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2章

作者:酱子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判决下来当天,纪燃去了一趟墓园。

    他买了束花,这是他这么多年来,唯一一次在不是忌日或清明时去看赵清彤。

    “只是去看一眼。”他看着驾驶座上的人,“你穿得这么正式干什么……”

    秦满西装革履,浑身上下都是刚送到的高定。

    “见家长,能不正式?”他笑。

    “见个屁。”纪燃也笑了,“明明是你自己要跟来。”

    “我都叫你老公了,你还不愿意领我见家长,是不是有点过分了。”秦满啧了声。

    纪燃道:“微博上几千个叫我老婆的,她见得过来吗?”

    刚好红灯,秦满直接解了安全带,探身去咬他嘴巴。

    “小学弟挺渣啊。”他道,“等哪天你睡着,我把你微博给盗了。”

    纪燃回咬他:“自己教我好好开车,现在是在干什么?最好让交警拍了,扣你个三分六分的。”

    到了墓园,就见管理员背着手站在门口,一脸严肃地往里看。

    纪燃随着他的目光瞧了一眼,身体顿时僵住了。

    只见赵清彤的墓前围满了人,密不透风,从他这个角度根本看不清什么。

    纪燃第一反应是,那些媒体又来乱骚扰人了。

    他也不顾管理员的招呼,加快脚步,冷着脸往上走去。

    走近了,他才发现那群人手上没扛着摄影机,也没有录音笔。

    秦满紧跟在后,蹙眉越到纪燃身前,随便拦了个人:“请问你们是在干什么?”

    被拦着的人眼眶红红的,道:“你是谁啊?”

    “来祭拜的人。”秦满道,“你们影响到我了。”

    “啊,不好意思。”那女人有些上了年纪,她说,“我们是来拜祭清彤的。”

    纪燃在秦满身后,低声问:“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拜祭她?”

    “……我们以前都是赵清彤后援团的。”中年女人吸了吸鼻子,“今天她的案子结了,我们特地来看她……”

    “以前为什么没来?”纪燃问。

    女人被问得一怔,她不知道对方怎么知道他们以前没来过,但还是下意识道:“因为之前有很多关于她的谣言,我们没办法确认是不是真的……”

    “知道了。”秦满打断他们的对话。

    再说下去,估计得暴露了。

    “打扰,你们继续。”

    纪燃侧了侧身子,看到赵清彤墓碑前此时放满了花簇,衬极了碑上的照片。还有几个人在给她收拾附近的树叶和尘埃。

    这个情况下,纪燃肯定是不方便出面了。

    他沉默地走下台阶,快到底时,他小声地说了句:“这么久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话不好听,秦满却在他侧身的那一瞬间,看到了他微微泛红的眼眶。

    不过是从墓园到停车场的距离,纪燃就把情绪收敛好了。他垂眼,漫不经心道:“看来你今天见不到家长了。”

    “只是今天而已,一辈子这么长,总有一天能见到。”秦满道。

    纪燃表情终于松动:“谁跟你一辈子?”

    “你。”秦满微笑,“你跟我一辈子。”

    车子来回跑一趟,什么事都没做成,纪燃却没觉得遗憾。

    到家门口,纪燃把花往后座一丢,道:“行了,你回去吧,我自己开回车库。”

    秦满却没动,他轻笑着问:“小学弟,到底什么时候能让我回去?我每晚总找借口敲邻居门,也不是个事儿……你知道最近其他街坊看我的眼神有多怪吗?”

    “你还知道要脸呢。”纪燃冷笑,“那怎么没见你少来几趟?”

    秦满想了想:“学弟诱惑太大。”

    “……变态。”

    秦满最后还是被赶下了车,提交的共度春宵申请也被对方无情点了拒绝。

    实际上,秦满已经好几天没有去纪燃家了,小学弟这段时间特别不好说话,他们最近几次做爱,地点还都是在秦满这。

    虽然偶尔玩玩伪办公室play也挺有趣,但他还是更喜欢在纪燃家,在充满他味道的空间里,完全占有他。

    有那么几次,秦满甚至都想翻墙而入。

    刚开完一个海外视频会议,秦满把领带稍稍拉扯开,给纪燃弹了个视频电话。

    对方半天才接起来。

    “干什么?”语气还不大好。

    纪燃的脸占据了整个屏幕,秦满看不到周边的环境。

    “想你了。”秦满说,“小学弟,你开开门。我就待两个小时。”

    “不行,我要睡了。”纪燃硬邦邦地说。

    “……一个小时,不能少了。”秦满皱眉。

    纪燃问:“一个小时能干吗?”

    秦满笑道:“你也知道,一个小时不够我用。”

    纪燃愣了愣,半晌才反应过来,红着脸恶狠狠道:“睡觉了!”

    然后挂了电话。

    秦满握着手机看了许久,才慢悠悠反扣到书桌上。

    次日,两人一块出门,去赴岳文文组的局。

    岳文文这几天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非要回满高。先是说满高换了一家食堂,又说修整了篮球场,好不容易才哄得纪燃点了头。

    那件事过去后,满高已经换了一批领导,纪燃对这儿也不是太排斥了。

    “啊啊啊!”岳文文捏着手机,“那个人果然在!!”

    纪燃看着不远处正在打篮球的男人,道:“你他妈该不会就是为了他,才天天催我们回来的吧?”

    “当然不是!”岳文文应得一点儿都不真诚,“我就是想带你们找回儿时的回忆,鹏鹏,你和小燃燃都多少年没在这球场上打球了?”

    程鹏配合道:“很多年了。”

    程鹏知道岳文文的心思,他抱着球,对球场里的人说:“老师,我们凑个数?”

    球场此时只有三人在,也确实无聊。那新来的体育老师朝他们点点头:“行啊。你们也是高三学生?哪个班的?怎么没上课?”

    今天节假日,学校大多数学生都放了假,除了高三生。

    为了方便混进学校,他们一行人穿的是校服。

    岳文文立刻趁机跟他聊了两句:“我们高二的,今天就是来放松放松筋骨。”

    他们聊得火热,等得纪燃不耐烦了:“到底打不打?”

    一场小型篮球赛开始。

    三打三,体育老师们觉得自己跟群学生打是欺负人,所以决定猜拳订队长分球员。

    纪燃和秦满被分到了不同的两个队伍。

    他们一起打球的次数屈指可数,尤其是敌对阵营——只有篮球赛的那一次。

    纪燃想,这一次,他一定要把秦满摁在地上摩擦,要打得让他心甘情愿叫爸爸。

    体育老师们原本还想着给学生放水。

    在秦满投了第三个三分球后,跟纪燃一组的两个老师被激起了斗志。

    篮球是一项很吃体型的运动,你越高越壮,就越有优势。见比分渐渐落后,老师们终于不再手下留情,开始用身体在规则允许的情况下去频频碰撞秦满。

    秦满身材虽好,但比起天天在运动的体育老师们还是差了一些,视觉上就给人一种不太经撞的错觉。

    纪燃目睹几次后,皱眉喘着气道:“我来守他……”

    话还没说完,老师就已经站到了秦满面前。

    秦满左右看了看位置,快速往右想突进,正要上篮得分,就被旁边身强体壮的人狠狠一撞——

    纪燃顾不上自己现在有多喘,立刻从自己的位置冲了过去,在秦满落地之前把人抱住了。

    但他没站稳,秦满体重也不轻,这一下根本抓不住,两人齐齐朝地下摔去。

    秦满一怔,赶紧调整好姿势,给纪燃当了肉垫。

    他们流的汗都浸湿了校服,紧紧贴在肌肤上,鼻息之间都是汗和荷尔蒙的味道。

    秦满吃疼,揉着他头发,笑着问:“我在假摔,你干嘛呢?”

    “……”纪燃道,“撞你,看不明白?”

    “明白。”秦满失笑,“你随便撞。”

    “抱歉啊,没控制好力道。”体育老师火速赶来,“受伤了吗?我带你去医院。”

    “没事。”纪燃站起身来,“我们不打了。”

    “真的很抱歉,如果受伤,你随时联系我。”体育老师报了自己的电话。

    岳文文非常认真地用手机记下来:“好的老师。”

    “你们衣服都脏了,明天还要升旗呢。”体育老师想了想,“这样吧,我带你们去对面那家公共澡堂,请你们搓个澡,顺便找阿姨把衣服洗了,我出洗衣钱。”

    岳文文道:“不用了……”

    “好啊。”秦满笑着接过话,“麻烦你带个路?我衣服湿透,还脏了,确实不舒服。”

    纪燃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会来这个公共澡堂。

    他对跟一大帮男人洗澡没什么兴趣,所以从来没在公共澡堂洗过澡,他上一次踏入这里,还是为了偷秦满衣服。

    这个时间点,公共澡堂压根没人。

    纪燃原本还是很抗拒的,进去一看,才发现多年过去,澡堂也进化了——两个淋浴头间隔了一面墙,外面还有木门挡着。

    程鹏自然是不会在这洗的,已经回去处理公事了。岳文文则是跑腿帮他们去车上拿衣服,顺便跟体育老师谈心。

    偌大一个澡堂,只有他们两人在。

    水还没开始热,凉水打在身体上,刺激又舒爽。

    纪燃正研究着怎么挤压面前的沐浴露盒子,就听见身边传来一句:“小学弟,帮忙搓个背?”

    纪燃嗤笑:“你背上镶了金还是嵌了钻?”

    两分钟后,纪燃拿着毛巾,一下一下地帮秦满搓着后背。

    其实没什么可搓的,干净得很。

    纪燃这边的水没关,水声哗啦啦的,两人刚碰完水,肌肤都冰凉滑腻,触碰时仿佛带了团火。

    “小学弟。”秦满叫他。

    “干什么?”

    “你不是说,第一次看我洗澡,看硬了么?”

    “……”他妈的,他就知道秦满要提这一茬,“闭嘴。”

    “那你现在硬了没?”

    “……”

    “嗯?”秦满盯着墙砖,笑,“说啊。”

    他本来就想逗逗纪燃。

    谁想身后人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有点儿。”

    这下轮到秦满沉默了。

    纪燃一说就后悔了,接着道:“我他妈都说了不来这了。”

    秦满突然站起来,转过身,抓住他手上的毛巾:“别搓了。”

    纪燃一怔:“嗯?”

    “来做。”

    纪燃瞪大眼:“操,不做,你疯了??你看看这是哪里……”

    “现在是下午三点半,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洗澡?”秦满在他耳边蛊惑,“而且这还有帘子,拉上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纪燃恍然。

    怪不得秦满会突然答应来澡堂。

    “你是不是早知道这里上帘子和木门了??”

    “不知道,真不知道。”

    “……”

    两人赤着身,又有过多次深入交流。现下只要一个眼神,一点细碎的接触,都能成为烧光理智的最后一簇火。

    纪燃转过身,手放到木门的开关上。

    秦满还以为他要出去:“等会儿,把身子擦干……”

    他话还没说完,纪燃就抬手一个用力,把那小小的帘子拉上了。

    洗浴空间本身就小,这么一遮,完全隔离开两个世界。

    秦满没再说话,只要纪燃一个眼神,他便能毫无顾忌地奉献出全部。

    两人一迎一合,接了个绵长的吻。

    水渐渐有了温度,现在已经入了冬,外面凉意阵阵,帘内热火朝天。

    在澡堂,到处是能就地取材的东西。

    一切做好,秦满伏在他肩头,突然想到什么,停顿下来:“……套子还在校裤里。”

    听听,这他妈是人说的话吗。

    纪燃往后猛地一顶,咬牙道:“那就这样,快点。”

    秦满从来不是正人君子,在这方面更不是了。

    他舔舐着身下人的后颈:“……一会我帮你清理干净。”

    纪燃爽透了。

    一股奇妙的圆梦感掺和着快意,几近灭顶。

    他们正兴在头上,突然听见脚步声,纪燃惊得一顿。

    “没事,你夹着我了。”秦满哑着声音,伸手,把纪燃的脑袋微微往下按,“委屈你,往下一点……不然帘子会有影子。”

    纪燃感觉到秦满五指探进他的头发里,轻轻地、一下一下地揉捏,安抚。

    是看门的大叔。

    “你们的时间到了!”大叔道,“再不出来要关水了哦……另一个人呢?”

    “知道了,他去旁边的厕所了。”秦满沉声道,“我们加一个小时。”

    从澡堂出来,纪燃头皮都麻透了。

    还好岳文文等得烦,把衣服放下就走了,要让他知道他和秦满在澡堂里呆了一个多小时……

    估计会羡慕死吧。

    “腿酸不酸?”回到车上,秦满问。

    纪燃坐在副驾:“你抬两小时腿试试?”

    “是我的错。”秦满体贴道,“下次你就躺着,腿也不用抬,全都我来。”

    “闭嘴。”

    秦满点开车载音乐,今天节假日,快到饭点,街上车不少,车辆密密麻麻挤在一起,挪动不得。

    纪燃沉默半晌,又开口:“晚饭一起吃。”

    “好。”秦满问,“出去吃,还是来我家?”

    “在我家。”

    秦满手上一顿,转头看他。

    纪燃:“……看我干吗?”

    “舍得让我进去了?”秦满笑了笑。

    “别阴阳怪气的,去还是不去?”

    “去。”秦满道,“你勾勾指头,我哪儿都去。”

    今天开的是秦满的车,到了门口,秦满道:“我去停车就来……”

    “停我家车库吧。”纪燃打断他。

    秦满再次侧目,目光比方才还惊讶。

    “我把你车牌输进系统了。”纪燃看向窗外,装作云淡风轻地说,“……还找人来装修了一下。”

    “装修?”秦满心脏不受控制地微颤,“我没听见装修声。”

    “没费那么大劲,都挑你去公司的时间才动的工,你不是天天把员工逮到家里来开会吗?”纪燃撇嘴,“也没做什么……就是做了个书房和衣帽间,还多做了个牙刷架……之类的。”

    秦满一怔,半晌说不出话来。

    所以前几天不让他进家门,就是因为在装修?

    他情绪翻涌,嘴角的笑藏也藏不住:“宝贝儿,你这是……在跟我求婚啊?”

    纪燃震惊:“我哪里跟你求婚了?!”

    “我愿意。”

    “……所以我说了我没有在求婚。”

    “那我跟你求婚,你娶我吧。”秦满微笑,“反正这辈子我也不会让你娶别人了,嫁人更不可能。”

    纪燃侧目:“然后呢?”

    “嗯?”

    “你求婚就这样?”纪燃嗤笑,“公共澡堂洗个澡,回来车上随便说两句,就想我娶你啊?”

    秦满笑容褪去,盯着他看了几秒:“你在这等我。”

    纪燃一愣:“什么?”

    秦满没应,他打开门,快步回了家,只剩纪燃一个人还坐在车上。

    没等纪燃回过神来,左右过去甚至没到一分钟,秦满就回来了。

    见他匆匆上车,纪燃失笑:“你干吗啊……”

    剩下的话,在看到秦满掏出戒指盒的时候都吞了回去。

    “陈安生日那天,给你的戒指是临时买的。”秦满道,“因为担心你起疑,买的也不贵。”

    “……”

    秦满打开戒指盒,是款简洁大方的银戒,旁边两条简单的纹路,中间镶着钻。

    秦满道:“找人订了一个,里面是你的名字缩写。”

    “我的名字缩写?”纪燃哑然。

    这不都该写对方的吗?

    看出他在想什么,秦满一笑:“写我的,怕你不愿意戴。”

    纪燃又没话说了。

    秦满顿了顿:“如果你不满意,那我回去再想想,下次再向你求。”

    “这戒指我收了。”纪燃把戒指从盒子里挑出来,直接戴到了自己手上,“不过这不能算求婚戒指,我也没答应你的求婚。”

    “你重新做个。”他接着说,“……做个有你名字的。”

    秦满发现,自从跟纪燃在一起后,他的喜怒哀乐,几乎就系在这人身上了。

    这种滋味很妙。

    他沉溺其中,无比享受。

    当晚,两人没克制住,在纪燃床上久违的做了一次。

    今天的运动量实在太大,做完后,纪燃赤身躺在床上放空自己。

    他终于忍不住,转头问旁边那个一直捏着他的指头在瞧的人:“你看够没有?”

    “没。”秦满理直气壮。

    纪燃累得不想说话,打了个哈欠,往他肩头上靠。

    秦满亲了亲他的额头:“小学弟,别睡……你叫我声老公听听。”

    纪燃道:“老公。”

    “……”

    “……”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秦满猛地清醒,坐直身来:“等会儿……你刚刚叫什么了?”

    纪燃好笑地看着他:“不是你让我叫的?”

    秦满只是说说,没想过他真愿意叫。

    “我没听清。”秦满低头,蹭他鼻子,“再叫一次。”

    纪燃问:“……你这是什么怪癖?”

    秦满眼巴巴地看着他。

    两人对视几秒,纪燃无奈,低着声音,叫得特别干脆:“老公。”

    “老公在。”秦满应得飞快。

    他心痒难耐,只能去反复磨蹭他的嘴唇。

    纪燃笑了:“你像个傻子。”

    “我爱你。”秦满说。

    纪燃怔住了,他笑容维持在脸上,诧异地转头看身边的人。

    他们距离极近,纪燃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脉搏和心跳。

    “我爱你。”秦满笑着重复。

    纪燃哑然。喉结来回翻滚良久,才终于找回声音:“我也是。”

    “我爱你……很多年了。”

    从第一眼开始,就覆水难收,无法拯救。

    年少时不断仰望的太阳,如今成了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