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2章 全面诱惑02

作者:焦糖冬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袁浅皱着眉, 目前算是暂时安全……可一但被这家伙送去控制中心了, 就要被做成标本了吧!

    “别担心, 我会保护你。”

    对方伸手揉了揉袁浅的头顶。

    温暖的掌心,指尖在袁浅的发丝间拨弄,袁浅低着头, 已经许多年没有人像这样把他当孩子对待了。

    远处有信号弹炸开,照亮了小半片夜空。

    “他们来了。”

    这个俊美的年轻人眉心蹙起,神色一凛, 袁浅只觉得自己忽然腾空, 竟然被他一把捞起!

    他转身一个助跑,踩在塔楼边缘, 纵身跃下。

    什么

    袁浅吓得心脏都要吐出来,但是却稳健落地。

    依照这塔楼的高度, 跳下来不死也残啊!可这大兄弟就跟蹦了节台阶一样简单。

    “走”

    袁浅被对方猛地一拽,这才奔跑了起来。

    对方跑太快了, 就跟那百米飞人冲刺似的。

    袁浅差点扑在地上,他哪里能跑那么快!

    谁知道对方转身将他一捞,就跟拎了件行李一样, 一下子跑出了几百米。

    他打开了一辆黑色的SUV, 将袁浅塞进了后座,紧接着自己也跨了进去,一气呵成,袁浅都傻了眼。

    “走!”

    前排驾驶员回了句:“走?敛哥还没回来。”

    这时候远处隐隐传来摩托车的声音。

    一个黑衣男子骑着车飞驰而来,西装猎猎, 隐隐能看见他冷峻的表情。

    “他死不了。”

    车立刻调转方向,一路飞奔,上了高速公路。

    袁浅脸都是白的,这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不说话了?”坐在袁浅身边的海勃利微微蹙起眉心,那模样就像自家养的宠物几天之后忽然不认识自己了。

    袁浅下意识缩到门边,前排驾驶员轻轻笑了起来,用有些慵懒散漫的声音嘲笑他。

    “你怕什么?我们又不会把你炖来吃了。”

    “好好开车。”

    “这家伙一句话不说,该不会是哑巴吧。”驾驶员单手摸了摸后脑勺,另一只手握着方向盘。

    袁浅从目镜里能够看到,驾驶员的双手是荧蓝色的,也就是说他也是个海勃利。外星生物寄生在他的双手上。

    天啊,是不是所有玩家这一关的身份都是海勃利?只有他一个人是柔弱的人类!

    BOSS不是都该很强大吗?

    “哐”地一声巨响从头顶上传来,震得袁浅差点没灵魂出窍!

    一抬头,就看见车顶被硬生生砸凹了进来。

    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了尖锐的声音。

    车子开了个S形,袁浅差点被甩出去。

    脸还没撞上车窗,他就被捞了过去,

    他们刚才可是上了高速啊!又不是在市区里,不可能有什么高楼坠物!

    金属表面被尖锐物体划过的声音响起,这让袁浅又想起了锁在更衣柜里的恐惧。

    “别怕。”头顶传来沉冷的声音。

    袁浅被压在身旁年轻男人的怀里。

    他能感觉到对方周身肌肉收紧,在某个瞬间忽然爆发,胳膊向上一撑,将瘪下来的车顶猛地摁了回去。

    这是什么力量!

    袁浅给吓了一大跳!

    车顶上的袭击者被这股力量一震,稀里哗啦摔下来。

    那不是人,而是一头怪物!

    尖锐的利齿,强健的四肢,头骨几乎裸露在外面,身上的毛都掉光了,一身坑坑洼洼的狰狞伤痕。

    系统!这怪物是什么!

    系统回复:被外星生物安奇拉寄生的动物被称为“畸兽”。畸兽可以被海勃利所操控。

    这头畸兽的爪子勾住了车门,身体在地面拖行。

    “左转!”

    抱着袁浅的年轻男人一声低吼,驾驶员调动方向盘,畸兽被狠狠甩了出去,竟然正好被迎面而来的卡车狠狠撞击!碾了个七零八落!

    时间刚刚好。

    袁浅咽下口水,但是搂着他的怀抱并没有松开,相反摁得更紧了。

    “操纵那头畸兽的海勃利一定就在附近。”

    五分钟的禁言终于过去,袁浅开口道:“到底有多少海勃利要我的命!”

    前排驾驶员单手点了一根烟,咬在嘴上,说了句:“小宝贝儿,原来你不是哑巴啊。”

    袁浅很想回他“你是哑巴,你全家都是哑巴”,但是考虑到自己目前还需要他们的保护,只能继续忍气吞声。

    阿深啊阿深!你到底有没有掉落这一关啊!

    还是说,身旁的年轻人就是阿深?

    不能试探玩家身份什么的太让人恼火了,早知道应该和阿深约定一个暗号。

    什么“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之类的。

    “卧槽……”驾驶员咬了咬牙。

    前方是一个隧道。

    袁浅从目镜中看到隧道顶部趴着几头畸兽,之前有车从隧道中穿行而过,他们都没抬头,所以没人注意到隧道顶部的怪兽。

    一旦他们开进隧道里,这些畸兽就会跳下来群起而攻之。

    在狭窄的隧道里,又有其他车辆在,根本不方便行动。

    袁浅以为他们会掉头,但是他身旁的年轻人却冷声到:“小羽毛,跟我换个位置。”

    “成。”

    原来驾驶员的名字是小羽毛?

    年轻人低下头来,靠在袁浅的耳边说:“放心,我不会杀熟让你挂掉。”

    说完,他就扳下座椅,利落地到了副驾驶的位置,然后小羽毛就从前排换到了后座上来。

    袁浅愣住了,他是阿深!

    阿深曾经开玩笑说如果他和袁浅掉落同一关,他就先干掉袁浅,杀熟。

    “小宝贝儿,哥哥来保护你了。”

    小羽毛咬着烟,钻到了袁浅的身边坐下,他是个俊挺的年轻人,大概是因为被安奇拉寄生的关系,眉眼间带着一丝懒洋洋的魅惑。

    “你叫小羽毛?”袁浅问。

    “怎么了?”

    “跟你的样子一点都不配。”袁浅回答。

    小羽毛笑了一下。

    “我叫程羽。”

    “把烟熄了。”前面开车的男人冷声道。

    程羽啧了一声:“在这里吸两口二手烟,小宝贝又不会得肺炎。”

    他将烟掐灭了,嘴上带着笑,但越是接近隧道,他的目光就越冷。

    “他叫什么名字?”袁浅问。

    “温。”

    袁浅顿了一下。

    玩游戏之前,阿深坐在袁浅的床头翻他的书,有一本书里面折了角,明显是袁浅最近还有看过。

    阿深问这本书有什么特别,袁浅说那是自己大学时代某位非常欣赏的教授写的。

    那个教授的名字就是“温”。

    这个名字不常见,所以……正在开车的温,就是阿深了吧!

    袁浅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高兴得想要给对方一个大熊抱。

    天知道他一掉落这一关就被锁柜子里,还被海勃利追捕!这一关遇到阿深,就算立刻马上挂掉,袁浅也认命了!

    等等,自己得赶紧习惯温这个名字,一不小心叫错了的话,被系统判定试探玩家身份什么的,又要被禁言了。

    “坐稳了。”温的声音冷到了冰点,他们就这样冲进了隧道里。

    明亮的隧道骤然暗了下来。

    这会儿隧道里除了他们已经没有别的车了。

    真是“好巧啊”!

    畸兽从盯上跳落,直冲而来。

    袁浅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开进隧道简直就是自杀!

    袁浅感受了一把隧道过山车。

    就在那三头畸兽即将落在车顶上,温忽然转动方向,一个甩尾漂移,反向冲到了对面的车道上,然后疾速倒车,避开了冲过来的畸兽。

    “时间刚好。”温的声音淡定得很。

    摩托车的声音传来,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迅速对着隧道开了三枪,命中了两头畸兽,另一头直接跳到了他们的前车盖上。

    “敛哥来了。”程羽笑着说。

    袁浅看着它张开满是黄色粘液的嘴,就像是要一口把整辆车都给吞下去。温的脸色都没有变过,又是一甩方向盘,正好与赶来当敛哥擦肩而过。

    电光火石之间,敛哥命中了那头畸兽。

    蓝色的血液溅了满车窗。

    “洗车很麻烦啊……”程羽叹了口气。

    温淡然地喷了清洁剂,打开雨刮器。

    “那个是敛哥?”袁浅问。

    “陈敛,我们敛哥帅吧?”程羽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指,“人狠话不多,超级靠得住。”

    此时的陈敛骑着摩托车就跟在他们车的侧后方,保驾护航,确实很拉风。

    “嗯。”袁浅淡淡地应了一句。

    他也不知道陈敛和程羽到底值不值得信任,他得找机会告诉温,自己是这一关的BOSS。

    “操纵这些畸兽的海勃利会不会跟我们正面杠?”程羽问。

    袁浅心想,温、程羽还有陈敛明显都不是好对付的。如果对手只有一个人,面对他们三个还要出手,那不是送死吗?

    “会偷袭。”温回答。

    袁浅有点不习惯这样话少的阿深,但是想起在天台上鼓励自己打电话给保安部,把那几个赖在他办公室的人赶出去的时候,袁浅就感受到了阿深骨子里的冷硬。

    也许现在的温,才是阿深平日里给人的感觉。

    “如果有这么个人一直暗搓搓地打我们的主意,真的很烦。跟敛哥商量一下,干掉他。”

    程羽开口道。

    “袁浅,你的意思呢?”温开口道。

    “干掉他。”袁浅毫不犹豫地回答。

    温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一下。

    程羽愣了愣:“你也不怕我们拿你去送人头?”

    袁浅轻笑了一声:“我的人头没了,你们怎么向控制中心交代。”

    “车子快没油了,前面加油。”

    温将车开向加油站。

    车子正在加油,温下了车,说了一声:“我去买包烟。”

    袁浅一听,这就是机会,立刻也打开车门要下去:“我也要买烟!”

    程羽一把勒住了袁浅,笑着说:“小宝贝儿,你去凑什么热闹啊!想抽什么烟,让温老大给你买。”

    “你再叫我小宝贝儿,我弄死你信不信?”袁浅仰着下巴冷冷地看着程羽。

    程羽顿了一下:“你还弄死我?怎么弄?”

    温走了过来,掐在了程羽的胳膊上,程羽吃痛,刚一松手,温就把袁浅拽下了车。

    “走吧。”

    袁浅被温拽着手腕,转身就往加油站的小超市里走。

    “我有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温放慢了脚步。

    “如果你把我送去控制中心,他们会利用我的基因来控制所有海勃利。应该还会拿我做一系列的实验……”

    这时候,袁浅已经跟着温走进了超市,“欢迎光临”的声音响起。

    温转过身去,手指在袁浅的唇上点了一下,示意他别继续说了。

    那双看似冰冷的眸子,现在竟然让袁浅觉得温暖。

    “拿两包三五香烟。”温开口道。

    果然是阿深,阿深和袁浅一样,都是抽三五香烟。

    店员拿了两包烟给温,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爆炸声传来是他们开的那辆车!

    冲击波震碎了玻璃,热浪席卷而来。

    温瞬间一把将袁浅拽进了自己的怀里,两个人被震了出去,结结实实摔在了墙上,四处尘埃弥漫,什么也看不清。

    袁浅的耳朵嗡嗡直响。

    “温?温!”

    袁浅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平安无事是因为温将自己护住了。

    他圈着袁浅的胳膊缓慢松开,跌落在了地上。

    “温”

    袁浅吓出了一身冷汗。

    烟雾散去,一片狼藉之中,有人信步而来。

    那是一个少年,栗色的短发,一双大眼睛带着年少的稚气,眼底却像是盛着水,轻轻荡漾着,水纹扩散开来,漾漾涟涟。

    袁浅的目镜裂开了,他无法辨别对方是不是海勃利,但一个普通少年又怎么可能有这样的魅态?

    袁浅毫不犹豫地取下了温腰间的枪,指向对方:“别过来。”

    “你觉得那把枪能伤害到我吗?”

    少年微笑着来到袁浅面前,他的动作迅捷到视线无法识别,袁浅的手腕已经被对方扣住拧转,手肘被那少年向上一抬,枪就脱了手。

    少年的另一只手正要接住那把枪,却没想到之前晕倒的温竟然抢先一步接住了枪,另一手扣住了袁浅的腰。

    温连开三枪,第一枪击中了那个少年的脚尖,第二枪是他的右脚脚跟,少年迅速闪躲,第三枪差一点命中他的膝盖。

    明明是瞬间的判断,却像是一切都被温计算好了一样。

    当那少年好不容易站稳,温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第四枪稳稳击中那少年的胸膛。

    袁浅以为这少年必死无疑,却没想到这少年的胸口忽然伸出一只怪物,一口咬住了子弹。

    温迅速回身,挡在了袁浅的面前。

    “袁浅……你以为你能逃到哪里?”

    少年的笑容中带着狠辣,他身体各处有无数细长如蛇的怪物冲了出来,它们没有眼睛,只有尖利的牙齿,窜了出来。

    袁浅看傻了眼,但是温却在这些怪物之间穿梭,明明看似无法躲开的攻击,都被温用各种人类无法实现的动作躲避开了!

    利落,流水行云一般。

    温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怪物几乎贴着温的后腰和前胸穿梭而过,温的腰向后折起的同时,手指压着地面一个借力,利落地躲过了怪物们的下一波攻击。

    袁浅看得心惊胆战,但温却游刃有余。

    他就像是拥有预知能力一般,对怪物们的攻击方式了若指掌。

    反应快到非人类。

    ……哦,他本来就不算人类。

    此时的少年,艳丽的脸上露出了越来越不耐烦的表情。

    就在那个瞬间,袁浅甚至没有看清楚温什么时候开的枪,子弹贴着怪物细长的脖子飞过,从另外三只怪物之间冲进去,打入了少年的肩膀。

    所有怪物们拉长了脖子,像是要撕咬温。

    温只是拎着枪,默然地看着它们最后的挣扎。

    子弹里的药剂在少年体内迅速蔓延,怪物们逐渐失去了生机,枯萎一般跌落下来。

    少年倒在了地上,说了句:“这就 game over了……”

    袁浅吸了一口气,温转过身来,把枪递给了袁浅。

    “谢……谢谢……”袁浅接过了枪。

    虽然他觉得以海勃利的行动能力,自己拿着枪也打不中。

    一个身影站在破烂的超市门口,揣着口袋问:“这下怎么办?车被炸了。”

    “程羽你没死?”袁浅高声道。

    “废话。我是那么容易死的人吗?”

    一边说,程羽还跑到收银台那里不知道找什么,然后翻出了两盒没炸的烟,塞进口袋里。

    “那刚才你怎么没来帮忙?”

    “有什么好帮的?就那种级别的海勃利,温几秒钟就给解决了。”程羽又找到了一根棒棒糖。

    棒没了,程羽把包装袋拆了,塞嘴里慢慢嘬。

    袁浅想了想,好像还真的是几秒就解决了。

    这时候,穿着黑色西装的陈敛也走了过来。

    “我摩托车也被炸没了。”

    “还有生物识别目镜也碎了。”程羽抬了抬自己的眼镜,上面一道裂纹。

    袁浅都不明白他还带着它干什么?

    从目镜里看到满是裂纹的世界很有艺术美感吗?

    温转过身来,把袁浅脸上的目镜摘了下来,轻声道:“别扎着眼睛了。”

    袁浅这才意识到,自己脸上的目镜就剩下镜框了。

    “刚才你说,如果我们把你送回控制中心,就会利用你的基因来控制所有海勃利,还会拿你做实验对吗?”温开口问。

    袁浅看了看陈敛,再看看程羽,意思是这两个人可靠吗?

    程羽笑了笑:“别担心,我们都听温的。”

    袁浅心想,看不出来温这么有号召力呢?

    “不听他的人,都被解决了。”陈敛扯着嘴角,那薄凉的浅笑,让袁浅想到了上一关的夜寒。

    “说吧,如果不去控制中心,你有什么打算。”温开口说。

    “前往中央医院,寻找一位谭教授。他可以提取我的血清样本,制造杀死寄生生物安奇拉的药物,解救我那位双胞胎哥哥。也包括你们……让你们回归人类。”

    袁浅说完了。

    说到这里,他们三个就都明白了袁浅应该就是本关玩家BOSS。

    “那行吧,去中央医院。只不过我们现在就要断了和控制中心的联系了。除了你那位双胞胎哥哥,控制中心搞不好也会派人来追杀我们。”

    程羽嘎吱嘎吱咬碎了棒棒糖,这么重要的决定,在他这里就像走错了路,打个方向盘重新开那么简单。

    “那就动作快离开这里。控制中心查监控很快就能查到这里。”陈敛也转过身。

    袁浅瞪圆了眼睛看向温:“就这样?他们没别的问题?没有疑问?”

    “需要有什么疑问?”温扣住了袁浅的手腕,将他带出去。

    刚走出门,小超市的招牌就掉了下来。

    温抬起手,一把撑住,袁浅顿在那里,心里非常不平衡地说:“你这力气和反应能力也太逆天了吧?”

    袁浅忽然很后悔,还当什么BOSS啊,他宁愿做个海勃利!

    温垂下眼,脸上终于起了一抹浅笑。

    “你不是说你的基因可以控制所有海勃利吗?那么我再厉害,还不是你的?”

    袁浅心想,这话怎么听着那么有歧义呢?

    袁浅本来还在想中央医院在哪里,前边的程羽就拿着一个钥匙,哔哔哔地朝着各个方向摁,谁知道还真有一辆车震了一下。

    “这钥匙哪儿来的?”袁浅问。

    “从炸死的店员身上借来的,反正他也挂了,应该不介意。”程羽的表情是那么地理所当然。

    接着陈敛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长腿一迈,坐了进去。

    袁浅的肩膀被温揽了一下,他这才回过神来,坐进了车里。

    程羽继续揣着口袋:“喂,你们这样不过分吗?还把我继续当司机?”

    “你愿意坐我开的车?”副驾驶上的陈敛眉梢一挑,唇角浮起一丝冷笑。

    “算了,还是我来开吧。”程羽看了一眼架着腿,双手搭在膝盖上的温,认命地坐进了驾驶席。

    当一辆货车从他们身边经过,三人齐齐将手机扔了出去,被卡车碾了个稀巴烂。

    这样控制中心就不能通过手机来追踪他们了。

    不知道是因为爆炸的冲击,还是本身车的质量就一般,它上路之后就一直咯吱咯吱,像是随时会散架。

    “你们……每个人都反应迅速,力气惊人吗?”袁浅开口问。

    他想要好好了解一下海勃利。

    作者有话要说: 庄域=程羽

    简寒=陈敛

    秦深=温

    袁浅=袁浅

    谭梓哭着表示,胖子不能拥有名字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