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章

作者:林盎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一章:

    What the fuck!

    季轻舟看着自己脚下的人来人往,生生的收回了自己在死亡边缘试探的左脚。

    他蹲在飘窗上,向下望了望,拍了拍胸膛感慨着幸亏没掉下去,不然明天早上估计就是UD头条:《惊!年轻男子当众跳楼,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季轻舟不由松了口气,却又很快反应了过来,等等,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在家里睡觉的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飘窗上还一副要跳楼的姿势?是在做梦?

    季轻舟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嘶”了一声,还真有些疼,那不是梦啊,那这是……?

    他转头环视了一圈屋子内部,就看到酒店房间里,有一个年轻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抱臂看着自己。男人长得很是英俊,剑眉星目,看起来还很年轻,看到自己看过来,哼了一声,笑道,“跳啊,你跳下去,我还敬你有几分骨气,你放心,我不仅把你之前欠的钱一笔勾销,还帮你好好照顾你母亲,跳啊。”

    季轻舟,“???”这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这是谁啊?

    “就知道你不敢,”那人嘲讽道,“你哪舍得方曜宣啊。”

    方曜宣,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还蹲那儿干什么,下来吧,”那人再次开口,“还准备和我玩一哭二闹三上吊啊,季轻舟,你不累我还累呢。”

    季轻舟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瞬间醍醐灌顶,明白了为什么他会觉得方曜宣这个名字熟悉,卧槽,季轻舟 方曜宣,这个组合,可不就是他前一阵儿刚刚弃文的《曜日舟行》的攻和受的名字么,就因为这个受和自己的名字一样,他还忍着无语,把这个文看到一半实在看不下去才弃文的,所以现在的情况是……

    他指了指自己,“我,季轻舟?”

    “怎么,你季轻舟宁愿从楼上跳下去,死外面,也不愿意给我还钱是吗?”那人做了个请的手势,“那你跳吧。”

    季轻舟:……

    季轻舟默默从飘窗上移了下来,走到了面前的男人身边,拘谨在他旁边坐下,很自觉的接道:“真香。”

    他飞快的从脑子中提取了关键剧情,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面前的人就是……

    “楚诚。”他试探着叫了声。

    对方看着他,轻声应了一声。

    季轻舟瞬间有些头疼,穿越不可怕,穿书最可怕,穿书不可怕,穿到狗血渣贱虐文最可怕!

    没错,别看这个什么《曜日舟行》的书名,看起来好像还挺正经的,这特么根本是本不折不扣的渣贱虐文。

    原书中,和他同名同姓的“季轻舟”是一个18线的小明星,他的母亲病了,身为书里的主角,自然会有贵人相助,这个贵人就是楚诚,可是楚诚拿的却并不是正牌攻的剧本,而是前期小boss的剧本。

    楚诚出身豪门,是“季轻舟”经纪公司老总的小儿子,又是新文化传播集团的总裁,就是这么一个不折不扣的高帅富,看遍娱乐圈美人,也不知怎的,偏偏看上了“季轻舟”,一门心思就想睡他。

    “季轻舟”作为主角,哪能轻易答应非正牌攻的开车邀请,自然是拒绝。然而作为前期的小boss,楚诚为了推动故事情节,完美的履行着自己前期反派的义务,也不威逼利诱,也不霸王硬上弓,就客客气气的和“季轻舟”商量,每天定时定点的发短信问他,“今天可以和我困觉吗?不行的话我明天再来问问。”

    终于,在一次季母需要动手术,急需用钱的时候,楚诚迎来了自己的春天,“季轻舟”为了钱,答应了他的金钱交易。两人约好以一年为期,一年之内,“季轻舟”跟着楚诚,不喜欢别人,也不和别人发生关系,作为交换,楚诚负责帮“季轻舟”承担他母亲的医药费,并且给他资源给他钱。

    楚诚很大方,当天就给了“季轻舟”一笔钱,并且把他母亲转到了vip病房,联系了知名医生,成功为季母续命。

    他给了钱,就想验货。但是清高如“季轻舟”,哪能愿意接受这样的金钱关系,他骗楚诚说自己要离开X市,进组拍戏。刚好楚诚那边有工作要忙,需要去外地出差一段时间,就没为难他,打算等两人空闲下来再说。

    楚诚哪想的到,他前脚走,后脚方曜宣就金光闪闪、自带喜欢“季轻舟”的buff闪亮登场了,并开始有意无意的撩拨“季轻舟”。一来二去,两人就看对了眼,“季轻舟”隐瞒了楚诚的存在,方曜宣隐瞒了自己想把“季轻舟”当替身的心思。两人一拍即合,就差没狼狈为奸了。

    关键时刻,“季轻舟”的母亲再次进了手术室,迎来了第二次大的开刀。“季轻舟”不想动楚诚给自己的那笔钱,所以,他打电话和楚诚说了这件事,楚诚自然是让他不用管,说自己会处理。

    他担心“季轻舟”心理压力太大,所以忙完了自己手头的工作,连夜坐飞机回来,想陪陪“季轻舟”,却哪曾想刚到医院,就看到了他以为的小可怜正靠在方曜宣怀里嘤嘤嘤。

    楚诚能忍吗?当然不能,为了不让自己的头顶发绿,他走过去,一把拽起“季轻舟”。

    方曜宣这厢还安慰着自己的小替身呢,却见他突然被一个男人拽起,当即吼了出声,两个人就这样吵了起来。

    方曜宣怒道,“你和小舟什么关系,轮的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楚诚暴躁,“我是他……”

    “我们俩没关系。”“季轻舟”不愿意方曜宣知道自己和楚诚的金钱交易,急忙打断他。

    楚诚震惊了,“你说什么?我们俩没关系,季轻舟你有种再说一遍。”

    “是你逼我的,我不愿意,是你逼我的,我也没有办法。”“季轻舟”喊道,他觉得自己很委屈,他走投无路,刚好楚诚生出援助之手,他也不愿意的,他又不喜欢楚诚。

    方曜宣看着“季轻舟”一副快哭的样子,心疼的不得了,再次和楚诚吵了起来,吵着吵着两人就动了手,打到最后,还是医院的护士把他们俩分开的。

    楚诚看着面前的狗男男,也没纠缠,只扔出了两个字,“还钱!”

    于是,就有了今天楚诚和“季轻舟”的酒店摊牌。楚诚把自己给“季轻舟”的钱,和之前在他母亲身上花的钱列了个单子,只一句话,“把钱还了,以后别出现在我眼前。”

    可“季轻舟”哪有钱还啊,他全身上下只有楚诚给他的那笔钱,况且,楚诚要是停了对他母亲的医药费供给,他母亲的病怎么办,“季轻舟”不愿意还钱,说给他几年时间,权当他借的。楚诚不愿意,“季轻舟”求他理解理解自己,楚诚反问那你为什么不理解理解我呢?

    两人争论许久,都不愿让步,楚诚表示,要么给我钱,要么给我睡。“季轻舟”哪一个都不愿意,只好使出最后的杀手锏,上了飘窗,一只腿迈了出去,喊道,“你再逼我,我就跳下去。”

    楚诚才不信他会跳,他母亲还重病在床,他还没和方曜宣在一起,哪会这么轻易自杀。

    这才有了最开头,楚诚抱臂说道,“跳啊,你跳下去,我还敬你有几分骨气,你放心,我不仅把你之前欠的钱一笔勾销,还帮你好好照顾你母亲,跳啊。”这一幕。

    原书里,“季轻舟”当然没有跳窗,他就是做做样子,哪舍得真死,只是他忘了自己恐高了,低头往下看的时候,一阵眩晕,直接跌了下去。不过他并没有死,因为方曜宣恰好也来到了这里,还十分英雄救美的接住了他。

    虽然季轻舟在看这段的时候不太明白,一个成年男人从五楼跌落,重力加速度,砸到了方曜宣怀里,方曜宣竟然没什么事情,稳稳的接住了,这是何等的厉害,铁臂阿童木啊!不过书就是这么写的,他也只能这么看着。

    方曜宣看到自己的小替身跳楼,吓了一跳,问他原因他不说,他看到了楼上从飘窗里探出头的楚诚,怒气冲冲的上楼和楚诚一番理论,并表示他喜欢的人欠的钱,他来还。“季轻舟”又感动又不愿,至此,楚诚完成了自己前期小boss的使命,退出正文,方骑士解救出季王子,全文正式进入渣贱环节。

    回忆到此结束,季轻舟看着面前的人,只觉得历史遗留问题有些严重,他是愿意还钱的,但是他也只能还了楚诚给原主那笔钱,还不起楚诚给季母出的医药费,再说了,他把钱都给了楚诚,季母怎么办,真的要躺在病床等死吗?

    季轻舟想到这里,就想起了季母原书中的结局,她差不多算是被方曜宣和他的白月光间接害死的。她死了后,“季轻舟”和方曜宣爆发了激烈的争吵,方曜宣为了维护自己的白月光,也为了不让“季轻舟”离开,打了“季轻舟”,把他关在了家里。事后,他跪在“季轻舟”的脚边道歉,哭着喊着说自己错了,求他原谅,“季轻舟”于心不忍,竟!然!就!这!么!原!谅!了!他!

    季轻舟当时看到这里,气的差点把手机扔了。他自己也是单亲家庭长大,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看到这种剧情,简直一口血差点没吐出来,要不是看在这个受和自己的名字一样的份上,季轻舟觉得自己早在“季轻舟”一边拿着楚诚的钱,一边和方曜宣暧昧,还死活不愿意还钱的时候就该弃文了。

    不过现在风水轮流转,原主已去,只把还钱这个烂摊子留给了自己,季轻舟揉了揉太阳穴,努力的思考着对策。

    自己是没钱的,要还楚诚钱,只能选择去找别人借钱,“季轻舟”认识的人,都已经被他借遍了,哪有钱帮自己承担这么一大笔。唯一一个有钱的,也就是方曜宣了,可是方曜宣这个渣,用一句话简介就是:谈恋爱吗?死妈家暴退圈艳照满天飞的那种。所以季轻舟拒绝,他不想和这个人渣有牵扯。

    “你刚刚说,如果没钱还的话,还能怎么办?”

    楚诚轻笑,“还人啊,我的钱本来就是买你这个人的,不过你愿意吗,你舍得方曜宣吗?”

    季轻舟微微一笑,“我选这个,”他说,“我特别舍得方曜宣。”

    楚诚冷笑着看他,“你觉得我信吗?”

    “我觉得你误会我了,我其实就是把他当成我偶像,追星你懂吧,他这么红,我们这种小演员,谁不向往。”

    “我瞎吗?”楚诚问他。

    “真的,你相信我。”

    “相信你把我当成自动取款机,还是头顶绿油油的那种,中国邮储啊?”

    “你还挺幽默的。”季轻舟干笑两声,试图缓解一下他们俩之间尴尬的气氛。

    不过楚诚并不想搭理他,“所以你是不想还钱是吧。”

    “主要是我也没钱。”他说,“不过我可以保证,刚刚在窗台上,我已经认真检讨了自己,知道自己错了,我现在就对方曜宣粉转路,不,粉转黑,以后绝不和他说一句话。”

    楚诚冷笑了一声,压根不信他的鬼话,不过无所谓,他本身就是看上的这张脸,想睡他罢了,只要季轻舟能乖乖的,别当场打他的脸,他也无所谓。金钱交易嘛,彼此给彼此面子就行了,谁会真的对对方有感情。

    他站起身,“那走吧,回家履行你的义务。”

    “啊?”

    “不愿意?”楚诚回头看他。

    “没没没。”季轻舟连忙摇了摇头,暗想这也太快了,好歹也给他一点时间,让他心理建设一下啊。

    然而楚诚才不信季轻舟会让自己睡,他只是想看看,这一次,季轻舟还有什么花招。他转身出了门,季轻舟连忙跟上,在心里琢磨着,这可怎么办。

    他跟着楚诚一路走到电梯,正准备和楚诚说点什么,就见电梯门开了,电梯里面,赫然正是方曜宣。

    季轻舟:!!!WTF!

    一穿过来就遇到修罗场,这个待遇,也是没谁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