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四章 番外-陆衍与江流

作者:玖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江流睡到了很晚才起, 老板帮陆衍把车轮绑上了防滑链, 吃完了早午饭, 江流才醒过来,顶着蓬松的头发蹲在外头刷牙,牙膏在嘴唇上打了一圈白泡沫, 黑色的狗哒哒踩在雪地上跑来跑去,她刷完牙, 伸手摸了摸狗头, 想到了顾长安家的黑狗, 在草原,黑狗就像是守护神, 它们强壮而忠诚。

    黑狗似乎很喜欢她,绕在她的脚边。

    她刷完牙,陆衍把早饭端进了房间给她,她揉了揉眼睛:“你几点起的?”

    他正在收拾东西, 收完了坐到她旁边,看着她温和的脸:“六点半。”

    江流咬着一块酥油饼,吃惊:“你昨晚不是没怎么睡吗?”

    他抿唇:“生物钟。”

    江流嚼着酥腻的饼:“不困吗?”

    他摇头。

    江流吃完了早饭,他把碗、盘筷子送回了主帐篷, 卓雅知道他们要走了, 临走的时候又塞了好几颗羊奶糖到他口袋,陆衍看着大眼睛的小姑娘, 摸了摸她的彩辫,卓雅问:“你还会再来吗?”

    陆衍瞧着她黑豆的眼睛:“嗯。”

    卓雅笑起来:“那你要来住我家哦。”

    江流叉腰:“小小年纪就这么花痴。”

    “姐姐不也很花痴。”卓雅仰着脸, 很调皮的说。

    没说几句,两人就开车继续上路了,等到出了臧家乐,江流回头看了一眼,看到迎风飞扬的彩色经幡,每一个三角的经幡上都书写着祈祷的语言,是他们对佛祖的信仰。

    从这边开车到江流的家不下雪只要一个小时,下了雪车速很慢,足足开了两个小时,穿过雪色的大地才到城镇,看到了红色标志的肯德基便意味着已经到了城市,西部的小城笼罩着一派宽阔,不似B城,一个店面只有十几平,在这里,一家商店与另一家可以隔十几米,主干道上商铺连得还算密集,其余的小道商铺零散分布。

    江流看着熟悉的场景,指着路,一路把陆衍领回了她家。

    江有为已经在家,家里来了几个串门的亲戚,坐在家里吃烤羊腿,看到两小孩回来了,几个大人问这问那关心起来,他们看着陆衍,又看着自家的闺女似的江流,眼中明了了他俩的关系,这种明了很快就变成了热情。

    婶子搓了搓手,走到陆衍面前:“外套脱下来,我给你拿到那边晾着。”

    陆衍有些不好意思,看着热情的婶子:“阿姨,我自己来就好。”

    婶子已经走到他后面,伸手捏着他的羽绒服:“别客气,来了我们这里,大家都是一家人。”

    婶子自来熟,而陆衍呢,自来冷。

    江流看陆衍憋红的小白脸:“婶,别为难他了,让他自己来吧。”

    陆衍点头,难得对她的话表示赞成。

    婶子哪里肯,瞪了一眼江流,说:“哎?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怎么不懂事呢。”

    江流悻悻闭了嘴,看着陆衍表示自己已经尽力。

    婶子拿了外套就给他晾到阳台,回头看陆衍干站着:“流流,你朋友叫什么?”

    陆衍抿唇,舌尖抵着后槽牙:“阿姨,我叫陆衍。”

    婶子咧开嘴,很慈祥的看着他:“别叫阿姨,叫婶,小衍衍呀,名字真好听。”

    登时石化的有两个人,一个人是江流,另一个是黑着的脸的陆衍。

    婶子插着腰指着二叔:“你往那边挪一挪,给两宝贝让个位置。”

    “小衍衍,你跟二叔坐一起,二叔就是个瘦瘦的很高的,那个,快去吧。”

    婶子说着就拉着陆衍往二叔的方向走。

    江流要是知道家里来了这几个亲戚,死也不会今天回来的,尤其是婶子,活脱脱的就是大话痨,每逢和婶子一起吃饭,一顿饭没三两个小时吃不完。

    江流只怕陆衍会不自在,她说:“婶,我们奔了一天了,让我们去休息休息吧。”

    婶子说:“你二叔这个年纪都开车去拉萨拉货了,你要相信,男孩子体力好着呢。”

    陆衍没有应对过这种场景,对于亲情、家庭或者说大家族,他是完全陌生的,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应对这些江流的亲戚,换做别人,他一定说“对不起,我有事”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可是这些是江流的亲戚,也许未来会是他的亲戚。

    这么一想,自己这也算是见家长,总不能第一次见家长就留下这么不好的印象。

    江流求救般的看向了她爸江有为,江有为对她擅自从北京开车回来这事耿耿于怀,如果不是亲戚在这得抄起家伙就揍她,也是这事,江有为对陆衍也有几分不满,怎么说都是两小孩,胆子也忒大了,江流不懂事,难道陆衍也跟着不懂事吗?

    当然这话他没有直接说出来,黑着脸看着他俩:“她婶,让他们去房间休息会再出来。”

    婶子看着他俩:“那你们先上去休息,我等下上楼给你们送羊腿。”

    江流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婶子给他们送羊腿,这还不如在下面吃呢。

    陆衍礼貌的回:“我跟江流把东西放好就下来。”

    江流诧异,看着他,手指掐了掐他的手臂,想说什么,但看婶子拉着他不放,只好等到跟他一起上楼才开口问:“喂,你还敢下来?”

    他问:“为什么不敢?”

    江流说:“我婶特别话痨,你不会觉得烦吗?”

    陆衍轻笑:“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好了。”

    她想到了自己上课的状态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没想到他也会有这种时候,忍不住觉得他有点可爱。

    虽然可爱一词与他一点也不搭。

    江流拉着他穿过一楼的环形楼梯,正对着的就是她的房间,她家是小栋别墅,当初买的时候房价才三千一平,江有为本着买大不买小的原则,直接买了四百多平,又来了一套总统级装修,所以门面上特别过得去,甚至有股土豪的奢靡之气。

    后来陆衍对她家的评论就是“跟土味皇宫似的”,而她就是那个“土味皇宫的公主”。

    江流推开了自己的房门,拉着陆衍进来,房间内还残留着之前她花痴梁朝伟留下的痕迹,比如床头柜上贴着大大的梁朝伟的海报,海报上用黑笔写着:江流老公,还画了个爱心桌子上则是贴着她花痴高以翔留下的痕迹,大大的鼠标垫上就是高以翔的帅脸,各处都透露着她以前深爱过的各个男人。

    他不禁想起了南城那次他在她家看到了的一幕,床单上是他的照片,桌上是他的照片,他真是服了她。

    江流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略讨好的说:“这些都是我以前喜欢的明星,你别吃醋,我现在不喜欢他们,我只喜欢你。”

    陆衍脸色沉了沉,看着她:“我没吃醋。”

    她笑呵呵的说:“那也没关系,我以防万一。”

    毕竟他不是什么大方的人,顾长安去了一趟B城,他就差点跟她闹僵过去,谁知道他的小心眼什么时候忽然爆发,她先做好防护。

    他环视了一周,说:“我住哪里?”

    江流指了指自己超大的古典木床,眼睛往上一勾:“那。”

    丝毫不觉自己这话透着一股“女流氓”的气息,陆衍走近,看她,漆黑的眼睛眯着,压着声音:“在你爸眼皮子底下你收着点。”

    江流想起了江有为,刚刚就看他脸色不太好,还是算了,毕竟她跟陆衍还没真正的结婚,真要睡在一张床上,还在老江同志的眼皮子底下,得扒掉她一层皮。

    她噘着嘴:“你怎么办?晚上不能睡一起了。”

    她没羞没燥,他俩也就这次出来天天腻歪在一起,以前两人各有各的学业要忙,每天在一起的时间很少,有的时候两三天见不着人,才五六天就养成了黏在一起的习惯,真不知道以后怎么办才好。

    陆衍也是有点不太情愿,可在她爸眼皮底下怎么也不能太出格,揉了揉她的发:“来日方长。”

    她伸手穿过他的腰,抱着他:“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他低头捧着她的脸,轻啄了一下:“我知道。”

    东西放完了,未免婶子出其不意的跑上来,他们只好下楼,陆衍第一次看到江流的家,与她初到南城时候的气质特像,记得那次他的自行车被偷了,江流说“我钱太多了,求你让我赔钱吧,ballballu了”。

    那个时候他觉得江流身上充满了暴发户的特质,但是很单纯,也很简单。

    婶子一看到他俩,胖胖的脸上笑容灿烂:“小衍衍,快来坐这边。”

    熟络的态度让陆衍很不习惯,可还是乖乖坐在了婶子旁边,婶子递了一块烤羊腿给他:“衍衍呀,你太瘦了。”

    婶子伸手捏了捏他的手臂:“看看这个手臂瘦成骨头了,男孩子要多吃一点。”

    陆衍的胳膊上是婶子的手,他脸色僵了僵:“谢,谢谢婶。”

    婶子真是喜欢他喜欢得紧:“衍衍,你是哪里人呀?”

    “南城。”

    婶子:“不错哎,江南小伙子,衍衍呀,你多大啦?”

    “19。”

    “还小,衍衍呀,你在哪里上学呀?”

    “B城。”

    “你跟我们流流是同学吧?”

    陆衍点头。

    一问一答,江流看他一口都没吃,有些心疼:“婶,你查户口啊,你让他多吃两口呀。”

    江流把羊腿撕碎了放到他碗里,二叔又问:“衍衍,能喝酒吗?”

    陆衍放下了筷子看向了二叔,点头:“嗯,一点点。”

    “就是吗,男孩子要喝点酒,不喝点酒怎么像话。”二叔已经是一身酒气。

    他拿着酒瓶子,给陆衍倒酒,陆衍站起来,双手举着酒杯,模样谦卑,手指修长葱白,在灯光下干净而漂亮。

    二叔说:“我们的天佑德青稞酒很有名的,也很好喝。”

    陆衍点头,江流拉着他的袖子,小声说:“我二叔是个酒鬼,你别跟他喝啊。”

    陆衍拿着酒店,终于看向了坐在一边沉着脸的江有为,从进门到现在,江有为都没怎么说过话,陆衍估摸着也猜出几分,直直举着酒杯,手伸到江有为面前:“叔叔,我敬你一杯。”

    江有为看向了他,眼神几分沉:“你开车带流流回来的?”

    陆衍摸了下鼻子,点头:“嗯。”

    “B城到我们兰水镇挺远的。”江有为自顾自的说,当着几个亲戚的面也不好训话,强行挤出了笑脸,“谢谢你照顾了我们流流。”

    江有为仰头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陆衍也没多说什么,也是仰头把酒喝掉了,甘甜辛辣的酒入喉,让他眉头微蹙,江有为似乎没有想到他真这么直接喝空了杯中的酒。

    陆衍坐下时,眼睛眯了一下,他的酒量不算好。

    二叔眼中流露了少许的赞赏:“小伙子不错不错。”

    陆衍抿唇,喉咙辣的有点疼,夹了几口菜,塞进了嘴里,酒精入胃,灼灼烧着心,几个亲戚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顺带会拿起酒杯捎带上陆衍一起喝酒,一屋子人热热闹闹的,他不知道大家怎么能有这么多话。

    二叔说:“我去年在拉萨,遇到个藏族的汉子叫公扎,他的初恋措姆被一头叫咬死了,从此他就带着一把□□在无人区流浪,只是为了找到那头咬死他爱人的熊,我去年碰到他的时候,他在羌塘,骑着马,络腮胡子很长,他找了那熊找了有三年,还在不停地找寻,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幸能够再见到公扎。”

    江流很喜欢二叔,因为二叔喝多了总会给她带来很多西藏的故事,西藏是一片神奇的地方,就像二叔说的公扎,这样一个科技先进的时代,无人区依旧是科技无法跨越的领土,她难以想象一个男人一把枪是怎么在无人区生活的,大概是为了那个他最心爱的女人。

    二叔说:“你说公扎多傻,就算他找到了那头熊,也未必打得过熊,就算杀了熊,他也得面对国家法律的制裁,熊是国家保护动物。”

    陆衍没说话,脑子里是那个藏族的汉子,江流侧过脸,看到他小白脸微微发红,她说:“你说公扎是不是很傻?”

    陆衍握着她的手,看着她清澈的眼睛:“如果他不去做,那他就活不下去了。”

    她看着他,似懂非懂:“什么意思?”

    他看着烤的泛油光的大羊腿:“当他哪天不去杀熊了,要么放下了,要么自杀了。”

    江流一怔,却是说不出话来,因为杀熊是支撑公扎活下去的信念,他想要的不单单只是杀熊,还有追逐自己的生命。

    二叔又开始讲下一段故事,在听完公扎的故事的时候,其他的故事已经索然无味,陆衍喝的不多,小口啄酒,可青稞酒的后劲已经上来了,冲到了脑门,脑子嗡嗡作响,头昏得厉害,眼皮子也很沉,每一次眨眼都花了很大的气力。

    “叔婶,我有点醉,上楼躺一会。”陆衍趁着自己还有几分理智的时候说道。

    江流扶着他,江有为站起来,走过去:“流流,你留在这里吧,我把他送到房间。”

    江流将信将疑的看着她爸,点头:“嗯。”

    江有为扶着陆衍把他带进了客房,陆衍虽是醉了,却也没到不认得人的状态,他沾上了枕头,还不忘说:“叔叔,谢谢。”

    江有为看着床上一米八几的男孩,想着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女儿:“小陆,我有点事,想问你。”

    陆衍揉了下眼睛,坐起来,眼睛氤氲着雾气,极力想让自己看起来很稳重:“您,您说。”

    江有为说:“开车是谁的主意?”

    “我的。”他思路尚可。

    “你也是念过书的人,难道不知道B城开到这里多远吗?如果有个意外你想过吗?”江有为语气不好。

    陆衍眨着眼看他:“那您还让顾长安开车去B城接江流?摩托车的危险系数可比汽车高多了,而且我非常肯定这一路我能保证江流的安全。”

    “什么?”江有为语气拔高了几分,“顾长安去B城接江流了?我怎么不知道?”

    “不是您让的吗?”陆衍实话实说,那事在他心里梗了好久。

    江有为叉腰,气死了,一个两个不听胡,顾长安也不听话,这帮年轻人真是活腻了。

    “我问你,你跟我女儿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就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他的回答不稍几秒,简直是不过脑子,实话实说。

    江有为火冒三丈,揪着陆衍的衣服:“你这个混小子,亏我以为你是什么好人,你不能百分之一百确定给我们流流未来,就不要轻易的对一个女孩子那么轻薄。”

    陆衍看着他,打个饱嗝,眼睛闭上猛地有睁开:“爸…”

    江有为气结,浑身一怔,耳朵要炸了,这个混蛋刚刚说什么了?

    江有为看着醉醺醺的陆衍,气的想抽他:“你以为你叫一声爸就有用了?”

    “爸,我很爱江流。”陆衍脱口而出。

    “你拿什么爱?”江有为想到自己养了快二十年的心肝宝贝,心疼。

    “我会给她买大房子,比这个还大。”陆衍打了个呵欠,“能给的以后都会给她,我现在有点困了,爸。”

    江有为不知道他是不是真醉,只知道说完那句话后,陆衍倒头就睡了过去,看着他沉睡的脸,江有为无奈叹气,他大概是年纪真的大了,看到了江流跟陆衍那么好,会觉得难过和心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