问。

    “就是好看啊。”袁浅回答。

    这时候拉着袁浅,从两排货品之间挤到了仓库的里面。

    那里有一扇上了锁的后门。

    温直截了当地将门锁咔嚓一下掐裂了,然后把后门给打开了。

    袁浅愣住了。

    “觉得我太过简单粗暴?”

    “不……我觉得你很帅,由衷地。”

    温拽着袁浅刚出了后门,就隐隐听见店里传来声音。

    “有没有看过这个人?”

    “这个人刚才还在我们这里试墨镜呢?”

    袁浅心里一惊,还真的被温给料中了?

    温直接揽住袁浅,跳上了后巷的围墙,紧接着又跳落了下去,全程悄无声息,比武侠电视剧里的轻功还厉害。

    此时,有一队人都赶到了后巷,看到的却是打开的仓库后门。

    隔着墙,袁浅听见他们说:“目标已逃走。根据阿冉的描述,应该是温带着目标逃走。温很可能背叛了控制中心。”

    袁浅刚想要问“阿冉是谁”,温用手捂住了袁浅的嘴,将他整个人圈在怀里。袁浅的后背贴着温的胸膛。明明按照程羽的描述,这一关的温很强大,但是袁浅却能感觉到他的不安。

    他很害怕失去袁浅,时刻都戒备着。

    比如说现在,巷子那一端的很可能只是为控制中心工作的普通人类,温却依旧紧张。

    “放出无人机进行全市搜捕。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离开这座城市。

    等到这些人离开之后,袁浅才呼出一口气来,拍了拍温的手背。

    “阿冉也是海勃利。他的双眼被安奇拉寄生,他拥有能通过其他生物的视野观察目标的能力。”

    袁浅愣住了:“这是……天眼吗?”

    无处不在,而且还无法辨别。

    “他的外号就是‘天眼’。”

    “等等……是不是所有被部分寄生的海勃利都拥有超能力?”袁浅问。

    “嗯。”

    “你的……你的安奇拉我之前看到在脑部……你的能力是什么?”

    “秘密。能不让别人知道自己获得的能力是什么,就能越不容易被对手预料。”

    温将一顶太阳帽戴在了袁浅的头上。

    “这顶好看。”

    他靠得挺近,轻轻给袁浅整了一下帽沿,然后把他挂在胸前口袋上的墨镜也拿下来,给袁浅带上。

    “你还真行。明明是带着我从仓库后门跑路,还顺了这么多东西。”

    “走吧,尽量低着头,走有屋檐的地方,不要被无人机拍到了。”

    温拉着他继续向前。

    “我们怎么联系上敛哥还有小羽毛?”

    “陈敛会找到我们,别担心。”

    温拉着袁浅在市区的街道行走,隐入人潮是最不容易被发现的方式。

    但自从知道有阿冉这种海勃利的存在,袁浅就觉得每一个看他的人都像是阿冉。

    “放心,就当逛街。”

    温回过头来看着袁浅,很淡地笑了一下。

    “你会拉着男人的手逛街?”

    “我从来不拉别人的手。”

    袁浅低下头来看着温扣着自己手腕的手指,心想老天爷哦,那你拉我的手拉得这么紧。

    有人撞了袁浅一下,温立刻一用力,就把袁浅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对不起!”

    温透过墨镜看着对方,对方感觉到了温周身的气场,立刻低头离开了。

    “他……”

    “他不是阿冉。阿冉的视线,我能感觉到。”

    “你的安奇拉寄生在脑部,你是不是有什么读心的能力,所以你的反应才会比一般海勃利更快?”袁浅又问。

    温转过头来说了句:“我连你喜欢怎样的人都不知道,读什么心?”

    “奥黛丽赫本。”袁浅回答。

    “男的呢?”温又问。

    “男的?同性相斥,男人之间总是互相比较,很难欣赏对方吧。”袁浅回答。

    “那你会欣赏的男性类型呢?”温又问。

    “从前是秦放,因为他想搞全息网游,给我的青春画了一个能看不能吃的大饼。”

    “那么现在呢?”

    “你……吧。”

    其实对于自己来说,恢阔天下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但是和阿深在露台上一边抽烟一边聊天,是一种慰藉。从那次和德国人的谈判,袁浅就知道阿深是个可以自己独当一面的人,可他还是时不时露出依赖自己的样子,让袁浅舍不得离开。

    虽然只是看着背影而已,袁浅却觉得面前的背影似乎看起来挺高兴的。

    “不知道敛哥他们找到车了没有。”

    “你不用叫他哥。”温说。

    “小羽毛不是也叫他‘敛哥’吗?”

    “我也叫你哥。”

    袁浅这才明白过来,用手指杵了他一下:“可别是我叫别人‘哥’,你吃味了吧?”

    “没有。”

    就在他们即将离开这条街的时候,袁浅忽然被什么拽了一下。

    他一回头,惊觉墙壁之中竟然伸出了一双手,力大无比,一手圈住了他的腰,另一手捂住了他的嘴,骤然向上移动,转瞬就到了楼顶。

    袁浅被扔在了地上,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这是什么情况?

    只看见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从水泥地面钻了出来,邪笑着看着他。

    “你就是袁浅?”

    这他么的简直恐怖片!

    贞子是从电视机里钻出来的,这家伙是从水泥地里冒出来的!

    袁浅二话不说,爬起来就要跑。

    谁知道才刚迈出去一步,脚踝就被扣住了,整个人趴在地面上给拉回去。

    “温……”

    还没来及的出声,又被从水泥地面里面冒出来的手捂住了嘴。

    他的头顶上是无人机在徘徊,所以他是被控制中心给盯上了?

    这是一个海勃利,他迈出一条腿,直接压在了袁浅的背上,将他的手臂折在了身后。

    “别挣扎了,我一点都不想伤害你。”他低下头来,靠在袁浅的耳边说。

    与此同时,一个身影逆光而来,高高抬起的膝盖,狠戾地砸了过来。

    那个扣住了袁浅的海勃利瞬间又进入了水泥地面,但他的手却拽着袁浅高速移动。

    “温”袁浅伸长了手。

    温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但是水泥里的海勃利仍旧死死拽着袁浅。温迅速取出了枪,毫不犹豫地对着那只手扣下扳机。

    对方迅速收手,子弹擦着那个海勃利的手腕打在了地面上。

    袁浅被温拽了起来,扛上了肩膀。

    温迅速奔跑,就在他踩着天台的边缘即将一跃而下的时候,一只手猛地从水泥之中伸出来,扣住了温的脚踝。

    温仿佛早就预料到这一切,他曲体就是一枪,对方立刻松手,温一个翻身,袁浅再度体会了一把悬空式云霄飞车,胳膊下意识勒紧了温。

    温落地的瞬间,那只手还在不断冒出来要拽住温。

    而天空中的无人机竟然伸出了枪口,只等着温被拽住的瞬间就击毙他。

    路上的行人看到这一幕,都吓坏了四散离去。

    袁浅看着温不断躲避那只手以及无人机的子弹,心惊胆战。

    “他们不是要我活着吗?就不怕万一打中了我?”

    “你不是海勃利……那种子弹伤不了你……”

    温踩在了消防栓上,脚跟用力一敲,水流朝着四面八方狂飙出来,迷惑了那个海勃利的方向,反身跳到了一辆车上。

    “干掉他。”温冰冷到极致的声音响起。

    袁浅被放在了车顶上。

    “还想看着你多挣扎一会儿呢。”程羽的声音响起。

    袁浅这才发现他们落在了一辆房车上。

    是程羽还有陈敛“借”了房车来找他们了。

    “没有生物识别目镜,怎么知道那家伙在哪里?”袁浅担心地问。

    房车的车窗被摇了下来,陈敛闭上了眼睛,向后靠着椅背。

    袁浅低下头,隐隐看见马路的地面上有什么正在向他们“游动”而来。

    “在那里”

    袁浅的话音刚落,那个东西就消失在地面内部,不动了。

    “我抓住他了。”陈敛开口道。

    “哪儿啊?”

    “你车门的八点方向。”

    程羽开了车门,下了车。

    只看见他动了动手指,指关节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骤然弯下腰来向下一压。

    地面轻轻一颤,无数裂纹向着四面八方延伸。

    程羽直起了腰,说了声:“赶紧走吧,不然一会儿该地陷了。”

    袁浅整个人都傻了,刚才发生什么了?

    温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头顶上的无人机,揽过了袁浅,跳下了车。

    打开车门,他轻松就托着袁浅进了车门,忽然朝着天空掷出了匕首,硬生生把无人机给砸了下来。

    他抬起脚,踩碎了无人机的摄像头,又把里面的弹夹给拽了出来,翻身上了车,哐啷一下把车门关上。

    “走咯郊游去咯!”

    程羽发动车子,他们刚开离,就听见身后传来“砰”地一声。

    地上出现一个大坑,一辆车掉了进去,后面的车赶紧刹车,接着连环碰撞。

    袁浅心有余悸:“刚才那个海勃利……他竟然能在水泥地里面移动?”

    “他拥有的能力是改变身体细胞构成,融于物体。”温回答。

    袁浅睁大了眼睛看着对方:“这么逆天的能力?”

    “哪儿逆天了?”程羽轻笑了一声,“咱们敛哥的能力才逆天。”

    袁浅忍不住拍了拍副驾驶后座:“陈敛,你的能力是什么?”

    “我体内的安奇拉,能够拖拽住其他安奇拉。”陈敛回答。

    “那不是……你也能拖住其他安奇拉,比如……”袁浅看向身旁的温。

    温的手伸过来,把袁浅的脑袋往自己的怀里一摁:“陈敛需要固体介质,而且也有距离的要求。我会在进入他的捕捉距离之前,在半空中解决他。”

    “怎么就没有人问一下我的能力是什么啊?”程羽笑着问。

    “你的能力就是破坏王。”袁浅说。

    “程羽的双手能够通过震动,毁掉所有固态物体。”陈敛回答。

    “袁浅,帮我们问问老大,他的能力到底是什么呗?”程羽又问。

    “你们也不知道?”袁浅惊讶地问。

    “不知道啊。他特别能藏得住秘密。”程羽叹了口气。

    袁浅看向温,温淡淡地说:“知道我的能力是什么的人,都game over了。”

    “温老大,你这样就不够意思了。”

    袁浅用胳膊肘碰了碰温:“那你悄悄告诉我。”

    温低下头来看着袁浅:“我只跟我老婆说。你是我老婆吗?”

    袁浅当作什么也没听见,凑到前面:“刚才无人机已经拍到这辆车了,控制中心肯定会来追杀我们吧?”

    “放心,不会让你被抓去当小白鼠的。你还是当我们的荷兰猪吧。”程羽开口道。

    “你才荷兰猪。”

    程羽把车开到了一个仓库,然后所有人下了车。

    陈敛打开一个仓库,没想到里面还有另一个房车!

    他们三人上了车,继续向着中央医院所在的城市而去。

    程羽和陈敛轮流开夜车,温把房车里的床打了下来,拍了拍床垫说:“赶紧睡吧。”

    袁浅坐在床边说:“是不是不能轻易下线?”

    因为下线之后,搞不好他们的对手就在晚上偷袭。

    “嗯。”温点了点头。

    还想下线了,叫上他一起去吃夜宵呢。

    还好游戏仓可以调整椅子高度,直接睡里边吧。

    躺下的袁浅一点都睡不着,他侧过身来看着温,对方就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

    只有窗外的路灯透露进来,落在温的身上,让他整个人显得很温柔。

    “不是说我能像我那个双胞胎控制所有海勃利吗?怎么个控制法?”

    袁浅真觉得自己成了唐僧,十足十的摆设。

    “别着急。也许找到那位谭教授,就能找到方法。”温的手指轻轻没入袁浅的发丝之中,梳了梳。

    这一路走来,袁浅越来越焦躁。

    他不能一直依赖温他们的保护,要知道整个关卡的玩家都是他们的对手,他多么希望自己的能力能尽快显现出来。

    系统,我到底要怎样才能控制海勃利。

    系统:时机未到。

    袁浅在心里给了系统一个超级大白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