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46章,大结局(终,全文完结

作者:舒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四个孩子倒是没几日就赶了过来,看着白白嫩嫩的善若,似乎长高了些。

    朱小笑着把人抱在怀里,“玩的开心么?”

    “娘不生气吗?我们偷偷跑出来!”善若轻声问。

    “生气什么?你们出门玩是正常的,但一点,要注意安全,身边伺候的人带着,娘倒是放心的,来了就好,咱们在这边玩几天,见见早些时候那些抱过你的亲人!”

    “……”善若微微泛红了脸,点点头。

    临走时看了一眼向林。

    向林朝她微微颔首,善若顿时羞红了脸。

    这一幕落在朱小眼里,朱小就先笑了起来。

    原来这些日子,倒是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两个小的过来抱住朱小,“娘,您想我们没有?”

    “想了,快进去吧,知道你们要来,厨房里找就煮好了你们爱吃的!”朱小揉揉两个臭小子的头。

    两个笑着,快速跑了进去。

    朱小又问了荀觅、向林几句,“一路上都还好吧?”

    “都很好,也没遇上山匪,一路上百姓生活都很富裕!”荀觅说着,伸手扶住朱小。

    一起朝屋子里走去,“爹呢?”

    “去军营了,一会就回来!”朱小说着,顿了顿,“你也去看看吧,毕竟很快你就是这天下之主,也该让将士们见见你长什么样子!”

    荀觅点头,“娘,等这次回去,我再出来一次吧!”

    “好,这次咱们就是到这里,才过去的,你去也是对有功将士的一种肯定!”

    “嗯!”荀觅点头。

    对自己的娘,他是什么都听的。

    善若早就跑远,向林去安置东西。

    朱小才问道,“向林和善若?”

    “嗯,向林说了!”

    朱小浅笑,“他倒是忍不住了,善若才几岁!”

    “他比起那些不知根知底的,好很多,虽然年纪大些,但他对善若,倒是挺合适!”

    是以他才不反对。

    朱小想着,向林都快三十了吧,差十几岁呢。

    想想又舍不得。

    但向林这个人呢,真的除了年纪大些,找不出一丝不好来。

    武艺高强,内涵也有。

    “乖宝啊……”

    荀觅抖一身鸡皮疙瘩,“娘,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妹妹的!”

    朱小是个很开明的母亲,向林的心思,什么时候有是她不知道,但向林对善若,真的是素来就好,哪怕向林大善若那么多,只要善若喜欢,还是愿意成全的。

    等荀沐阳回来,就跟荀沐阳说了。

    荀沐阳顿了一会,就走了出去,去找到向林,就是一顿揍。

    朱小追过来的时候,都吓到了。

    毕竟荀沐阳的脾气,这么多年下来,还没见他这么生气过。

    上前去拉住荀沐阳,“好好说嘛!”

    “哼!”荀沐阳冷哼一声,扶着朱小离开。

    向林咳着。

    没想到,太子殿下没打他,陛下倒是揍了他一顿。

    为自家小闺女,荀沐阳还气了几天,把荀觅喊去骂了一顿。

    骂了过后又心疼。

    还那么小呢,就被饿狼给盯上了。

    他自是万分舍不得。

    可看自家闺女瞧向林的眼神,荀沐阳更是痛心疾首,只恨那日下手没再重一些。

    在婺城待了些日子,一家子又去了朱家村。

    村子里的人压根不知道,来了些什么人。

    只知道有人去了山里,二十年过去,这山里的房子早就烂成了渣渣。

    倒是兰奕的坟,似乎有人来拜祭过,收拾的很干净。

    下山的时候,朱小看见了站在村口的朱明光。

    多少年过去,他老了好多好多。

    走路都是一拐一拐的,再没有曾经翩翩公子的模样。

    “……”

    朱明光看着朱小,好几次欲言又止。

    转身慢慢朝家里走去。

    他当初因为隐瞒朱小身份,被先太子狠狠打了一顿,断了腿,后来就一直没治好,也好在有朱宗宝这个小叔在,给了他一些银子,让他回到朱家村,娶妻生子,安定下来。

    “等等!”朱小喊了一声。

    上前几步,“你的腿?”

    “没事,不小心摔的,就是摔的有些严重!”朱明光轻声。

    抬眸看了朱小一眼,“见你如今过的好,真好!”

    当年,少不更事,也太没有廉耻之心,以为一切都是应该的。

    “爷奶去世的时候,念叨过你们,说对不住你们,娘娘,把怨恨放下吧!”

    朱小轻轻一笑,“我从未恨过,对不起我的,我都当时就报仇了!”

    看着朱明光,朱小摆摆手,“我走了!”

    “好!”

    看着那一行人远去,朱明光才伸手抹了一把泪。

    一拐一拐的往家走去。

    “爹,娘让我来看看……”一个小姑娘走出来,扶住朱明光。

    “爹啊,娘说了,您在这样子往外面跑,她就生气了!”

    朱明光笑,“下次不会了!”

    “这还差不多!”小姑娘说着,又问了句,“那些人是谁呀?”

    “贵人!”

    “……”

    小姑娘不太懂,但却知趣的不再多问。

    朱小上马车的时候,看了一眼朱家村。

    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但其实,真的从未往她心里去过。

    那个朱小,早已经被打死了。

    也或许是她一心求死。

    但不管什么,她都不会再去念想,往后余生,她要惦记的,就是自己的家人。

    “走吧!”荀沐阳轻声。

    “好!”

    到了月临县,朱满堂招呼了朱小一家子,说起早去的朱富贵,朱满堂忍不住老泪纵横。

    “那骆九娘好狠毒,不过老天爷有眼,她卖了一切,逃跑出去,竟被人抢劫一空,还被卖到了黑窑子里,等我们找去的时候,一身脏病,不成样子!”朱满堂说着,摸了一把泪,“她若是知足些,好生与我大哥过日子多好,看如今家忠、家诚多么有出息,家宜也嫁了好人家,可怜我的大哥……”

    朱小想起朱富贵。

    真真是个好人。

    只是可惜,好人不长命。

    所以家忠、家诚荀沐阳重用,家宜她也给挑了好人家,如今幸福和美,也算是对得起当初朱富贵对她的好。

    朱满堂如今在月临县,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有钱老爷,只是他爹娘命都不长去了,朱小想想也是有些难受。

    “那山上,兰奕的坟?”

    “都是我去收拾的,兰贞不是个好的,可兰奕很好,家忠、家诚回来一趟也不容易!”

    想到三个孩子,朱满堂也是满心苦涩。

    爹娘去的时候,一直记挂着。

    那三个孩子,对家里说不上不,书信也有来往,但终归少了点亲厚。

    或许他们也是怪着家里。

    朱小没出事那几年,自会照拂,朱小出事那几年,也没人去京城看他们。

    爹娘去的时候是夏天,等消息到京城,他们赶回来,爹娘已经下葬,头七都过了。

    家忠、家诚当时没说话,只是跪在坟前,沉默了很久很久。

    至此后,对家里就淡薄了很多。

    这些琐碎事情,朱小是不知道的,但看朱满堂这样子,朱小劝说了几句。

    也觉得有些无力。

    等朱满堂说话,安慰了一番,才起身告辞离开。

    回到府里,朱小靠在贵妃椅子上,善若进来,轻轻的给她揉着太阳穴。

    朱小轻轻一笑,“没出去玩?”

    “娘,咱们什么时候回京城?我想祖父了!”善若轻轻出声。

    “咱们后天就走,你爹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好!”

    善若点头。

    乖巧又招人疼。

    “娘……”

    “嗯?”

    “我,我……”善若犹豫着。

    朱小也不催,等着善若慢慢说。

    却是抬手,让屋子里伺候的人都下去。

    没了其他人,善若才轻轻出声,“娘,向林哥哥说他爱慕我!”

    “……”

    朱小微微颔首,“那你呢?”

    “我不知道!”善若轻轻出声。

    显得很不安。

    朱小心疼。

    这个女儿,真的是娇生惯养,从小到大就被楚灵意推一次,喊一次小哑巴,就变得有些胆怯,心里脆弱,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做错了。

    她可是天域王朝的公主,就是嚣杂跋扈些也无碍的。

    伸手把人拉到身边坐下,给她仔细整理头发,“那你看见他,会觉得心里甜滋滋的吗?”

    善若想了想,微微点头。

    “那就试着去相信他,试着以另外一种感情去对待,娘不好告诉你,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但是我们善若这么好,向林也是娘看着长大的,他是一个十分好的男孩子,虽然年纪比你大,但是你嫁给他,比嫁给任何人都让爹娘放心!”

    就算不是真爱,向林都会好好对善若,让她和和顺顺渡过一生。

    有荀觅在,谁也不敢苛待善若。

    她和荀沐阳也还能活些年,善若还有两个弟弟。

    就这么一个女儿,朱小也是操碎了心。

    善若轻轻点头。

    母女两说了一会子话,善若想着出去买些东西,朱小让荀觅陪着去,便让人把向林请了过来。

    “见过娘娘!”

    朱小看着向林。

    成熟、稳重,大气。

    长相也好。

    “善若刚刚来跟我说,说你爱慕她,她对你呢……。小女孩子嘛,又被保护的很好,你看那些人家,不说亲王府那几个郡主,就是大家小姐,一个比一个还有脾气,可你再看看我们善若,见着人都小心翼翼,就怕自己做错了,太复杂的人家,我们真不敢让她嫁进去,她太单纯,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自我检讨一番,是不是自己做错了,长此下去,她会生病的!”

    “向林,别的不说,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娘是个和善人,但素来婆媳之间,会有很多矛盾,若是我把善若许配给你,你得答应我,站在善若这边,她是个孝顺孩子,也不会仗势欺人,不会想着去欺负谁,她只会好好和你过日子,你也得用心呵护,比如今还要情深些!”

    “从一个家,到另外一个家,她会彷徨,对小心翼翼,你得加倍呵护,她本就是一个朵娇花,需要小心呵护,向林,你既然对善若有心,这心,我希望你能够保持一辈子!”

    向林听的认真。

    也懂朱小的担忧,单膝跪下,“娘娘放心,向林不轻易许诺,但许下的诺言,就一定会做到!”

    朱小看着向林好一会,才说道,“你起来吧!”

    “是!”

    善若的亲事,朱小是真的担心。

    和向林说了几句,便让他下去。

    看着院子的花,朱小想着三个儿子的亲事加起来,可能都不及一个善若让她操心。

    “娘娘,外面有个夫人,说她夫家姓庄,还带着一个公子,一个姑娘求见!”

    赵氏?

    朱小冷哼。

    本不想见,但想了想,“让她们进来吧!”

    朱小在大厅见了赵氏和她的一双儿女。

    这两个小的时候她还抱过,这么多年过去,她看着两人,一点想法和感情都没有。

    庄瑾坐的端端正正,眼睛都不乱扫,庄瑜到处看了一圈,然后看着朱小,眼眸里都是讨好。

    赵氏看着朱小。

    她真没想到,多年不见,再见的时候,她的女儿竟是天底下最尊贵的皇后娘娘。

    “小小……”

    “庄夫人,你应该唤本宫皇后娘娘!”

    “……”

    赵氏惊的脸色一变。

    庄瑾看着朱小,这个姐姐他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只知道,她和自己同母异父。

    在京城的时候,他倒是去过国公府,不过就在门口走过,看见了国公府的世子爷,带着一群人笑着进去。

    那是他一辈子都不能触及。

    他自己清楚,自己不是读书的料,也不是做生意的料,能考上举人已经用尽了全身力气,再往上已经不可能,可爹一直觉得,他能考上状元。

    “……”

    赵氏顿时脸色惨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就算是皇后娘娘,娘她还是你的娘呢,你怎么可以这样子跟娘说话!”庄瑜呵斥出声。

    朱小冷冷的看着庄瑜,像看傻子一样。

    “瑜儿,坐下!”赵氏呵斥一声。

    朱小却是没有跟她们说话的心思。

    “送客吧!”

    摆摆手,朱小端了茶杯,浅浅的抿了一口。

    赵氏站起身,“娘娘……”

    朱小看着赵氏,“庄夫人想问本宫为什么不帮你们?那我有几句话,想单独跟庄夫人说说!”

    朱小摆手,立即有人过来请庄瑾、庄瑜出去。

    大厅里,就剩下两人。

    “娘娘从那一次过后,就不太喜欢我,我这些年一直想不明白!”赵氏轻轻出声。

    “很简单呀,因为你的女儿朱小,在那一日,就被老虔婆打死了,我呢,本是孤魂野鬼,正愁无处可去,但你女儿在庙里求菩萨,说她撑不下去了,想要个人来救救她的家人,所以我来了!”

    朱小的话,像一把利剑,刺的赵氏痛不欲生。

    “你说我针对你,但是你仔细想想,曾经我们是否给过你机会,给过的,很多次,但是你没珍惜,你和庄伟胜的事情,其实我很乐见其成,那所谓的娘娘命,你儿子所谓的状元公命,都是假的,只是安排好的而已,让你在庄家过的安稳,不要回来纠缠我们而已!”

    “你别说了!”赵氏哭着喊了出声。

    “你觉得自己无辜,但是你的女儿才是真的无辜,她临死还惦记着你们,但是你们呢,又有几个因为她的死而伤心,你现在知道不怪你,但是朱招娣呢……,她早知道了,所以在我这里一直索取,觉得我欠她的,如果她的妹妹还在会如何如何,但是不想想,若是我没来,你们早死了,被老虔婆磋磨死了!”

    朱小声音很冷,直直刺向赵氏的心脏。

    “你真以为,我会帮助他们?想太多了,我如果是你,就不会出现在我面前找不自在,简直莫名其妙,不知所谓!”

    朱小冷声说完,拂袖而去。

    赵氏好一会才擦着眼泪朝外面走去。

    原来她的女儿在那天就没了。

    原来她错的离谱。

    她今日前来,其实就是想让朱小见见两个孩子,只是没想到,她误会了。

    罢了罢了。

    不是她的女儿,又怎么会顾及着。

    哭着,朱氏又笑了。

    其实她明白,若不是女儿的死,让这个人到来,或许他们都死了。

    “娘!”庄瑜上前扶住赵氏。

    “咱们回吧!”赵氏轻声。

    庄瑾要说话,赵氏却出声了,“你闭嘴,等回去之后,就给你说亲事!”

    庄瑾瞪大了眼睛,好一会才说道,“不让我进京城了?”

    赵氏没理会她,先上了马车。

    庄瑾扯着自己妹妹上去,临走时,又看了一眼荀府。

    荀,国姓。

    他的姐姐是皇后,一个姐姐是侯夫人,一个姐姐是官夫人。

    但与他无关。

    与庄家无关。

    朱小回到院子,喝了几口水,才呵呵呵笑了出声。

    她也算对得起原身了,至少让她娘知道,她已经死了,死了很多年。

    曾经冷眼看着她被打,被欺负,赵氏得知后是否会后悔,后悔对不住她的女儿。

    赵氏回到家里,庄伟胜立即上来,“怎么样?”

    见赵氏满脸泪水,庄伟胜倒是心疼了,“给你气受了?”

    赵氏看着庄伟胜,“老爷,我倒是什么都没说,娘娘却说了,都是假的,那算命的,是安排的!”

    庄伟胜闻言,先是一愣。

    好一会才小声问了句,“当真?”

    “嗯!”

    “……”

    庄伟胜坐在椅子上,好一会才叹息一声,“罢了,如今瑾儿也算不错了,好歹是个举人,那也是个读书人,算命是假的安排好的,都随他去了,咱们也不去纠结,接下来给两个孩子亲事定下来,看看能不能出点银子,给瑾儿谋个官职,不高也没事,只要做个小官,哪怕是镇丞也好,好歹是个官!”

    他也认命了。

    那朱小就不是个好惹的。

    赵氏点头,到底没敢把朱小的身世告诉庄伟胜。

    人生到这一步,她也只能如此。

    留不住曾经,只想留住当下、

    真要说了,朱小不会放过她的。

    荀府。

    一辆马车出了府,往朱家村而去。

    马车停在朱家村外的庙里,朱小下马车,一个人走进去,跪在菩萨面前,双手合十,慎重的叩拜。

    然后毅然离开。

    离开月临县的时候,朱小是一点不留念了。

    这里所有心愿都已经完成。

    才在半路,就得知太上皇病了,且十分严重,可吓坏了一家子。

    心急火燎、日夜兼程赶到京城,太上皇已经是病入膏肓。

    善若已经哭成了泪人。

    “为什么会这样子?”朱小质问德荣。

    “太上皇去了一个地方,见到了曾经的暖妃娘娘,暖妃娘娘和太上皇单独说了一会子话,至于说了什么,奴才不知,只是等太上皇出来就吐了血,然后就说要回京……”德荣跪在地上。

    “……”

    朱小看着屋子里,太上皇艰难抬手给善若擦拭眼泪。

    “莫哭,小心肝莫哭!”

    “祖父!”善若紧紧握住太上皇的手。

    “您好好的,好好的!”

    “小心肝呀……”太上皇轻声。

    让所有人都出去,留下了荀沐阳和朱小。

    “我见到了你们的母妃,也是怪我,当初一直说爱她,却从不知道,她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受了那么多委屈,是我没保护好她,才让她决定离我而去,我曾经答应她的,一样都没做到,答应带她去的地方也不曾去过,别怪她,也别怨她,更别去找她报仇,让她平静的渡过这一生,是我对不起她!”

    太上皇说完,气色已经很不好。

    “我这身子,能撑这么多年,已经很难得,真的!”

    去看朱小,“皇后!”

    “父皇!”朱小轻唤。

    “这个家,以后你多费心,懿锦他是个痴情的,你一定要陪着他,他若是错了,你打他骂他都成,就是不要离开他,可好?”

    “嗯!”朱小点头。

    “还有几个小的,你也要多费心,我宫里的东西,和我私藏下来的那些,不要拿来给我做陪葬,分一分给四个孩子,善若多一些,她是女娃娃,不如几个男孩儿!”

    “嗯!”朱小又点头。

    “还有宫里的这些人,能放出去的放出去,不愿意走又没地方去的,你安排安排,让他们可以安度晚年!”

    朱小又点头。

    太上皇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朱小起身,让所有人都进来,荀沐阳已经亲手给太上皇换上寿衣。

    不管是得宠的,不得宠的,子子孙孙到底还是很多的。

    密密麻麻跪了一屋子。

    太上皇再醒来,只喊了善若上前,又看了看荀觅,“乖宝!”

    “祖父!”

    “照顾好善若,我最最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们小善若啊!”

    这孩子太善良。

    “是!”

    “好!”太上皇看了一圈。

    轻轻的呼出一口气,闭上眼睛,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祖父!”

    “父皇……”

    丧钟敲响。

    太上皇薨。

    荀沐阳跪在面前,喊了一声父皇,垂下头时满眼通红。

    往后余生,他就没有父亲了。

    太上皇是国葬,自然十分隆重,大国、小国都要来奔丧吊唁,尸体放在冰窟之中,整个京城所有储藏的冰都被征用。

    大越国、鞑靼两国来的都是太子、丞相,一行更是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泱泱大国天域王朝。

    如今的天域王朝,兵强马壮,皇帝杀伐果断,心狠手辣,谁都不敢轻易得罪,大越、鞑靼年年上贡,国力一年不如一年,尤其是两国边界,天域王朝的百姓生活和美,而他们的百姓生活凄苦,很多人都恨不得,当初就回到故乡,能分到田,能开垦地。

    可如今想回来,也没机会了。

    若是要攻打鞑靼、大越,几乎不用战,鞑靼、大越就会兵败如山倒,一夕之间就投降。

    太上皇薨,荀沐阳要守孝,哪怕他是皇帝,也和朱小分居三年。

    朱小支持他,关心他的生活,饮食起居,还要照顾四个孩子。

    转眼间,三年过去,太上皇孝期已过,善若都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向林也三十多,竟一直等着,两人之间倒是确定了此生都只要彼此。

    向母进宫叩见朱小。

    “娘娘若是愿意把公主下嫁给向林,臣妇定拿公主当亲闺女疼着,不会让她受丝毫委屈!”

    朱小想,皇室也却是需要一点喜气之事。

    和荀沐阳商量,赐了婚。

    婚期在八月,桂花香满天的时节。

    善若出嫁这天,朱小倒是没哭,家里四个男人一个个哭成泪人,荀沐阳擦了好几次眼泪。

    但好在,向林是真的爱善若。

    在生了三个孩子后,向林自己学自家岳父大人,吃了绝子药。

    三十岁的善若还像十八岁时,天真善良,见着人就笑,不过却多了三个小小男子汉保护她,真真和和睦睦幸幸福福过了一辈子。

    再说荀觅,娶的妻子,只是一个七品官家的女儿,这女孩儿也是娇生惯养,和善若有几分像,胆子小,做事认真,又孝顺,待人和气的很,说话细声细气,在荀觅跟前,那都小声说话,那怕被荀觅欺负狠了,也只是红着眼,委屈的看着荀觅,连骂人都不会。

    她真是最不像皇后的皇后娘娘,好在宫里还有朱小这个太后。

    荀觅三十岁的时候,朱小都快五十了。

    五十是大寿,是要大办的。

    举国欢庆。

    戏台上,唱着大戏。

    朱小坐在椅子上,看的认真。

    荀沐阳坐在她身边,剥了核桃,喂到她嘴里,完全无视下首坐着的群臣,还有他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以及孙子、孙女、外孙们。

    年纪大了,荀沐阳怕自己那天就去了,留朱小一个人孤苦伶仃,所以对朱小格外的好,带着她到处去游山玩水,吃去山珍海味,怎么幸福怎么来。

    朱小看了荀沐阳一眼,轻轻抱怨,“不想吃核桃了!”

    “那我剥别的,这个松子好不好?”

    朱小看着他笑,指了指面前的碟子,“剥了放碟子里吧!”

    都是十来个孩子的祖母了,都是不怎么见老,面上皱纹都没有,头发乌黑,就是胖了一些,但更显富态。

    荀沐阳有了白发,也不显老,依旧高大威武,是她心中最爱的那个样子。

    等到宫宴散了,朱小才慢慢起身,荀沐阳立即上前,扶住朱小的手,“慢一些!”

    朱小握住荀沐阳的手,“有你在,我不怕摔倒,因为你会扶住我!”

    两人相视一笑。

    缱绻情深,缠绵悱恻。

    任山河变化,海枯石烂,他们的爱情比金坚,比海深。

    此生彼此都是彼此的命,除了彼此,眼里再也容不下别人。

    不论山河变迁,唯有爱永存!

    “小小,我爱你!”

    “我也爱你!”朱小轻声,靠在荀沐阳肩膀上。

    轻轻的哼唱起来。

    “红豆生南国,是最遥远的事情,相思算什么,早已无人在意……烟花拥着风流真情不在!”

    荀沐阳也跟着哼哼几声,给朱小和着拍子。

    两人的身影渐渐远去,似消失,却是永不磨灭。

    唯有歌声,轻轻的飘来,飘来……

    ------题外话------

    文文完结,虽有遗憾,有些读者因为我更新不稳定,断更离我而去,但我亦爱你们,生病我不能控制,咱们先《女王,牵走你家小狼狗》见,这是福利文,全本免费,快去收藏,大概三天就会更新完毕。然后新文《旺夫农家女》我不曾放弃,希望亲亲们也不要放弃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