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2章 枯萎无渡4(捉虫)

作者:扁平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周末的天气不错, 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终于停了, 就是太阳有点晒。

    许玫特地化了个淡妆,她咬了口雪糕, 把遮阳伞收了, 挂在一旁。

    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太阳正好透过玻璃窗映照进来,桌面甚至有些发烫。

    安叙涂了防晒霜,在心里埋怨今天的太阳太大。

    她知道宁许每个周末都会来图书馆,专门过来的。

    她喜欢了他很长时间, 喜欢到,为了他不惜熬夜学习,考进了一中最好的班,和他成了同学。

    即使两人已经同班快三年了, 可他的眼里从来都没她。

    他就是个长得好看的书呆子,只知道学习。

    安叙瘪嘴趴再桌子上, 把书竖起来, 挡住阳光。

    她都来这里一上午了,为了能离他近点,特地早起跑这来占位置, 结果他从始至终, 看都没看她一眼。

    明明她今天还穿了新衣服,换了新发型,

    还是不能白来嘛。

    安叙终于鼓起勇气, 深呼了一口气,拿笔轻轻戳了戳他的胳膊,小声喊他的名字:“宁许,你渴不渴,我去给你买水好不好?”

    宁许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淡声拒绝:“不用。”

    生冷的语气,直接将安叙的万般热情打入谷底。

    王八蛋,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她红着眼睛,把东西收好,背着书包离开。

    正好许玫进来,被她撞了一下。

    她疑惑的回头去看,小姑娘低头猛擦眼泪,开了门离开。

    她收回视线,耸了耸肩,估计又是一个为情所困的人。

    宁许刚把电脑关上,准备回家。面前突然传来一声轻响,许玫把手里的书放在他旁边的空位上。

    这个点图书馆已经满人了,他周围只有最里面靠窗的那个位置。

    虽然太阳有点大,不过也没办法。

    追人总得付出点什么吧。

    许玫刚准备进去,宁许默默的坐进去,把自己的位置空出来。

    许玫眨了眨眼,轻笑了声:“心疼我呀?”

    宁许没说话,再次把电脑打开。

    许玫早就习惯了他对自己的态度,坐下以后,安心的看起了书。

    她一句话也不说,安静的有些反常,宁许拿着笔,十几分钟,试卷上干干净净,一个字也没有。

    他看了旁边一眼,许玫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趴在书上,眼睛闭着。

    她的睫毛很长,又黑又翘。

    视线逐渐往下。

    嘴巴也......

    宁许的脸突然变得很烫,他急忙移开视线,呼吸也开始慌乱。

    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可理喻。

    图书馆内格外安静,他甚至能听见许玫的呼吸声,逐渐变的平稳。

    平常三分钟就能解完的题,他写了半个小时。

    微抿了唇,他往旁边看了一眼。

    却不想,对上她的视线。

    许玫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的,趴在桌上,眼睛睁开,直勾勾的盯着他。

    偷看被发现的窘迫,让他说不出话。

    死死的握着笔。

    谁都没开口,许玫鼻子一酸,趴在桌上哭了。

    她真倒霉,为什么要遇到宁许。

    他不是自己的救赎,没法拉自己出地狱,却把自己推向更深的深渊。

    许玫每次看到他,都会觉得自卑又难过。

    要是她是个健康的人,该多好。

    外面的太阳很大,许玫从图书馆出来后,随便上了一辆公交车。

    隔着车窗,她看到宁许跟过来,他穿着白T牛仔裤,干净阳光,多美好啊。

    就连太阳都怜惜他。

    他神色担忧的看着车内的许玫,然后跑到前车门,刷卡上车。

    这辆车不知道是开往哪里的,车内人很少,宁许在她身旁坐下,胸腔剧烈的起伏。

    许玫听见了他的喘息声,沉重的,像是刚从深渊里爬出来,费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意识到自己这个形容后,许玫突然笑出了声。

    他哪是刚从深渊里爬出来,他分明,是刚进了深渊。

    司机开的很慢,一路摇摇晃晃的往前行驶,中途停了几次。

    许玫没动,一直盯着车窗外的风景。

    转瞬即逝的,和人生一样。

    不过眨眼的时间,那些美好便如云烟一般,全过去了。

    终点站的时候,司机转头喊道:“终点站到了,睡觉的都醒醒啊。”

    车窗外是大片的油菜田,蓝天白云,微风和煦。

    许玫下了车,一言不发的往前走。

    宁许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安静,往日总是上挑的笑眼,这会敛了锋芒,神色哀伤。

    越往前走,道路越崎岖。

    景色也变得萧条了许多,那里有个墓园,宁许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看着许玫的背影,神色变的复杂。

    许玫走到最旁边的墓碑前停下,墓前的花已经被晒的枯萎。

    照片上的女人,和许玫的长相,有几分相似。

    预感被证实,宁许轻垂眼睫,几次想上前,可最后都止住了。

    他只是听过一些流言,关于许玫的。

    有人说她是孤儿,没有父母,也没有亲戚,在南城,独身一人,艰难的活着。

    可这些,宁许从来都没有当真过。

    因为在学校这种地方,什么事情都能被曲解。

    但现在......

    那天过后,许玫有好些日子都没有来找他。

    甚至连他的同桌都开始调侃:“校花最近是不是腻了,不喜欢你这款了?”

    宁许一言不发,合上课本,起身离开,神色不太好看。

    这节课是自习,班里没老师,同桌问他:“你去哪?”

    “洗手间。”

    学校男女洗手间挨着。

    这个点是上课时间。

    学校格外安静,只是偶尔能听见教室里传来朗读课文的声音。

    许玫抱着拐,一脸嫌弃的等在外面,不时出声催促一遍:“你他妈好了没啊?”

    里面传来男声:“穿裤子。”

    ......

    班主任今天突然兴冲冲的来教室,说自己倍感欣慰,因为一向对学习没兴趣,极度热爱睡觉的周立突然在摔断了腿以后,突然幡然醒悟,爱上学习。

    坚持带病上课。

    上课铃打响才十分钟,顽强的周立同学突然尿急,请假去上厕所。

    班主任时刻叮嘱同学之间要互爱互助,于是让许玫传承这种精神,替他抱着拐。

    ......

    周立单脚蹦出来:“谢谢。”

    许玫把拐递给他,嘲讽道:“您这生活都没办法自理,还这么拼呢?”

    “还不是要高考了。”

    “嗬,您这三年都睡过去了,最后两月突然奋发,勇气可嘉啊。”

    她话里话外都带着刺,周立像没听见一样,礼貌地和她道了谢。

    身旁突然安静下来。

    刻薄的声音突然停止,他顺着许玫的视线看过去,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人。

    周立认识他,眼睛长在头顶的一中学霸,学校女生眼中的万人迷。

    他拄着拐过去,撞了撞许玫的肩膀:“走吧,一直盯着别人看,想和人单挑啊?”

    许玫眉头一皱:“我他妈倒是挺想和你单挑的。”

    话说完,她绕开宁许快步走了。

    连招呼都没和他打。

    回到教室以后,不管他跟自己说什么,许玫都当没听到。

    周立坚持不懈,给她写纸条:“喜欢刚才那学霸?”

    她低头,唰唰写下几个字,扔还给他。

    “关你妈的屁事,再多管闲事老子买凶杀了你。”旁边还画了一只举着中指的手。

    嗬,脾气挺大。

    “那就是不喜欢了?”

    许玫看了一眼后,抽出本子,撕了一页纸下来。

    写了一句话后揉成团,扔给她前桌。

    “我出价五十,你帮我杀了周立这傻逼。”

    ......

    旁边又递过来一张纸条。

    “其实我挺喜欢你的。”

    还来不及经许玫的手,就被路过的教导主任抢了过来:“不认真学习,还敢传纸条!”

    等他拆开纸条看了一眼后,怒气值彻底被点燃。

    周一是一中举行升旗仪式的时间,并且也是通报批评的时间。

    作为当事人的许玫和周立,神情淡定,仿佛置身事外一般。

    照例说完了这所有迟到的姓名以后,教导主任正了正神色,拿着话筒过来。

    “这次重点批评的是高三两位学生,面对即将到来的高考,他们不仅没有丝毫的紧迫感,反而还谈起了恋爱!”

    谈恋爱这种事,在高中似乎已经不算什么稀奇事了。

    台下反映平平无奇。

    直到教导主任报出姓名的时候,才引起了不小的骚乱。

    许玫作为一中的校花,追求者还是不少的。

    而且她追宁许追的那么高调,几乎高三的都知道了。

    可谁能想到,这么快她就和别人谈起了恋爱。

    放学后,许玫和平时一样,抄近路,往小巷子里走。

    宁许站在那,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看他的样子,应该等了很久了。

    许玫只看了他一眼,就移开视线,绕开他准备走。

    被他拉住了胳膊。

    许玫抬眸:“几个意思?”

    宁许看着她,笑出了声:“你可真好笑。”

    “姑且认为你是在夸我幽默吧,谢谢啊。”

    她抽出胳膊,刚准备走,不料宁许握的更紧了一点。

    他走到她面前,几番欲言又止,最后终于问出了口:“你和周立在一起了?”

    许玫诚实的摇头:“没有。”

    宁许紧绷着的神经,因为她的话放松下来。

    “那你现在......还喜欢我吗?”

    他问的小心翼翼,他们的位置,好像突然发生了改变,卑微的那个人,变成了他。

    许玫看着他的逐渐靠近的脸,一时忘了自己到底为什么开始远离他。

    爱是原罪,她早就深处泥泞,越陷越深了。

    被宁许抱住,答应他说的交往以后,许玫突然开始后悔。

    自己真是个坏女人,妄想把他也拖进地狱。

    许玫知道自己的病有多严重,她两次被医生救回来,孙医生哭着求着她活下去。

    他说:“你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好不好?你相信叔叔,也相信你自己,你的病会好的。”

    那时的她双眼空洞,一言不发。

    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她说,我高考结束以后再死。

    --

    高三的集训要开始了,最后两个月的冲刺阶段。

    他们提前出发的,许玫的画室多等了一周才去。

    虽然是同一个地方,但住的位置不同。

    许玫住在距离他们有点远的民宿里。

    她提前打听过了,想过去的话,只能坐十五分钟的公交车。

    小镇上风景挺好,而且安静。

    许玫把东西放下好,准备去附近的面馆解决一下午餐。

    刚换好衣服出去,宁许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站在她的房门口。

    许玫愣了一会:“你怎么在这?”

    他低着头,支支吾吾:“我......我有点想你。”

    许玫唇角微挑,过去抱他:“一周没见就想我了?”

    她看见他的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然后才满意的松开手。

    晚上的时候,许玫花言巧语把他哄骗的留下来。

    宁许单纯的像白纸一样,根本玩不过她。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孤男寡女,同床共枕,总得发生点什么吧。

    许玫走过去,握着宁许的手,放在自己的胸上。

    宁许很快就拿开了,脸红的发烫:“你......你干嘛。”

    许玫模样无辜:“没干嘛啊,你们男生不是都喜欢摸女孩子的胸吗。”

    他移开视线,眼神有些慌乱:“我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你不是男人啊?”

    他眉头微皱,低声问她:“如果现在和你交往的是别人不是我,你是不是也会让他这样?”

    许玫几乎没加任何思考就点头:“当然。”

    宁许气的不行,转身就要走。

    许玫拉住他:“可是我不会和除你以外的其他人交往。”

    听到她的话,宁许的脚步有片刻顿住,开门的手,微不可察的握紧了一些。

    他的声音暗哑:“我现在如果对你做什么,是对你的不负责,你等我好不好,不会太久,我会努力的,努力给你幸福。”

    她抬眸,漂亮的眼睛带着笑意:“好呀。”

    ------------------------------

    写生只有两周,他们提前回去了。

    天气最热的那几天,宁许的集训,也因为意外,突然中断。

    听说,许玫偷偷把医生开的安眠药攒起来,全给吞了。

    现在还在医院里面抢救。

    宁许坐车赶过去的时候,走廊上,只有孙医生一个人。

    她没有家人,没有亲戚,也没有亲密的朋友。

    每次她出事,能陪她的,就只有孙医生一个。

    甚至有一次,孙医生在国外,没能及时赶过来,她清醒以后,身边空无一人。

    甚至连算命的都调侃她,说她这样的,不用看就知道是克身边人的命格。

    宁许跑过去,因为害怕,全身都在颤抖,他问孙医生:“许玫的情况......还好吗?”

    孙医生看到他,大概也猜到了一点:“你是小玫的男朋友?”

    宁许脸色惨白:“她到底怎么了?”

    “她没告诉你?”孙医生点了点头,“也是,她那么骄傲,怎么可能愿意让别人同情她。”

    ---

    许玫最后还是被抢救过来了,上帝好像不怎么喜欢她,要不然为什么,她死了两次,都没有成功呢。

    门被小心推开,对方似乎害怕吵醒她。

    许玫动了动脑袋,正好看到关门的宁许。

    察觉到她的视线,他一愣,然后笑了笑:“醒了?”

    温柔的一塌糊涂。

    许玫将头转向一旁,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宁许走过来,替她把输液的速度调慢,把被子掖好:“医生说你现在只能吃流食,我知道你不喜欢喝粥,但现在只能吃这个,你放心,我妈妈做饭很好吃的,你一定会喜欢。”

    许玫问他:“你看到孙医生了?”

    宁许盛粥的手顿了片刻,他点头:“见过了。”

    “那他把我的事也说了吗?”

    盛完粥以后,宁许又给她倒了杯热牛奶:“说了。”

    她的脸色有些惨白,应该还是有些难受。

    像是在回忆什么,大段地沉默后,她轻声开口:“你的童年,是怎样的?”

    “很平凡,和大家的一样。”

    她问:“和大家一样?那是怎样的?”

    宁许把盛好的粥放在一旁,准备等它凉点了再喂她:“我家人有点多,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还有一个弟弟,父母没有精力每个都盯着,从小到大,我都是最听话,最不用父母操心的那个,所以无论是家长会还是需要家长参加的活动,我都是一个人,我的童年也都是循规蹈矩,没什么有趣的。”

    这还是许玫第一次听提提起家里的事:“那你不会难过吗?”

    他有些不解:“难过什么?”

    “你无论做什么,你家人都不管你啊。”

    他笑了笑:“不会啊,正是因为不用他们分心来管我,所以我才觉得我的努力是有意义的。”

    许玫听到他的话感叹:“你真好。”

    他说:“你也很好啊。”

    许玫摇头:“我一点也不好,我这么懦弱,因为一点事就抑郁,就不想活,我就是一个废物。”

    “不是,你不是废物。”宁许一脸认真,“你在我心里,特别厉害。”

    ------------------------------

    那天之后,一切恢复常态。

    许玫恢复的不错,已经可以正常吃饭了。

    宁许每天都给她送很多好吃的,他妈妈做饭的确很好吃。

    许玫每次都赞不绝口。

    “未来婆婆手艺真好。”

    宁许坐在一旁给她削苹果,贤惠的像个小媳妇一样。

    就连孙医生每次过来,都笑她:“可以啊,找了个这么贤惠的男朋友。”

    许玫笑道:“孙医生,你是不是在觊觎我男朋友呀?”

    孙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的孙医生已经结婚了。”

    好再许玫恢复的可以,高考前她就已经顺利出院了,没有错过高考。

    考完后两天,学校吃散伙饭。

    许玫喝多了,她一直抱着宁许撒娇,问他爱不爱自己。

    他一面怕被人看到,一面压不住嘴角的笑。

    “爱。”

    许玫不依不饶:“有多爱?”

    “就很爱啊。”

    “很爱是多爱呢?”

    “比你爱我多的多的多。”

    听到他的话,许玫满足的笑了笑。

    “别人都说,初恋是会记一辈子的,你会记住我一辈子吧?”

    这句话,是许玫和宁许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天之后,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彻底消失了。

    她没有社交圈,唯一一个熟识的孙医生,也无奈的摇头。

    她离开前,谁也没说。

    后来的很多年,宁许都没有再谈过恋爱。每次有人和他告白的时候,他都神色不善的扔下一句:“对不起,我对女人没兴趣。”

    偏偏,他对男人也没兴趣。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还是会忍不住,拨通那个号码。

    可是早就换人了。

    每次他都会挨骂,让他别打来了,她不是什么许玫。

    可他还是忍不住会打,像是在期待,手机那端的声音有一天会变成他所熟悉的。

    在国外工作了几年,他申请调回国内,局里那些小妹妹对他又爱又怕。

    他的性格阴冷又孤僻,说话也是言简意赅,从不说任何一句多余的话。

    平时局里聚会也很少去。

    唯一一次好像还是他刚被调过来,局长组局,欢迎他。

    结果他被轮番灌酒,喝醉以后,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一直哭,嘴里好像喊着谁的名字。

    局里的小妹妹感叹,想不到像宁师兄这样的神仙,居然也有被女人伤害的一天。

    --

    没人知道许玫为什么会离开。

    就好像,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去死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宁许的故事就会完结

    是HE

    后面会更新几章春和的番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