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5章 缘定

作者:九宫格的太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瑶池盛宴,千年一度,流传至今,数不尽的美酒佳酿,道不尽的佳肴珍品。一众仙神聚集交流之宴,终于是在千呼万唤中来临了。

    银尘醒来的时候,降泽已经是不见人影了。银尘无奈摇头浅笑,可见降泽是有多么重视这一次的盛宴,想当初,和降泽相遇,阿泽就是不想去参加瑶池盛宴了,他们才会相遇的,想想还得感谢有这么一场盛宴呢。

    银尘起身,决定去看看降泽这些日子的劳动成果,毕竟这些日子,降泽为了能办好这场宴会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都把自己给冷落了好些时日了。

    昆仑山之巅,降泽还在天空灰蒙蒙的时候就已经到达了瑶池了。

    降泽本来是可以不用来这么早的,按照程序他可是要和银尘一起在一众仙神期待之中,在一众仙侍者的簇拥这下出现在瑶池宴会,共享盛世繁华的,只是降泽就是不怎么放心,他总是要先来悄悄情况。

    降泽隐身在暗处观察一切,渐渐地的有仙娥仙官开始托着准备的食物酒水进入瑶池的宴会的场地,来来去去,井然有序,一切准备妥当,就等着那些个仙家,仙神的来临了。

    坐在树枝上,虽说表面异常的平静,可手里旋转着的玉箫却不似以往那般悠闲,看得出降泽还是很紧张的,连自己都觉着自己不怎么有出息。过去是总想着避开这瑶池盛宴,没想到转念一次,自己竟然成了瑶池仙宴的掌舵人。

    总觉着时间过了好久,可里面除了那些仙娥,仙官,之外一个客人都没有。降泽有些气得慌,他最怕的就是如此了,风风火火的准备就怕到时候成为一个笑话,那可真的是丹穴山储存的脸面都丢光了。

    “不至于吧,难道我降泽就是如此没有人缘么?”至今没看见一个人影,降泽很是郁闷,根本就没有考虑到,现在离宴席开始还很早。

    银尘就在不远处看着他不怎么安心的模样,摇摇头,正想着上前去安慰他的人一番的,便听见一些声音,然而这些声音降泽也听见了,迅速移动到了一颗大树后面。

    只见好几个仙神踏着白云飞来,落在降泽前方的不远处。

    “看吧,我就说,我们定是第一批到达瑶池的,你们看,我说的没错吧!”

    “哎哟哟,你这酒鬼,不就是惦记着瑶池的纯酿是想来多喝几口罢了!”

    “唉,你这老头难道不是?你可别跟我说你不想念着瑶池仙宴的酒酿。”

    “是又如何......”

    “我说你们,来这么早就是为了来门口争吵的么,这场宴会可不比以往,难道你们就不期待看看这个新的天.....丹穴山降泽山主的手笔?我听说了,这可是他着手抄办的。”

    “嘿嘿,说的也是,你不说起,我还真没想过呢,你这一提起,老夫还真的是相当期待了!”

    几个人便陆陆续续的飞入了瑶池的宴会场地。

    担心没有人来的降泽,这会是终于放心了一些,起码不至于落空....

    突然有人从身后抱住了他,降泽一个心惊,随即平复下来嬉笑的喊道:“银尘,你怎么来这么早?”

    “你都知道还早,那你还来,你不是应该和我一起出现的么?”讲下吧搭在降泽的肩头轻声说道

    “我....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有些担心,所以就提前来了。”

    这正此时,又有几个仙神飞来,进入了宴会的场地。

    银尘朝其耳畔亲了一口道:“有人来了,现下可以放心了吧!”降泽抿着唇瓣,微笑的点头。“既然放心了,那就休息一会吧!”

    “我们也要进去的,如何休息?”

    银尘食指敲了降泽眉头:“我们什么身份,自然得是最后压轴出场,所以现在你该休息休息,看你都有些疲惫了!”

    降泽眨巴着眼睛:“呵呵,好像是哦!”顺势就直接靠在银尘身上:“那你借我小憩一会....”

    狐岐明月本来也不想来参加什么瑶池盛宴的,可作为降泽的至交和发小,也不得不来捧场了,此处一如往常,仙神众多,这可是仙神聚集的地方,又怎么可能没有人来呢,想想也是可笑独自一人坐在一个角落,不时会有一些仙阶比自己低一些的来打声招呼,明月也只是随意应付了,也就过去了。

    降泽醒过来的时候,宴会场地就已经是聚集了好些仙神了,揉揉眼睛;“来这么多人了?”

    “当然!这可群仙宴,平日里见不到的仙神基本都会露面,你说这样一场宴会,人怎么会少呢?”

    “如此说来,我这是白担心了!”

    银尘安抚着他的头:“走吧,该我们出场了,他们都在等着了。”

    “谁在等着?”

    “四大天王,四方神君,还有....爹娘!”

    降泽抬眼笑眯眯的看着银尘朝其亲了一口道:“通知爹娘和师父他们,让他们先进去,我们既然压轴,自然得来一出压轴好戏!”

    “看来是计划的相当妥当了?”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我的夫人,当然!”

    降泽没好气的瞥了一眼银尘。

    宴会进入了火热化的阶段,好在这个宴会的场地也是足够大的。

    青丘灵山狐岐明月的几个姐姐同时出场,可是招来不少的围观,美人出场自是夺人眼球,丹穴山降泽的父母的到来自然不怎么惊讶,毕竟这是降泽着手举办的作为父母自是该来捧场,太子长琴携手阿瑶低调现身,四方神君同时出现不说,就连以往不曾参加瑶池仙宴的三清天尊都悉数到场,场面何其之大。

    不禁有人感叹:“帝皇,果真是帝皇!”

    离恨天双手捏的死紧“这些神仙都是没事做的么,来这么多作甚?”

    “这可是帝皇和天后第一次举办的群仙宴,那些仙神当然是要来捧场的!”

    “既然知道那么多人,你竟然还舍得我来这里帮忙!”

    “是你说的在东海太过无聊,所以就找了一点事情来供你消遣的呀。”

    “可这是消遣的方式么,龙王?”

    龙衍生抿嘴:“我错了!”

    “哼....”

    ......

    宴会场虽是人多,可也并不吵杂。宴会场虽是人多,已是帝后出场时期,却一直没有听见那声天帝天后到.....

    众人都知天帝是那命定的天帝共主,是帝皇现世,而天后则是丹穴山仙主,天尊赐名的降泽神君,大名鼎鼎,这无可厚非,可他降泽神君终究是个男子,这让这些仙神着实不怎么好去称呼。

    “你们说,一个男子,如何称其为天后呢?”

    “唉,思量那么多作甚,旁人怎么称呼,那便跟着怎么称呼便是,这有何难处。”

    “两个男子,竟也不觉着变扭?”

    “人家都不介意,你一个外人矫正个什么劲.....”

    万里晴空,白云缥缈,一曲急促的箫乐韵绕在瑶池仙宴的上空,乐声快速,就连那些宛如轻纱的白云都变得躁动起来,开始吹起了疾风。

    几个小仙还在诧异“这是怎么回事,莫不是要变天了....”

    “一看就知你资历上浅,这是丹穴山山主,也就是当今天后的箫乐!”

    “这箫声竟也能拨云弄雾!”

    那人无奈的看了旁边的小仙一眼,摇头叹息“你呀,赶紧修炼,假以时日你也会如此厉害的!”

    像是要来一场大雨的征兆,却在急促的笑声之中,多出了柔美婉转的琴音,一箫一琴,在半空完美融合,刚柔并进,渐渐地箫声才变得轻柔起来。

    疾风散去,出来阵阵微风,昆仑瑶池依旧云雾缭绕,晴空万里。

    箫琴合奏,宛如一阵清风,让人沉醉。一条金色的巨龙在瑶池上空盘旋,旁边那只金色的凤凰挥舞着翅膀。

    一众仙神起身拱手相迎:“恭迎天帝,天后....”

    “今日是个好日子,天后什么的就不与你计较了!”那只金色的凤凰环绕在金龙的周围,对于这个称呼,降泽总是过不了这个坎,可这又是没办法改变的事情。

    在三界四海八荒的仙神相迎中二人缓缓落下,银尘坐着,扶着那把从太子长琴手里借来的瑶琴,而降泽站在他的身后,融情入景,二人合奏的正是两人初见的那首游鱼戏水

    “呵呵,龙凤呈祥,可真是闪瞎了我的眼睛!”狐岐明月羡慕的感叹一句,可也就只能羡慕,谁让自己如今是单身一个呢!

    抬着就被,提着一壶酒,无奈起身,决定不吃这波秀恩爱的狗粮,毅然转身准备离去,怎奈一个随意的转身,手里的酒壶被撞了,碎了一地.....

    “对不起,这位仙家真是抱歉,小仙鲁莽冲撞了这位仙家!小仙这就给您换一壶如何?”

    明月摇晃了这手:“无妨无妨,小事一桩....”

    “多谢仙家,仙家稍等一会,小仙这就给你另外取一壶来!”

    “不用了,我这会也正要离去,就.....”然而明月抬眼,看见面前的认时便怔住的!直直的看着他:“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楚涵挠挠头:“小仙一直在这瑶池,又怎会不在这里呢?”楚涵可是被问的一脸糊涂。

    明月开口问道“你是神仙?”

    楚涵笑了笑:“呵呵,在下只是三百年前进入了瑶池,有了仙籍,可也并未达到神仙的级别。”

    狐岐明月将酒杯放着激动地扶着楚涵的手臂:“真的是你!呵呵,你竟然在这里,这里是瑶池,你可以来这里那说明你.....”明月激动的胡乱的说了一通。可楚涵是什么也没能听懂。

    而台上的一曲落幕,所有的仙神皆是起身鼓掌赞扬。

    明月见状趁着楚涵看着前面的热闹顺手就拉着楚涵:“你跟我走!”

    楚涵还在一脸懵着,就这样被狐岐明月给拉着离开了仙宴的场地。想要挣开吧,却被拉得太紧,最后也只能任由狐岐明月拉着红着脸跑了。好在,那些仙神的注意力都在了台上的天帝天后的那里去了。没有人会发现,此时会突然少了这么两个人。

    降泽虽是做足心里准备的,可真正到了这些仙神的礼拜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的,好在微微颤抖的手,被银尘紧紧的握着,心里觉得甚是安心。

    一场千年一度的盛世仙宴,总算是圆满的结束了,没发生什么意外只事,一切极为顺利,停了下来降泽,终于是可一松懈下来,好好的休息了,看见那张床榻,懒病便开始发作了:“银尘,这些时日,可真是把我累找了,我的好生休息一下,不可打扰我。”倒在软塌上就开始补偿这些时日以来累得精力了。

    银尘也是看在眼里,明白他是累了,摇摇头,给他拉上身上的毯子微笑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既然累了,就好好休息。”

    “你应该没什么事情吧?”

    银尘摇头“我能有什么事,我就在这里守着你!”

    降泽伸出双手搂着银尘的头凑上去亲了一口:“今日,多谢陛下你的配合!”

    “那要不你现在配合我一下,你可是冷落为夫好些时日了!”银尘看他是想休息缺又不老实,只得小小的威胁一番。

    降泽搂着又是在其嘴巴上又亲了一口:“先补偿这个吧!”然后微笑着闭上眼睛,没过一会就陷入沉睡。

    ......

    瑶池仙宴的余韵总算是过去了,降泽又是进入了他无聊的神仙生活,好在还有银尘不时给他带来一些乐趣。

    这日看着银尘和月老两人匆忙离去,降泽止不住的好奇,还是偷偷的跟了过去了。

    三生石的前面站着的还有司命,手里还恭恭敬敬的端着一卷天书。三人静静的看着身前闪着光亮的三生石:“不会是哪对小情侣又出什么大事了吧!”降泽躲在后面,也看不见他们前面的内容,只能胡乱猜测了。

    没过一会,月老和司命都离去了,就只有银尘独自一人站在那里。降泽噘嘴走了上去,“一个人,在这里作甚,看别人成双成对的么?”

    说道三生石,上面自己的名字和银尘的并非是在一起的呢,不过这对于降泽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了,不管是否有没有,他都想要好好的守在银尘的身边,这便是最好的,哪怕不是天意,也要随了自己的心意。

    银尘突然搂着降泽将他推至三生石上靠着,托起降泽的下巴狠狠地一口亲上他的嘴唇。随时有些措手不及,降泽还是努力回应着,直到感觉对方起伏的呼吸,银尘才放开了降泽。拇指触摸着快被自己亲肿了的唇瓣,眼里尽是喜悦之色:“阿泽.....”

    降泽抬头,迷茫的看着他:“这是怎么了,怎就感觉你有些多愁善感了呢!”

    “我只是开心,就想初见你那般!”

    降泽越发的迷糊了,竟还看见了银尘眼里闪着亮光,主动凑上去咬了一口“老实交代,到底什么事?”

    银尘搂着降泽长袖一挥,拂过三生石,闪着光亮的三生石上竟然一起出现了银尘和降泽的名字。降泽欣喜,却又怕这是银尘在哄自己开心,故意做的戏法。出手亲自验证了一番之后,两人的名字依旧在上面闪亮着。

    “这是真的?”满眼的笑意,足够说明此时的降泽是有多么的开心的。

    “当然是....“

    “你与月老他们来就是为了验证此事的?”

    银尘用力的点头,然后抓起降泽的手说道:“走,还有一个地方!”

    拉着降泽来到了月老的姻缘树下。降泽微笑的看着他嬉笑道:“难道我们的红绳也是相连的?”

    “要不要看看?”

    “看就看咯”

    飞上树梢各自找到了自己的红绳,然后慢慢的拉直,一条直线,对方刚好是自己所想。

    两人相视一笑。

    “我们这是命定的了?”

    “当然!”

    “这便是天意.....”

    “对,天意。”

    “那你过来!”降泽伸手。

    踏着树梢的枝叶走到降泽身前,紧紧握着那只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