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3章 在一起啦

作者:铁牛哥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林权在屋里站了一会,就冲出去寻找。可是这四周黑灯瞎火的,除了山上有光,四处已经看不到人了。

    他这是离开了吗?

    林权缓缓地蹲了下来,他抱着自己的头。

    怎么、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林权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以前他也是一个人过的,而且,从来都不会觉得寂寞,因为他已经习惯了。

    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他习惯了两个人的生活,突然,让他一个人去面对这样的黑夜,他就有些难受。

    那他还会不会回来了?

    林权个人在屋里坐了一整箱,等到天一亮他就猛的冲了出去,四处寻找着,依旧是不见人的踪影。

    刚好碰到了那个说亲事的婶子,婶子道:“你去找林墨安了吧,我昨夜看他往山下走了,你要去找他吗?” “对! ”林权用力地点头。

    “不是婶子说你,你现在还年轻,就带着这么大的一个拖油瓶,干脆你就别去找了,反正跟你又没什么血缘关 系,你要是喜欢谁我去跟你说,保证成功。”

    林权眼睛立马红了起来,他很想跟眼前的婶子说,他谁都不要,就要林墨安回到他身边,和他一起住。

    他深吸了一口气:“婶子,我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你以后就不要再跟我说亲了,我现在的状态就挺好的。”

    “你、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脑筋啊?”那婶子说两句又跟着摇头,“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随你去吧。” 林权失落地回到了家,他坐在屋里面,要是以往,林墨安现在已经缠到他的身边来了,可是人不在了

    他抬起手用力的摸了两下眼睛,没哭,但是觉得心里梗的慌,没有人陪伴,这一天里都过得很漫长。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不敢把门关上,更不敢睡得太死,就怕林墨安回来没人给他开门,他就不回来了。

    可是,第二天他依旧没有回来。

    突然的,他就想到了林墨安说的那一番话。

    林墨安说,一个月就回来用新的身份面对他。

    真的要等这一个月吗?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度日如年一样,林权在家里呆了几天就忍不住收拾东西到街上去,顺便去酒楼看看。 酒楼已经开始准备了,还是没有林墨安的身影,林权去打听了一番,就是没有他的消息,这个人就如同人间 蒸发了一样,从此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

    一个月的时间慢慢地过去。

    林权在酒楼门口溜达的时候,终于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猛然拉住眼前的人。

    “这段时间你去哪里了?我怎么都找不到你?”

    “你是在担心我吗? ”林墨安有时候看着他,嘴角挂着笑意,“我们约定的时间快到了,你准备的怎么样?” 这里人来人往的话不好说,林权拉着他去了旁边的小树林,树叶纷纷落下,落在两人头上、肩膀上。

    林墨安就静静的看着他,随后活动了一下被他拽着的手臂,突然从身后拥着他,用力的撞了上去。

    “你知道我这段时间有多么的想你吗?”

    林权想,这个人真的要是想他的话,何必要等到一个月,应该是没到一个月就回来看他了好吗?

    林墨安似是听到了他的心声一样,“谁说我没有去看你,我一直在盯着你看,只是你没有发现我而已。”

    “怎么可能? ”林权意思意思的推了他一下。

    “怎么不可能呢? ”林墨安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唇上亲了两下,“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那么你呢?” 说着他的身体就往前一倾,林权身子不受控制地撞到了大树上,痛得他哼了一声,说不出话。

    “你要是不说话,我就代表你默认了!”

    “不行! ”林权说着,“我、我有话要说的!”

    这时,林墨安又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鼻尖蹭着他脖子上的软肉,“这几天一直碰不到你,想死你了。”

    “你、你到底想干嘛?”林权声音有一些哽咽,已经是忍到了极点,随时都会到崩溃的边缘。

    “你想干嘛?你难道不清楚吗?”林墨安在他耳边喘着气,“我想干的一直只有你一个人,那你愿意吗?”

    这话很流氓,很色情的,要是放在以前,以林权的力气,他能直接把林墨安的手臂打断。

    这对他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可是一想到这种流氓的手就这么断了,他心里更加难受。

    于是,林墨安就更加得寸进尺了。

    这只灵活的绕在他的胸前,将他身上的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随即抓着他肩头布料,用力的往下扯。

    “别别别。”这旁边还有人呢,要是被人看到,他以后可怎么活呀,林权抖着身体,“我是有话要跟你说。” 想说的话无非就是那两句,此情此景,林墨安已经没耐心去听了,他不想让林权再伤害他脆弱的心灵了。 “我不要。”林墨安霸道说,“你说的那些话我已经听烂了,就算你拒绝我,我也要把你得到手,对不起了。” 林权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的裤子都要被他扒掉了,“我、我的意思是,我可以跟你试一试。”

    “啊? ”林墨安愣住了,“你说什么?”

    他把手按在林权的头上揉了揉,轻一下,重一下的,像是在挑逗什么有趣的动物。

    林权不得不承认被他这么对待心里是很舒服的,心里某一块软了下来,发出陌生的鼻音。

    “你刚刚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林墨安语气里多了一丝委屈,听着都让人遐想万千,“是想通了吗?”

    “想不通!真的是想不通! ”林权声音突然抖了起来,像要哭了一样,其实拽他来小树林就代表他输了。

    而且输得很彻底。

    起初他还能因为林墨安是个男人的身份别扭,拒绝他,可不得不承认他心里是有一些兴奋的,那横隔在他们 之间的鸿沟慢慢缩小,诱惑着他迈出最后一步。

    所以?

    抱都抱在一起了,难道还没有想通吗?

    林权心里已经接受了他这么一个人,可是嘴还是很硬,“我就是就是不想让你离开我。”

    林墨安只觉得自己像是看了一场烟花一样,整个天空都被照亮了,他紧紧的抱住林权,“真的吗?”

    “真的、真的”林权没有把他推开。

    林墨安缓了一会,在胸口摸了一番,把之前酒楼的地契摸了出来,摊开放在他的眼前,手指捏着一角, 道:“这酒楼是买给你的,也就是我说的嫁妆。”

    林权低头看了看,摇头:“我不要!”

    他骨子里怎么说也是一个男人的思想,让他这个妻子去买个酒楼送过来,那岂不是在打他的脸吗?

    林墨安觉得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礼物,倒没有想到这一层,“你要是不要的话,那就真的是我败家了,翻修好 的酒楼也只能空在那里,银子直接打了水漂。”

    地契在他眼前晃动,买下酒楼的那阵子。林权只要一想到两百两的银子就这么没了,心里那是一个痛啊。 林墨安又抖了抖地契,在他耳蜗里吹了一口气,道:“要是你不要的话,就没办法了,我只能”

    “拿来! ”林权抬起一只手。

    林墨安没有一次送礼物送的这么开心过,殷勤地把地契放在他的手心,“那就好,以后你是老板娘。”

    “我才不是。”林权小声嘀咕了一句,额头抵着树干,“我是老板,你才是老板娘。”

    “好好好! ”林墨安把手放开让他适应一会,他没想到这么快林权就同意了,然后去瞧他现在的表情如何。

    林权羞啊,都快羞死了。

    他在树上磕了两下,把自己磕的晕呼呼的,才转过身来看着林墨安,而双手愣是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好。

    林墨安觉得他现在的样子真是可爱到了极点,想把他抱进怀里,又觉得自己现在的举动会吓到他。

    他很善解人意的说:“你要是害怕,我们可以先试一个月,床上的的事就等你能彻底接受的时候再做?”

    床、床上的事?

    别看林权之前结过一次婚,但是他连人家新娘子的手都没有碰过,对床上的事儿可算是一窍不通。

    “你、又胡说什么?”

    “那是成亲的必经之路,难道没有人教过你吗?”

    林权父母去世的早,自然没有人教过的。

    可是他问的这么直白,要是不回答一下,又说不过去,林权就用力的点了一下头,表达自己什么都不懂。

    林墨安沉默了片刻,再去打量他的脸色,然后牵着他的手,在他的侧脸上亲了一下,“以后我教你吧。”

    “这个、这个……”

    林权很想问他怎么知道的,可是一想林墨安肯定懂得比他多,就把话吞到肚子里,问了一句,“男人跟男人之 间是不是会很痛啊?没见着别人说”

    林墨安看了一口气,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要是再不做点什么就有点对不起这良辰美景了。

    “你要是想知道痛不痛,待会我就可以教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