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4章

作者:一桶墨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余甘下午上课的时候,结结实实地打了几个喷嚏,以为是自己感冒了,结果发现并没有。不知道是有人想她,还是在骂她。想来想去,发现不管是什么情况,这个人都只可能是耿白安了。

    果然,这样的猜测在当天晚上就得到了验证。

    晚上回到住处的时候,余甘的气早就消了。她本就不是个会记仇的人,更何况对方还是耿白安,只是最近耿白安做得有些过分,当时又正好在气头上,才有了早上那么一出。可即便是她,看到在饭厅里眯眼笑等她的耿白安,也不由地一个迟疑。

    原因无他。

    余甘不用转头就能听到外头树上知了的叫声,耿白安这人竟然在屋里打起了火锅?这可不是她们在宫里的那时候了。那时夏天吃着火锅的时候,周围还能围上一圈的冰块,再加上宫人们在一旁扇风,这火锅倒也不是吃不进去。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这大热的天吃火锅的话,怕是要热得化成一滩泥了。

    “小鱼干你回来啦!”耿白安一见到余甘,双眼就亮了起来,立刻站起来拉着余甘走到座位边上:“看,今晚我们打火锅吃。”

    余甘看着沸腾的火锅,感受着不断往上冒的热气,再看看周围拿着扇子往耿白安和自己身上扇的素棋和……一脸生无可恋的翠心。

    想当初耿白安一行人出宫的时候,曾经让自己身边最信任的贴身宫人选择,是跟着主子出去还是留在宫里换一个主子。像她们几个这般的,若是留在宫中十成十是会跟着书永和或者贺温珏成为心腹,不说毫无危险,但起码主子不会亏待。可是她们丝毫没有犹豫,都跟了出来。

    素琴素棋本身就是耿白安的侍女,就不说了,余甘身边的翠心,还有王纪二人身边的剑蕊和蚕心,一个都没有留在宫中。

    “素琴呢?”余甘见素琴不在这儿,便随口问了一句。

    只见耿白安一愣,随后接话道:“素琴在后厨呢,在后厨……”

    狐疑地看了一眼耿白安,余甘没有再深究,但以她对耿白安的了解,这中间肯定有问题。不过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也不急于这一时,只要不是性命攸关的大事,耿白安这人可从来都憋不了多久,不说在这顿饭上,最多在今晚睡前就会全部交代清楚了。

    不管在外面怎么跟别人耍心眼,在朝政上如何越来越得心应手,耿白安在余甘面前从来都是这么简单。

    接着,耿白安开始狗腿地给余甘各种夹菜,余甘虽然已经汗流浃背,但还是陪耿白安吃完了这顿火锅。比起余甘来说,一直忙前忙后、“心怀不轨”的耿白安流的汗就更多了。多亏一旁的素棋机灵,贴心地上前给她擦了好几次汗,这才避免了耿白安汗如雨下的窘境。

    由于实在太热,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了,余甘甚至都开始猜测耿白安什么时候会跟自己说出想要说的事情。结果耿白安并没有在饭桌上,而是一吃完饭就推着余甘去洗澡。

    余甘被她闹得无可奈何,便跟着她走到澡堂,率先褪去了外衣。奇怪的是,刚才那么积极要洗澡的耿白安此刻却一动都没动,预感疑惑地皱皱眉:“白安,你不洗洗?”

    “你先洗,我待会儿洗!”耿白安咧嘴一笑,转身跑出了澡堂,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将门关好,并吩咐翠心在门口守着,听里面余甘的吩咐。

    余甘不明白一向是跟自己一同洗澡的耿白安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于是在她离开不久之后,从里面将门打开:“翠心,你进来。”

    “小,小姐?”翠心跟着余甘这么长时间,大概也了解她了,此时她的表情明显就是猜到了什么。本来耿白安是让她别说出来的,可是现在……

    “是。”翠心双眼一闭,狠心地一低头便跟着余甘进了浴室白安院长你别怪翠心,毕竟余甘才是翠心的主子。

    ……

    耿白安从余甘这里出去之后,立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了院子的另外一边,猛地将书房的门推开。站在里面的正是素琴,而她的身边则是早就准备好了的浴桶和热水。

    “素琴,快快快!”耿白安一进门就开始扯掉自己的腰带,推掉衣衫,往浴桶里跳:“我们得抢在小鱼干前面洗完。”

    她的举动把素琴吓得够呛,立刻跑到耿白安身后,将门关好上锁。还好这里是院长住所的内院,这个时候是不可能有人到来,来的话也不会到这里面来,否则可不得了。小姐从前在宫里当皇后的时候还懂得小心一些,现在竟然如此冒失,真不知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早就知道耿白安今晚计划的素琴二话不说,立刻上去帮耿白安洗干净。据说最近自家小姐又惹夫人生气了,这下又得使出十八般武艺来哄夫人开心。

    素琴在帮忙擦洗的时候还叹了一口气真是何必呢。

    三下五除二洗完澡,素琴在看着耿白安穿上那身难以言喻的衣服的时候,皱着眉头抿了抿嘴:“小姐,你这衣服是不是……有伤风化?”

    耿白安则是满意地看了看自己身上十分透光的衣服,表示你们这些古代人真是么有见识。衣服这种东西,就是又不如没有,没有不如犹抱琵琶半遮面。这种妻妻间的小乐趣,你们这种单身汪汪是不可能理解的已经有老婆的耿白安如是想道。

    然而她并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计划早已被翠心这个“叛徒”向余甘和盘托出了。

    不过事实上这也并不算叛徒,毕竟翠心本来就是余甘的侍女,当然是更听余甘的话一些。

    耿白安甚至没有耐心等头发擦干,带着还有许多水气的头发,披上一件外套直接往房里奔去,自信自己一定会比小鱼干早到。猜测了一下待会儿小鱼干会表现出的样子,耿白安就觉得很激动万一小鱼干一不小心就流鼻血了呢?光是想想,耿白安就觉得快乐。

    所以当耿白安蹑手蹑脚,还带着鸡贼笑容地坐到了床上,双脚都还没抬起来,就被人从背后整个抱住了。

    耿白安心下一惊,刚想挣扎,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小鱼干?!你怎么会比我……唔!”耿白安不可置信地转过头,一回头就被余甘堵住了话头。还在惊愕之中的耿白安,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吻,余甘就稍稍退开了一点。

    只听余甘一声轻笑:“我没洗头。”

    我,没,洗,头。

    这四个字就像四把锤子一样,砸碎了耿白安所有的计划她怎么就没有想到不洗头这点呢!

    耿白安的嘴角抽了抽,虽然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但小鱼干是不是也太主动了一点?突然觉得整个过程好像哪里不对劲,可又好像还挺合理的样子。趁着耿白安的大脑还在当机的时候,就见余甘伸手一挥,房间里的蜡烛就自动熄灭了。

    这个时候,耿白安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竟然嗯,最近媳妇指挥暗卫是越来越像样了。

    直到被吃干抹净了,耿白安都没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好的诱人的场景呢?说好的欲拒还迎呢?说好的讨媳妇欢喜呢?怎么自己还没怎么样呢,小鱼干就这么主动了?弄得她精心准备的这个衣服都没有用武之地了啊!

    睡过去的那一刻,耿白安终究是想明白了。

    翠心,你这个叛徒!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