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5章

作者:饮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刺激的?”裴宴渊笑了, 看着洛议之说:“什么刺激的?”

    “你看那片海。”洛议之扭着脸, 眼睛亮晶晶地说:“我们在海上比赛跑步怎么样?!”

    裴宴渊一愣, 完全没想到所谓的成人间的刺激是指这个,顿时大感自己的思想粗暴,以及他家小孩儿的过于单纯。

    “在海上跑步?是把灵气加持在脚上?”

    “对, 我们比赛跑步,跑五分钟, 谁跑得远算谁赢!”洛议之摩拳擦掌, 脑袋里不知转着什么坏主意, 迫不及待地说:“赢的人今天可以对输的人提出一个要求!”

    “好啊。”裴宴渊很块就答应,温柔地说:“不过我们要彻底清清场, 让服务人员也离开。”

    “嗯嗯!”洛议之连忙点头。

    清场只花了十分钟,然后两个人就走到了海边,只听洛议之一声令下,两人就冲了出去。

    洛议之一马当先, 早早地冲在最前面,仰着下巴听着胸膛,两条细直的大长腿飞快地迈动,白生生如玉般的脚丫子上稳稳地裹着灵气, 甚至还用灵气凝成灵气风漩筒, 在后面推着脚后跟,拼命地跑。

    洛议之很得意, 论灵气,他可比他媳妇儿的灵气雄厚, 毕竟他现在可是快筑基巅峰了,加持起来超轻松不说,还能耗用大量灵气来推动他跑快,这次他肯定赢定了!

    到时候他就可以提出很刺激很成人的要求,然后让他媳妇儿配合他完成!

    嘿嘿嘿......

    洛议之脸蛋上露出一抹狡黠的兴奋!

    五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洛议之一直保持着一马当先的冲刺,牢牢地锁住优胜位置,在五分钟到临的那一刻,大笑着啊地一声喊叫,整片天空,海水,蒸腾着的鲜咸的空气,都不足以盛下他的开心。

    洛议之兴奋地跳起来,转过身,想对裴宴渊说他输了,他今天要答应他一个要求!却在转过身的瞬间,突然愣住了。

    这一望无际的天空和微微翻涌的湛蓝海水,空旷无边,哪里有裴宴渊的人影?

    腥咸的风扑打在洛议之的脸上和身上,他无措地往四周看,却什么也看不见,洛议之原地转了好几圈,一丝慌乱渐渐袭上心头,就在他要忍不住大声地喊人的时候,突然发现在他斜东方的一处海面边际,似乎飘来了一些东西。

    洛议之来不及细想,飞快地冲了过去。

    他越跑越快,也越跑越近,也渐渐看清了那飘过来的数之不尽的蓝色玫瑰。洛议之微微愣住了,他心脏突然剧烈地跳了起来,预感里似乎被灌了一杯酒,晕晕荡荡地飘上了脑袋。

    似乎是在印证他的预感,蓝色玫瑰海的深处,一个人影渐渐浮现,他穿着一身西装,深邃威严的眉眼间全是洛议之所熟悉的温柔和深情,洛议之脚步顿了顿,眼睛有些红了,随即脚步更加飞快地冲了过去。

    可是在他跑向裴宴渊的时候,却见裴宴渊突然笑着扬起手臂,周围的蓝色玫瑰花海骤然掀卷起来,仿若平静而华美的海啸,那些妖艳深邃的玫瑰混合着同样湛蓝的海水,漫天飞舞,然后在空中,在裴宴渊身后,组成了几个流动着的带着笔锋的大字。

    我爱你,与我结婚吧。

    裴宴渊站在海水与蓝玫瑰混合着的波荡中,从怀中取出一个精巧的丝绒小盒,打开,露出里面的戒指,那戒指精致素雅,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

    他脚下一步一步稳稳踩着海水,挤挤挨挨的玫瑰从他脚边流过,裴宴渊一直望着洛议之,走到洛议之的面前,取出那枚戒指,掌心不自主地微微颤抖。

    裴宴渊张开口,声音紧张得有些发哑,却是那么温柔,深情,饱含爱意,他伸手轻轻抓住洛议之的另一只手。

    “我爱你,一只,我爱你,你愿意,愿意和我组合一个家庭么?

    洛议之心跳如擂鼓,他有点傻住了,他看着裴宴渊,看着裴宴渊的眼睛,看着裴宴渊眼睛里的自己,脑袋里一片空白。

    血液烧着翻滚起来,四处疯狂地冲涌,洛议之什么也不知道了,不知道他该说什么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张没张口说没说,只是知道他很开心,很开心,很开心。

    洛议之只是在裴宴渊的眼睛里,看到仰着脸颊点了点头的他自己。

    他想和裴宴渊建立家庭啊,一辈子,不,永远永远的那种!!!

    裴宴渊心脏一瞬间冲上喉头,这辈子他都不知道一个人激动起来居然会真的说不出话,他张开手臂紧紧抱住洛议之,抱住他的少年,脊背甚至还因为遏制不住的激动满足而微微颤抖紧绷。

    他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只能低头吻住自己怀里的人,吻住他的少年,然后再深吻,深吻。

    裴宴渊这次的吻是从未有过的激烈,洛议之险些站不住,他微仰着脖子,感受着裴宴渊对他的激烈亲吻和爱抚,血液里的澎湃声音拍打在耳边,仿佛一种催.情的号角,洛议之呼吸愈发急促起来,身体随着裴宴渊的动作而愈发地软,脚下的海水晃晃荡荡,似乎要把他晃晕了。

    等一吻结束,洛议之已经脸颊绯红眼泛水光,整个人扒在了裴宴渊怀里,裴宴渊紧紧抱着洛议之,深深呼吸着他身上的味道,脸靠在洛议之白皙的脖颈上。

    “你答应我,我太开心了。”裴宴渊深深地看着怀里的洛议之,终于说出话来。

    “我也开心。”洛议之仰起头,眉眼一弯,露出一个格外灿烂的笑。

    “我给你戴上戒指。”裴宴渊忍不住亲吻了一下洛议之灿艳的眉眼,然后将手心里的戒指套在洛议之左手无名指上。

    洛议之看到那戒指的内圈里,刻着两个人的名字。

    “我也给你戴!”洛议之拿过戒指盒,打开下一层,果不其然,看到了一枚静静躺着的稍大一圈的戒指,他拿出来,往裴宴渊右手的无名指戴去。

    裴宴渊却是一顿,温声笑着说:“小笨蛋,戴错了,男左女右,是左手。”

    洛议之却是耸耸鼻子,说:“没戴错啊,你是我媳妇儿。”

    裴宴渊微微一顿,想说什么却没说,脸上的笑意却分明更浓了,他没再阻拦洛议之的动作,任凭洛议之把戒指戴到了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然后说:“为什么我是媳妇儿?”

    “因为我是老公,你当然就是媳妇儿啦,我会很疼很疼你的!”洛议之抬起脑袋,一脸坚定地竖起手保证:“宴渊,我们家家族传统,都超级疼媳妇儿的,你相信我,当然,我肯定不会光说不做的,你等着看吧,我会让你幸福的!”

    裴宴渊简直哭笑不得,但他只说了句:“我相信你,你现在饿不饿,我们去吃饭好不好?”

    “好啊,我也饿了,刚刚跑步耗费了好多灵气,好累的。”

    这时候落日的余晖洒在海面上,仿佛被烧红的碎金,在随着风浪波荡。

    “这些花怎么办,好浪费,而且不能随便留在这里。“洛议之与裴宴渊手牵着手,边走边扭头看着身边几乎数不清的蓝色玫瑰,感叹:“好漂亮啊,好多宴渊你买了多少朵啊。”

    “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朵。”裴宴渊温柔地抚了一下洛议之的脸,“不用担心,我用灵气织了网,兜住了它们,不会乱漂,一会儿会有人来大佬的。”

    “这么多!”洛议之眼睛都瞪圆了,可随即一想,也是,这如海一般的蓝色妖姬与海水混在一起,层层叠叠几乎望不到尽头,肯定不会少了的。

    可是他记得这种深蓝色的玫瑰好贵的,一朵十几到几十不等,他家宴渊买了这么多,肯定不低于一千万了!

    好败家呀!他媳妇儿好败家呀!

    洛议之感到一阵肉疼,可是他绝不会说他媳妇儿的,不说他媳妇儿买了这些花是为了给他求婚,就说他媳妇儿现在是他的人了,他第一要务是好好挣钱,而不是约束他媳妇儿花钱。

    何况他媳妇儿本来就很有钱!

    洛议之心中小人攥拳,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赚钱,养家养媳妇儿!

    这顿饭是裴氏酒店总部的总厨师长亲自做的,一切口味都按照裴宴渊嘱咐的为准,而裴宴渊嘱咐的,自然也是洛议之最爱的。

    所以一桌子都是洛议之特别喜欢吃的菜,不仅如此,还特别浪漫,大朵的香槟色花朵插在白玉瓶子里,花瓶旁边还有一对水晶做的小人玩偶,烛火的浪漫在渐渐按下来的天色里酝酿飘散。

    洛议之心里小鹿直撞,而且不但乱撞,它还有些发.情。

    洛议之脑袋热热的,眼睛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英俊迷人气质沉稳的裴宴渊,小心脏噗通噗通。

    他看着裴宴渊打开了一瓶粉扑扑的酒,给他倒了一杯,那味道特别好闻,甜甜的,还有草莓味儿。

    “尝尝,这是我特意买的酒,你看看喜欢么?”

    洛议之拿起酒杯直接灌了一半,脸蛋红红眼睛晶亮:“好喝!是草莓味儿的!”

    “你喜欢喝就好,但是这是酒,不要一下子喝这么多,慢慢喝。”

    “嗯。”洛议之夹了一只特大的龙虾肉,塞进嘴里,心想他媳妇儿真是贤惠温柔,而且娇弱,这点果酒对于他一个大老爷们来说,可真算不上什么。

    洛议之这顿饭吃得很开心。

    尤其是,草莓酒特别好喝,他在裴宴渊后来去洗手间的时候,还忍不住把猛灌了两大杯,喝得特别舒服,感觉自己都快成草莓味儿的了,胃暖暖的,脑袋飘飘的。

    裴宴渊从洗手间回来后不久,就发现他家小孩儿情况有些不对了,那本来就够勾人的眼神儿迷蒙闪烁,撩人得不行,他好不容易压下的火又上来了,而且他家小孩儿还不好好坐着,非要乱动,顶着白嫩嫩红扑扑的脸颊在椅子上乱扭,白皙细韧散发着少年气息的腰半露不露,最后甚至还离开座位,非要往他这扑过来,趴在他怀里压在他胸膛上,呼吸吹在他脸上,全是草莓酒的甜味儿。

    心爱之人在怀里又动又蹭,裴宴渊全身紧绷火热,几乎是立刻就对洛议之敬了礼。

    洛议之感受到裴宴渊的反应,身体微微一顿,随即却露齿一笑,带了些小得意说:“宴渊,你今天比赛输了,我可以对你提个要求,你没忘吧?”

    “没有。”裴宴渊声音干哑,眼神里涌上火热。

    “那我现在可就说了,我要你一会儿对我听话。”洛议之看着他家裴宴渊耳朵上涌上火热的颜色,呼吸明显粗重,非常得意又激动,他终于可以扳回局面,正式压了他媳妇儿了么!!!

    他本来不想那么急的,但是谁让他媳妇儿今天又告白又求婚,弄得他感动得不行,恨不得吃掉裴宴渊,而且他家宴渊今天太帅太迷人了,他有点受不住。

    何况在他们刚遇到时,他们就互相坦诚相见过了,所以他也不怕婚前对他媳妇儿做这个,会让他媳妇儿不开心,而且他现在想起他们最初相见那一天的事儿,就更加迫不及待要把他媳妇儿压了!

    毕竟扳回局面很重要!

    当初的错误体位可不能让他家媳妇儿一直带到结婚!!!

    洛议之这么想着,就越发迫不及待,拉着裴宴渊的时候就往屋里的大床边走,最后把裴宴渊往床上一推,就霸道地压了上去。

    “宴渊,我们休息吧,我会对你很......很好的!”

    裴宴渊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美味少年,全身血液疯狂翻涌呼啸,灼热得他快呼吸不畅,他双手握住洛议之的腰,眼神晦暗火热,“一只,你醉了。”

    “我没有!你才醉了,宴渊,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洛议之舔了下唇瓣,露出一个霸气又邪魅的表情,坐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裴宴渊:“乖,我们休息。”

    洛议之这一坐,正好坐在裴宴渊某个地方,裴宴渊全身一绷,深吸一口气,他攥了攥拳,眼底欲望再也压制不住地喷涌而出,突然一伸手,将还要发表疼爱宣言的霸气洛一只一拉而下,紧紧抱住。

    然后翻过身,压了上去,堵住了洛议之还要开开合合的嘴唇。

    作者有话要说:

    拉灯,你们懂得!

    快完结啦!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安曦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