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4章

作者:鱼七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傍晚的时候, 花月签收到了一波又一波的鲜花, 以至于整个大厅都被花束和花篮放满了。

    花月立刻抗议,这样太浪费, 让沈戮每天送一朵就行。

    想了一下后, 花月对沈戮改口:“一朵也不要送了,送盆栽,我可以种在外面的小花园里, 或者放在客房做绿化。”

    如果两个人早晚是一家人, 那钱就应该从现在开始省着花。

    临睡前, 花月和沈戮在房间里看了老电影,亲吻额头互道晚安之后,花月安稳地躺在床上准备入睡,忽然听到楼下有声响。

    她穿着睡衣下楼,发现楼下大厅内的花都在微微散发着白色的光芒。再然后所有的话都不见了, 只有一朵巨大的类似百合的花, 插在花瓶中, 花瓣周围散发着金色的光辉, 熠熠闪亮, 几乎照亮了整个大厅。

    花月吃惊地走下楼, 伸手去碰那朵花, 花突然发抖闭合成了花骨朵,连叶子都老实地贴在花茎上了。等花月的手指碰到花茎的时候, 花突然飞起来, 唧唧咕咕地惊叫着。

    “花妖?”花月问。

    在空中废物的花听到花月的话, 挺住了,然后弯曲了一下花径作点头状,跟花月承认自己的身份。

    “你想住在这里?”

    花妖继续点头。

    “那就留下吧,据说这里灵气很充沛,适合你们妖修行。一次为代价,你要为我打工。”花月随后交代了工作内容,问花妖是否接受,花妖非常感动地频繁点头,表示她可以。

    第二日,花月再次对沈戮改口,表示盆栽也不用他送了,花妖可以自产自销。

    “那就改送你这个,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凋零。”沈戮从兜里掏出一个红色的盒子,是一串珍珠手链,小珍珠和粉水晶制作而成,价值不算太昂贵,但难得在款式精致好看,特别能满足女孩子的少女心。

    花月的手腕本来就纤细白皙,带上手链之后,衬得更加动人,让人移不开眼。

    “诶,都三天了,网站还没恢复。以前偶尔抽,现在是三天完全上不去。真不知道管理者干什么吃的,我们那么多人看小说,他们挣了那么多钱,都不知道多拿点去维修服务器!我的精神食粮啊,瞪着追更看下面的情节呢!”

    俩大学生背着包从三楼下来,其中一名跟另一名吐槽不止。

    花月笑着问他们是不是说的晋江,让她们别着急,“很快了,今天晚上前肯定能恢复。”

    “真的吗?难道老板认识网站的人,有内部消息?”

    花月想起了江小绿,立刻点头肯定。

    俩学生笑着出去了。

    下午三点的时候,花月看见江小绿穿着一件嫩绿色的汉服,欢欢喜喜地跑到前台来找她。花月笑着伸出拳头,和江小绿对碰了一下。

    “才几天没来,我发现咱们民宿绿化更好了,屋子里的花特漂亮,花园里的更是,品种还多了呢,肯定很贵啊。”江小绿问花月,怎么舍得钱置办这些,不卖果树了。

    花月笑着给江小绿介绍了花妖。

    “花姐姐好算计,绿化不花钱,水也不花钱,还有临场应变任何东西的无支祁,白帝,甜甜的陆梨子,还有饱读诗书的我,太幸福了吧,羡慕你。”江小绿瞄一眼那边买菜回来的沈戮,笑嘻嘻跟他打了招呼,目送他去了厨房后,瞧瞧跟花月咬耳朵,“最重要的是还有这么厉害的忠犬男盆友,都听你的话呀。”

    “谁说的,昨天就跟我耍脾气,我好容易哄好了。”花月表示心累的叹口气。

    “哦,是么?那肯定是花姐姐辜负他了。”江小绿白一眼花月,警告她对自己男神好点。

    “他什么时候成你男神了?”花月质问。

    “在他决定牺牲我来成全你的那一刻,沈阎王专一深情光辉伟大的男主形象就在我心中树立起来了,闪闪发亮!”江小绿双手互相握着,眼神崇拜地说道。

    花月撇了下嘴,打发她快去安置,然后干活。

    “花扒皮。”江小绿对花月做了个鬼脸,拔腿就逃。

    ……

    三个月后,花月因忍受不了沈戮轮番各种电影、旅游、送珠宝等等浪费钱的追求攻势,决定答应和沈戮在一起。当然这个原因只是借口,主要还是花月想和沈戮一起。

    这是沈戮正式搬入花月房间的第一夜,得知风声的小伙伴们都忙碌起来。

    水妖把房间都全部清洁了一遍,保证纤尘不染。

    陆潇潇用最甜品种的梨香香薰了整间房。

    花妖将两束既催情又美丽妖艳的花儿放在床头的点缀。

    江小绿友情赞助了长达30GB的小说里最动人情话集锦给沈戮参考。

    无支祁自己变身了一副巨大的具备很有教育意义的内容一定会被和谐画,挂在了墙上。

    现在是盛夏,白帝见没什么好帮忙的,就提供了自带冷气的墙面地面给屋里降温,控制好最适宜的温度,非常适合做运动人士,可比吹空调舒服。

    四小红点没啥能耐,就跟着瞎飞凑热闹。

    花月今天受邀去参加盛传的婚礼。缘分这种事很奇妙,前段时间还黏着一定要追他的盛传,在一次出国的演唱会上,和一位外国美女一见钟情了。俩人恋情可谓是天雷勾地火,认识三天就想登记了。后来被盛传的父母拦着,好容易挨过了三个月,来人还是恩爱如初,想要结婚,耐不住年轻人自己愿意,盛父盛母只好同意,给他们办了婚礼。

    今天花月在婚礼上见了他们,觉得盛传和新娘还真合适,灵魂伴侣那种。毫不夸张地说,一分钟内俩人能互相看着咧嘴笑三次。新娘知道盛传曾经追过花月,丝毫不介意,她觉得正是因为花月的拒绝才让她有机会遇到这么好的丈夫,所以对花月非常友好,性格单纯而热情。

    俩人的婚礼传承古代的习俗,是在黄昏的时候办得酒宴。花月吃完回到民宿,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她一进门,陆潇潇和江小绿就迎了过来,接包,端茶送水,问候。

    花月问了民宿下午的情况,得知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后,花月转了转脖子就要回房。

    “对,现在时候不早了,花姐姐刚回来,洗个澡早点休息。大厅这有我们看着呢,不用再下来了。”陆潇潇立刻道,她笑着嘟起两个圆圆的脸蛋,眉毛上挑,神采飞扬。江小绿和陆潇潇表情差不多,眼睛更加善良好奇地盯着花月。

    花月边上楼梯变狐疑地打量她们两个一会儿,等到自己的房间门口,他看见沈戮正拎着两件衬衫从隔壁出来。

    “都搬完了?”

    沈戮点头。

    “其实这样也挺好,腾出一个房间可以卖钱。”花月躲避沈戮的注视,低头开门,转移话题说道。

    开门的刹那,花月就闻到了一股香甜的气息,她愣了下,疑惑地看一眼沈戮,就冲进屋,敏锐地察觉到屋子里的变化。屋子被重新规整清洁一番也就算了,床头上面的墙上挂着那巨大幅的内容颜色的画是什么情况?还有床头柜上的花,居然长了眼睛,尽管它假装闭眼,但花月还是及时捕捉到了。

    花月怒喊了无支祁和花妖,就看见四小红点缓缓地从自己眼前飘过。

    “都给我滚出去!”

    下一秒从画变回猴子的无支祁,还有花妖等乖乖滚了出来。再然后陆潇潇、江小绿等夜跑了上来,大家一起围在门口打算挺墙根。结果大家刚刚靠近门,就被弹了回来。

    “什么情况?”陆潇潇揉了揉自己被摔疼的屁股。

    “结界。”白帝双手抱在胸前,靠在楼梯口,愣着脸劝大家还是散了,不然回头被花老板知道他们在门外这样,言灵一出,都有罪受。

    无支祁等一听言灵,立刻乖巧退散。

    屋内,花月看着往衣柜正挂衬衫的沈戮。

    “你告诉他们的?”

    “是你说话的时候,被他们偷听了。”沈戮关上柜门。

    “那你知道他们偷听,你不告诉我?”

    “正大光明,怕什么。”沈戮轻笑了一声,坐在花月的身边,把人搂在了怀里,对着花月的耳际吐气,“我觉得无支祁变得那幅画内容还不错,我们可以试试。”

    “谁说要和你哪个了,只是住一起,不约。”花月红着脸推开沈戮,要换衣服,让沈戮不许偷看。

    沈戮没脾气地躺在床上,转身拿平板电脑看起来。

    花月谨慎看了他两秒,才打开柜子,拿出睡衣。当她脱掉身上的连衣裙,只穿着里面的吊带底裙的时候,一双手从她的脖颈后方伸了过来。

    “喂,你干嘛,不许偷看,你还摸!”

    “你说不要偷看,我可没答应。”沈戮从后面仅仅抱住花月,歪头亲吻她的脖颈,把手往下面探,“都领证了,我和你做这些合法。”

    “领证?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花月惊讶地问。

    “不信你去月老那里问,文书齐全。”沈戮又咬了一口花月的耳朵。

    “那不是男友啊,是老公!”花月惊叹,也终于反应过来,为什么当初她说沈戮是自己的现男友沈戮不满意了。男友和丈夫,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概念。

    那她之前和盛铭相处的时候,算什么,出轨?

    沈戮似乎猜透了花月的心思,亲着她的肩膀,低声提醒花月:“所以好好补偿我。”

    太心机了,选择在这天说,两人相处的火候差不多了,弄得她愧疚,虽然她失忆不知情属于无辜,但真的不好意思拒绝。

    “花小姐,往后余生,请多指教。”

    耳畔呢喃这句话的时候,花月忍不住笑起来,“是不是江小绿教你的这句?”

    “嗯。”沈戮乖巧应答。

    “别,千万别用她那套,自然一点就行。”花月转身,双手勾住沈戮的脖颈,踮脚吻上了他的问。

    淡淡的甜软的厮磨带来的酥麻感从唇际蔓延……

    起初是痛的,当沈戮彻底进入的那一刹那,花月头皮发麻,隐约有东西在她脑海里翻腾,似乎要觉醒。但她不及细究这种感觉,腹部突然有很强烈暖意传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逝。这个流逝,当然不是指女人的第一次,是别的什么东西。

    但沈戮毕竟是神仙,必然自有神通,所以花月很快就沉浸在享受中,当然副作用是腿软疲累,等到花月连连求饶的时候,沈戮才‘可怜’放过她。

    花月真的很累了,翻个身想去沐浴,都觉得没有力气。

    “明天便会好。”沈戮抱着花月去淋浴,然后给她擦干,抱回在床上。

    花月要穿睡衣,被沈戮拦着了。

    “穿了还要脱,何必费力。”沈戮从后面抱住了花月,给她改好辈子。

    花月觉得脑袋昏沉沉的,难道沈戮除了在体力耗费她之外,还对她进行了精神伤害?或许真的太累了,花月闭上眼就睡了。

    这一觉睡得分外不好,无数画面充斥在她的脑海。

    早上六点,花月从床上惊坐起身,扭头看早已经醒来靠在床头坐着的沈戮。

    “记起来了?”沈戮观察花月。

    花月恍惚地点了点头,她都记起来了,她确实是孟婆。当初她负责看守四凶兽,并随身保存四凶兽的内丹,四凶兽逃跑后,她立刻追到人间,不想落入盛铭设下的阵法,她竭力逃跑,并在逃跑前在盛铭身上用自己的血偷偷做了记号,因为她知道用法术封印自己之后,不仅让别人无法找到她,她自己也会失忆像一个普通人类那样活着。原来她后来和盛铭相遇是注定的。

    而沈戮,本来是陆压道君的徒弟,他们因为地府的一次宴会相识相知。出事的时候,沈戮并非地府的阎王。出事之后,他从万里之外赶回,才暂时顶替阎王之位,负责这起案子,来人间找她。

    “记起来啦。”花月笑着凑到沈戮身边,抱住他的腰,啵一下在他脸上亲一口,“老公,辛苦你了。”

    沈戮目光灼热地看着花月。

    得益于某人昨晚的‘伏笔’,此刻处在震惊中的花月完全忘了自己没穿衣服。

    “封印解除,恢复仙身,为夫终于可以讨回二十年的债了。”

    一阵天旋地转,花月再次被压在了身下……

    听说,东湖边上有一间民宿,叫花月民宿。此处民宿比别处精致,绿化好,卫生好,服务就……奇怪了。

    听说,店主夫妻经常外去旅游不归,目前店内的经营全部都由义工来负责,这种做法可谓是非常新鲜了,也不怕这些义工卷钱跑了?

    听说,民宿里经常发生怪事,但一点不影响生意,客流量巨大,个个差评。

    听说,这是史上差评第一民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