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0章

作者:梦筱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time公司,忙的人仰马翻。

    从早上就开始处理订单,一直忙到现在,订单才处理好一半。

    整理订单,核对信息,成衣出库,核对订单,打包,再次核对订单。

    都是第一次经手,他们生怕把客户的订单弄错,核对就有三个人负责,效率很低。

    秦书的要求,宁可累点,慢点,也不能出了差错。

    因为前期大量的渠道推广和广告投入,这次的预售效果并未达到他们的预期。

    时光没气馁,反而给他们打气。

    秦书也宽慰他们,说服装靠的是口碑,等顾客收到实物后,肯定会再回头。

    时晏朗:“这么说,我们的销售高峰应该是在两周到一个月后?”

    秦书点头,“差不多。”因为她们自己都喜欢这些衣服,不管是上身效果还是质地,都会给人惊喜。

    以后,总会有更多的顾客认同。

    时晏朗听秦书这么一说,把手套脱下来往边上一扔,“你早说呀!老子歇歇,累死了!”他用手臂擦擦额头的汗,直接倚在墙边坐下来。

    从夜里一直忙到现在,除了吃饭上厕所,他都没合眼。

    因为订单量不如预期,特别是前一个小时,客服那边都没什么动静,太煎熬了。

    他怕她们几个女生会失望,特别是小哭包和唐蜜,衣服可是她们设计的,订单量就是对她们作品的认同。

    还有秦书,她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在公司这段时间什么都亲力亲为。

    可能是价格偏高,销售量少的可怜。

    煎熬不住,他就让宿舍人还有团队的人帮忙,每人买两件,给家里亲戚寄回去,别寄到学校,多少钱他回校后转给他们。

    后来才慢慢有订单,他不知道数据真假,便让傅寒在后台分析数据,除了前一个小时的订单是他友情赞助,其他都是真实的。

    今天上午的销量才慢慢起来,他才松了口气。

    唐蜜看着时晏朗,他已经靠在墙上睡着,一脸的疲倦。

    他正对着空调风口,她犹豫片刻,还是去办公室找了条毛毯,这毛毯是她带在办公室午休时用的。

    时晏朗太累,唐蜜给他把毛毯搭在身上时,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大厦楼下。

    蔚明海给小黑心棉他们带来了宵夜,由两个保镖提着打包带袋。

    下车后,蔚明海看到了大厦门边停着的那辆车,车窗开着,他抬步走过去。

    时景岩在司机的提醒下才看到蔚明海,他推门下车。

    “蔚总。”

    “嗯。”

    蔚明海问,“怎么不上去?”

    时景岩其实早就来了,在这等了快三个小时。

    “傅寒也是他们团队里的。”他们今天肯定各种情绪交织,有订单的时候欣喜不已,订单取消时,心情跌落至谷底,他就不想过去再添堵。

    蔚明海起先不明白,微怔几秒,反应过来什么情况。

    原来傅寒也喜欢小黑心棉。

    他跟时景岩说:“gk另一栋大厦,陶陶喜欢的那几层已经装修好,散散味再让她们搬过去。”这样傅寒跟小黑心棉只有在公司开会时才能碰到。

    时景岩:“不着急。”

    蔚明海指指保镖手里的宵夜,“我上去送给他们。”

    今晚他们前台也在加班,直接给他开了门进去。

    远远地就能听到仓库那边传来‘刺啦刺啦’缠胶带的声音。

    “陶陶。”

    时光都忙晕了,没听出是蔚明海的声音,“你们谁喊我的?”

    蔚明海已经到了门口,“你爹。”

    其他几人纷纷跟蔚明海打招呼,接着忙手里的活。

    时光转身,由惊到喜,“爸爸,你怎么来了?”

    蔚明海:“视察工作。”

    时光笑,走过去,她手上的白手套都已经黑了。

    蔚明海晃晃女儿的脑袋,“累坏了吧?”

    时光摇头,没说实话:“还行,不累。”

    “给你们带来了宵夜,吃完再忙。”蔚明海让其他几人去洗手,正好歇会儿。

    “谢谢蔚叔叔。”秦书拿下手套,闻到香味才感觉到饿,他们晚饭都没来得及吃,只想着尽早把订单处理完。

    蔚明海:“你不早点回家?”

    秦书:“不用,孩子这几天在我奶奶家,韩沛也过去了,没事儿。”从毕业实习到现在,这是她做过最辛苦、最不赚钱的事情,却是最快乐的。

    几人脱下工作服,准备移步会议室那边去吃东西,只有时晏朗,踢都踢不醒。

    时光:“你们去吃,我有办法叫醒他。”她拿了一串烤翅给时晏朗闻。

    时晏朗被馋醒了,倏地睁开眼,“我……”靠!那个靠字还没说出口,蔚明海的身影映入眼帘,就在小哭包的身后。

    他硬着头皮把到了嘴边的靠字改成:“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然后又跟蔚明海打招呼:“蔚叔叔。”

    也不困了,他把那串鸡翅抢了过来。

    时晏朗扶着墙起来,循着香味,直奔会议室。

    蔚明海跟时光走在最后,“你倒是了解他。”

    时光:“吃货的本质。”

    会议桌上摆满了食物,飘香四溢,这些都是蔚明海专门让餐厅的厨师准备的,他还给他们带来自制的蜂蜜绿茶。

    蔚明海坐在时光边上,给她剥虾。

    时光今天很给面子,吃了五只虾,蔚明海心满意足。

    秦书喝了几口绿茶,味道还真不错,“蔚叔叔,这是您自己调的口味?”

    蔚明海点头,问怎么样。

    秦书竖了个大拇指,她笑着说:“我得带一瓶回去给我爸,让我爸就照着这个味道给我做。”然后说起早饭,“我爸现在只要不出差就给我做早餐,在您做的早饭上又升级改良,还不错。”

    时光:“……”她干咳了几声,又递了一个眼神给秦书。

    秦书只顾着低头吃菜,没接收到。

    说起早饭,时晏朗有印象,小哭包没事就晒照,吃人的嘴软,他就夸了几句小哭包,“蔚叔叔,你家这个小棉袄绝对贴心,天天在微博晒你做的早饭。”

    蔚明海余光扫了下时光,只见她闷着头,还拿手扶着额,不看他这边。

    他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也没再问什么微博,不用想,肯定是另一个他不知道的小号。

    吃过宵夜,他们把会议桌上收拾干净,接着去忙。

    只有时光还在慢吞吞啃着鸡翅,两个鸡翅到现在还没啃完。

    蔚明海拍拍她扶着额头的手,“爪子可以拿下去了。”

    时光:“……”

    她笑,就是不看蔚明海。

    蔚明海幽幽道:“我怎么不知道我天天给你做早饭,嗯?”

    时光笑的吃不下去,放下鸡翅,拿湿纸巾擦擦手,“爸爸,其实吧……”

    她想编个谎言来着,结果被蔚明海给打断,“说谎的孩子会长胖。”

    时光笑出声,“哎呀,爸爸。”她把无名指上的戒指高举在爸爸眼前,“爸爸你看看,好不好看?”

    蔚明海:“还是之前那个小爪子,有什么好看的?”

    “我是说戒指。”

    蔚明海故意装作看不见,“现在都流行隐形戒指了?”

    “哈哈。”时光趴在爸爸肩头撒娇,“爸爸,你听我说,其实呢,是时景岩每天给自己做早饭,他拍了专门馋我的,真的。”

    蔚明海揉着女儿的长发,也没责备她,很无奈:“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才大一,简单谈个恋爱不好吗?”

    时光保证:“爸爸,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才怪。

    蔚明海:“我感觉你这句话还少两个字。”

    “什么字?”

    “才怪。”

    “……”

    时光把脸埋在爸爸肩头,笑的肩膀都发颤。

    一直忙到十一点半,他们才回家,时光和蔚明海最后离开。

    电梯里,蔚明海问她那批不合格的货到最后怎么处理的。

    时光:“所有批次成衣到了后,秦书才跟他们交涉那批不合格的。”

    他们心里也有数,因为尾款她们没支付,思情制衣厂那边主动提出那一百套衣服补货给她们,还说适当再补偿一下。

    后来经理又专程打电话道歉,说是下面一个主管私自操作,已经将其开除。

    到底真假,她们无从追究,也没时间追究。

    蔚明海点点头,“处理好了就行。”

    换成他,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思情制衣厂,不过这些孩子都很善良,他就没再多言。

    到了楼下时,时景岩正靠在车门边等着她。

    蔚明海无意让时景岩难为情,同居这事,八成也是小黑心棉的意思,他坐上车先行离开。

    时景岩伸手,时光扑到他怀里,“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他把她抱起来,“很累吧?”

    “现在不累了。”时光环住他的脖子,跟他对视几秒,在他嘴角亲了亲,现在才十一点五十多,今天还没过去。

    她贴在他耳边说了句:“我爱你。”

    时景岩把她放下来,“我背你回家。”

    “要走二十多分钟呢。”

    “没事,今天也没陪你过节。”

    他俯身弯腰,“上来。”

    初夏的夜,微风习习。

    已经凌晨,喧闹了一天的城市安静下来。

    又困又累,时光趴在时景岩的肩头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夜很静,时景岩听到了她均匀的呼吸声,就在他耳边。

    预售的订单终于在五月底全部结束,也收到了买家的反馈,好评如潮,当然也避免不了的会有退货,这些都在计划内,他们有心里准备,也没那么挫败。

    十多天忙下来,每个人都有身体快要散架的感觉。

    六月一号那天,除了值班的,秦书让他们在家休息一天。

    时光熬不住,打算睡个懒觉,下午再去公司。

    醒来已经上午十点半,卧室只有她一人,她喊了几声时景岩,没人回应,拿过手机准备给他打电话,问他在楼下还是在公司。

    结果微信上有不少消息,都是祝她儿童节快乐……

    她已经长大了好不好?

    时一盛给她发了一个红包,【儿童节快乐。】她笑着,收下红包,【谢谢爸爸,爱你,同乐同乐~】朋友圈有人她,是蔚明海,【宝贝,儿童节快乐,爸爸妈妈永远爱你。】下面还有张配图,她愣怔。

    是那幅她未完成的全家福,爸爸的面部轮廓,已经画好,微微浅笑,目光正对着秋千上的她。

    这张画肯定是他自己画的,说不定还找老师给他上课了。

    她手机里还有一张全家福,她早就画好,等着父亲节那天给他当礼物,现在也不想再等,她找出来在微博小号上发了条动态:【两位大朋友,儿童节快乐哦(心)】这张全家福上,爸爸从身后抱着妈妈,她坐在长椅上啃鸡腿,手里还拿着手机做出给他们拍照的动作,手机屏幕上是画中画。

    很快,‘我家小黑心棉’留言:【谢谢宝贝。】时光在床上缓了会儿才起,床尾凳上,时景岩已经给她准备了今天要穿的衣服,时爸爸给她买的那条白色长裙。

    有些缘分仿佛冥冥中早已注定,时爸爸给她买的裙子,奶奶把裙子修好,她跟蔚明海第一次见面,也是因为这条裙子。

    换上裙子,时光才想起来给时景岩打电话,“你在哪?”

    “楼下。”

    “我这就下去。”

    她简单洗漱,拿上手机下楼。

    时景岩把早餐在餐桌上放好,中午还要出去吃饭,早饭他就简单准备了点水果拼盘,“过来吃饭。”

    时光看着盘子里的水果造型,抿嘴浅笑。

    白色盘子中间,用番茄酱写了:6.1快乐!

    边上都是用各种颜色的提子做成了气球,扣着气球的绳子是黄瓜丝,还用胡萝卜、西红柿、草莓、猕猴桃、红心火龙果做成各色玫瑰花。

    时光转身,抬头,时景岩的吻落下。

    这份早餐时光没舍得吃,拍过照之后放在了冰箱里。

    时景岩把她的包递给她,“那直接去饭店吃午饭。”

    时光笑着,“给我庆祝儿童节?”

    “嗯。”时景岩牵着她下楼。

    今天时景岩没开车,说就在小区附近的一家餐厅吃,走过去。

    小区门边,蔚明海背对着大门,正在低头看手机。

    “爸爸?”

    一开始时光还以为自己看错,没想到爸爸会在这儿。

    蔚明海转身,收起手机。

    时光快步走过来,“爸爸,你们商量好了?”

    “嗯。”蔚明海自从5.20号那天就一直没看到时光,他昨天才出差回来,盯着女儿看了看,这几天瘦了一圈。

    餐厅在路对面,蔚明海牵着她过马路,时光转头,对着时景岩俏皮的笑笑,又冲他勾勾手。

    时景岩失笑,抬步紧跟上去。

    初夏的风吹来,吹着熙攘的街头,拂过最美的时光。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大结局啦,撒个花~明天番外继续~

    任彦东那本《盛夏之吻》,大概是5.22号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