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1章我的爱人,晚安(全文完)

作者:傲娇凌殿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容星辞气哼哼的,对楼西暮更加不满了,心里也打定主意不让他碰小西辞。

    虽说现在是秋天,可这么厚的冬被盖下来,很快就热的容星辞一身汗。

    容星辞热的难受,小西辞更是热的整张脸都是红扑扑的。

    但就是要热要出汗啊。

    “小西辞乖,忍一忍病就能好了,爸爸陪你一起。”容星辞拿了一张湿巾,轻柔的擦去小西辞脸上和额头上的 汗珠。

    又过了几分钟,容星辞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湿哒哒的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他摸了一下小西辞,他身上的衣服也都湿了。

    正在容星辞考虑着要不要把自己和小西辞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的时候,起居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是端着早餐和奶瓶进来的楼西暮。

    容星辞看了过去,看到他手中的东西时,才反应过来他这是下去做早餐了。

    楼西暮走近床边,弯身将餐盘放在了床头柜上。

    楼西暮微微侧过脸,对着容星辞道,“星辞,你先起来吃早餐。”

    容星辞乌黑着眼睛看着他,委屈又可怜的道,“西暮,太热了。我想把衣服脱了,小西辞的也脱。”

    一听到他说脱衣服,小西辞也脱,楼西暮的脸色又难看了起来。

    “你先去洗漱,我会陪小西辞。”楼西暮沉着脸道。

    容星辞顿了顿,“还是我来陪吧,我不放心你。”

    楼西暮直接黑脸了,“有什么不放心的?他也是我儿子我还会对他做什么不成?”

    容星辞的嘴角抽了抽,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大火气。

    明明昨晚已经给他消火了。

    虽然热的难受,容星辞还是想自己陪着小西辞。

    而且他现在已经开始给小西辞脱衣服了。

    楼西暮看到他将小小的衣服扔了出来,然后又准备脱自己的,抬手探进了被子里,将容星辞给拉了起来。

    容星辞见他将他拉了起来,疑惑的问,“西暮,你这是做什么?”

    容星辞扭过头去看小西辞,看到小小的他脸上这么难受的样子,心中一疼,就想陪他一起。

    “你放开我吧,我要陪小西辞。”容星辞伸出另一只手掰着他的握住他手腕的手。

    楼西暮见他这么紧张小西辞的样子,心里有气也不能发,简直淤积到死。

    楼西暮手中微微用力,将人的扯进怀里,“星辞,你乖一点。去刷牙洗脸,洗个澡,吃早餐,小西辞我来

    容星辞,“可是……”

    楼西暮打断他的话,“乖,听话,你也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难道你忘记了你的体质不好吗?”

    容星辞嘴角抽了抽,“我体质挺好的啊,哪里不好了?”

    再怎么不好也比小西辞的好啊。

    楼西暮慢悠悠的道,“上周是谁感冒的?”

    容星辞,“!……”

    楼西暮说完之后,便将他放了开来,然后掀开被子,躺了下来。

    “这下你放心了? ”楼西暮抱着小西辞,抬起眼看着他道。

    容星辞确实是挺放心的了。

    以为他刚才以为他说的陪着小西辞,只是坐在床边陪呢。

    容星辞抿了抿唇,道,“等会儿会很热,你要不要把衣服脱了?”

    楼西暮不悦的睨了他一眼,理所当然的道,“我没穿衣服的肉I体只有你能看。”

    容星辞一脸的一言难尽,“小西辞还这么小,而且他是你儿子。”

    “你的也只有我能看。”楼西暮轻飘飘的补充,“要是让我知道你在小西辞面前敢裸着身体,看我怎么收拾

    你。”

    容星辞浑身打了个冷战,他这下是彻底的知道这个男人对他的占有欲又多强了。

    都把亲儿子当成情敌了!

    容星辞也放弃了跟他理论,直接转身去了浴室洗漱。

    看着容星辞的背影彻底消失在浴室的时候,楼西暮才侧过脸去看小西辞。

    小西辞还是难受,脸上红红的,还在不停的冒汗。

    楼西暮拧着眉,看到他这么难受的样子,加上也是因为他抱着容星辞去了客房睡才会让他发烧,心里也不好

    楼西暮抱着小西辞小小的一只,右手不停的温柔的拍着他的后背,无声的安抚着他。

    这个时候,小西辞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当看到时楼西暮抱着他的时候,眼底还是本能流露出错愕的神情。

    观察的细致入微如楼西暮,自然也是解读出了他眼中的意思。

    楼西暮跟他对视着,叹了一口气,“小西辞,楼爸爸是爱你。但如果你不跟我争星辞的话,我会更爱你。” 小西辞眨了眨眼睛,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他的意思。

    他还这么小,楼西暮也没指望他能理解他的话,单纯的就是给他灌输一下不跟他争容星辞的观念。

    “小西辞,只要你不黏着星辞,或者说还能帮我套路星辞的话,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楼西暮继续给他灌 输这种思想。

    说完之后,看到小西辞骨碌碌着黑黑的眼睛看着他的样子,楼西暮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跟这么小的孩子讲 起了条件。

    楼西暮心里叹了一 口气,最后将小西辞抱进了怀里。

    希望等他再大一点的时候能懂事听话,别跟他争星辞

    捂了也有好一会儿,楼西暮身上早就出了一身汗,衣服也都湿透了。

    但他的忍耐力一向好,这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难度。

    这个时候,洗漱完毕,还洗了个澡的容星辞从浴室出来了。

    出来的容星辞看到床上鼓起的一团,才松了口气。

    他刚才还在想楼西暮会不会趁他洗漱的空档就离开不陪小西辞了,没想到他还是留下来。

    嗯,他对小西辞还是很关心的嘛。

    容星辞嘴角带着笑容,迈着步子朝床边走了过去。

    楼西暮看到他走了过来,道,“星辞,多拿一床被子过来。”

    “嗯? ”容星辞愕然的看着他,“已经很热了,再加一床被子你受得住,小西辞也能受得住吗? 楼西暮没说什么,直接用眼神回答了他。

    容星辞解读出了他的意思,他也相信他,便去多拿了一床被子过来。

    容星辞本来是想拿一床更薄的,可是

    “拿最厚的那床。”楼西暮提醒道。

    容星辞手上动作一顿,扭过头冲着他道,“你真能承受住?”

    楼西暮,“就当是蒸桑拿了。”

    容星辞彻底妥协,“那好吧。”

    几分钟之后。

    容星辞坐在床边吃早餐,他时不时的看向床上的楼西暮和小西辞。

    看到他们两个额头和脸上又都铺满了汗珠的时候,连忙拿出湿巾,凑过去给他们擦。

    他刚吃一口食物的功夫,他们又出了这么多汗。

    容星辞想索性放下筷子,一直守着帮他们擦汗的。

    可是被看到他动作的楼西暮出生阻止了,“早餐都吃完,最近你又瘦了。”

    容星辞,“我没瘦啊,还重了几斤。”

    怀小西辞的时候他吃的多,产后也被楼西暮监督着吃高营养补身体的食物,现在他都重了。 楼西暮,“我说瘦就是瘦,我每天摸你难道我还不知道?”

    “呃”容星辞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

    好吧,他本来就说不过他。

    容星辞只好乖乖的将全部早餐都吃完了。

    吃完之后,他爬上床就想掀开被子跟他们一起。

    可是又被楼西暮给拦住了。

    楼西暮捉着他的手,“你耐热不行,就别凑过来了。”

    容星辞,“”

    “那我想跟你一起陪小西辞嘛。”容星辞鼓着脸道。

    “那你躺外面就行。”楼西暮道。

    容星辞,“”

    在楼西暮不容置喙的眼神示意之下,最后容星辞还是乖乖的躺在了被子外面。

    容星辞拿着湿巾,想帮他们擦汗,可是后面也被楼西暮阻止了。

    说是怕他累着,让他休息。

    容星辞这下不肯了,一直坚持替他们擦汗。

    见楼西暮还是不肯让他擦,直接火大的掀开被子趟了进去,一起陪他们捂。

    楼西暮头痛的叫他出去,“星辞,你听话。我陪着小西辞就可以了,这里很热,你出去。”

    容星辞的脑袋摇成了拨浪鼓,“我不要!我要跟你们一起!”

    “星辞,你……”

    “你说什么也没用!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容星辞拔高音量执拗的道。

    楼西暮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由他去了,“那等会儿你热的受不了就出去,知道吗?”

    容星辞笑嘻嘻的道,“我受得住,你放心吧。”

    楼西暮,“最好是这样,若是你也生病了,我可不会放过你。”

    容星辞的身体狠狠的抖了一下,气哼哼凶巴巴的道,“我才不会生病!你个乌鸦嘴!”

    然而,容星辞这句话刚说完,他就感觉在被窝里自己的身体正在急速升温。

    刚才又加了一层棉被,又被楼西暮给捂的这么热,容星辞很快便热的难受。

    刚换上的衣服又渐渐的浸湿了,容星辞觉得黏着不舒服就想脱。

    “西暮,你不热吗?衣服黏着你不难受吗?”容星辞冲着他眨了眨眼睛。

    “热,难受。”

    “那我们都衣服脱了吧,脱了应该好一点。”容星辞心想着他这是会同意。

    然而……

    楼西暮,“不脱,你难受就出去。”

    容星辞,“”

    被小看了,容星辞心里自然是不服气的。

    虽然他是难受,但就凭他这话,他也肯定得坚持下去。

    容星辞冲着他龇牙咧嘴的做了个鬼脸,“不脱就不脱,还有啊,我一定会坚持下来的,让你小看我! 容星辞确实是坚持了下来,整整一个上午,他都是在被窝里捂着的。

    好在,中午的时候,小西辞的烧退了。

    家庭医生来看了之后说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听到说小西辞没事了,浑身汗哒哒的容星辞一溜烟的去了浴室冲了个澡。

    楼西暮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小西辞,而后抱着他一起去了浴室

    浴室内。

    容星辞在花洒下冲澡,楼西暮看到了,下意识的捂住了小西辞的眼睛。

    他的星辞,只有他能看。

    容星辞听到动静之后,看了过来。

    看到他抱着的小西辞,才反应过来小西辞也还没洗澡。

    容星辞冲着他的道,“西暮,小西辞就拜托了你帮他洗澡了,就当是你将功补过吧。”

    容星辞说完后便仰起了头,修长的脖颈任由热水冲刷,捂了这么久也热了这么久,这么洗个澡真是太舒服

    7。

    楼西暮则是抱着小西辞去另一边。

    不想累着容星辞,他本来就是打算给小西辞洗澡的。

    虽然楼西暮不满小西辞夺了容星辞的宠爱,但是他也帮他洗过在,所以洗起来还算是游刃有余。

    小西辞则是全程睁着黑葡萄似的眼睛看啊看着他,小脑袋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小西辞真的能听懂了之前楼西暮说的话。

    经过这次事件之后,小西辞占着容星辞的时间也少了,故意似的打断他们好事的时间也少了。

    最高兴的要数楼西暮了,这样一来,他对小西辞的意见就小了,对他也更好了。

    而且,随着小西辞一天天的长大,眉眼之间跟容星辞长的越来越像。

    简直就翻版的小的容星辞。

    楼西暮本来就很爱容星辞,对这么小只的容星辞更是没办法抵挡。

    因此他对小西辞的关注也越来越多,对他愈发的喜欢了起来。

    但是,这样以来的后果就是一一觉得调换了。

    之前是楼西暮觉得小西辞在跟他争容星辞。

    而现在,容星辞觉得小西辞再跟他争楼西暮。

    楼西暮不像之前这么黏着他了,连做的次数都少了。

    虽然每次他主动提出要做他不会拒绝,做的也很尽兴。

    可是容星辞总感觉心里很不舒服。

    现在,他终于感同身受了当时楼西暮的感觉。

    小西辞是他们的儿子没错,可是因为这个原因被另一半忽视,还没办法生气,这还真是一种令人抓狂的体

    这天晚上。

    容星辞幽怨的坐在床边,看着为小西辞忙上忙下的楼西暮。

    楼西暮刚才刚帮小西辞洗完澡,这会儿正给他喂牛奶。

    两个人明明就坐的很近,可是楼西暮的眼睛一直都是停留在小西辞身上的。

    被忽视的感觉实在太难受,而且还被忽视了这么久。

    终于,在听到楼西暮柔着嗓音哄小西辞睡觉的时候,容星辞忍不了了。

    “我要洗澡。”容星辞压着嗓音,阴阳怪气着语气道。

    “嗯,去吧,我已经洗好了。”楼西暮连眼睛都没抬一下的,还在轻轻的拍着小西辞的后背。 “你帮我洗。”容星辞咬牙切齿的,其中难掩的酸溜溜。

    若是在以前,他提这个要求,他早就迫不及待开始扒他衣服了。

    “那等会儿,小西辞还没睡着。”楼西暮说完之后,余光看向了一脸气愤的他。

    在容星辞看不见角落,楼西暮嘴角勾出了得逞的笑。

    是的,他是故意的,故意冷落容星辞,让他感觉一下。

    好在容星辞也会吃小西辞的醋,如若是他不吃醋,他才真的要头痛了。

    “不行,我就要你现在帮我洗。”容星辞跟他杠上了。

    他也不想管小西辞了,他男人都被他给抢了!

    这次,楼西暮故意的没理他。

    “楼西暮你不帮我洗是吧,”容星辞见他不理他,彻底的怒了,“那你就永远别帮我洗了!” 容星辞气呼呼的说完,随手拿起一个抱枕,狠狠的在他身上砸了几下泄愤。

    砸完之后容星辞便扔下抱枕,大步的离开了起居室。

    听到房间门被用力关上的声音,一直忍着笑的楼西暮唇角之间的笑弧更甚了。

    他相信,经过这次之后,容星辞不会再向之前一样忽略他了。

    楼西暮看着闭上眼睛睡着的小西辞,“小西辞,你爸爸生气了,我得去哄哄他,你乖乖睡。 楼西暮说完之后,便起身,准备去哄容星辞

    与此同时,书房。

    “混蛋,楼西暮混蛋,竟然不理我! ”容星辞拿着枕头一个劲的捶床。

    “我让你不理我,不理我,让你洗澡也不帮忙!”

    “信不信我以后我不让你碰啊!信不信我然给你欲I火I焚I身!”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容星辞一头扎进被窝里压着声音烦躁的尖叫,“啊啊啊!”

    就在这个时候,容星辞感觉到一股力道正在掀他头顶的被子。

    “星辞,别把自己捂坏了。”楼西暮的轻笑声在头顶响起。

    容星辞听见之后,大脑当机了一秒钟。

    随即他迅速一轱辘咻的一下爬了起来,冲上去就开始对他拳打脚踢。

    “楼西暮你个混蛋,竟然不理我,让你帮我洗澡也不帮! ”容星辞捶着他的胸膛。

    可是没把他捶痛,倒是他的手开始痛了。

    容星辞气的抬起腿去踢他最脆弱的地方,可是被楼西暮绐挡住了。

    楼西暮淡淡的笑,“星辞,那里不能踢。”

    容星辞瞪着他,“我就是要踢I爆你!”

    楼西暮,“脾气怎么这么大,嗯? ”

    容星辞,“我脾气一直这么大你第一天知道吗!? ”

    容星辞看他竟然还在欠扁的笑,气的嗷呜一声,张嘴一口上了他的肩膀一一 容星辞是真的被他气的不行了,咬的这一下也是咬的极重的。

    楼西暮被他咬的挺痛,但是他眉头都没皱一下。

    相反的,他心里更加的高兴了。

    反倒是容星辞,尝到嘴里的血腥味之后吓了一跳,连忙松开了嘴。

    看到他肩膀上渗透出来的血迹,容星辞心里又开始后悔。

    但是他抬起头看到还在笑的楼西暮,又气不打一处来。

    “笑笑笑!咬不死你!”容星辞鼓着脸气呼呼的道。

    楼西暮抬起手去擦去他嘴唇上的血迹,“都把我咬出血了,还生气,嗯?”

    容星辞重重的别开脸,不想看他。

    楼西暮见他这么别扭的样子,掐着他的腰,将人给推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容星辞睁大了眼睛惊呼了一声。

    被他推倒的时候,刚想张嘴骂他的一顿的,他的唇就压了下来,成功将他的话尽数堵在了喉咙里。

    容星辞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男人长长的睫毛,感受着他温柔而又细致的亲吻。

    楼西暮浅尝辄止,见他安静下来之后便恋恋不舍的松开了。

    楼西暮半压在他身上,暗哑着性感的嗓音解释,“星辞,现在知道我当时的心情了吗?”

    容星辞怔了怔,很快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楼西暮你故意的! ”容星辞又炸毛了,“你故意对小西辞这么好忽略我,就是想让我感受被你忽视的感觉 多?”

    楼西暮,“大部分是”

    容星辞又开始捶他,“你太可恶了,太可恶,你气我,你故意气我。”

    “星辞,”楼西暮捉住的手腕,“这是一方面,另方面是”

    “小西辞跟你长的很像,他让我看到了小时候的你,所以才忍不住想对他好,对小时候的你好。”

    容星辞这么一听就委屈了,“那你刚才也不能这么故意啊,你明知道我很生气很难过”

    楼西暮捏了捏他鼓起来的脸,“是我不好,所以我现在来哄你了。”

    容星辞哼了一声,傲娇的别过脸,“我、很、难、哄、的!”

    楼西暮笑了笑,“哦?有多难哄?再难哄我都能哄好你。”

    容星辞,“阿阿哒。”

    楼西暮吻了吻他的脸颊,“刚才不是要我帮你洗澡吗?我现在带你去洗,嗯?”

    “你也知道是刚才,”容星辞看着他,假假的笑了,“现在,单单一个澡可不能哄好我。”

    楼西暮轻笑了一声,脑袋埋在他的脖颈间,啄吻他的脖子,“嗯,想让我怎么做,你说。” 容星辞想了想,想到一个好主意,“办法我已经有了,你只需要照做就行。”

    楼西暮,“好。”

    容星辞,“现在先抱我去洗澡。”

    楼西暮闻言,脑袋抬了起来,充满爱意的黑眸深深的凝视着他。

    楼西暮从他身上起来,执起他的左手放在唇边,温柔的印下一吻,“遵命,老婆大人。”

    楼西暮说完,刚想将他抱起来,就被皱着眉的容星辞给挡住了。

    “你刚才叫我什么?”容星辞挑眉看着他。

    楼西暮了然,换了一种称呼,“遵命,老公大人。”

    容星辞满意的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二十多分钟之后。

    楼西暮抱着洗好澡的容星辞从浴室出来。

    容星辞刚才又是泡澡又是被他按摩的,舒服的不行,现在被他抱着整个人都是懒洋洋的。 楼西暮刚将他放在床上想欺身而上,想起什么的容星辞就一个激灵推开了他。

    “等等,对你的惩罚还没结束。”容星辞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楼西暮,“嗯?还有惩罚?”

    容星辞得意的道,“嗯啊!你听我指示。”

    楼西暮想了想,又将他压回来柔软的床上,“做完再惩罚我,嗯? ”

    楼西暮说完就想去吻他,被容星辞伸手挡开了,“不行!我还没消气!你再这样我理你了啊。 楼西暮幽怨的看着他,最后还是无奈的从他身上起来了。

    容星辞一骨碌的坐了起来,命令他道,“你去床上躺着。”

    楼西暮照做着躺下。

    容星辞见他这么听话很满意。

    容星辞下了床,跑出书房去了起居室拿东西。

    分钟之后,回来的容星辞手里多了一袋东西。

    看到那袋东西之后,楼西暮的眼底暗了暗。

    他调笑的看着他,“星辞,原来你想玩S|M。”

    容星辞阿呵了两声,不置可否,“那你会配合我的是吧?”

    楼西暮,“当然。”

    楼西暮刚说完,容星辞就从袋子里拿出了两条链子,“我要绑你的手了。”

    楼西暮了然的伸出双手。

    容星辞干净利落的将他的手分别拷I上,然后拷I在了床头。

    接着,容星辞又拿出两条链子,给他的双腿也拷I上了。

    信不过这链子的质量,容星辞还拿出四条领带,在楼西暮的手腕脚腕上打了死结之后,又分别绑在了床头床 尾。

    顿时,楼西暮就被他以一个大字型绑在了床上。

    楼西暮动了动手腕,发觉他绑的还挺紧的,“星辞,你绑的太紧了。”

    容星辞意昧深长的笑,没理他,而是开始扒他身上的衣服了。

    容星辞的动作故意放的很慢,指尖时不时的擦过他的胸膛,他感觉到了他很快紧绷起来的身体。

    因为他这么个脱衣服的动作,楼西暮的呼吸一下就重了起来一一他I硬I 了。

    “星辞,你是要主动坐下来吗?”楼西暮看着他的眼神中带着暗火。

    想将他一口吞了吃掉!

    容星辞将他上半身的家居服褪了扔到一边之后,才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当、然、不、是!”

    楼西暮,“那你……”

    “我要让你欲、火、焚、身、啊!”容星辞假笑着去解他的腰带,手指还故意擦过他起来的部位。

    楼西暮小腹一紧,同时嘴角抽了抽。

    这个时候,容星辞也已经将他下半身的裤子给脱了下来,只剩下最后一条内I裤没脱。

    容星辞本想继续脱光的,但最后为了自己眼睛还是没脱。

    容星辞看到忍得难受的他,心里平衡了许多。

    他的手心抚上了他的小腹,“西暮,是不是想要?”

    “嗯”楼西暮喉间溢出压抑的低呤,“星辞,你”

    “嘘”容星辞的食指放在他唇边,“别说话,好好感受欲I火I焚I身的感觉。”

    楼西暮是又难受又觉得好笑。

    他张嘴含I住了他的手指。

    容星辞惊呼了一声,然后迅速的将手抽了回来。

    看到自己手指上的口水,容星辞用力掐了一下他的腰侧,“忍不死你。”

    楼西暮闷哼了一声,再这样下去他都感觉自己快爆炸了。

    楼西暮,“星辞,乖,别这样惩罚我,会坏的。”

    容星辞嗤了一声,“哪有这么容星辞坏。”

    楼西暮,“真的会憋坏,不信你去网上查。”

    容星辞开始有些动摇,于是停止了对他的抚摸。

    容星辞拿起手机大概查了一下,发现还真的会憋坏。

    但是容星辞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只是没有去继续勾他了。

    容星辞将手机扔回床边,“那你就这样睡一晚。”

    本来他还打算继续撩拨他的。

    楼西暮,“星辞,你好歹帮我灭一下火?”

    容星辞没理他,扔了一床被子盖在他身上。

    这么一折腾,容星辞也有些困了。

    他关了灯,然后躺下来抱着他睡觉。

    楼西暮的嘴角抽了抽,感受到他身上的温度,身体更加的紧绷了。

    楼西暮,“星辞,你不知道你对我而言就是春I药吗?你绑着我抱着我,我得忍一晚,这样下去真的会坏。 容星辞敷衍的‘哦’了一声,然后没抱他,跟他拉开了距离。

    楼西暮的脸直接黑了。

    渐渐的容星辞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而楼西暮则是一直不停的低声诱哄着他解开他。

    睡过去的容星辞总听到耳边又什么声音,一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可是后面的时候觉得很烦。

    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又一直被吵的容星辞一下火气一下上来,也忘记了要惩罚他这件事。

    烦的他直接解开了楼西暮绑在床头的双手。

    楼西暮被解开之后便安静了下来,容星辞也重新睡了过去。

    楼西暮又解开自己被绑着的双腿,然后才将熟睡的容星辞给揉进了怀里。

    知道他困还火气大,楼西暮也没有直接就把人做醒,想着明天再收拾他。

    但他心里那股火还没下去,只好借用了一下他的手

    空间中弥漫的男人重重的喘息,混杂着低低压抑的性感舒服的声音。

    弄了好一会儿,楼西暮才痛快的I射I了出来。

    擦干净两人的手之后,楼西暮才抱着他回了起居室

    起居室内。

    楼西暮怀里抱着容星辞,容星辞旁边是睡容乖巧的小西辞。

    楼西暮的心底柔软成了一片,胸腔内被幸福涨满。

    “晤”容星辞嘤咛了一声,然后在他怀里蹭了蹭。

    楼西暮唇角的笑意愈发的浓烈的,满满的像是要已溢出来。

    他低头亲吻他的发顶,“我的爱人,晚安。”

    (楼总星辞the end)

    【全文完】

    作者有话说

    凌总:楼总和星辞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一直追到结局的宝贝们,中间没被我虐走真的是很不容易 了。发了粉丝包,可以去领哦。

    本来想写番外的,但是心有余力不足。最近也很多事,我很容易分心,结果就是哪里都没做好。所以今天写 了八千字就完结了,番外也不写了。

    下一本应该会写快穿,会写各种我自己喜欢类型的攻受,不过暂时没时间是开不了了。

    最后,我们下一本书有缘再回

    么么哒,爱你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