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52章 可怜的梅子

作者:锦鲤逐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352章 可怜的梅子

    年轻女人情绪激动,拿着菜刀的手还在不停地颤抖。

    站在她身后的赵小彬都快急哭了,嘴里不断劝道:“梅子,你别激动,娘不是那个意思!梅子,你快把刀放下啊!”

    牛桂琴却仍然指着高梅大骂:“你别劝她!我看她倒是敢!这赵家,是她当家还是我当家?大家看看,整个赵家湾谁家媳妇坐月子一下子坐两个月的?想当初我生小彬不过七天就下地干活了,哪有这么娇气?”

    说着,她也扑倒在地,拍着大腿开始哭:“哎哟,我的老天爷唉,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娶了这么个媳妇进门!我就是个野婆婆啊,每天好吃好喝地端到她跟前,人家还不领情啊,我的个娘唉!”

    高梅被她气得眼前发黑,整个人都快有些站不住了,瘦弱的身子微微颤抖着。

    林嘉丽赶忙推开围观的人,冲了过去,一把扶住她,对牛桂琴皱眉道:“行了!闹够了吗?不看在你媳妇的面子上,也要顾及孩子!”

    边说边把高梅手里的菜刀夺了过来,递给有些发蒙的赵小彬。

    高梅只觉得昏天黑地,压根不知道突然跑过来的是哪个,只能勉强靠在来人身上支撑。

    “梅子,我是林嘉丽。你别生气,身体要紧。”她接过高梅怀里的孩子,轻声安慰道。

    牛桂琴忽然发现林嘉丽来了,也不在地上拍腿叫骂了,瞬间换了副面孔,咧着嘴凑了过来:“哟,嘉丽怎么来了?快进屋!快进屋!嘉丽,你可有些日子没来舅舅家咯!妗子可想你了。”

    如果不是刚刚看到她那么为老不尊的一面,林嘉丽听着这话兴许还能给她个好脸。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

    但想到刚刚她和自己家那些极品亲戚如出一辙的撒泼,林嘉丽就生气极了。

    赵儒浩本来坐在院子里生闷气,忽然看到林嘉丽出现,也迎了过来,道:“你咋来啦?”

    他本想扯出个笑容,但原本是黑着的脸,这一扯,看着尤其怪异。

    高梅还记得林嘉丽。甚至可以说,从她嫁过来以后,林嘉丽这个名字几乎天天在家里出现。只是,大多时候伴随着争吵。

    但是这个时候,她的身体很虚弱,脸色苍白,身体抖得厉害,想说句话都要费很大力气。

    林嘉丽瞪了赵小彬一眼,道:“还愣着干什么?你媳妇都这模样了,还不赶紧扶她上床歇着?”

    赵小彬连忙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用力地把高梅搂在怀里,送进了卧房。

    林嘉丽没想到这次来竟然就赶上了这场大戏。原来这些日子,舅舅家的状况都是这样的。

    “舅舅,我来是有事情跟你商量的。不过,在商量之前,你还是说说这个是怎么回事吧。我记得去年你们还高高兴兴娶媳妇,怎么今年就成了这副模样?虽说我是个晚辈,但我就您这一个舅舅,小彬这一个表哥,你们过得不好,我也很挂心。”

    牛桂琴使劲儿地给赵儒浩丢眼色,但赵儒浩完全当没看到,重重地叹了口气后,终于还是跟林嘉丽说了。

    原来高梅和赵小彬结婚后,不久就怀孕了。十月怀胎,一家人都很期盼孩子的降世。谁料,生产的时候高梅竟然是难产。

    虽然最后医生尽了全力保下了母子,但高梅做了手术,身子受损,一直卧躺在床。

    赵儒浩需要照顾家里的田地,赵小彬去镇上的窑厂上班,两个人都是早出晚归,家里只有牛桂琴照顾高梅。

    可牛桂琴怎么是个省油的灯。本来高梅生了个女娃子她就有些不满意了,结果眼看同村差不多同日子产子的媳妇都下地干活了,高梅还躺在床上,她就更看媳妇不顺眼了。

    每天冷言冷语,动不动就给高梅甩脸子。

    今天孩子哭了,高梅让牛桂琴弄点奶粉喂孩子,牛桂琴直接把盆一扔就开骂,说什么生了个丫头片子还端上了,自己有腿有脚却躺在床上装死,让她做牛做马地伺候老的伺候小的。

    还骂高梅是不产奶的母狗,害得家里还得花钱买奶粉喂孩子,是扫把星。

    牛桂琴的骂人本事林嘉丽是知道的。高梅多日来受的怨气瞬间爆发了,这才发生了刚刚林嘉丽看到的那一幕。

    “表妹,你说如果不是出了那事,我愿意天天躺在床上让人骂吗?自从嫁给了小彬,家里的活儿都是我干的,我可曾说过一句不是?怀孕八个月的时候我还弯着腰扫地。”后来高梅跟林嘉丽抱怨的时候如此哭诉道。

    此时,听完赵儒浩的说辞,林嘉丽也猜的七七八八了。

    牛桂琴听赵儒浩把她说得如此十恶不赦,不答应了,嚷嚷道:“你个没良心的!我没日没夜的照顾大的照顾小的,发两句牢骚怎么了?”

    林嘉丽不想费口舌跟牛桂琴争辩。跟这种人,说了再多还是白搭。

    她低头想了想,对赵儒浩道:“舅舅,我这次来是想带小彬表哥进城给我帮忙的。本来想看看嫂子有没有空,跟着一起过去的,不成想小侄女已经出生了。你们也真是的,一点口风都不给我。”

    赵儒浩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原本不知道这胎是男孩还是女孩,就想先瞒着。万一是男孩,将来生第二个省得罚款。梅子怀孕几个月都一直住在一个亲戚的渔棚那边,没想到……哎。”

    没想到竟然是难产,接生婆搞不定,高梅还是不得不被送到了卫生院接生。

    这个时候农村的计划生育有个不成文的说法,就是第一胎如果是个男孩,第二天再生就要被带走做结扎。如果第一胎是个女孩,还可以生第二个。计生委员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林嘉丽也有些理解。

    一旁的牛桂琴却抓住了林嘉丽这段话的前半段,堆满了笑容道:“真的,嘉丽?你真让小彬去给你帮忙?那你一个月给多少工资啊?我早就跟你舅舅说,问问你那边缺不缺人,都是亲戚,总比别人靠得住。你舅就是个死脑筋,不想麻烦你,让小彬去那个破窑厂,能有啥出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