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8章

作者:饮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就在洛议之抬手要抹了老道的脖子的时候, 裴宴渊急忙出声制止, 他早就没有一丝灵力和力气, 身上也重伤斑驳,要不是意志坚毅,他早已跪在地上。

    视线扫到裴宴渊摇摇欲坠, 洛议之一咬牙把老道的身体一巴掌挥飞,飞速奔到裴宴渊身边扶住他, 焦急得声音都有些颤抖, “宴渊你怎么样, 你怎么样?!”

    “我没事,还......还死不了, 别担心。”裴宴渊艰难地露出一个笑容,伸手握住洛议之的手:“先别杀他。”

    “我知道了,你别说话了!”洛议之急得想哭,扶着裴宴渊要把他带进别墅:“我给你炼回春汤, 你喝了就能好了,我们快回去,我只要一个小时就能炼好!”

    “好。”裴宴渊的视线黏在洛议之脸上,从未有一刻像此时这般放松庆幸......以及满足。

    洛议之抽了下鼻子, 半揽半抱住身材比他高大得多的裴宴渊, 一边走一边随手打出一道红光,下一瞬那老道顿时惨嚎一声。

    “我废了他的手脚和脊柱, 他现在想逃也逃不了。”洛议之眯了眯眼,眼底狠厉动作干脆利落, 与平日里骄傲但软萌的模样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裴宴渊没有说话,心底的想法却是忍不住又多了个猜测。

    而对于那个猜测是否真实,他并不在乎,他只在乎这个人是他的就足够。

    洛议之紧急炼制了一炉回春汤,因他突破筑基,又全力以赴,这一炉回春汤是实打实的上品巅峰,只差一点就到了极品。

    洛议之炼制好就连忙舀了汤给躺在一边地上的裴宴渊喝,裴宴渊救着洛议之的手喝完一碗,身上的伤就彻底好全了。

    “这回春汤倒是真神奇。”

    裴宴渊感受着他身体内外的伤都在急速愈合修复,不禁大感奇妙,这感觉比他曾经濒死时喝养身汤和百用去病汤还要明显,还要神奇。

    “当然了,这一碗可相当于三支正常量的回春汤呢,你一下子喝了这么多,伤肯定能好,而且会好得很快。”洛议之微红着眼看着已经彻底痊愈的裴宴渊,还是有些后怕,抽了下鼻子说:“今天真的吓死我了,你应该跑远,跑得远远的,不应该在这附近守着我。”

    裴宴渊直接一伸胳膊,将洛议之揽进怀里,庆幸而珍惜地吻着他的脸颊,一遍又一遍,吻得那么轻,又那么小心翼翼:“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我只知道,在你有危险的时候,我不能跑。”

    虽然在雷劫降临的时候他的一只是安全的,但雷劫结束呢?即便他家小孩儿突破了筑基,但那个老道可是突破筑基有很多年了,万一他使出全力偷袭,谁能保证当时他的一只会完全没事。

    何况当时他们并不清楚这个老道的真实实力是比小一只差的,风险这么大的事,他怎么能去赌,又怎么能扔下他家一只,一个人逃命?

    他裴宴渊绝对做不到,而且永远都做不到。

    “但是你修为那么低,万一刚刚出了一点差错,你就没命了你知不知道!”洛议之一想起他在遭受雷劫时,余光扫到的的战况,就一阵后怕,那样的情况,要是随便换一个炼气三层的修士,都绝不可能活下来。

    即便是他在炼气三层时,只凭一些简单的隐身符和普通攻击符防御符,也不能保证可以在一个筑基修士的穷追猛打中活下来,除非他有逃命或者防御的宝贝。

    而他家宴渊,什么宝贝都没有,靠的只有那些普通小符和逆天的悟性与谋划。

    “我这不是活下来了么,而且现在可以说是毫发无损。”裴宴渊拍拍洛议之的背,抱住他安抚他:“乖,不要再担心已经有结果的事儿了,我们说说善后吧,那个老道......一会儿你喂给他真言汤,再把他最近一小时的记忆给抹了,咱们就把他交给警察。”

    “又交给警察?”洛议之皱眉,有些不情愿,他想亲手弄死他。

    裴宴渊一扫洛议之的小表情,可以说是瞬间明白了他在想什么,握了握洛议之的手说:“不必担心,这个老道活不下来。”

    “什么意思?”洛议之有些疑惑地看着裴宴渊:“你是说他肯定会被判死刑么?”

    “有八成把握吧。”裴宴渊微微敛了笑意,有些严肃,“这个老道是那个张道士的靠山,很可能是师父,没错吧?”

    “嗯。”洛议之点头。

    “而之前那个张道士,与秦志成有极大的利益联系,你搜查他的赃款赃物还有很多犯罪证据,包括毒-品交易名单以及记录等,都是有那个张道士设置的阵法和符咒护着,甚至连家门口都放置着阵法符咒,如果说秦志成仅仅是清了张道士过去设置阵法,张道士对那些事儿一字不知......是不可能的。”

    “所以那个张道士......”裴宴渊顿了两秒,才继续道:“甚至是席秉谦,可能都与秦志成有很大的利益联系,而公司上的利益是不足够的,很可能他们都参与了叛卖毒-品。”

    “他们都参与了贩卖毒-品?!!”洛议之瞪圆了眼。

    “很有可能,而那个张道士都参与了,他师父如果说是一个高风亮节的人,我信他没参与,但现在我们知道了他显然不是,所以也极其有可能参与了这方面的交易。”裴宴渊眼眸微敛,“尤其是我之前偶尔听到一个和我有些交情的警察局长喝酒时抱怨了一句,说现在毒贩也不知道突然掌握了什么交易和逃跑的手段,他们工作陷入了巨大的难关,很难抓,几乎抓不到。”

    洛议之骤然一亮:“很可能是这些道士参与了!”

    “对,当时我没有多想,现在前后一联系,可能性很大,而且他们修炼肯定要耗费不少金钱和资源,不都说要很多天才地宝各种好玉么?”裴宴渊说着说着,微笑着看着洛议之,“当然,我也不是特别懂,一只你说是这样么?”

    “是这样啊,修炼哪有不烧钱的。”被自家老婆信任的求知目光看得小心脏砰砰,洛议之骄傲地扬起小下巴,霸气地看着裴宴渊:“不过宴渊你可以放心,我有充分的经验,还有非常非常顶级的修炼功法,咱们不会像他们那样烧钱如烧纸而且还没多少进益的。”

    “好。”裴宴渊现在乐得“服从”他家洛议之,顺毛撸得非常熟练。

    两个人都休息得差不多了,便出来把那快要死的老道绑了,扔到一边,开始收拾狼藉的院子和别墅,但洛议之收拾着收拾着就不想动了,干脆摆了个阵法,偷懒地说:“先弄个幻阵吧,等有空再收拾。”这一大片焦土乱石烂花烂草,他哪能那么快恢复原状啊。

    裴宴渊无奈又好笑,但也没有反对,毕竟他家小孩儿的别墅不能住人了,就只能......

    搬去他那住了。

    接下来裴宴渊给种伯和李成树发消息,让他们进来,然后又直接打了某个警察局长的电话,和他隐晦地说了几句话,洛议之在旁边听得云里雾里的,怎么觉得裴宴渊说的事儿好像和他知道的都不是一件事儿了呢。

    这说话怎么还搞得好像解题似的。

    但很快,不到一个小时,那个孙局长就赶到了山海庄园,面色焦急慎重又激动,似乎有很多话想问,洛议之随手把喂了真言汤又抹了些许记忆的老道扔给孙局长带来的警员,就转身走了,他对这些可不太感兴趣。

    可他走了两步,就听到那个孙局长激动得声音都发了颤,声调都控制不住了,“是他,是他,之前我们牺牲的警员卧底曾经偷拍了一张侧面,和那个世界最大毒-品贩卖组织的毒枭头目握手交谈的那个老头......就是他!!!!”

    “裴董啊,裴董,你们......你们这是立了大功,大功啊!”

    “功劳都是无所谓的,只要国家需要,我们这些公民能为国家的缉-毒事业添些小柴火,都是我们的荣幸和莫大的荣誉。”裴宴渊眉眼深邃威严又一本正经,但洛议之莫名觉得他家裴宴渊好像一只老狐狸。

    “裴董您太内敛了,觉悟很高,觉悟很高啊!”孙局长大赞。

    “哪里,孙局长您和一众警员才是思想高洁,为人民服务的无私情怀令我们敬佩。”裴宴渊好话一箩筐一箩筐地往外搬,最后又不着痕迹地拐弯说:“但是不瞒您说,能抓住他的确是意外,是我们完全没能想过的,要不是他潜进我家要绑架我威胁我,又意外被我们阳台上掉下来的花盆砸得半死,估计我们也完蛋了。”

    孙局长看着裴宴渊深邃而带着浅笑的眼,顿了半晌,抬手让带来的几个警员把那老道都压回去,他一个人留在这儿,说:“的确,是很巧,不过......他这胸口还有下腹的伤口也都不小,看来还有激烈搏斗的。”

    “那是我干的。”洛议之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打什么哑谜,直接说:“有什么问题吗?”

    “没,当然没问题,你是......”

    “我叫洛议之。”

    “小洛啊,小洛你这干得漂亮,英雄出少年啊,我什么都懂的。”孙局长又笑着拍了下裴宴渊的肩,说:“裴董放心,你担心的是什么我懂,我会尽量让你们的比重在这里面缩小。”

    “这就麻烦孙局长了,如果以后还有这种情况发生,我们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洛议之在旁边听着,却是皱紧了眉头,他听着这意思怎么像是要把他们的功劳给抹掉了呢,顿时有些不开心,“是要把我们的功劳都给抹掉么?”

    之前他救了楚洁,救了孤儿院,他都完全不在乎什么功劳不功劳,能不露名就不露名,但是他为了搞死这个老道都差点死了,老婆也差点死了,而且这个老道还极可能是这个世界上修为最高的人,他怎么能没有姓名?!

    他洛议之本来就不是个彻底淡泊名利的人,不管是想出名还是刻意隐匿名声,都不过是看他心情罢了,他行为处事三百年,过的就是一个随心所欲。

    那孙局长一听,顿时一愣,裴宴渊却是微微顿了顿,无数思绪计策在脑海中转了一圈,最后浅浅笑道:“孙局长,我家小孩儿为了抓住这老道也是九死一生,我们也不想要什么,要不,颁发个特殊贡献或见义勇为奖给我们小孩儿,您看行吗?”

    孙局长看着眼前这个没有主见一心一意都在旁边少年身上的“裴三爷”,顿时默了。

    这个当然不是不行,而且操作下来也不算难,毕竟抓住这老道的功劳可不是一般的功劳,但是......

    就因为这个少年一句话,这裴三爷......呸,这宠人的老好人模样哪里像以前的裴三爷!

    “我也不是要多少功劳,就是要个存在感,因为我太太太恶心这个阴险又恶毒的老家伙了,最好所有人都知道是我杀...不,擒了他!而且,我这也是在帮你们吸引火力。”

    洛议之耸耸肩,看着孙局长,“毕竟谁知道他还有没有余党余孽,最好都冲我来,我随手就收拾了,而且我听说那些毒贩很喜欢报复,那他们要是也来了就更好了,我们可以里应外合把他们都端了,省得再让你们白白牺牲一些警察和战士。”

    他之前看了一些关于缉.毒.警察的科普,说实话挺佩服的,也真心太惨烈了,他随手能解决的事儿,能帮则帮吧,就当积累功德了,利人利已的事情,他为什么不做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