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五章

作者:倾月琉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接到姚月送来的药,已经是事情过去好多天了。

    景南霜看着礼盒沉默不语,而花念则掩面在笑,招来丫鬟去库房准备了些礼物,还回去。

    “人家也是一番心意。”花念怕醋坛子翻了,好心解释着。

    “我知道。”景南霜道:“我只是在想,该怎么报答她的关心。”

    景南霜语气平淡,但熟知她的花念知道景南霜咬紧了关心两个字。

    花念见她还是吃醋了有些无语,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开心,因为这说明景南霜很在乎自己。

    “你能看到姻缘线吗?”

    “你是想给她拉条姻缘线?”

    景南霜秒懂花念话里的潜在意思。

    “对啊,拉一条姻缘线你就不要担心了,而且也能报答她。”

    “好主意,但是…”景南霜皱着眉头,好似有些为难。

    “很难吗?”

    “倒不是难不难的问题。”景南霜抓着她,顺手把她抱进了怀里道:“姻缘这种东西是很飘渺的存在,就像是你们常说的缘分中的缘。有些人就算拉了姻缘线,可能也不会在一起,这就是你们常说的有缘无分。”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会成呢?”

    “也有道理。”

    景南霜沉默了一瞬,突然想到了个人选。嘴角一勾,她指尖冒出了一簇白光。

    “去!”

    随着一声低呵,她指尖的白光飞出一分为二,一分朝着京城外去,而另一份则是钻向了皇宫。

    “你好像干了什么很开心的事?”

    景南霜突然的心情开怀也没能瞒过花念,她眉头一挑,好奇的问了出来。

    “嗯,解决了两个麻烦。”景南霜没有隐瞒的意思,开心的就说了出来。

    “两个?”花念惊疑的看着她。

    “嗯。”景南霜看了眼皇宫道:“皇帝知道你是女人后就总想撮合我和他妹妹,长乐公主,看着挺烦的。”

    花念也不生气,好奇的道:“好看吗?”

    “…你不生气吗?”

    花念有些奇怪的看着她:“我为什么要生气?”

    景南霜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没了,她面无表情的看着花念。

    花念好笑的伸手揉了揉她的脸道:“我知道你喜欢我,不可能看上别人的。”

    “嗯。”

    虽然开心花念能这么想,但是该不舒服的还是有点不舒服,她的心情还是不怎么好。

    花念两只手捏着她的双颊倒是有些上瘾了一般,看她还是如此好笑的亲了她一口。

    “好了好了,其实还是有点不舒服的。”

    “真的?”景南霜眼前一亮。

    “真的,比珍珠还真!”花念觉得这时候的景南霜特幼稚,比她还幼稚。

    “那再亲一口吧?”

    话题转换得如此的快,花念先是愣了下,然后才有些好笑的低头又亲了她一口。

    缘分结下,只待时间。

    远在千里之外的姚月若有所感的抬头看了眼远方,心中花念的影子莫名的淡了许多。

    想不出个所以然的她摇了摇头,继续看起了手中的书。

    时间一点点过去,因为周边几国的影响,天启中也渐渐出现了很多新东西。

    景南霜不想费那么多的神,所以着重改了商道,在上面打开绿灯,顺便提升了工商的地位。

    景南霜是开了挂的存在,有了第一次就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所以往后的日子里花念都没有再遇到什么麻烦,但她走向研究的路上一去不复返,天工开物被她吃了个透。

    景南霜干过很多行业,对什么都了解一点点,看她这么感兴趣就写了几本书,又给她打发时间去了。

    日期逼近,天启国完全安稳了下来,整个世界都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阶段。

    “有点可惜,没见着其它参选者。”花念拨弄了两下手里复杂的机械道。

    “没什么好看的。”景南霜和花念不一样,天空之城的每一个人她都见过。

    “我是没见过。”

    “修路。”景南霜道:“你们不是有句话叫想要富,先修路吗?”

    【任务完成】

    【最终积分:0】

    花念看了眼那个有史以来唯一的零蛋并不在意,她四周寻找了下,而后若有所感的离开了房间前去了空间之城。

    咖啡馆里,景南霜坐在那,正面带微笑的看着她。

    第章番外一

    花念修复完通道后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她是神灵,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有这种感觉。

    猜测是尤多拉可能出问题了的她,脸色惊变,连忙感应着尤多拉的位置,匆忙赶了过去。

    战争女神是永远不可能躲在别人身后的!

    尤多拉一如剧情介绍般冲在了最前面,给邪魔阵营造成了难以估算的损失,那些邪魔都是恨她恨进了骨子里。

    而那些叛神一个个都顾虑着光明神希尔,打起来都有些畏首畏尾,一点都发挥不出应有的实力,直到被尤多拉砍死了几个叛神同伴后才惊怒了起来。

    “尤多拉,你不要欺人太甚!”

    非人形象的异神被尤多拉砍掉了两只大触手,疼得嗷嗷直叫,想拍死尤多拉又根本没有那个实力,只能色厉内敛的咆哮着。

    异神足有百米多长,吞食了无数生命,这种邪神她一向看不惯,现在这家伙背叛了世界成了叛神后她更加的瞧不起。

    “我对人当然不会过分。”尤多拉挑眉挥出了一道道足矣毁灭一大座城市的剑气出去,看它仓皇逃窜冷笑了一声:“可你是个人吗?”

    “尤多拉!”

    又被砍下了两只触手,触手落地便化作黑雾重新融进了它的身体里,被砍掉的触手也重新长了出来,但是他的损耗很大。

    惊怒的咆哮着,它身上的黑雾呈遮天之兆向她袭了过来。

    “这些家伙什么手段都用,尤多拉你要小心!”

    自然女神给友方加持着buff,并没有直接出手参展。她能做个辅助,神闲气定的苟在后面,为什么要跑到最前面去和那些凶残的疯子喊打喊杀?

    自然女神不擅长战争,也不喜欢战争。

    “我才不会怕这些恶心的家伙呢!”

    尤多拉看着那些攻击过来的触手,冷笑了一声主动迎击了上去。

    自然女神觉得尤多拉很莽撞,但是她又没有办法阻止尤多拉,于是便只能在一边着急的看着她,希望能在她遇上危险的时候拉上一把。

    黑雾的扩展速度很快,眨眼就覆盖了半个战场。

    自然女神见尤多拉进了黑雾脸色微变,升起了一抹忧思。异神这黑雾可以隔绝神念,她在这里是绝对感觉不到里面的情况的,可是要她进去…

    自然女神想了想,还是拒绝了这个想法,因为很多被黑雾覆盖的神灵都匆匆逃离了黑雾覆盖的区域。

    在黑雾里面,极容易被埋伏。

    “大章鱼,你就这么点本事吗!”

    尤多拉又砍下了异神几个触手,一点也没有因为身处在黑雾里而惊忧。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黑雨从天而降,带着极其浓重的腐朽气味,尤多拉面色不变,身上出现了一层光罩隔绝了她和黑雨的接触。

    下方。

    邪魔也好,世界生灵也好,触及到黑雨的存在生命力都在极速流逝,甚至来不及哀嚎就面容苍老然后化作了一堆白骨。

    尤多拉看见那万千白骨面无表情,可是眼神内部却满是冰冷,心中杀机凛然。

    “尤多拉!你这个女疯子!女疯子!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异神膨胀数倍,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怪物,在那诡异得身体上,触手和十几个眼珠子格外的吸引眼球。

    “杀我?看你本事咯!”尤多拉丝毫不畏惧,她为战斗而生,从不不怕战斗!

    光芒一阵一阵的亮起,那是尤多拉和异神在交手,举手投足间引动的规则之力打得空间都在震颤。

    “你就这么点本事吗?”

    这大家伙的法术攻击不够,物理攻击又根本打不到她,被她狠狠削弱了一波,她还是毫发无损。

    “尤多拉!!!”

    异神被气疯了,嚎叫一声,气势又涨了很多,尤多拉不惊反喜叫好道:“来得好!再来!”

    三个身影摸索进了黑雾,依靠着黑雾屏蔽神念的特性缓慢靠近了尤多拉,在尤多拉发觉之时一同出手击中了尤多拉!

    “哈哈哈哈!尤多拉!你不是很猖狂吗?再来啊!”

    异神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受了三个上位神全力一击的尤多拉心情极其畅快。

    “妈的!”

    神力紊乱,躯体也受了重伤有崩溃的迹象,尤多拉眸色发狠的看着那几个偷袭了自己的人。

    “尤多拉,你也别这样看我们,我们也是迫不得已。”

    偷袭了她的叛神一脸平静,就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做一样,高高在上的俯仰着她。

    “我们只是想活下去而已,光明神出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我们只是想离开世界活命而已。”

    “好了闭嘴吧!要不是这个女疯子,我们早跑了!”

    “别说这么多了,赶紧解决掉她,我总觉得光明神快来了!”

    尤多拉用剑支撑站了起来,看着那几个叛神和虎视眈眈的异神冷笑了一声。

    “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了吗?”

    “白日做梦!”

    “居然还能战!”为首的叛神脸色微变。

    “能战又怎么样,她就算是全盛时期面对我们四个也非死不可,何况现在?”

    这句话拉回了军心,那些人不再顾忌,一拥而上。

    尤多拉拖着重伤的身体,和他们缠斗了起来,但因为重伤的原因,交手不过三十多招就被一个叛神削去了一只手臂。

    异神趁机会出手,往尤多拉背后心脏的位置刺去。

    终于要死了!

    所以人都松了口气,但完全没想到异神的触手被挡在了尤多拉前后一厘米的地方。

    异神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阻力,当即脸色大变暗道不好。还没来得及撤退,一股巨大的白光从尤多拉身上闪耀出世,冲破了黑雾直达天地。

    “啊啊啊!”

    异神都触手因为触及最近完全被融化了,一点渣都没有留下。

    “光明神的力量!”

    剩下三个叛神脸色大变的看着缩回去护住了尤多拉全身的光明力量,想都没想二话不说就往几个不同的地方跑了去。

    “伤了我的人,怎么,没点表示就想跑吗?”

    威严的声音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下一秒四面逃窜的叛神被全部挪移了回来。

    战地上空,一个穿着白袍的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那。

    “光,光明神,我们不知道…”

    “呵!”

    花念只是冷笑了一声,没有听他解释,一巴掌就将四个上位神给拍死了,看得那些暗自观察的神倒吸了一口冷气。

    花念是含怒全力出手的,而打死这几只苍蝇后,她仍旧余怒未消。

    “还记得我和你说了什么吗!”

    花念落地,看着伤得不轻的尤多拉气不打一处来,冷着脸质问着她。

    “我…”

    尤多拉看见花念眼中的怒气愣住。

    “哼!”

    她冷哼了一声,扫视了一眼即将取得胜利的战场一眼不说话的把尤多拉抱了起来。

    “你这么做…”

    “你是我爱人,我不能这么做吗?”

    尤多拉在万众举目下被花念抱起本身就是一个劲爆的消息,更劲爆的事,战争女神一脸娇羞,威严的光明神却直言她是自己的爱人。

    神的耳朵都不差,这句话毫不意外的被听了去,引来了无数人脸色的惊变。

    尤多拉知道是自己打疯过头了,理亏,看着花念这么生气也不好多说什么。

    其实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花念直言自己是她的爱人,这就很让她惊喜了。

    “当然可以,我很荣幸。”

    “哼!”

    花念又是冷哼了一声,没有再多留回到了属于自己的神域。

    断胳膊什么的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没看见神死了都能复活吗?

    只要神力足够,做到和异神那样其实也不难。

    信仰之力可以转变为神力,此时对尤多拉最好的疗伤地方就是位于她神域的圣池。

    “希尔,别这么生气。”

    被花念丢进池子里,感觉着浓郁的信仰之力,尤多拉有些无奈。

    花念面色依旧冷硬,但她开口问道:“我把我自己搞得半死不活,你会不生气吗?”

    尤多拉无言。

    没有别的答案,她会,而且会很生气。

    “你自己都有答案,还好意思劝我!”

    “希尔~别生气嘛~我错了还不行吗~”

    硬的对花念显然不行,硬气的战争女神在节操和对象前面选择了对象。

    花念很吃这套,耳根都红了,怒气明显少了不少,但仍旧绷着张脸。

    尤多拉见状起了坏心思,往后退了许多道:“希尔,你过来些。”

    花念疑惑,更在别扭,但尤多拉这么说应该是有事情,她还是照做走了过去。

    “希尔,我爱你。”

    尤多拉突然告白,花念惊愕的看着她,来不及说话突然被一股力量拉了下去栽进了圣池里。

    尤多拉靠近她,极其熟练的拥抱住了她,印在了她的唇上。

    花念有些尴尬又有些好笑,但想着自己每次和尤多拉做完后身体的变化没有反抗,反而热情的回应起了她。

    这让尤多拉极其开心,更加胆大妄为了。

    不多时,压抑的呻//吟声就在光明神域里响了起来。

    这一天,是大陆战胜入侵者的神圣日子。

    这一天,是大陆知道至高无上的光明神希尔和战阵女神尤多拉是情侣关系的日子。

    这天,尤多拉被反攻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