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章 ,觉得还能看下去的可以去看看。

作者:酒池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清脆的高跟鞋声回荡在阴臭的巷子里。

    长满青苔的土砖墙斑驳不堪,墙角的缝隙里渗出的污水汇聚成细线,野草杂乱无章的生长在污水附近。

    两侧老楼房的窗户里昏黄的灯光奄奄一息,就像那日暮的黄昏。

    昏黄的光影投射在墙壁上。

    墙砖缝隙里,一条透明的触手状轮廓若隐若现,不断延伸增长,飞蚊落在触手上直接被黏住,然后逐渐渗入触手内部被消化分解。

    高跟鞋声越来越近...

    伴随一声短暂而又急促的惊呼,两侧的居民楼被惊动。

    破旧的窗帘背后藏着窥视的目光。

    随后传来窗户紧闭上锁的声音。

    不知是谁打了报警电话。二十分钟后,警车的鸣笛声由远及近。

    闪烁的红色车灯将小巷染得血红。

    ......

    “据超凡社报道,五月四日晚点12点24分于上谷区雀鸣路三段区域发现妖魔,一名单身夜归女子不幸遇害,现妖魔已被警方捕获,在此警卫署提醒广大市民尽量不要夜出晚归,避免孤身经过偏僻区域,以免遭遇妖魔......”

    电视里的主持人熟练的通报着新闻稿。

    任武坐在饭桌上,脑袋埋下,大口大口的刨着碗里的饭,碗沿上方露出一对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

    “雀鸣路啊,离我们这里不是很远。”坐在任武左边三十多岁的贤淑妇人叹了口气,“小武,晚上放学后早点回来,最近妖魔越来越多了,这是这个月我们家附近的第四起了吧,你平时也少去那些小巷子,妖魔就喜欢出现在那些不干净的地方。”

    任武敷衍的点点头,将碗里最后一点饭吞进嘴里,风风火火的抓起书包就往大门跑去。

    “喂,听见没有,晚上放学后早点回来,还有你嘴没擦。”

    “知道啦,真嗦。”任武挥挥手,骑上自行车往学校赶去。

    我叫任武,是光明市上谷区清河中学高二在读学生,今年十七岁。

    爱好学习剑术,也喜欢武术。

    班级里大部分同龄人的爱好都和我差不多。

    在这个妖魔就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世界,人对力量的追求超乎想象。

    超凡者的地位也因此变得非常特殊。

    骑着自行车穿过商业街。

    街上人声鼎沸,

    公路上拥堵的汽车还有大巴车发出的暴躁的鸣笛声。

    嘟嘟

    嘟

    “店面装修,全场最低六折、全场最低六折清仓大处理,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俗话说得好,金奖银奖不如顾客的夸奖,金杯银杯不如顾客的口碑,来一来,看一看,你不来是你的错,你来了不买就是我们的错!”字正腔圆的普通发从音箱里发出。

    “啪啪啪啪啪......”几个穿着黑T恤的马尾小姐姐站在店铺前拍掌,口中吆喝着:“全场八折,全场八折。”

    人行道靠公路的那一侧停留着一整排早餐推车,推车前挤满了人。

    一些背着书包或者提着公文包的人围成一团。

    热气腾腾的早餐冒出雾气将眼镜染成雾白。

    大家都脚步匆匆。每个人都像轻轨上的列车,无休止的徘徊在轨道线上。

    “早啊,武哥。”站在红绿灯前等绿灯的任武肩膀一沉,转过头鼻尖差点擦到一张油腻的大圆脸。

    任龙,任武的同桌。家境殷实,爱好打游戏。最重要的是他是任武的远方表弟,不知道隔了多少代的那种。

    除了有钱,一无是处。

    任胖子胖乎乎的大手拍在任武的自行车后座上,猥琐一笑:“表哥载我一程。”

    任武打量任胖子逼近两百五的体重,默默摇头。

    “哇,武哥,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啊,如果我把你自行车压坏了我就赔你一辆新的,飞度的最新款,蓝V空骑系列。”任胖子拍拍胸脯,脸上还有胸口的肥肉又是一阵颤抖。

    任武好笑的摇头,“我又不是心疼钱,我是心疼车,这是我爷爷送我的生日礼物。”

    “哦......”任胖子脸上露出一丝遗憾,但很快就将这点遗憾抛之脑后。

    他知道任武爷爷的生日礼物对任武的意义,说起来他还要喊任武爷爷一声大爷爷呢。

    “你爸今天怎么没开车送你。”任武记得以前都是他爸开车送他上学的,疑惑问道。

    “我爸昨晚就去重钢区考察什么业务了,我妈的身体你也知道一向不好,就不麻烦她了。”任龙嘿嘿一笑。

    “你这身体需要锻炼一下啊,否则哪天不小心遇到妖魔了跑都跑不动。”任武提醒道。

    任龙个子不矮,足足有一米九,这让两百五十斤的他看上去像座小肉山。

    “怕啥,只要不去那些地方就好了,妖魔哪有那么容易遇见,都是以讹传讹罢了。”任龙大方的挥挥手。

    既然遇见了任龙,那任武也就不骑车了,就推着自行车和任龙一起去学校。

    反正这里距离学校已经不远了。

    “你看早上的新闻了么。”任武随口问道。“雀鸣路又出事了。”

    “啊,又出事了啊。”任龙愣了一下,雀鸣路就是附近的街道,当然,那里的住宅区相对老旧,还有不少小巷子,无论是卫生还是设施都有二三十年的历史。

    “我听说雀鸣路那块要被拆迁了。”任龙说道:“听说是准备规划成写字楼还有商业街,到时候应该就会安全许多了。还有你担心这些干啥,你居住的翡翠居也是一个高档小区,里面都是按照标准要求建造的,很难诞生妖魔的。不过武哥你平时也注意一点啊,我可不想哪天在新闻上看见你。”

    任武笑骂道,“你这乌鸦嘴就不会说点好听的。”

    “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两人说说笑笑的来到学校。

    学校大门极为气派,两侧建有保安亭,大门宽敞,校车减速驶进学校。

    来到教室,教室里已经坐好了大半同学。

    这会儿老师还没来,教室里全是收作业、交作业、抄作业、做卫生的。

    “武哥,作业借我一观呗。”任龙挤眉弄眼,伸出肥大的手掌。

    任武已经习惯了,他一开始也劝过任龙好好读书自己认真做作业,但并没有效果,后来任武也就懒得管。“你要哪科的?”

    “昨天的所有作业。”

    “......”

    “砰!”一只大手拍在课桌上,戴着眼镜面无表情的中年男人不怒自威。

    “把作业交出来。”

    打了个激灵,任龙绝望的抬起头与班主任对视,小眼睛里充满了生无可恋。

    今天老班怎么来这么早,老班不是八点钟后才来吗,今天怎么七点四十就到了。

    拿起作业,中年男人眼底看不出喜怒,将作业背在手后。

    “任龙、任武,你们两个跟我来办公室一趟。”

    任武叹了口气,这死胖子,被你坑惨了。

    被班主任老肖警告一番,然后站在教室外罚站一节课。

    对任武而言,这是倒霉的一天。

    日暮黄昏,倒霉的一天也在任武的期盼下终于结束。

    放学铃响起。

    任武背起书包,谢绝任胖子去网吧的邀请。下课后任武还有活动,剑术社的日常剑术练习。

    每周一三五还有周末都有剑术练习课。

    当然,这是社团课程,是否参与课程全凭自愿,只需要每学期缴纳200元社团费就行。

    剑术社的场地是由学校批准,事实上武术社、剑术社、魔法社、神秘社这些社团都有场地,也是最火爆的几个社团。

    当然,任武对魔法社还有神秘社是不大瞧得上眼的。

    倒不是说他觉得这些东西是无稽之谈,那些出名的超凡者里也有这方面侧重的强者。

    但是那些东西离他们太遥远了,任武高一的时候也旁听过魔法社还有神秘社的课程以及参与过这两个社团的活动,但最终发现只是一群高中生自娱自乐。

    买点死老鼠死蝙蝠,然后撒上一些金属粉末点燃。

    任武认出了这就是冷焰火,一种唬人的小把戏。

    或者有时候播放一些地下盗版录像,关于超凡者们的。

    任武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

    这些视频他有的是资源,更不用说有任龙这个老司机了。

    他更喜欢真正让自己变强的东西,可以明明确确感受到的,亲眼目睹的。

    所以任武加入了剑术社。

    几乎剑术社的每堂课任武都不会错过。

    一年多的锻炼让任武的身体比同龄人更加强壮,

    嘭、嘭、嘭。

    任武手中的木剑精准的落在傀儡脖颈部位的铁皮上,木剑发出破空声。

    腰部、肩部、腕部的肌肉像是绷紧的发条,在斩击的过程中充分利用到这个过程中所有可以利用的肌肉。

    酥麻的反震力让缠满了布条的剑柄险些脱手跌落,汗水密如雨下。

    两鬓以及眉间的长发拧成一股股黏在额头上。

    “呼。”

    任武长呼一口气,背心已经湿透紧紧贴在胸口,胸口上下起伏。

    一千次标准横斩、一千次标准斜斩全部完成。

    这里的一千次是指姿势完全标准的一千次。

    每一次都必须要用尽全力。

    木剑的剑柄已经被汗水淋湿。

    任武用纸张默默擦拭着剑柄。

    将木剑放回储藏室,任武去洗澡间洗了个痛快的温水澡。

    任凭水流从耳畔、锁骨、胸膛划过,任武扬起脖子紧闭双眼屏住呼吸。

    “谁!?”任武突然睁开眼睛看向左边。

    贴满白瓷砖的墙壁光滑洁净,那里空无一物。

    任武眉头锁紧皱成川字。

    刚才他感受到了一股十分不舒服的被窥视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浑身发麻,十分恶心。

    而目光就是从左边传来的,可左边是密不透风的厚实墙壁,上面没有窗户,也没有孔洞。

    是错觉吗?

    哗啦啦的水声回荡在任武耳边。

    任武脸色变得难堪起来。

    难道是遇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妖魔的种类有很多种,千奇百怪,但没有超凡能力的普通人如果遇见妖魔最好的办法就是逃离它,无视它。

    很多妖魔都有固定的活动区域,只要离开这片区域就能避开妖魔的威胁。

    “啪。”隔壁浴室正在搓澡的某人听见任武的大喝,紧张之下香皂从掌心滑落。

    在地上滚了四五圈,然后缓缓旋转到任武脚下......

    “怎...怎么了。”幽幽的声音从隔壁响起,“兄弟,能帮我捡一下吗。”

    任武收回思绪,正准备弯下腰捡起香皂,弯到一半突然停下动作,抬起头看向隔间,然后站直身子一脚踢中香皂,香皂从小隔间的挡板底部滑过去。

    拧转水龙头将其关掉,任武从一旁的架子上拿起浴巾头也不回的走出浴室,在地板上留下一串湿漉漉的脚印。

    哗啦啦

    隔壁浴室的水声依旧,惨白的灯光射在挡板上。

    地板上的香皂被水流打在墙角溜溜直转,

    逼仄的隔间里空无一人。

    后记(修)

    “你的执念还真是强大。”漆黑的空间头顶亮起一丝裂缝,一个与高鹏一模一样的声音响起。“你还有什么不肯放弃的?你的愿望就是保护你希望保护的人,我帮你保护了,你所在的世界我也帮你保护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呵呵......因为我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啊。”漆黑空间里高鹏抬起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你到底是谁?为什么长得和我一模一样?”

    “我?”漆黑空间里亮起柔和的暖光,一扇门打开,与高鹏长得几乎相差无几,只是在年龄上略有差别的人穿着暗金长袍踏入空间。

    “因为我就是你啊。”

    “你是我的第二人格?分身?复制体?”高鹏紧紧盯着他。

    “不不不,其实我是另一个你,另一个世界的你,只不过我的力量比你稍微强大了那么一点点。”眼前的人嘴角挂起一丝温暖的微笑。

    这个人打了一个响指,高鹏和他身后都凭空浮现出一个椅子。

    “来,坐下吧,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惑。”

    高鹏坐下来,沉默不语。

    “这个世界很大,大到超乎你想象。每一个不同的世界都有另一个你存在。就像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只不过我们的关系比亲兄弟还要密切,甚至从本质上来说我们就是一体的。”

    高鹏眼神闪烁:“所以你要杀死其他世界的自己。”

    “不,我不杀,我和其它粗暴的不同,我讲究你情我愿,当你绝望的时候,当你痛苦的时候,当你愤恨自己没有力量的时候”眼前的人打了一个响指。“我就来了。”

    “我帮你完成心愿,你只需要与我融为一体。”

    原来是这样......难怪金手指它说我是特殊的。

    “我看你还有心愿未了,那你就先回去吧,等你什么时候想好了再联系我。”眼前的人惬意的说道。

    “你真的放我回去?”高鹏眼神闪烁。

    “对,毕竟我可是一个善良的人。”

    高鹏眼前浮现出现一道白色的光门。

    当高鹏踏入光门的最后一刻,耳边听见一道隐约的声音:“忘了告诉你了,这个空间的时间流速相对外界非常缓慢,所以......”

    ......

    “这是过去多久了?”高鹏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场景。

    眼前规划整齐的大道上几头身长近百米的墨绿色花纹雷纹龙大步走在公路上,雷纹龙的背上搭建了一个个轻便坚硬的合金屋子。

    透过窗户可以看见有人在里面行走活动。

    高鹏能够感知到眼前这只雷纹龙的气息是皇级。以此类推,现在时代的御兽不知道有多么先进。

    虽然高鹏失去了能够看穿怪物属性的金手指,但终究之前也算是一个高位神御使,哪怕现在身上没有一只御使,光凭他的肉身力量也堪比中位神。

    “嘿哥们,要不要我载你一程。”一个染着红橙黄绿青蓝紫的彩虹兄弟从窗户探出头来。

    “唔...好。那就谢谢了。”高鹏点头。

    “你怎么一个人在高速路上啊,多危险的。”彩虹兄弟很热情的将手搭在高鹏肩上。“对了哥们你要去哪里啊?”

    高鹏沉吟片刻,看了他一眼,“去希望之城?”

    “噗。”彩虹兄弟刚吞下去的饮料喷在高鹏脸上。

    “我们最多只能到北陵城,希望之城太远了都不在这个位面。”

    “没事,还是很谢谢了。”高鹏心底也松了口气,希望之城还在就好。

    随后高鹏通过与他闲聊大致得知了现在的时间。

    距离当年那一战已经过去了900年。

    当听见这个数字的时候高鹏整个人都是懵的,脑袋嗡嗡作响。

    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曾经的亲人朋友还在吗?

    与此同时,在九天十地的某个角落。

    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突然颤抖了一下。

    这座山峰表面长满了树,在山脚下还有一个村庄。

    “阿姆,阿姆,山长脚跑了。阿姆,阿姆,山长脚跑啦!”一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惊恐的跑在村子里。

    “程梓你又撒谎!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

    啪啪啪啪~

    过了几分钟后,村子里热闹起来,村庄里的的人终于发现一直赖以生计靠山吃山的山突然飞走了!

    “兄弟,你如果要去希望之城的话你需要先去北陵城转7号线,然后去天剑城转2号线到位面中转站。”彩虹头热情的给高鹏讲解着。

    高鹏感慨不已,新世纪的人都是这么热情的吗。

    高鹏突然心血来潮,抬头望向西边。

    西边的天际线尽头一个小黑点逐渐放大,高鹏眼底一喜。

    “高鹏!!!!!我终于找到你啦!!!!”浩浩荡荡的声音铺天盖地。

    后记2

    “什么鬼!”整条御兽高速公路上的所有御兽全部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彩虹头哥们愣了一下,茫然的转过头盯着高鹏。

    好像这兄弟刚才自我介绍就是叫高鹏?

    高鹏腼腆的笑了笑,“应该...就是喊我的吧。”

    “卧槽,牛逼啊!”

    “还好一般吧。”高鹏心底的阴霾都消散了不少。

    “高鹏~~~~”音浪穿过头顶,继续向东边飞去......

    “高鹏诶......”

    声音渐行渐远。头顶天空余音阵阵,仿佛轰炸机刚飞过。

    高鹏脸色一黑,“这个蠢货又飞过了!”

    最后这条公路上的人是看见一座山是如何冲进一个人怀里的,也是看见一个人是如何抱着一座山离开的。

    “你们说...高鹏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悉啊?”彩虹头挠了挠头。

    坐在后排一个戴着眼镜的少年从书包里取出课本,然后指着课本的封面说道:“是不是他?”

    “......”

    “我们见鬼了!”旁边另外一人炸起来,惊叫道。

    ......

    “高鹏~这些年你都去哪里了呀,为什么我都找不到你。”阿斑小心翼翼的对高鹏说道。

    生怕一不小心高鹏就又消失了,然后它们又要等个几百年。

    “来了。”高鹏微笑的看向远方。

    啪叽~

    一个银灿灿的水母就像面膜一样糊在高鹏脸上,高鹏直接一屁股坐在阿斑背上。

    好不容易才将阿蠢扯下来,高鹏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几百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这么蠢。”高鹏没好气的训斥阿蠢。

    “因为我就是你的阿蠢呀。”阿蠢嘻嘻一笑。

    “你知道大紫它们在哪里吗?”高鹏还以为自己回归后第一个遇见的就是大紫。

    “不知道哦,不过我知道蚁龙在哪儿。”阿蠢说道。

    “我们先去找蚁龙吧。”高鹏点头。

    与此同时,在希望之城外一座极为奢华的大庄园里,小黄穿着西装,双手背在身后,身后不远处就是小焱,不过此刻的小焱已经瘦了不知道多少圈。

    在小焱屁股后面缀着一只体色泛青的尖嘴鸭,模样上与小黄还有小焱有七八分相似,身上毛发稀疏。

    “你为什么总是跟着我啊,跟你爸去!”小焱暴躁的凶道。

    跟在小焱屁股后面的青色小鸭子缩了缩脖子,哭丧着脸,“爸、爸爸丑......”

    走在前面的小黄一个趔趄。

    黑着脸转过头,“小焱黄!你给我过来,你爸爸怎么丑了!以前高鹏都夸我长得精神!”

    小焱黄缩回脑袋,小心翼翼的说道:“爸爸,高鹏是谁呀?”

    听见高鹏这两个字,小焱和小黄都有些恍惚。

    小黄揉了揉小焱黄的脑袋,“高鹏啊,它是你爸爸的御使呢。”

    “御使?爸爸也会有御使吗?”小焱黄只知道自己爸爸超级厉害,这么厉害的爸爸也会有御使?

    “当然有啊,也正是因为高鹏你爸爸才会认识你妈妈。”

    “......”

    “蚁龙在这座城堡里面?”高鹏对阿蠢问道,阿蠢点点头。

    随着阿斑降临,在下面这座宫殿里引起了巨大的骚乱。

    “万象宫,好名字。”高鹏看着这个宫殿上挂着的牌匣说道。

    “什么人敢来万象宫放肆!”下方升起两道身影。

    还不等他们说话,万象宫里突然冲出一道模糊的残影。

    “主人!”蚁龙激动的跪在高鹏跟前。

    场边一片哗然。

    整个人族最为顶尖两宫之一的万象宫宫主居然当众称呼一个陌生男子为主人。

    这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消息!

    “都到主神境了?挺努力啊,比阿蠢还有阿斑这两只咸鱼强多了。”高鹏感慨道。

    “我才不是咸鱼。”阿蠢表示抗议。

    阿斑不好意思的尬笑,自从高鹏失踪以后它也没有了修行的心思,就每天躺在那里睡觉,身上都长满了树,现在也才高位神巅峰。

    “走吧,也不要就在天空飘着。”高鹏对蚁龙说道,他知道自己回归的消息应该瞒不过有心人,相信很快就能传出去,想见自己的人应该都会过来。

    “你这万象宫是什么?”

    “这是也是纪爷爷的想法,因为我可以复制法则嘛,所以就让我在万象宫里当陪练。”蚁龙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你岂不是复制了很多的法则?”高鹏突然觉得外公老奸巨猾啊。

    “还好吧,也就七八十种,好多都是重复的。”

    “对了主人,您见到这两个人一定会非常开心!”蚁龙突然一拍脑袋。

    另一边,已经卸任总督的纪寒武收到下面人传来高鹏回归的消息。

    纪寒武激动的站起来连自己的鱼竿都顾不上了,“走!对了把小高和伊雪喊上。”

    “爸、妈!”高鹏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

    “小鹏。”纪伊雪抱住高鹏。

    经过短暂的诉说高鹏也知道了爸妈当年的经历。

    灾变初期因为空间裂缝出现的原因,所以爸妈在死后进入了十地,并且在十地里成为了御使。

    十地太大了,高鹏曾经也找过父母,但没有找到父母的踪迹。

    在人族成功攻入九天十地后,高栋国与纪伊雪找上纪寒武终于父女重逢。

    除此之外高鹏还看见了魔幻之脑、白蜃、流光、小黄、小焱、小草。

    “这个小家伙是谁?”高鹏逗弄躲在小焱屁股后面的小焱黄。

    “我是小焱黄!”小家伙大着胆子说道,然后又缩回去。

    “你很可爱,我希望你能变得和你爸爸一样强。”高鹏鼓励小家伙。

    “我不!”小焱黄伸出脑袋倔强的回复。

    “为什么?”

    “因为爸爸丑!”

    “哈哈哈哈。”院子里充满了欢快的笑声。

    “高鹏,你走的这些年你的公司我一直帮你看着的。”小黄一点也不生气,对着高鹏傻笑个不停。

    小焱心底暗叹,自从高鹏走后好多年没有看见死秃子这么开心过了。

    “不过怎么没有看见大紫寂狮还有阿呆胖大海。”高鹏感觉还差几个人。

    “主人!”沉稳有力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阿呆推门而入,它身后跟着已经突破成初位神的小花。

    “阿呆!”高鹏与阿呆目光交汇,狠狠抱在一起。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阿呆低沉的声音回响在高鹏耳边。

    “胖大海现在成为了气管炎,六百年前它找到了它的媳妇,然后还是高位神的胖大海被同为高位神的媳妇揍了一顿,从此踏入了气管炎的路一去不复返。”小黄唏嘘不已,颇有几分感同身受。

    “寂狮的话我好久没有看见它了,三十年前我曾看见过它一次,如果说变化最大就是寂狮了。”

    “变化有多大?”高鹏好奇,他倒是能够通过血契感知到寂狮还没有死。

    “哼,趁我不在你们又偷偷说我坏话。”银光一闪,独眼雄师昂首挺胸的站在院子里。

    “你已经集齐六圣狮了啊。”高鹏说道。

    “我刚集齐的你怎么知道?”寂狮十分惊讶。

    “因为你现在身上有六种颜色。”

    寂狮,“......”

    “大紫呢,大紫怎么还没来?”高鹏皱眉,内心有点担忧。

    “大紫早就知道你回来了,它是我们中第一个知道的。”小黄说道。

    “我明白了。”高鹏点头,他对大紫这小心眼的想法一清二楚。

    ...

    “大紫?”

    “大紫?”

    高鹏从山谷上跳下来。

    山谷中央一座小岛屿上趴着一只天龙,此刻这只天龙脑袋埋进土里屁股朝天。

    “我喊你呢,你怎么不回答我。”高鹏拍了大紫后腿一下。

    “我才没有生气呢!”

    【○?`Д′?○】大紫甩了一下尾巴。

    “喂,丑东西,你心眼怎么这么小啊,不就是没有第一个找你嘛,至于这么小气么,我看你这小心眼的毛病没得治了。”

    “我知道了。”大紫尾巴又是一甩。

    高鹏无奈的走到大紫脑袋跟前,拍了拍大紫的后颈。

    “干什么!”

    “喂,丑东西,我给你看个东西。”

    大紫将脑袋从土里拔出来,脑袋弄得脏兮兮的全是泥巴,恶狠狠的盯着高鹏。“我才不......”

    高鹏抱住大紫的脑袋轻轻吻在它的额头上,“我回来了,这一次我再也不会离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