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章 二十七

作者:林盎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二十七:

    小钱听着他的话, 猜到季轻舟应该在他身边, 因此放心道, “好的楚少,只要季哥同意, 我肯定不瞒你。”

    “就是他不同意,你也得告诉我。”

    小钱嘿嘿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他。

    楚诚话说完了,这才挂了电话。

    “你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往我身边插间谍啊。”季轻舟看着他,“都不知道掩饰一下。”

    “所以你希望我背着你和小钱说这些话?”楚诚问他。

    “当然不是。”

    “那不就得了。”楚诚很有自己的道理,“我这么光明正大的人,又不是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还需要掩饰?”

    季轻舟说不过他,只好换了个话题, “你要断了陈寄源的i改编路?”

    “不行吗?”

    季轻舟想了想,觉得按照楚诚的性格,似乎没什么不对。他不喜欢陈寄源, 自然不愿意让陈寄源参演他手里的i改编, 更不愿意陈寄源靠着他手里的i改编扶摇直上,只是, “虽然新文化是i届的霸主,但是除了新文化,还有其他的公司有i版权, 你就是想断, 也不好断吧?”

    “这有什么难的, ”楚诚笑了一声,“大家都是老熟人了,知会一声就好了,都不用我专门去说,只要放出点风声就好,一个陈寄源而已,还值得有人为此跟我对着干?”

    季轻舟想了想,也是,楚诚手上的,不止是新文化,还有西娱和背后的楚氏集团,他想要断了陈寄源的i改编路,确实不是一件难事。

    “你今天是真的打算让他淋一个小时吗?”季轻舟问他。

    “你觉得呢?”楚诚反问。

    “我觉得你应该是吓吓他。”季轻舟猜道,“你知道他的性格不可能愿意淋这么久,所以才这么说,故意吓他。”

    “你倒是比陈寄源聪明。”楚诚靠在椅背上夸奖道,“就他那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哪会真的淋一个小时,能淋半个小时就差不多了。老实说,”楚诚看着季轻舟,“只要他站够了半个小时,我就会给小钱打电话,让他告诉工作人员关水。我是想教训他,但没想整死他,万物都有个度,我不打算为了他越过那个度,可是他自己没有诚意,那就怪不得我了。”

    “陈寄源要是知道你这么想,一定后悔死了,恨不得倒回去补齐半个小时。”

    “那是你,”楚诚道,“他要是知道我这么想,只会觉得我在戏耍他,恨不得把我暴打一顿,让我跪下来叫他爸爸。”

    季轻舟一下笑了,“那他可真是想太多了。”

    楚诚摇头,“就他那样的,我上学时候见太多了。”

    “再问你一个问题。”季轻舟突然想到,“为什么他们都叫你小楚总啊?是因为你哥的原因吗?”

    “嗯。”楚诚应了声,“他们一般都是叫我哥楚总,所以称呼我的时候,有时候会加一个小字。”

    季轻舟点头,果然如此。

    楚诚见他没有新的问题了,再次踩下油门,“问也问完了,现在,我带你去**窟吧。”

    季轻舟这才想起他的金主爸爸还一心想带他去和私生子团聚呢,只觉得瞬间又发愁了起来。

    等车停进了酒店,季轻舟耳听六路眼观八方,楚诚看他一副谨慎戒备的样子,问他,“你这是做什么?”

    “防止你突然把我拉进**窟。”

    楚诚伸手直接把他拽到了自己身边,“这你能防得住?还不是我说拽就拽过来了。”

    季轻舟试图和他讲道理,“你带着我一起去,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

    季轻舟叹了口气,“我呢,就像是你家里的孩子,那里面的人呢,就像你 是背着我在外养的私生子,你今天刚刚说了不给我找兄弟姐妹的,转头就准备带我去见我流落在外的大哥?这合适吗?”

    楚诚闻言,愣了一下,随即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可爱,你比喻的这么生动形象,你的语文老师知道吗?她一定很自豪有你这么个学生。”

    “我替我语文老师谢谢你啊。”

    “不客气,”楚诚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宝宝,说了让你当独生子就让你当独生子。”

    “那你还要去什么**窟?”

    楚诚笑了一下,拉着他进了电梯。

    季轻舟隐约觉得自己是不是会错意了,他看着楚诚,“我是不是想多了?你不是那个意思?”

    “没,我确实是打算带你去见你大哥的。”

    季轻舟,“……”辣鸡爸爸,太塑料了,塑料父子情!

    楚诚看着他脸上的怒气,没忍住低头轻笑了一下,季轻舟朝他看去,总觉得事情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电梯一直到了顶楼才停下来,季轻舟跟着楚诚往前走,这才发现顶楼是一层集按摩sa茶馆于一体的放松休闲场所。楚诚带着季轻舟走了进去,季轻舟看他,“这就是你说的**窟?”

    “不**吗?”楚诚自问自答道,“按摩使人**。”

    季轻舟松了口气,“你肯定是故意的。”

    “不是‘我是故意的’,是你太不纯洁了。”楚诚摇了摇头,“平时看你还挺纯情的,没想到也是小火车污污污啊。”

    “你才小火车污污污呢。”

    “我一直都是啊。”楚诚大方道,“我可从来没掩饰我想和你睡觉的心,可不就是污污污。”

    季轻舟看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时竟说不过他,索性转头不理他了。

    楚诚和老板打了招呼,熟门熟路的带着季轻舟往里层的房间走。

    老板问他,“楚总,这谁啊?”

    楚诚回头看了季轻舟一眼,季轻舟看着他,有些好奇他会怎么说,就听楚诚道,“我弟弟。”

    他刚松了口气,就听楚诚继续道,“今天带他来见见他大哥。”

    季轻舟:……

    老板有些懵,“您大哥?”

    季轻舟一把上前拉过楚诚,“快走吧。”

    “怎么,这么着急见你大哥?”

    季轻舟无语,“你大哥。”

    “我大哥是你顶头上司。”

    季轻舟“哼”了一声。

    楚诚听着他这一声“哼”,觉得他这样还挺可爱,他四下看了一眼,见走廊没人,伸手反握住了季轻舟,把人拉进自己怀里,抱着亲了一下。

    季轻舟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骚操作,愣了一下,向四周看去,见没有人,这才放心。

    “你干嘛?”他问。

    “不干嘛,就是看着你喜欢,亲你一下。”

    季轻舟拿他没有办法,伸手在他的腰上掐了一下,也没用劲儿,低声道,“泰迪啊你。”

    楚诚觉得他可真的是太不了解泰迪了,“知道什么是泰迪吗?”他说着,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季轻舟一下被迫贴到了他身上。

    “知道我下一步该做什么吗?”楚诚问他。

    季轻舟几乎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掰开他的手,向后退去。

    楚诚哈哈大笑,季轻舟被他笑得有点臊,只能虚张声势道:“大白天就想开车,流氓啊你。”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知道来干什么吗?”

    nb s 季轻舟:“????怎么突然切换到古诗词频道了?”

    “猜啊?”

    “肯定不是来即我谋。”季轻舟很肯定。

    楚诚笑了笑,凑近他,“是来想睡你。”

    季轻舟:……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他不动声色的伸手又掐了楚诚的腰一下。

    楚诚无奈,“还掐上瘾了你,男人的腰能掐吗?掐坏了你以后可怎么办啊?”

    季轻舟笑了,“可以用我的啊。”

    楚诚被他这胆大包天的话给镇住了,真是虎父无犬子啊,他的小儿子竟然还有这等雄心壮志,简直惊呆他的老父亲。

    “你胆子不小啊。”楚诚说着,伸手去反掐他,季轻舟拔腿就往前跑。

    楚诚见他还敢跑,追了上去。季轻舟一边笑一边往前跑,楚诚追着他,忍不住感慨道,看不出来啊,他这小儿子打架一般,跑起来倒是挺快的。他一直到了走廊尽头才终于追上季轻舟,从身后把人抱住。

    季轻舟没有挣扎,反倒在他怀里笑个不停。

    “你还笑。”楚诚把他转了过来,正对着自己。

    季轻舟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即使正对着他也没忍住,直笑的楚诚有些哭笑不得,“你胆子挺大啊,还想翻身农奴把歌唱啊!”

    季轻舟连忙向他讨饶,“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我看你可是敢得很,你现在什么都敢。”

    “哪有,”季轻舟笑着拍了拍他的胸膛,“放心吧,我还在你的五指山上打转呢。”

    楚诚一把抓住了他准备撤回去的手,放在手里捏了捏,季轻舟安静的让他捏,一脸乖巧。

    楚诚看着他装乖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你可又乖了。”

    季轻舟微笑。

    楚诚把抱着他的手松开,拉着他折了回去,走到了一间房间外,“走吧,带你放松一下。”

    季轻舟很久没有按摩过了,以前没有穿越过来的时候,他因为自己的妈妈喜欢按摩,所以偶尔也会享受一下,没想到,穿过来后的第一次,竟然是和楚诚一起。

    两个人简单的冲洗了一下,穿了浴袍,躺到了床上。

    等待已久的技师很快就从肩颈按了起来,季轻舟趴着,闭着眼,安静的享受着。

    楚诚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聊着天,聊着聊着,感觉季轻舟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他没有说话,等过了一会儿,轻声喊道,“季轻舟?”

    季轻舟没有回应。

    楚诚又叫了一声,季轻舟的技师见此,也帮忙叫了一声,见他还是没有回应,这才道,“睡着了。”

    楚诚心道,看起来这几天确实是累着了。

    他打发走了两个技师,自己下了床,走到了季轻舟那边,把人打横抱了起来。季轻舟因为这个动作,迷糊的醒了,含糊的问他,“按完了?”

    “完了,”楚诚道,“没事,你继续睡。”

    他说完,抱着季轻舟往里屋走去,季轻舟确实是有些累,这几天拍戏时间的不规律,让他在好不容易放松下来后,不自觉就困了。所以他没再说什么,也没让楚诚把他放下来,困倦的再次闭上了眼。

    楚诚把人抱回了里屋的床上,自己躺在他的身边。他看着季轻舟,莫名有些心疼,觉得他还挺辛苦,没忍住的凑上前亲了一下。季轻舟睡的很熟,没有任何动作。楚诚见此,就又亲了一下,然后,才把人抱进怀里,闭上了眼,打算自己也休息一会儿。

    季轻舟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楚诚坐在他不远处的茶桌前喝茶,见他醒了,问道,“醒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