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0章

作者:温榕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秦淼淼因为是顺产,在医院只住了一周就出院了。

    一周的时间,豆包已经从一只红通通的小猴子变成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包子。【这是秦淼淼的原话。】

    豆包性格特别乖,每天都是吃饱了睡,睡饱继续吃,不舒服会主动哼唧,很少哭,乖巧得不可思议。

    秦淼淼坐在床边,看着双手握拳放在身边,睡得正香的豆包,小声地对霍绍庭炫耀,“豆包肯定是遗传了我的性格,才会这么乖!真的太可爱了!”

    在她的眼里,自家豆包就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宝宝。

    霍绍庭眼底含笑,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戳了戳豆包嫩得跟水一样的脸颊。

    豆包的脸立马皱成一团,连带着鼻子都皱了起来,小手挥了挥,小脚蹬了蹬,似乎想和打扰她睡觉的人pk一番。

    霍绍庭看着都乐了,旁边的秦淼淼喊了一声,“看这里!”

    啪得一声,秦淼淼又成功偷拍到了一张照片。

    拍照是豆包出生后,秦淼淼的新爱好,她是这样说的,“我要记录豆包成长的每一天,等她大了,到时候把这些照片翻出来,绝对是特别有纪念意义的照片。”

    所以,豆包洗澡、喂奶等等全部都有照片。

    绝对可以想象到,若干年后,长大的豆包看到自家小时候被亲妈这样那样弄了之后内心的崩溃。

    在月子期间,秦淼淼跟着豆包每天都是吃吃喝喝,在霍绍庭和月嫂的喂养,吃得十分营养健康。

    等月子结束,她的体重不但没有上涨,反而恢复到了怀孕之前的体重,简直是让一堆怀孕后体重暴涨的妈妈们嫉妒羡慕了。

    同时,结束坐月子对秦淼淼来说还意味着刑期已满,她可以出门了。

    在当天晚上,她哄睡豆包后,窝在霍绍庭的怀里,拿着手机开始一个一个列活动,“我必须要去泡一次温泉,还要再去一次游乐场。我天天窝在家里,真的快疯了!”

    霍绍庭低头温柔地看了她一眼,提醒道,“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秦淼淼抬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正在戳手机的手指一顿,“什么事情?”

    霍绍庭微微笑着看她,不说话。

    秦淼淼自以为理解了霍绍庭的话,恍然大悟道,“对对对,豆包满月了,我们可以办个满月酒。你可以邀请你的同事朋友来家里聚一下,如果你想大办,邀请你的合作伙伴,我也是没意见的。”

    可等她说完,霍绍庭依旧微微笑着,不吭声。

    他这个态度,一下让秦淼淼有些惶恐,“不是吗?那还有什么事情?”

    霍绍庭耐心地说,“你再想想。”

    秦淼淼思索了几秒后,怎么都想不起来还有什么事情她忘了,摇摇头,“我真的不记得了。你不要让我猜,告诉我嘛。”

    说着说着还撒起娇来了。

    她最近发现,只要她撒娇,在霍绍庭面前是百分百管用。

    果然霍绍庭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头发,“你个傻瓜!我们还没举办婚礼呢。”

    是哦!

    他们两个人孩子生了,证领了,但最重要的婚礼还没举办呢!

    而且,他们两个很久很久没xxooo了。

    秦淼淼想到不可描述的事情,脸立马就红了。

    她虽然和霍绍庭同床大半年了,但霍绍庭一直克己守礼,从来没对她有过不轨的行为。

    所以,是她太没有魅力,霍绍庭对她不感兴趣,还是霍绍庭不行?

    但,想到之前柳依依下药那次,霍绍庭的威猛有力,她又下意识否认了后面一种猜测。

    排除了最不可能一个,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

    这个可能让秦淼淼的内心一阵冰凉,甚至还有点委屈。

    她在霍绍庭惊诧的眼神里,突然坐上了霍绍庭的腰上,揪住了他的领口。

    她身上的粉色睡裙因为她的动作卷上了大腿根部,裸露在外的大腿紧紧挨着霍绍庭敏感的下半身。

    霍绍庭原本想和秦淼淼讨论下婚礼的事情,可谁知秦淼淼突然坐在她身上,他笑着说,“怎么了?”

    秦淼淼直勾勾地看着霍绍庭的眼,她在霍绍庭的照顾和娇惯下长相越□□亮,眉目间还带着少女气,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发着莹莹白光,而现在上面渐渐染上了一抹绯红,就跟三月的桃花含羞带怯,惹人爱怜。

    霍绍庭的眸光变深,滚烫的双手忍不住扶上了她的腰肢。

    秦淼淼似乎觉得还不够,她直勾勾看着霍绍庭,缓缓俯下身。

    身上的睡衣领口越来越低,霍绍庭甚至不用低头,稍微一抬眼就可以看到她的饱满。

    他挪开视线,抬手摸了摸秦淼淼的脸,止住了她的动作,再次开口的时候,声音嘶哑得不像话。

    “淼淼,你想干嘛?”

    秦淼淼侧过脸,直接含住了霍绍庭的手指。

    温热湿润的嘴唇软得不像话,就在它含住自己手指的瞬间,霍绍庭可以明显感觉到下半身发生了不可描述的变化。

    霍绍庭隐忍地说,“淼淼,不要玩火。”

    秦淼淼沿着他的手臂亲吻,强忍着心里的羞耻,用一双微微泛红的眼眸轻飘飘看了他一眼,“我,我想要你。”

    霍绍庭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野兽,掀起被子彻底盖住了两人。

    ……

    第二天,秦淼淼一直睡到傍晚才醒来,睁开眼看到一片昏暗,她还以为自己没睡着。

    谁知一拿手机才发现已经下午5点了。

    她竟然睡了一整天。

    她伸了个腰,下一秒又瘫回床上。

    想到昨天晚上霍绍庭的凶狠,她觉得自己为什么要作死去勾引他,她昨天有一瞬间甚至觉得会死在床上。

    太凶残了!

    呜呜呜。

    听到动静的霍绍庭走进来,抱着秦淼淼亲了亲,“饿了吗?”

    秦淼淼这会儿有点怂他,特别乖地窝在怀里,认真看了他几眼。

    霍绍庭有些奇怪,“?”

    秦淼淼摇摇头不说话,伸手抱住了他。

    谁能想到白天看着这么禁欲斯文的人,到了晚上会变成那副模样。

    霍绍庭摸了摸秦淼淼的头,“好啦,不要撒娇了,下楼吃饭吧。”

    吃完晚饭后,秦淼淼想到今晚如果和霍绍庭一张床,还要被这样那样,她就腰酸腿疼。

    她紧紧抱着豆包,小声说,“我今晚想照顾豆包,我跟豆包睡好不好?”

    霍绍庭有些奇怪,“有阿姨会照顾豆包,不用你。”

    秦淼淼拒绝,“不,我要亲自照顾豆包。”

    霍绍庭和秦淼淼对视一眼,突然笑了,他淡淡地说,“你放心。我们今晚只是睡觉,不会做别的。”

    秦淼淼半信半疑。

    洗澡的时候,她故意在浴室磨叽了许久,最后还选择了一套长袖的睡衣睡裤。

    她小心翼翼走出浴室,却发现霍绍庭不在。

    下楼一问,原来霍绍庭接到一个电话出门了。

    医院里。

    霍绍庭站在病床前,面无表情地看着躺在床上用力瞪着眼睛,嘴里哼哧哼哧不在说什么的霍广元。

    旁边医生轻声说,“…霍总昏迷两个月还能再次醒过来,也是生命的奇迹了。只是昏迷时间太长,可能未来的恢复会有难度。”

    霍绍庭淡淡地说,“神智是清醒的吗?”

    医生点点头,“神智是清醒的。”

    霍绍庭微微俯下身,霍广元的情绪立马变得更加激动,只是他现在除了一双眼睛,身体别的地方都不能动,除了一双眼睛瞪得更大,嘴里哼哧哼哧的声音愈发急促之外,他什么都不能做。

    他轻轻地说,“爸爸,你当初和我断绝父子关系,不需要我承担赡养的责任。可现在,你的好儿子霍少宁因为故意杀人罪蹲在牢里,柳依依在为他儿子奔波,最后你还是得要我赡养。”

    霍广元的眼睛瞪得更大,渐渐充血,身下的床开始咯吱咯吱响了起来。

    如果他可以动的话,他肯定会选择暴起,可现在他什么都不能动。

    霍绍庭站起身,转过身对医生说,“安排人好好照顾他,我要他长命百岁!”

    对于霍广元这样心高气傲的人来说,老年全身瘫痪,只能没有尊严地任自己最讨厌的霍绍庭安排人照顾,这样还不如杀了他!

    果然,他说完这句话,躺在床上的霍广元更加剧烈抖动起来,似乎随时会昏厥过去。

    霍绍庭淡淡看了他一眼,估计也是父子两人最后一眼,转身走了。

    他到家的时候,秦淼淼已经睡着了。

    他换好衣服,轻手轻脚爬上床,没有几秒钟,一具温热的身体滚进了他的怀里。

    白天里对他怕得厉害的秦淼淼抱住了他,迷迷糊糊地说,“你去哪了?”

    霍绍庭温柔地拍拍她的后背,轻轻地在她额头上留下一个亲吻,“去了一趟医院。没事,我们睡吧。”

    在霍绍庭的安抚下,秦淼淼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霍绍庭在黑暗中睁着眼,感受着怀里的柔软,想到隔壁房间正在沉睡的豆包,最后想到躺在医院里的霍广元,释怀地笑了。

    未来,他有淼淼,有豆包,他绝对会当个好老公,好爸爸,好好照顾他们。

    绝对不会和霍广元一样。

    这样想着,他渐渐迷上了双眼。

    外面夜色温柔,一片祥和。

    半个月后,霍绍庭和秦淼淼在塞班举办了一个小型的婚礼,参加的人只有霍绍庭的好友。

    秦淼淼则邀请了自己的生活助理小米。

    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下,霍绍庭把婚戒套在秦淼淼的无名指上,认真地说,“淼淼,我会让你幸福一辈子。”

    秦淼淼看了一眼旁边躺在育婴车里的豆包,又看了眼面前的男人,想到自己当初决定留下来做的决定,眼泪不知觉滑落腮边,弯起嘴角点点头,“嗯。”

    与其同时,在遥远的另外一个世界,秦淼淼的外婆似乎有所感觉似的,微微弯起了嘴角。

    旁边的心率监视器随着一声尖叫,变成了一条直线。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