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6章

作者:饮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日光明亮地照进诺大的房间, 深色的大床上一片暧昧, 洛议之头顶支棱起两撮呆毛, 他睁开微微肿了的双眼,眼神呆滞地盯了天花板两秒,然后突然“啊”地大叫一声, 整张脸肉眼可见地由白变红,睡眼里的朦胧完全被愤怒以及隐隐的羞窘替代。

    “裴宴渊!”洛议之对着把他抱在怀里的那张结实宽阔的胸膛愤怒地咬了一口, 然后猛地坐起, 被子从他身上斜斜滑下, 堆叠在细白的腰间,两只手气狠狠地抓住了裴宴渊胳膊上硬邦邦的肌肉。

    他昨天居然, 居然,居然一时大意被他媳妇儿给睡了?!!!

    他居然又被他媳妇儿给睡了!!!!

    洛议之感觉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整个人都要炸了。

    裴宴渊本就是在发现他家小孩儿快该醒了的时候,闭上眼装睡, 这么一来,立刻睁开了双眼,正对上洛议之愤怒又委屈的眼神,不由得连忙坐起, 把洛议之揽进怀里。

    “怎么了, 乖,怎么不高兴了?”

    洛议之没有说话, 直接倾身过去,在裴宴渊肩膀上狠狠磨了磨牙。

    筑基修士的肉身和普通人肉身可不同, 洛议之这么使劲一咬,对于裴宴渊来说几乎相当于挠痒痒,他揽紧洛议之说:“如果一只不高兴,都是我的错,你咬吧,再使劲也没关系。”

    裴宴渊这么说,洛议之反而不好意思再继续咬了,心脏也渐渐冷静了下来,毕竟昨天是他先扑裴宴渊的,不是裴宴渊先压的他。

    何况......何况,虽然他完全不想承认,可是昨天他的确爽了的,而且是很爽的那种。

    洛议之想到这儿,莫名羞窘又悲愤!

    “你昨天,你...”洛议之瞪着裴宴渊,却说不出太详细的话,最后恶狠狠地说:“你又说话不算数!昨天比赛我赢了的!你却根本没有听我的话,而且......而且还趁人之危,落,落井下石!”

    “笨蛋,这成语可不是这么用的,我那是情不自禁。”裴宴渊亲了洛议之唇瓣一口。

    “你,你...”洛议之被亲得脸有点红,但还是气呼呼地瞪着裴宴渊。

    “乖,不生气了,其实我昨天有听你的话啊,我一直在听从你的要求。”裴宴渊深邃威严的眸子里满是温柔情意,说这话的时候,眼底还闪过一丝调戏。

    “你哪里有听我的话,你一点都没听!”洛议之气得要鼓起来,裴宴渊怎么可以这么强词夺理,他哪里有听话了?!他明明让裴宴渊乖乖躺下任他疼爱,可裴宴渊呢?居然趁他之危压了他!!!

    太过分了!!!

    他媳妇儿太过分了!!!

    裴宴渊却是收紧了手臂,将散发着淡淡少年气息的洛议之压在怀里,眼神落在洛议之白皙有人的脖颈,锁骨,和胸膛上,有些遗憾,昨天他好不容易弄出来的痕迹,居然都消得差不多了,这修士的身体,这一点还真是.......得天独厚。

    “我听话了啊,昨天,你说慢的时候我慢,说快点的时候我快,我一直听着你的吩咐。”裴宴渊亲了下洛议之的鼻尖,一本正经地说:“昨天一夜我都听你的啊。”

    洛议之“嗡”地一下,脸顿时爆红。

    “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媳妇儿怎么变成这样了,怎么变成这样了!

    他以前那个稳重内敛正经严肃温柔娇弱敏感贤惠的媳妇儿去哪儿了?!

    洛议之简直不知道说什么,羞愤地顶着个红脸蛋一下子用手推在裴宴渊的胸膛上,把裴宴渊推倒在床上,“你还说!”

    裴宴渊一把将洛议之拉下来,让他趴在自己身上,然后紧紧抱住,吻了上去。

    洛议之刚开始还想挣扎,后来就被镇压了。

    然后两个人磨抢走火......

    洛议之这次可没喝醉,欲望和爱意交织着让他也起了冲动,他准备通过这次激战一雪前耻!

    可惜......

    花了一个晚上n个小时来好好了解自己家宝贝,努力也让自家宝贝儿舒服的裴宴渊,现在可以说是非常清楚洛一只的敏感点和爽点,他轻轻揉捏,温柔亲吻,珍惜得似乎带着信仰般地爱抚舔舐,,不到十分钟,洛议之就软唧唧地在床上化成饼饼,喘着粗气了。

    。。

    总之,这又将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一个小时后。

    洛议之瘫在床上,极度的快感过去,又变成了一只羞愤欲炸的饼。

    裴宴渊给洛议之清理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抱在怀里,温柔地亲着他的头发:“又生我气了么?”

    “哼!”洛议之哼了一声,没说话,他才不是那种特别不讲理的人,爽完就丢?他可不会。

    但是他现在的确有点不想承认,他刚刚很爽,特别爽,感觉比昨天晚上还要舒服。

    他媳妇儿真的是硬件好,技巧也好。

    洛议之内心很诚实。

    也很羞愤。

    可是再冷静地想一想,他又发现,其实这不是个什么大事儿了,裴宴渊刚刚很努力让他舒服,甚至还用嘴巴去亲他的那里,这个他至少是暂时做不到的,太别扭了,他能感受到裴宴渊对他的爱有多么深,所以他现在......现在有些不知道还该不该生气,该不该再强调体位了。

    洛议之叹了一口气。

    裴宴渊温柔地看着他,抬手彻底拉开窗帘,就这么抱着洛议之,沐浴在窗户照进来的阳光里。

    洛议之深沉思考了十分钟,最后想通。

    反正这样那么爽,那就这样吧,他媳妇儿喜欢在上面就在上面吧,毕竟他是那么疼媳妇儿的男人,这点体位算什么,根本不能动摇他在家庭里的地位以及他身为老公的位置和气质!

    显然某一只刻意忽略了他根本不再压得过裴宴渊的事实。

    洛议之这么给自己“洗”了几遍脑,也就坦然了,最后把这件事定位成一个“老公不想和老婆争执,所以最后大度又体贴又极具男子汉胸襟地决定让自己老婆在上”这么一件事情。

    总之,他依然是老公!裴宴渊依然是他媳妇儿!这是不能改变也不会改变的事实!!!

    洛议之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和裴宴渊说了,最后还骑在裴宴渊的腰上,恶狠狠地问他:“说,我是不是你老公!”

    “是。”裴宴渊看着洛议之,大手包着他的手,宠溺至极,“你说是当然是。”

    “那你说你是不是我媳妇儿?!”

    “是。”裴宴渊心知他能让他家小孩儿接受这样的床上关系,实在太不易了,还要继续努力,自然不会去反驳,温柔地哄着洛议之说:“你说是就是。”

    “什么叫我说是就是,本来就是!”洛议之霸道地说。

    “对,本来就是。”

    裴宴渊“从善如流”。

    “那你要在全世界宣布!”洛议之虽然心里接受了这样的体位,却丝毫不允许他的老公地位有松动,最好全世界都知道才行!

    “好,我向全世界宣布。”裴宴渊温柔地看着洛议之,笑着应了,丝毫不觉得这是个什么难以接受或者需要考虑的事儿,他早就想向全世界宣布,这个全世界最好的人,是他的了。

    至于宣布洛议之是他老公这种话会不会很难为情,没面子?

    怎么会。

    他在乎的只是他家小孩儿开不开心,高不高兴,他们是不是一家人,是不是最亲密的爱人。其他的?他不在乎。

    何况他家一只都是他的了,在床上也是他的,他只要能给的,能宠的,都想拼命地送给他家宝贝。

    于是,当天下午,十三点十四分,全世界都能看到裴宴渊发了这么一条动态。

    “我爱你,永远,@洛一只。这是我老公。【爱心】”

    洛议之几乎是立刻就转发回复了。

    “我也爱你,永远!@裴氏裴宴渊,这是我老婆!!!【转圈圈】【转圈圈】【亲亲】【抱抱】【爱心】”

    不到十分钟,全网就彻底炸了。

    这个世界上把裴宴渊和洛议之联系在一起并且觉得他们可能是cp的估计除了京城某些人,根本不会有人这么想!毕竟一个虽然英俊迷人但威严冷肃得吓人,一个却是像一只小太阳,两个人虽然同样优秀完美,却是完全不像一路人。

    何况......这两个人是两个辈分好吗,他们的小一只不还是个孩子么!!!!!!!

    全网不知道多少御姐心少女心碎了,几乎数不尽,但在一群震惊和祝福声以及少量恶心谩骂的恐同声音中,有一撮cp粉悄然涌起。

    这批cp粉以极快的速度铲除了大量视频,照片,小h文,甚至是火眼金睛地看出了真正的攻受位置。

    毕竟撇开两人体型气质不说,就说这宣发动态,太明显了好么。

    裴氏董事长裴宴渊就是典型的宠溺沉稳年上攻好么,再看看小一只,哎哟,这感叹号用的,还加了那么多小表情,铁定的阳光美味受!

    胭脂(宴只) is rio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