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章

作者:饮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洛庆城和夏恬影一番解释坦白下, 洛家其他人终于明白了这个“真相”到底多么荒唐又不堪。

    原来洛议之居然是洛庆城和夏恬影的亲儿子。

    当初两人在国外旧情复燃, 又不好带着名不正言不顺的儿子回洛家, 何况这个儿子还是个弱智,两人都不喜欢,就干脆直接扔给了夏恬影父母养, 然后他们装作一见钟情的样子,迅速重滚床单, 然后又登了记。

    其实这也就罢了, 无非是说两个人够狠够心冷, 能把孩子扔给一个有家暴倾向一个唯唯诺诺不知反抗只会抱怨哭泣的父母养,夏恬影可是够狠的, 而洛庆城也不干净,说他一点不知道夏家父母的德行,那是骗鬼呢。

    可这两个好父母接下来又干了啥?

    孩子吃不上喝不上受虐待被家暴被欺凌,痛苦煎熬了十九年, 他们不但没有丝毫内疚心疼,不想着丝毫的弥补,居然以私生子的名义把他接回来,企图要他的眼角.膜和骨髓。甚至在知道两个娇宠大的孩子欺负他鄙视他, 甚至想找人轮j他, 也没做出丝毫反应。

    尤其是夏恬影,为了做足她身为被背叛的原配、厌恶私生子的戏份, 居然真的一直对原身鄙夷轻蔑冷嘲热讽,可怜原身还一直以为他对不起夏恬影这个新妈妈, 内疚又害怕,一直畏畏缩缩,只想着弥补,以致后来得知洛家人想要他的骨髓和眼角.膜,虽然恐惧得厉害,也心甘情愿奉献出来。

    可这个夏恬影其实呢,其实是抛弃他厌恶他还想从他身上榨血的亲妈!

    当然,洛庆城也半点不干净,他和夏恬影一个□□脸一个唱白脸,配合得好得很!就是为了能让原身认清他“私生子”的身份,然后割肉榨髓地奉献。

    简直恶心至极。

    即便洛庆城和夏恬影委婉地说出了真相,用特别无奈特别不得已特别后悔的语气和自居去描述那些真相,可其他人还是感到了一丝背冷。

    洛亦萱根本不能接受,叫喊起来:“胡说,这怎么可能?!”

    “你闭嘴!”洛老爷子还没生完气呢,对着洛庆城和夏恬影说:“你们两个好好想些理由,去找那个孩子的时候绝对不能就这么说,你们先咬死你们是他亲生父母很想他,想好好看看他,弥补他,重点打感情,不要扯些不利于咱们的信息,知道么?”

    洛庆城和夏恬影连忙应下。

    洛庆城却是有些愁:“爸,万一明天咱们见不到怎么办,那小子现在和裴三爷关系好得不行,一直住在山海庄园,万一他们不见我们,我们可进不去啊。”

    “办法是人想出来的,瞎担心什么?”洛老爷子一敲拐杖,端起茶水喝了几口,顺了顺气。

    ......

    洛议之一出关,就被邵天汉的夺命连环call吓了一个激灵,连他突破到筑基中期的好心情都打折了两分。

    一接电话,洛议之就忍不住对着手机大喊:“你有毛病啊邵天汉!”

    那边的邵天汉明显被吓得打了个嗝儿,平静下来后连忙说:“不是啊大哥,出大事儿了,有大事儿!”

    “啥事儿?”洛议之看了一眼他涨到二十一亿的粉丝,又看了看稳定而激昂的一片评论,只觉得岁月静好,事业稳定。

    “是大事儿!”邵天汉那边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似乎在找个隐秘的地方,半晌后明显压低的声音传来:“大哥,你......你稳住啊,这件事儿我必须告诉你。”

    “嗯,说。”洛议之皱了皱眉,邵天汉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大哥。”邵天汉咽了口口水,“你爸妈今天找我了。”

    “什么?”洛议之差点没反应过来,想了几秒才想起来是洛庆城那夫妇俩,顿时不太高兴,“怎么,他俩找你干什么?”

    “他俩和我哭诉,说是想见你以免弥补你,说......说他们才知道他们其实是你亲生父母,你是他们家名正言顺的大儿子!”

    “啥?”洛议之一愣,原本在接受原身记忆时发现的那些疑点全都解开了。

    他当初在发现原身不是十八而是十九时,就觉得洛家肯定有龌龊,背后真相不一般,却没想到......是这么个真相。

    “大哥,怎么办,你到底要不要见,他们求我的时候......那样子挺可怜的。”

    洛议之听得直反胃:“你脑子没问题吧邵天汉?”

    “大哥你别误会,我只是说他们样子看着可怜,我可没说我可怜他们,那洛家一群人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我能不知道么,但我就是......就是觉得这事儿你不见也不行。”邵天汉脑袋头一次灵光了点,“他们肯定会拿这个大做文章的,大哥你要是不主动,肯定要吃亏。”

    洛议之现在很烦:“我吃什么亏。”

    “大哥你......”

    “行了,我知道了,我会联系他们的,你不必担心。”洛议之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感受到他媳妇儿裴宴渊那边传来一阵灵气波动,貌似是进阶炼气七层了,不禁大感裴宴渊悟性变态修炼速度变态。

    洛议之挂了电话,飞快地跑出房间,往他家宴渊房间跑。

    两人的房间现在就差了一堵墙,十秒不到洛议之就扑到了裴宴渊怀里,不高兴地把脸埋在他肩膀上。

    裴宴渊感受到洛议之的情绪,连忙温柔地问他:“怎么了,不高兴?要不我今天陪你去郊外玩,顺便吃些好吃的?”

    “不是想出去玩......”洛议之耸了耸鼻子,不禁怀疑他之前以不高兴为由让裴宴渊带他出去吃喝玩的事儿是不是干多了,以致裴宴渊第一反应居然是要带他出去玩。

    “那是什么事儿?”裴宴渊换了个姿势,让洛议之在他怀里趴得更舒服,宠溺地亲了亲他的鼻尖,“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洛议之把邵天汉刚刚说的事儿说了。

    裴宴渊脸色微微有些不好,但居于高位多年,早就习惯了不形于色,他的胳膊环过洛议之纤韧的腰间,说:“这件事儿要尽快解决才行。”

    “我知道。”洛议之不高兴地嘟囔。

    裴宴渊揉了揉洛议之的头发,“你想好怎么做了么?”

    “想好了。”洛议之哼了声,“他们不是想打感情牌么,那我就把他们的真感情放出来给大家看看呗。”

    ......

    洛议之很快就制定好了计划,但是在执行之前,他做了一件事。

    他现在已经筑基中期,差不多有足够的灵力去召唤原身的魂了。

    洛议之摆了个阵法,然后尽全力施展了招魂术。

    半晌后,阵法终于果然出现了原身的魂魄!只是那魂魄看着似乎已经忘记了一切,双眼空洞,神智欲散。

    洛议之叹了口气,有些心疼地对洛亦说:“下辈子投个好胎吧,也别太善良了,不要以德报怨,那些人不会记着你的好的。”

    洛议之说完,就施展术法将洛亦的魂魄送入了轮回,不知是不是他占用这具身体做了很多好事的原因,洛亦的魂魄上竟然带了些隐隐的金光,有那些功德护着,他肯定能投个好胎,下辈子应当衣食无忧,有人疼爱。

    做完这一切,洛议之就往身上拍了隐身符,偷偷潜进了洛家。

    因为刚刚见到毫无记忆和神智、但依然看着柔软纯良甚至有些怯弱的原身,洛议之心里充满了怒气,比他接到邵天汉的电话后还要气。

    洛议之潜入洛家的时候,发现洛家别墅大厅里居然挤了好几个记者,几个扛着摄像机的摄影师忙个不停,洛庆城和夏恬影居然在一脸黯淡痛苦地诉说着他们对他的爱。

    洛议之简直当场要吐!

    洛议之看着那虚伪的两个男女在那儿眼含泪光,把原身说成和他们的大女儿洛以柔是龙凤胎,诉说他们多么痛苦,多么痛恨把他们孩子偷走的医院清洁工,又是多么想念他们的儿子,多么想弥补他的童年和缺失了的父爱母爱,多么想一家团聚,却又害怕孩子不认他们,害怕孩子会怨恨他们不理解他们......

    洛议之恶心得直起鸡皮疙瘩。

    几家媒体因为这次爆料涉及全世界最受关注、比顶级咖位明星还要受欢迎的洛议之,在接到电话的那一刻便飞奔而来,并且全程采用最高清镜头,记者和摄影师也都用的当家最好的,甚至还派了编辑随行,以便能尽快把新闻稿子写出来。

    而这些人中有几个是洛议之的死忠粉,听了洛庆城夫妇俩后面“意有所指”的话后,都有些不高兴。

    在座都是人精,洛庆城夏恬影的话潜台词到底啥意思,他们还能不明白么,不就是要给洛议之压力,逼他认亲,不然就是冷血冷情不顾父母不顾亲情么,洛议之现在风头正盛全世界曝光度最高,一旦被盖上这种“污点”,反噬会很严重。但是洛庆城夏恬影被偷了孩子,也的确是挺可怜,只是后面那些话背后攻击力不低,让他们不喜。

    洛议之听了几句就再也听不下去了,悄悄隐在一边,掏出怀里的真言药汤,往洛庆城和夏恬影嘴里弹了几滴。

    洛庆城和夏恬影都呛得咳嗽了两声。

    有个洛议之最死忠的女记者等洛庆城和夏恬影不咳嗽了,直接犀利地说:“洛夫人,你说当初你儿子当初是被偷走了,又因为天定的缘分而被你的父母收养了,这的确是太巧了,那你这些年回去看望你父母的时候,就没察觉到和洛议之直接的亲情纽带么?”

    “我已经十九年没去过白石镇了。”夏恬影脱口而出,话说出来她却是顿时一惊,有些慌乱,她怎么把这话说出来了,这和她平日营造的温柔贤惠孝顺善良的形象可不符啊!

    “您十九年没回去了?”那女记者果然抓住了亮点,连忙又说:“那您上一次回去是什么时候,是干什么?”

    夏恬影眼底逐渐慌乱,却控制不住她的话:“是十九年前,我把三个月大的洛议之放到我父母手里,让他们养着。”

    “!!!!!!”这一句话顿时像是泼进油锅里的水,在整个房间里炸开!

    怎么回事,洛议之是夏恬影亲手放到她父母手里养着的?!!不是说是被偷走了吗?!!

    洛庆城顿时惊怒地看向夏恬影,却只在夏恬影眼里看到了惊慌和恐惧,夏恬影也不知道她怎么了,根本控制不了她的嘴,一转身就要跑上楼,拒绝采访。

    可记者们都是最擅长围追堵截的,立刻就围了上去,让夏恬影没法上楼,一个个犀利的问题被扔了出来。

    “洛夫人,那你刚刚说孩子被偷走了,其实是谎话吗!”

    “是,但是我......”

    “洛夫人,你为什么要把才三个月大的小洛议之扔给你父母养?”

    “因,因为他被查出来有轻度唐氏综合征,是个弱智,我怎么能把这样的孩子带进洛家?”夏恬影话说出口,心底愈发惊恐,手指都忍不住发抖,整个人趴在墙壁上拒绝转头,死死捂住嘴,却控制不了说真话!

    “你因为当时的小洛议之被查出来有轻度唐氏综合征,就抛弃了他,你十九年都没看过他一次?!”

    “没有,但是......”

    “请你们不要再问了!”洛庆城在旁边差点又急又怒,过来撵人,却被记者追着问:“洛老爷,你知道你夫人夏恬影说的这一切么。”

    “知道。”话说出口,洛庆城突然惊恐,连忙闭上了嘴。

    记者们更加愤怒,“那您知道您夫人把几个月大的婴儿抛弃了,还没有阻止,您当时难道赞成么?”

    “为什么不赞成?那是个弱智。”

    “弱智?看来您和您夫人很厌恶当初不太聪明的小洛议之,我听说洛夫人父母一个酗酒家暴,一个软弱怕事,小洛议之小时后难免被欺凌被虐待被家暴,这些事儿您知道吗?!”

    “知道,但是......”洛庆城不知道他为什么说不了假话,这些话一落出去他知道整个洛家都要完蛋,惊恐到几乎崩溃,拼命地喊保安和管家,让他们把记者们撵出去。

    洛议之见效果差不多了,冷笑了一声就施施然地离开了,他离开洛家后,还远远听到一个男记者吼了一句。

    “您到底为什么突然想认回洛议之,是想蹭他的曝光来给洛家带来利益么?”

    “......”

    洛议之耸了耸肩,说实话他不听也知道洛庆城的答案啊。

    他现在就是这么棒!被蹭蹭也能够洛家吃几年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