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3章

作者:鱼七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花月看着沈戮眼睛的时候, 整个人像跌进漩涡, 被墨色无边的眸子吸了进去。

    花月像一只鸟在灰暗的天空下飞行,然后盘旋, 四周弥漫着看不清的雾气。转眼,她发现下面有一片海,在往前飞拨开浓雾的时候, 终于分清这不是海, 而是一条很宽的河, 河上架着一座桥,桥头石碑上刻着:奈何桥。石碑边有一锅热气腾腾的汤, 花月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忽然下坠,眼前出现一双细嫩的手, 拿着长勺, 不停地盛汤往碗里放。

    “前世已了,喝了汤,便重新开始吧。”

    女声响起。

    这声音花月再熟悉不过, 属于她自己。

    ……

    沈戮见花月有些站不稳,扶住了她。

    “怎么了?”

    “我好像真的是孟婆。”花月既疑惑又自我怀疑地看向沈戮。

    沈戮立刻紧抓着花月问:“恢复记忆了?”

    “没有。”花月察觉到沈戮眼底闪过失望之色,无奈地笑起来, “既然我的法力和仙骨都用来困住内丹了, 我哪里可能会有记忆。或许取出内丹,我就恢复了?”

    从知道自己身体里有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后, 花月其实就很想把它弄出去。她也很好奇, 内丹拿出去后的自己, 是否真的能恢复记忆和法力,做神仙的感觉又是什么样子。

    “四凶兽既已被擒拿,内丹已经不重要了,不急。”沈戮让花月放心,内丹在她身体里不会有什么影响。

    花月知道如果内丹可以轻易取出来,沈戮不会在这劝自己。一定是因为取出内丹需要付出代价,所以他才迟迟不动手。

    内丹藏在卵巢中。如果真需要什么代价的话,花月能想象得踹,最大的代价是性命,也有很大可能是她做不了完整的女人,再不能生孩子。

    “你说你不走是因为我的内丹,现在却改口说内丹不重要。我该信那个?”

    即便沈戮那双眼让她直视起来的时候很不舒服,花月还是勇敢地和沈戮四目相对。

    那双眼依旧如墨染漆黑深邃,花月在注视这双眼的时候,总是容易深陷进去。似乎她体内有什么东西,对方想要拼命地给拉扯出来。

    一双炙热而有力的手掌托住了花月的后腰。

    沈戮低眸看着花月:“内丹确实不重要,为内丹留下来的话也不假。因为带着内丹的你,很重要。”

    俩人距离自己很近,花月脚下不稳,胸口顺势贴在了沈戮的身上,淡淡的檀香味儿混杂着男性气息钻进她的鼻里。

    花月撩了一下自己耳前的碎发,装作不经意地瞄了一眼沈戮,虽然内心越来越慌张起来,但阻碍不了她表面装矜持:“你表述的时候最好把事情明明白白讲清楚,说这种话很容易让人误会。”

    沈戮失声笑起来,他抬起右手,用食指轻轻摩挲着花月的脸颊。花月的脸立刻染了红霞,紧张地只能听见自己频率极快的心跳声。

    “你可以继续‘误会’下去。”

    沈戮指尖从脸颊滑到下巴,他微微抬起花月下巴,仔细端详花月俏皮精致的脸蛋,找了个合适的角度,歪头凑到了她的唇边,花月立刻闭上了眼睛。

    在仅差一厘米的距离的时候突然停下。

    花月把眼睛眯成一条缝,悄咪咪地看他

    沈戮很小声吐着热气,礼貌地询问花月,他可以继续么。

    花月迫不及待要点头,却忘了沈戮离自己很近的事实,头往前一动,双唇就立刻贴在了沈戮下唇上。意料之中的温软,像有绿茶清香,有点甜。难道神仙的嘴唇都这么好吃?花月忍不住舌尖舔了一下,如触电一般酥麻感遍及全身,是一种令她心脏狂跳又熟悉的感觉,仿佛她以前就有过这样的经历。

    花月的‘小主动’立刻激起对方的‘纠缠’,花月节节败退,似乎对沈戮来说她的唇更好吃。上下唇瓣被狠狠肆虐之后,舌头也没放过。亲吻带来的窒息,令花月胸口剧烈起伏,沈戮胸堂被她蹭得着了火,火势一路延伸向下。

    花月感觉到有坚硬的东西抵着自己的时候,忽然忍不住笑起来。沈戮依旧不舍得噙着花月唇瓣,一下又一下,反复七八次,然后才舍得的离开,问她为什么傻笑。

    “原来神仙和人一样呀。”花月故意低眸看了一眼,听到楼上有声音,她立刻推沈戮的胸膛,身体迅速从沈戮怀里抽离。

    这时候无支祁和白帝拿着打扫工具从楼上下来,花月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和他们打了招呼之后,目送他们离开。

    沈戮默然踱步道窗边,坐在沙发上,转头看着外面的风景。

    “怎么了,笑话你一句你就生气了?”花月凑到沈戮身边,小声问他,“你说,我们之间现在到底算什么关系?”

    “你说呢?”

    “当初你说的那个不辞而别的前任,是不是我?”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很强,沈戮对她的特别,花月能感受到。特别是当她知道自己以前的身份是孟婆的时候,花月就更怀疑自己在没失忆孟婆的时候和沈戮有过办公室恋情。

    “原来你明白。”

    沈戮并不讶异地看一眼花月,面色毫无表情。大概是阎王的天生带煞的关系,他没有表情的时候,就已经很骇人了。

    “你记起了奈何桥了,却未能记起我。信誓旦旦说过我最重要,而今却证明,你眼里只有工作,我且排后。”

    花月无辜地眨眨眼,“等等,现在是要跟失忆的我算账么?我可是差点因公殉职的小可怜,你作为上级以及前男友,应该更加怜惜我。”

    沈戮突然起身,现在的他不止没有表情,眼神还很冰冷。

    花月被吓了一跳,身体往后缩了缩,理智上她确定以及肯定沈戮肯定不会伤害自己,但身体还是会本能地被他的气势吓到。

    沈戮一步步靠近花月,花月一步步后退,最后整个身体的抵在墙上。

    “怎……怎么又生气了?”好同情地府的那些工作人员,遇到个这么脾气诡变的上级,够倒霉了。

    这时候白帝从储物间出来,花月情形不已,立刻告诉沈戮来人了。沈戮没反应,还是盯着她。花月就喊白帝,却发现白帝视若无物,拎着手里的墩布继续干活去了。

    “不必费工夫,你在结界里,他听不到。”沈戮解释道。

    “你居然随便用法术,当初谁说的不随便在人家用法术呢?”花月立刻揪住错,指着沈戮的鼻尖。

    “正要告诉你,因花月民宿位处的特殊性,现在已被地府纳入新一代鬼门关的开发规划。”沈戮继续解释,“所以我在自己的地盘,干什么都没关系。”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沈戮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偏偏把‘干什么’三个字加了重音。什么意思?

    而且,阎王不愧是阎王,居然公私两不误。

    花月没话可说了,沈戮反而开始问责。

    沈戮把手按在花月头左侧的墙上,高大的身躯成势压之势在花月身前逼仄。

    “你刚刚说,谁是你的前男友?”

    沈戮的眼里冰几乎能凝结成锋利的锥子扎在自己的身上。

    本来要反驳的花月,把张大的嘴慢慢缩小:“我口误。”好女不吃眼前亏!

    “那我是你什么?”沈戮目光平和了许多,但态度依旧很严肃。

    花月感觉自己在参加面试,忽然有种很紧张的感觉,答错是不是会被扣分?不可否认,她心里是有点小喜欢沈戮,如果两个人注定会在一起,那这种时候就没必要硬耍脾气,在俩人的感情里埋刺。谁叫她是情商高的小天使,没关系,她可以让着沈戮,哄一下他。毕竟过去这二十年,甚至到现在,对自己来说是失忆的,几乎什么都不知道。沈戮却在一直忍受。

    “现男友,不对,一直都是男友,嗯。”花月纠正完答案之后,自己都对这个答案很满意了,不过她发现沈戮似乎对他的回答不太满意。明明她回答得已经很完美了?

    沈戮目色复杂地看着花月,“那盛铭呢?”

    这绝对是一道送命题。

    “谁?”花月眨眨眼,故作无知得问,“这世上还有这个人吗?”

    沈戮嘴角微动,花月看得出他在忍着笑意。

    修长的食指带着宠溺,轻划过花月的脸蛋。

    “小机灵鬼。”沈戮轻笑,笑意直达眼底。

    “嘿嘿,我的答案是不是满分?”

    “的确在意料之外。”

    “是嘛?”花月得意地笑,半开玩笑起来,“那你之前是不是觉得自己配不上我,咱俩没可能?没关系,小姐姐我愿意让你高攀。”

    “意料之外的快速,你没我想的那么矜持。”沈戮道。

    花月:“……”

    好想吐一口老血喷在他脸上。

    “既然我们已经明确了关系,我今晚就搬到你那里。”沈戮用理所应当的口气道。

    “停!哪有恋爱第一天就同居的,你还没送我花,带我看过电影,一起去旅游……当然不行!恋爱要循序渐进。”花月坚决拒绝,“对了,以前我们在地府的时候,我们怎么谈得恋爱?”

    “携手在忘川河岸边——”

    花月挑眉,“哟,听起来挺浪漫啊,那你现在居然不开窍呢。”

    沈戮看了一眼花月,继续讲道:“看那些生前作恶的鬼被拔舌、剪腿脚、下油锅、入血池……”

    花月立刻赔罪,她错了,她就不该问这个问题。

    “那要惩罚你。”

    沈戮再度低头,吻上花月的唇,这一次比之前温柔很多,却很绵长。花月最后红着脸抱着沈戮的腰,软在了他的怀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