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3章

作者:时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因为过于惊讶, 陆以凝甚至没控制好自己的表情, 眉梢轻挑眼睛也睁大了些。

    偏偏唐父的样子又不像是在说假话骗她, 见她神色不对, 还一本正经地问道:“怎么了?”

    陆以凝这才反应过来, 连忙摇了下头, “没事。”

    她说着又转头看向唐慕白,意味不明地弯起嘴角笑了下,又把唐父刚才那句话重复问了一遍, “没交过女朋友啊?”

    当事人丝毫不为所动, 就仿佛真的从来没交过女朋友一样, 挑眉看了她一眼,没应声。

    一家三口,只有傅蕴脸皮最薄, 先是不好意思地咳了一声,然后又抬手挡了挡眼睛

    简直没眼看。

    这个话题也没持续太久, 到了饭桌上很快就被一带而过。

    唐慕白的父母没那么刻薄难相处,一顿饭吃得也算是其乐融融, 唐父毕竟是第一次见到陆以凝,虽然对这个准儿媳妇不太了解,但也没一直问东问西的查户口, 只简单问了几句在哪里工作、平时忙不忙的问题。

    晚饭吃完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钟, 唐父本来还想在客厅里看会儿电视, 结果还没坐下,就被傅蕴以卧室也有电视为由给强行拽上了楼。

    偌大的一楼很快就只剩下了唐慕白和陆以凝两个人。

    陆以凝也没觉得不自在, 嘴里甜咸辣的味道还没散开,她端着杯子喝了几口水。

    唐慕白站起身,边往酒柜那边走,边开口问她:“吃饱了没?”

    “饱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傅蕴太细心,还是唐慕白提前跟她说过,这次的饭菜基本都是她平时爱吃的。

    陆以凝看着唐慕白打开酒柜,从里面拿了瓶红酒来,下意识皱了皱眉:“你没吃饱吗?”

    唐慕白这会儿背对着她,嘴角弯了下,但是声音听起来极淡:“助眠。”

    陆以凝开始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大对,不过再仔细想想的话,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毕竟唐慕白最近忙她是知道的,而且很有可能因为神经紧绷导致失眠,所以现在要喝杯红酒放松一下也不是没可能。

    陆以凝也没继续往下想,“哦”了一声。

    客厅里电视还开着,陆以凝也没再餐厅里多待,干脆捧着水杯到了客厅,随便找个位置坐了下来。

    屏幕上正播放着一部八十年代伦理剧,陆以凝看了几眼觉得无聊,正打算拿遥控器换个频道的时候,身边的沙发就往下陷了下,唐慕白在距离她不足五厘米的地方坐下。

    陆以凝也没动,靠在沙发背上按了按遥控器。

    液晶屏幕停了半秒,然后换成了另一个频道,声音刚传出来,她跟前就多了一个酒杯。

    陆以凝眼睫垂了下,“干嘛?”

    唐慕白拿着酒杯的手指抬了抬,干脆直接送到了她的嘴边,“喝完就上楼休息。”

    红酒的醇香几乎瞬间就从嘴边扩散开来,跟啤酒不一样,这种味道光是闻着就很舒心,陆以凝吸了吸鼻子,想着明天是周日反正也不用上班,就顺势张了张嘴,浅浅地抿了一口。

    酸甜带苦,酒味醇厚,是那种喝一口就容易上瘾的酒。

    陆以凝平时不大喝红酒,这会儿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唐慕白给她倒了几杯,她就把那几杯喝得干干净净。

    到了最后,本来想助眠的唐慕白一口没碰,反倒被没打算喝酒的陆以凝给喝光了。

    这种酒刚开始喝的时候没太大感觉,但是几杯下肚之后,酒劲儿一下子就上来了。

    陆以凝脑袋有些重,支着下巴靠在沙发扶手上,眼皮不受控制地在往下掉。

    唐慕白凑近了些,“喝醉了?”

    陆以凝反应迟钝了几秒,眼皮好不容易掀开来,看了他一眼之后突然就咧嘴笑了下:“没有。”

    没喝醉才怪。

    她两侧脸颊带着很明显的红晕,盯着唐慕白看的眼神都迷离了起来。

    唐慕白单手撑在沙发上,俯身凑地更近:“我好看吗?”

    陆以凝思考能力直线下降,完全是下意识地点了下头,“好看。”

    “以后让你天天看好不好?”

    陆以凝还是点头,她眼睛弯着,目光很痴,但是眼神又很亮:“好啊。”

    唐慕白第一次觉得,长得好看好像也不是一无是处。

    尤其在女朋友是个喝醉酒就颜控的情况下。

    唐慕白滴酒未沾,所以这会儿是完全清醒的,他坐直了些身体,半商量半诱哄地开口:“给你看个东西好不好?”

    说完也不等陆以凝说话,他直接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小盒子,右手拇指一抬打开盒子递到陆以凝面前,“好看吗?”

    以陆以凝现在的状态,别说好不好看的问题,她现在连这是个什么东西都辨认不出来,只知道它小小一颗,亮晶晶的,像是天上的星星。

    她脑袋点了下,声音轻而含糊:“……嗯。”

    唐慕白半低着头,把那枚亮晶晶的戒指从首饰盒里取出来,他声音同样放轻,看她的时候眼神很温柔:“你叫我一声老公,我送给你好不好?”

    此时此刻,完全被酒精麻痹了神经的陆以凝丝毫判断和思考能力,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眼睛真好看,说话声音也好听,好听到让她想睡觉字面意思的睡觉。

    陆以凝眼皮重地有些撑不起来,迷迷糊糊地半眯着眼睛问他:“……叫什么?”

    唐慕白喉结轻滚,俯身低头,凑在她耳边一字一顿地重复:“老、公。”

    陆以凝现在只想快点进入梦乡,支着下巴闭着眼睛,想哄一个要糖吃的小孩一样无比配合,嘴角轻动小声嘟囔了句:“老……公?”

    唐慕白虽然知道她现在的话都不能当真,但是听到这两个字时嘴角还是扬了起来,“嗯。”

    顿了顿,他又道:“再叫一遍。”

    等了几秒钟,没有动静。

    唐慕白呼吸放轻,又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听到陆以凝再出声,他这才发现了不对劲儿,身体坐直了些,把两人的距离拉远之后再一看,陆以凝眼睛闭着,舒展开来的眉眼柔和干净,嘴巴微张呼吸声很轻。

    就这么三两分钟的功夫,她居然睡着了。

    唐慕白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好一会儿,他才“嗤”地一声轻笑出来。

    人都睡着了,总不能再把她给叫醒。

    更何况喝醉了的人,他也不一定有那个本事叫的醒,唐慕白把陆以凝额前有些凌乱的头发掖到耳后,然后手往下移,掠过陆以凝的胳膊和手腕和她十指相扣。

    因为是八月份,天气还很热,她今天只穿了件白色的吊带连衣裙,客厅里开着空调,她裸露在外的皮肤又凉又滑,摸起来很舒服。

    唐慕白手指碰到的每一个地方,都让他心神荡漾,他喉结轻咽了下,视线从陆以凝的脸上下移,捏了捏她的手指然后松开,把那枚戒指套进了她的左手无名指上。

    戒指款式简单而别致,走遍全世界也就只有这一只。

    唐慕白越看越觉得舒心,眉目都像是飞扬起来,嘴角弧度更是十分明显,他拉起陆以凝的手一根根把十指都亲了个遍,这才又把她打横抱起上了楼。

    喝红酒的确可以助眠。

    陆以凝就是在这一晚验证了这个说法的,她晚上睡得极其安稳,没有做噩梦也没有中途醒来,第二天睁眼的时候连头晕的感觉都没有。

    床的另一侧是空的,也不知道是唐慕白昨晚压根没跟她睡在一起,还是已经起床去上班了。

    陆以凝又在被窝里待了十几分钟,直到卧室的门被人敲响,傅蕴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以凝醒了没啊?”

    她连忙坐起身来,扬着声音答了句:“醒了。”

    “醒了就收拾一下,待会儿下楼吃早饭啦。”

    傅蕴还站在门外,语气温和又关切:“你们年轻人得多注意点儿身体,早饭是无论如何要吃的……慕白就不行,说了他也听不进去。”

    说起自己的儿子,傅蕴明显话多了不少,“以凝啊,你以后跟他一起住的话,一定要让他吃早饭,不然身体迟早得熬坏。”

    陆以凝早就不困了,边穿衣服边回应傅蕴:“傅老师你放心吧,我以后会让他好好吃饭的。”

    “对,他要是不吃早饭,你晚上就不要让他进你房间的门。”

    陆以凝穿衣服的的动作一顿,嗯,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

    唐慕白是真的去上班了,而且按照傅蕴说的,他连早饭都没吃就去了医院。

    唐父和傅蕴早餐准时,一个小时前就吃完了,所以八点半的时候,餐桌上就只剩下陆以凝一个人。

    那夫妻俩早上遛弯回来,这会儿都坐在了客厅里,看报纸的看报纸,喝茶的喝茶,陆以凝早饭吃的倒也轻松,刚吃完从餐厅出来,就被傅蕴叫了过去。

    小姑娘哪里都好,有教养有礼貌,傅蕴当然是喜欢的,尤其是过了昨天晚上之后,她看着陆以凝笑得嘴都快合不拢了:“以凝,想没想过什么时候结婚啊?”

    这话一出来,连一旁看报纸的唐父都推了推老花镜,从报纸后面抬起头来,悄悄往这边瞄了一眼。

    陆以凝摇了摇头,还有些诧异她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我之前问过慕白,他说听你的。”

    哦,那怪不得。

    陆以凝还真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傅蕴这么一问,她一时半会儿倒是回答不上来了。

    “看你俩这样子,应该是有想法了吧?”

    陆以凝:“……”

    她没太懂傅蕴的“这样子”,指的是见过了家长还是同过了床,也没来得及问,傅蕴就看了眼她的手,一脸欣慰地道:“慕白眼光还挺好的。”

    挑戒指挑女朋友都挺好。

    陆以凝这才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

    她先看的右手,没缺没残的,很正常;再一看左手,同样没缺没残,不过无名指上好像多了个东西。

    傅蕴没说的时候,陆以凝还真没发现。

    她平时不太注意这些小物件,之前和同学一起去玩的时候,花了几百块钱买了一条手链,爬山前还好好地带在手上,从山上下来之后就不见了。

    如果不是同学提醒她,她估计还要过几天才发现。

    这次的戒指也不例外,如果不是傅蕴,她今天一天估计都发现不了。

    傅蕴的嘴都弯了半天了,拍拍她的手:“戒指还喜欢吗?”

    陆以凝:“……”

    她到现在都没仔细看过这个戒指一眼,但是当着傅蕴的面,她又不能表现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只能垂眸笑了下:“挺喜欢的。”

    陆以凝这话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是再细心一点就能听出她语气里抑扬顿挫的咬牙切齿来。

    能不咬牙切齿吗?

    她好心陪唐慕白喝杯酒,结果被他灌醉了不说,还稀里糊涂地把自己给卖了。

    陆以凝左手无名指抬了抬,第一次仔细地打量起这枚戒指来。

    戒指中央镶了三颗钻,三颗钻大小不一形状也不太一样,但是组合在一起却意外地很好看。

    好看归好看偷偷给她带上是怎么个意思?

    别人家的女朋友都能拥有一个浪漫的求婚仪式,男朋友细心又会说情话,怎么到了她这里,就全都是套路了呢?

    陆以凝捏住那枚戒指在手指上轻旋了下,决定今天一天都不理唐慕白这个狗男人了。

    陆以凝说到做到,真的一天没有理唐慕白。

    期间唐慕白给她发消息,她不回;唐慕白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

    到了晚上的时候,陆一舟一路风风火火地爬上了她的床,把手机递到了她耳边,听筒里男人声音传过来:“怎么不接电话?”

    陆以凝瞥了一眼陆一舟,忍着把他踹下床的冲动,脸别到另一边,没理他。

    “以凝?”

    陆以凝装作没听见的样子,继续看自己的手机。

    过了小半分钟,陆一舟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小白哥哥,姐姐不理你诶……你今天惹姐姐生气了嘛?”

    看吧,连陆一舟都比唐慕白懂得多,也不知道这人活了二十几年是干什么吃的。

    听筒里安静了几秒,然后才又有声音响起:“没有。”

    “……”

    陆以凝呼了口气,把手机从陆一舟手里抢过来,直接按了挂断。

    挂了不够,她还厉声警告道:“陆一舟,今天不许接他的电话了,听到没?”

    陆一舟:“哦……”

    可怜巴巴。

    陆以凝倒也不是多生气,就是理想和现实出现了偏差,导致她心里有一点儿不平衡。

    尤其是在某人不仅没有应该具备的认错态度,甚至还觉得自己压根就没有错的情况下,陆以凝没让陆一舟拉黑他就不错了。

    警告过一次之后,陆一舟果然就没再往她房间里跑了。

    因为第二天是周一,陆以凝也没打算熬夜,所以过了十一点,就一并关了灯和手机。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睡眠质量似乎一下子提升了很多,不会很晚才睡着不会半夜从梦中惊醒。

    这一晚更好,她做了一个美梦。

    梦里的唐慕白手捧鲜花和钻戒,在一众亲朋好友的艳羡和祝福当中,单膝跪地跟她求了婚,场面要多夸张有多夸张,陆以凝第二天早上都是从梦里笑醒的。

    闹铃响的时候,她的嘴角还弯着。

    不过也就几秒钟,在清醒后意识到梦境和现实都是相反的以后,她本来还扬着的嘴角立刻就耷了下来。

    因为这个梦的原因,陆以凝一上午情绪都不大对。

    也不是生气或者失落,就是觉得好像缺了点儿什么。

    上午的工作是坐在会议室里开周会,到了下午,她和几个同事除了北城郊区的一个外景。

    今天整日天气都不大好,阴沉闷热,没风没有太阳也不下雨,陆以凝开始还带着个小风扇在手边吹,后来开始忙起来了,那个风扇也就不知道被她扔到了哪儿去。

    她的工作不太拍人,不过动植物类的倒是没少拍,今天要拍的那一只小松鼠活蹦乱跳的,前期的拍摄还算顺利,到了后面陆以凝追在它后面跑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人虽然没栽下去,不过脚扭了一下。

    因为不怎么疼,所以陆以凝开始甚至没怎么在意,直到晚上收工的时候,右脚脚踝处突然像针扎一样越来越疼,她倒吸了口冷气,连忙伸手拉了一下旁边的方桐。

    方桐见她脸色不对,立刻扶住她在旁边的长椅上坐下,“以凝姐,你哪里不舒服吗?”

    陆以凝皱着眉,也不敢乱动,“脚刚才扭了一下。”

    “那还能走路吗?”

    方桐又问:“要不叫个男生过来背你?”

    “不用了,”陆以凝声音有些虚,“坐一会儿可能就好点儿了。”

    她们两个都不是学医的,也不知道这样行不行得通,反正暂时不乱动就对了。

    陆以凝坐了十来分钟,感觉好一点的时候再站起来,那股子尖锐的痛感就又传了过来,她只能又坐下来。

    几分钟后,她给唐慕白发了条微信:【我脚扭了。】陆以凝:【怎么办?】

    消息刚发过去,方桐就像是知道她给谁发的一样,提议道:“以凝姐,要不让你男朋友过来接你吧?”

    开玩笑,陆以凝扯了下唇,“他太忙了。”

    这不现在就忙到没空回她的消息了么。

    前一秒刚腹诽完,唐慕白的消息下一秒就发了过来:【现在在哪儿。】陆以凝:【告诉你你还能来接我不成?】唐慕白:【嗯。】

    陆以凝不太信他的鬼话,但还是把定位分享了过去。

    唐慕白:【等我二十分钟。】

    因为阴天,所以不到七点钟天就黑的差不多了。

    方桐陪着陆以凝在这边待了半个小时,眼睁睁看着路灯一盏接一盏地亮了起来,陆以凝看了眼表,距离唐慕白说的二十分钟还有不到五分钟。

    陆以凝也没发消息问她,靠着跟方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打发时间,也不知道又过了几分钟,她听到身旁的方桐“哎”了一声,“以凝姐,你男朋友来了!”

    话音刚落,陆以凝只掀了下眼皮,就看到迎面朝她走过来的唐慕白,男人背光而来,无关和表情明明都不太清晰,但是陆以凝就是觉得好看。

    她下意识要站起来,结果刚一起身,就“嘶”了一声坐了回去。

    方桐也是个有眼力见儿的人,见主角一来,跟陆以凝摆了摆手道别之后,溜得比刚才那只小仓鼠都快。

    陆以凝又看了眼手机,嘴角翘了翘,“早了一分钟。”

    唐慕白看她刚才的反应就知道走不了路,所以根本就没问她还疼不疼,直接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上来。”

    陆以凝也没扭捏,慢吞吞地爬到了他的背上。

    唐慕白背她的次数比抱她的次数要少一些,在陆以凝的记忆里,他上一次背她还是在他们还没分手的时候,有一次一起去逛夜市,陆以凝走得累了非要让他背回去。

    那时候的唐慕白根本没在大庭观众之下背过女孩子,虽然不情不愿,不过还是乖乖地蹲在了她面前。

    其实以前的唐慕白好像也没那么不把她放在心上,只不过因为陆以凝付出地更多一些,再加上时间和距离的原因,她本来就不多的安全感又少了一层,矛盾一经累积和激化,就很容易导致分手。

    陆以凝在他肩头轻蹭了下,“小白。”

    “嗯。”

    “你是不是不知道我昨天为什么生气?”

    唐慕白没说话。

    很显然,他还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陆以凝脾气也好,轻声解释道:“因为我发现我手上多了一枚戒指。”

    唐慕白还是没说话。

    “是不是你给我戴上的?”

    安静了几秒,唐慕白“嗯”了一声。

    “给我戴的时候都说什么了,我那天喝醉了没听到。”

    “你猜。”

    “我不猜,”陆以凝半分停顿都没有,“我想听你说。”

    等了一分多钟,她也没能等到唐慕白说话。

    陆以凝张嘴在他肩膀上轻轻咬了一口,她没用力,但是说话有些含糊,“你放我下来。”

    唐慕白脚步顿住,也没听她的话松手,“我爱你。”

    顿了几秒,他又道:“陆以凝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陆以凝有点想笑,嘴角一弯但是没笑出声来,“你先放我下来。”

    唐慕白这次倒是没再犹豫,怕她突然接触地面脚会疼,所以松手的动作很轻,放她下去的时候还微微屈了下腿。

    陆以凝在原地站好,左腿着力支撑着身体,她微低下头,右手摸到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摘下来,拉过了唐慕白的手把戒指还了回去。

    唐慕白皱眉,声音很轻地顿了下:“陆以凝。”

    “嗯。”

    陆以凝手伸过去,她五指分得很开,无名指轻轻翘起来一些,“我愿意。”

    和唐慕白分手的这几年,陆以凝想过很多次,如果当初他们没有分手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那几年的时间是不是就不会错过,他们现在会不会连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但其实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想那些以前和如果。

    他们现在还相爱,甚至更喜欢对方了。

    他们现在还在一起,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