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1章 番外晋鹏

作者:杨柳垂堤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五年后, 一切尘埃落定。

    这么多年过去了, 安瑾瑜终于能够入土为安。

    卓越拎着一瓶红酒, 第一次来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探望安瑾瑜,也难为卓越有心, 在安瑾瑜去世五年之后,还能记得起自己这个好兄弟喜欢美酒, 前来祭奠时,也知道不空手而来, 带上了一瓶上好的红酒,好让安瑾瑜在九泉之下也能过过嘴瘾。

    在这五年里,不是卓越不想来看看安瑾瑜,而是他不敢。自从安瑾瑜亡故之后,卓越就跟剩下的安家人彻底撕破了脸, 斗得最激烈的时候,安明泉和安骏驰那群人不是没想过用安瑾瑜的尸骸来牵制卓越, 卓越可是费了老鼻子力气才弄回了未被安骏驰处理干净的残骸, 一个巴掌大小的罐子, 就装下了整个安瑾瑜,一百多斤的人, 最后也成了几捧白骨。

    卓越拿到骨灰罐子的时候,眼睛都红了, 他替安瑾瑜不值。后来,卓越避人耳目,选了一个山清水秀, 人烟稀少的地方,偷偷把安瑾瑜葬在了这里。也就是说,安瑾瑜的埋骨之地,除了卓越之外,这世上再没有第二个人知晓,而等所有的恩恩怨怨都了结了之后,卓越才敢大大方方地来看安瑾瑜。

    蹲在安瑾瑜的墓碑前,卓越颤抖着手给自己点了一支烟,低头默默吸着,双眼微红。

    好半晌之后,卓越才渐渐平复了情绪,用略带沙哑的嗓音,哽咽着笑声呢喃道:“你说你这辈子图什么啊?年纪轻轻就被人害死了,还死得那么惨,连个全尸都没留下……听说,阴曹地府里死无全尸的鬼魂都没办法再转世投胎,如果真是这样,兄弟,你可得给我托个梦,我好去给你找一个得道高僧回来,连办七天七夜的法事,好好给你超度,让你下辈子可以投一个好胎,父母恩爱,兄友弟恭,没那么多糟心的极品亲戚……”

    说着说着,卓越眼眶更红了,抬手揉了揉鼻尖道,勉强笑道:“不过现在,你在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害死你的那些人,一个都没落下,全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包括程阳那个杀人凶手,也下去陪你去了……就连安博苑和安骏驰这些人,现在虽然还活着,但也是苟延残喘……”

    毫不夸张,那是真正的生不如死,倒不如死了干净。

    就在卓越一个人蹲在安瑾瑜的墓碑前絮絮叨叨的时候,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卓越回头望去,就看到了正捧着一大束白百合迎面走来的晋鹏,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衬衣扣子扣得一丝不苟,脚上的黑皮鞋却染上了不少泥土和灰尘,除了证明这一路确实不好走之外,也间接证明了晋鹏此时的心情绝不像他脸上表现出来的那样平静。

    “哟~你还真找来了?”卓越嘴角噙着一抹冷笑,语带嘲讽地打了声招呼,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针锋相对,可见,卓越跟晋鹏的关系并不算好,尽管在此之前,他们俩人已经合同了很长一段时间,目的就是为了共同的敌人。

    晋鹏根本没理会卓越的冷嘲热讽,自顾自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眼神复杂。

    算起来,卓越跟晋鹏已经认识有一段时间了,在卓越印象当中,晋鹏一直都是面无表情,不动声色的,仿佛泰山崩于前也能面不改色,这还是他第一次从晋鹏身上感受到这么外漏的脆弱情绪。

    记得晋鹏第一次跑来找他谈合作时,没有任何的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单刀直入地表态道:“二少爷有恩于我,我要替他报仇,那些害死他的人,一个都不能少,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身为安瑾瑜的好友,在此之前,卓越从来都不知道,安瑾瑜竟然还认识晋鹏这么危险的人物,他一直以为围着安瑾瑜转的都是一群只会吃喝玩乐的狐朋狗友,晋鹏这样的,一看就不是善茬,到底是怎么跟安瑾瑜扯上关系的,卓越又是疑惑,又是好奇。

    可是,不论卓越如何质问,晋鹏都只透露了一个名字,再多的,晋鹏就怎么也不肯说了。

    说一半藏一半,不知道是晋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卓越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地对一个陌生人给予信任,谁知道这人是不是安明泉和安骏驰故意丢过来混淆视听的,卓越冷哼了一声,毫不客气地说道:“晋先生是吧?我是不知道你跟瑾瑜有什么交情,但是给瑾瑜报仇我一个人就够了,其他人上赶着往前凑,谁知道是不是别有用心。”

    “卓少爷或许误会了,我并不需要你相信我。”晋鹏板着脸,神情坦然:“事实上,我来见你,不过是看在大家都想为二少爷报仇的份上,过来表个态,卓少爷相信我也好,不相信我也罢,对我接下来的计划并无影响。”

    直到这时,卓越才开始认认真真地审视起晋鹏来,本来,他还以为晋鹏是在开玩笑,不过看晋鹏的神色,竟然是认真的。单枪匹马,凭一己之力就想挑战安家这个绵延百年的世家大族,卓越都不禁佩服起晋鹏的胆识和气魄来,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甚至,大部分人连这样的想法都不会有。

    “卓少爷不相信我是对的,正如此刻,我也并非全然信任卓少爷一样,我们可以适当地合作,但也不必每件事都一定要达成共识。”晋鹏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其实,就算不合作也没关系,只要我们不互相拖后腿就好。”

    卓越听了这话都忍不住乐了:“我就赞同你最后一句话,不互相拖后腿就好!”

    那时候的卓越都没想到,在以后的几年里,他不仅一次又一次地跟晋鹏合作,两人还真的联手搞垮了绵延百年的安家,成功替安瑾瑜报了仇。

    现在,事了之后,晋鹏再次提出想要来祭拜安瑾瑜,卓越都没办法拒绝。

    “卓少爷地方选得不错,二少爷应该会喜欢这里。”

    “人死如灯灭,喜欢或者不喜欢又有什么用呢,就算不喜欢,瑾瑜也不能爬出来咬我,逼着我给他换一个更好,更清净的地方。”说这话时,卓越的神情很是落寞,他们俩兄弟勾肩搭背,互相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那些日子仿佛就在昨天,可一晃,已经过去整整五年了,安瑾瑜离世,也已经整整五年了。

    晋鹏走过来,弯腰把花放在了安瑾瑜的墓碑前,顺手还擦了擦墓碑上安瑾瑜的照片,透过指尖传来的冰冷触感,让晋鹏忍不住心头一震。

    照片上的安瑾瑜笑容清浅,大大的眼,秀气挺俏的鼻尖,五官依旧精致漂亮,还是晋鹏记忆中美得令人惊艳的模样。

    晋鹏永远忘不了跟安瑾瑜相识的那一天,那差不多是在八年前,他还在缅甸的黑市打着不正规的地下拳赛,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有一天算一天,浑浑噩噩地过日子。

    安瑾瑜跟朋友们去缅甸旅游,出于好奇,跑去看了一场黑市拳赛,而晋鹏,正是那场拳赛的两位拳击手之一,安瑾瑜花了大价钱买晋鹏赢,晋鹏果真没让他失望,赢得既精彩又漂亮,帮着安瑾瑜狠狠地赚了一大笔。安瑾瑜少爷心性,从小到大,他就没差过钱,赢了钱,也没有天上掉馅饼被他好运捡到的激动,就是觉得高兴,而安家二少爷一个高兴之下,竟然在拳赛结束之后跑去找了晋鹏,把自己赢的钱全部给了晋鹏。

    那时候,忽然得到一笔意外之财的晋鹏都惊呆了,他打地下拳赛这么多年,不是没见过慷慨大方的客人,但还没见过这么视金钱如粪土,特立独行的人。从安瑾瑜的穿着打扮和行为模式不难猜出,这是一个含着金汤勺出生,从小衣食无忧的公子哥儿,但公子哥儿晋鹏这些年也见得多了,一个个都是眼高于顶,惯常拿鼻孔看人的主,而安瑾瑜则跟那些人完全不一样,虽然晋鹏自己也说不出来安瑾瑜到底哪里不一样,但在晋鹏眼里,安瑾瑜无疑是好看的,好看到能让晋鹏忽略性别,忍不住脸红心跳,这还是他自成年以来第一次春心萌动。

    安瑾瑜永远都不知道,自己一时的心血来潮对晋鹏来说,就像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那时候的晋鹏,已经被满身的债务给压得喘不过气来,他借的是高利贷,利滚利,不过三五年,已经滚成了一个天文数字,晋鹏就是想还也有心无力,这也是他逼不得已,会来黑市打地下拳赛的原因,而安瑾瑜给晋鹏的这笔钱,可以帮晋鹏一次性还清债务,不用再背负一眼看不到头的庞大债务,一辈子累死累活,也没有翻身的希望。

    晋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把安瑾瑜当成了他的大恩人,后来,他凭借强悍的身体素质阴差阳错当上了雇佣兵,本意也是为了挣更多的钱,好偿还安瑾瑜的大恩,可谁能想到,不过三年的时间,等晋鹏挣够了钱回国,准备偿还安瑾瑜的恩情时,迎接他的就是安瑾瑜失踪,下落不明,生死未卜的噩耗。

    当然,这个消息是安明泉和安骏驰故意放出去的,目的自然是为了保护罪魁祸首安博苑和真正的杀人凶手程阳。

    晋鹏在黑市打过地下拳赛,又当过雇佣兵,挣得都是些卖命的钱,三教九流的人都有接触,也有自己的圈子和渠道,想要查点东西并不难,况且,安家二少爷失踪后没多久,卓家大少爷就跟安家人彻底翻了脸,那副豁出去一切,非要斗个你死我活的模样,指示性太强了,谁都知道,卓家大少爷跟安家二少爷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比亲兄弟还要亲,能让卓家大少爷不惜跟安家人翻脸也要闹得得不死不休的,也就只能是关系到安家二少爷的事了。不仅如此,晋鹏还查到在安瑾瑜失踪之后,安家的当家主母苏芮,也就是安瑾瑜生母,也因为精神状况出了问题而被安家人送去了精神病院接受治疗,在晋鹏这个外人看来,安家人这样的举动,已经不仅仅是不近人情了,而是明摆着的此地无人三百两,说他们不是心虚晋鹏才不信。

    顺着这条线索往下,晋鹏果然查出了不少有意思的事,令他目瞪口呆的同时,也忍不住对无辜枉死的安瑾瑜心生怜惜。

    晋鹏思虑再三,还是主动找上了卓越,不为别的,就是想要跟安瑾瑜报仇,卓越是安瑾瑜的好友,晋鹏怕计划施行起来不小心误伤卓越,才会提前知会一声,也没抱着两人可以合作的心思,可没想到,正是因为晋鹏的坦诚最终打动了卓越,促成了两个刚认识不久的陌生人携手合作,为了同一个目的,搞垮安家,给安瑾瑜报仇。

    晋鹏做事比卓越狠多了,卓越只是想搞垮安家,晋鹏却是要让那些害死安瑾瑜的人全部没有好下场,血债,必须血来偿。

    安家做的是珠宝首饰的生意,晋鹏就从这里入手,打击安家的支柱产业,仗着自己之前在缅甸呆了许多年,会当地的语言,熟悉当地的风土人情,往返几次,见了不少上游的玉石供应商,或威逼或利诱,与这些玉石商人们达成了共识,在晋鹏与安家的私人恩怨了结之前,这些玉石供应商都不得明着暗着与安家人交易,也就是说,从今往后,安家再也没办法从缅甸这个产玉石的大国里买到物美价廉的玉石原料,这等于是有的放矢,重创了安家。当然,晋鹏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因为他的专断独行,任性妄为,还惹恼了缅甸当地的地头蛇,被悬赏暗杀,肚子和下腹各挨了一枪,差点儿就把小命丢在缅甸,再也回不来了。

    等晋鹏九死一生,返回国内时,听闻了晋鹏在缅甸的所作所为,卓越这么无法无天的人都被硬生生吓出了一身冷汗,见过胆大妄为的,就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卓越开始相信晋鹏所说的,安瑾瑜对他有恩了,可即便是为了报恩,能为了给救命恩人报仇做到这种地步,晋鹏也算是有情有义了。

    本以为在缅甸之行后,晋鹏会好好消停一段时间,殊不知,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晋鹏身上的伤口都还没痊愈,又计划着动身出发了,这一次,他的目的地是南非。

    原来,在断绝了安家从缅甸买玉的渠道只是第一步,晋鹏一贯信奉的是痛打落水狗,趁人病,要人命,安家现在元气大伤,正是动手彻底搞垮安家的最好时机,为此,晋鹏根本不敢耽搁,带人直接飞去了南非,在那里,晋鹏以曾经当了三年多雇佣兵的资历,勇往直前地把整个南非全国都给跑遍了,见了不少政要,还有商贾豪富,自然,也没漏掉那些依靠打家劫舍维持生计的地头蛇们,晋鹏花了大力气,也撒出去不少的钱拉关系,维持交情,总算在三个月后,与当地最有实力和名望的地头蛇们达成了共识,以后只要是安家从南非购买的钻石,抢下来多少,都算他们的,另外,晋鹏还会额外给予报酬,充当辛苦费。

    对南非当地的地头蛇们来说,晋鹏简直就是给他们指了一条发财的明路,还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何乐而不为?

    晋鹏这是宁愿花钱,也要给安家人找不自在,所幸现在的晋鹏发达了,有钱,也有人脉,经得起他这么随心所欲,不管不顾地折腾,不然选择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法,不等安家垮台,晋鹏就先撑不住了。

    缅甸和南非两边跑下来,成果是丰硕的,安家人再也没办法从缅甸买到物美价廉的玉石原料,从南非进购钻石又屡屡受阻,被抢了一次又一次,雇佣兵换了一批又一批,根本没用,这些南非当地的地头蛇们就像是故意针对安家一样,认准了安家的钻石抢,安家花了大价钱购置的钻石根本就没办法离开南非,安骏驰亲自去交涉也没用,甚至,安骏驰这种眼高于顶的公子哥还在南非一位很有名的政要家里碰了一鼻子的灰,恼羞成怒地回来了,在出境前还在机场破口大骂,说当地人都是一群未开化的土著,差点儿被懂中文的南非人打得满地找牙,如果不是安骏驰身边带着的保镖专业素养极高,见势不妙赶紧护着他离开,安骏驰能不能平平安安地离开南非都成问题。

    回来之后,安骏驰把情况跟安明泉一说,安明泉更是勃然大怒,如果说从缅甸购置玉石原料受阻只是被商业上的竞争有意针对,那么接下来从南非购置钻石受阻就可以说明了,根本不是什么恶意竞争,对方摆明了就是在对安家进行精准的打击报复。

    安明泉跟白暄一合计,首先怀疑的就是卓越,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们主动找上了卓越,想要跟这位卓家大少爷握手言和,卓越也是这时候才知道了晋鹏明里暗里干下的好事,深感大快人心,安明泉和白暄还想跟他和解,和解个屁!除非他们能先让安瑾瑜复活,接下来再来谈和解的事也不迟,不然,谁要跟这群杀人凶手和解,九泉之下的安瑾瑜见了,也会死不瞑目的!

    任凭安明泉和白暄好话说尽,卓越始终不为所动,甚至,为了让安明泉和白暄彻底死心,卓越第一次主动联系了晋鹏。

    晋鹏果然没有让卓越失望,得知安明泉和白暄找上门来求饶了,晋鹏马上放下了手边的事,不慌不忙地跑过来看热闹,而他的出现,也让安明泉和白暄第一次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眼前这人不好对付!

    这是安明泉和白暄见到晋鹏的第一眼就得出的结论,不是猜测和推论,而是基于对危险的直觉,晋鹏这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善茬,很有街头流浪的疯狗,咬住人就死不松口的架势。

    稳妥起见,安明泉还是放低了姿态跟晋鹏结交,言词之间,充满了客气,完全不像是对一个比他小了那么多岁的晚辈:“果然是后生可畏,晋先生的能耐,我安某人实在是佩服。”

    晋鹏面无表情,没有接安明泉的话。

    安明泉也不觉得尴尬,自顾自地往下说:“不管晋先生究竟是为了什么非要跟我们安家作对,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我们安家有什么得罪晋先生的地方,我安某人在这里先道歉,还请晋先生高抬贵手,给安家留一条活路,我安某人一定铭记于心。”

    “好一个冤家宜解不宜结!”卓越听着好笑,忍不住拍了拍手,嘲讽道:“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被安先生这么轻描淡写地带过了,说倒佩服,我倒是挺佩服安先生的厚脸皮,如果我是你,早就找块豆腐一头撞死了,哪儿还敢舔着脸上门,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安明泉和白暄对视一眼,心里有数了。原来,还是因为安瑾瑜这个小兔崽子,白暄心里很不耐烦,安明泉也有些恼怒,没想到安瑾瑜这个小兔崽子就连死了都不消停,还连累安家差点儿被搞垮,果真是个败家子。

    “卓少爷可能误会了……”

    安明泉还想狡辩,卓越已经不想再听他胡说八道了,毫不客气地打断道:“安明泉,你说话可得要摸着良心,信口雌黄,含血喷人,那可是要天打雷劈的!瑾瑜虽然死了,没办法站出来反驳你,但他是怎么死的,我们心里都清楚,你可以糊弄活人,但是糊弄不了死人!”

    卓越的话几乎是扯下来安明泉的遮羞布,安明泉还未说出口的辩解全部堵在了喉咙里,讪讪的,被怼得说不出话来。

    见状,白暄及时站了出来,询问晋鹏,道:“晋先生处处针对安家,也是为了去世的二少爷?”

    晋鹏点了点头,开口说了到场后的第一句话:“二少爷对我有恩,我这条命算是二少爷的,所以,无论如何,我也要替二少爷报仇!”

    “哪怕跟安家斗个两败俱伤也在所不惜?”

    晋鹏一脸坚定地点了点头:“求之不得!”

    这般坚决,根本就是准备豁出去一切跟安家斗个你死我活了,安明泉和白暄闻言,不禁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寒意。

    “说句不自量力的话,以我现在的实力,想要斗垮安家,根本不会两败俱伤,安先生还是太小看我了!况且,我这边还有卓少爷从旁协助,安家的落败,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细想一下,安明泉和白暄这么精明的人,如果不是真的走投无路,估计也不会放下面子跑来低声下气地求和,安家,其实已经是外强中干,难以为继了吧?

    “既然都已经被晋先生猜中了,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大家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晋先生到底要怎样才肯高抬贵手,放我们安家一马?”仗着有安家老爷子的庇护,安明泉风光嚣张了大半辈子,何曾这么低声下气地跟人说过话。

    “放过安家?可以啊!”

    “晋鹏!”卓越转头冲晋鹏喊了一嗓子,语气很不满。

    “你先让二少爷活过来,我们再来谈握手言和的事!”晋鹏的语气冷冷的,透出了一股森冷的杀意:“到时候,别说是放安家一马,让我大力扶持安家都没问题。”

    安明泉和白暄哑口无言。

    最后,大家不欢而散。

    知晓了晋鹏和卓越的决心后,安明泉和白暄也彻底死了心,不再对祈求敌人手下留情抱有希望,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另想办法,艰难地维持着安家这个绵延了百年的大家族。

    看时机差不多了,晋鹏和卓越开始收网,最后硬生生逼得安氏破产,安明泉和白暄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晋鹏和卓越就已经出手了,打得他们措手不及,只能束手就擒。

    安家,就这么落败了。

    安明泉经受不住这么巨大的打击,自从一蹶不振,在某一个寂静的深夜里,趁枕边人白暄已经睡着,吞服了大量安眠药自尽,不过,安明泉实在是命大,没过多久,白暄起来上厕所,发现安明泉情况不对,赶紧拨打120,把安明泉送往医院,因为送医及时,安明泉被救回了一条小命,不过整个人算是彻底废了,瘫痪在床,连下半辈子的生活都不能自理。

    接下来,考验安明泉和白暄感情的时候到了,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安明泉已经废了,白暄还能不离不弃地守在他身边吗?

    晋鹏和卓越也没去管这两人,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暂时放了安明泉和白暄一马。

    现在最需要解决的是安骏驰和安博苑。

    一夜之间,安骏驰和安博苑就从高高在上的安家少爷变成了负债累累的贫穷贵公子,身边的狐朋狗友们也一个个离他们远去,杜思颖更是不愿意跟落魄潦倒的安骏驰一起背负高额的债务,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婚,带着他们襁褓中的孩子远赴国外,再也没有回来。安骏驰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颓废,他开始酗酒,时常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整个人瘦得厉害,一副短命相。

    安博苑比安骏驰的抗打击能力更强一些,心理素质也更好,安家发生变故之后,安博苑首先想的就是如何保全自己,为此,他不惜降低身段主动讨好身边对他有意的狐朋狗友们,像是魏家小公子,魏南,就成为了安博苑的入幕之宾。尝到出卖色相的好处之后,安博苑更是充分利用了自己的外貌优势混得如鱼得水,甚至还异想天开地想要勾搭晋鹏。

    就连理由安博苑都想好了,一见到晋鹏,马上摆出他最引以为豪的微笑来,深情款款地说道:“晋先生,虽然我二哥已经不在了,但是我愿意代替我二哥伺候您,您看看,我是不是跟我二哥长得很像……”

    安博苑来勾搭晋鹏之前做了不少功课,经过这些日子的诱导和熏陶,安博苑自认眼光独到,他坚信,如果晋鹏不是对安瑾瑜有什么非分之想,又怎么会愿意为了一个死人做到这种地步?在晋鹏心里,安瑾瑜显然地位极高,他不求取代安瑾瑜在晋鹏心里的位置,只求晋鹏能在看他和安瑾瑜好歹兄弟一场的份上,对他照拂一二。

    晋鹏看着自甘堕落,主动送上门来的安博苑,厌恶地皱了皱眉,嫌恶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想跟二少爷比?安博苑,实话告诉你,你就连二少爷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安博苑一直是被捧着长大的,何曾受过这种委屈,脸瞬间就白了。

    偏偏晋鹏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他,直接扔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不是安家的血脉,而是安明泉的养子吗?其实更准备地说,你连白暄的孩子都不是,我去疗养院见过苏夫人了,她亲口告诉我,当初为了报复安明泉和白暄,她找人换掉了白暄借腹生子得来的孩子!”

    “不!这不可能!”安博苑的世界观都崩溃了,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不是安明泉的血脉,本来以为这个事实已经够让人难受的了,没想到,他竟然都不是白暄的孩子,那么,他到底是谁?他的亲生父母到底又是谁?

    “到底可不可能,你去跟姓白的做个亲子鉴定不就都清楚了吗?”晋鹏懒得跟安博苑废话,转身毫不留恋地走了,当然,离开之前,晋鹏还不忘交代会所的人好好照顾照顾白暄,既然白暄愿意出卖皮相,那就成全他,免得断了白暄的生路。

    晋鹏不让安博苑死得这么痛快,就是想要安博苑好好体会一下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安家三少爷以前糟蹋了那么多男男女女,手上甚至还捏着程月一条人命,现在,也该轮到他给自己赎罪了。

    至于杀害安瑾瑜的凶手,程阳,晋鹏得留到最后才来解决。

    不顾安骏驰的哭喊和哀求,晋鹏把程阳带出了国,没有经过正规的出境手续,认真算起来,可以说是偷渡,流程晋鹏都已经很熟悉了,但是程阳不清楚,全程提线木偶一样,任凭晋鹏摆布。

    只是在离开之前,程阳小声哀求了晋鹏一句:“不管你准备把我带去哪里?也不管你最后要怎么处置我?我都毫无怨言,但是有一点,能不能再多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让我能去杀了安博苑,给我无辜枉死的妹妹报仇!”

    误杀了安瑾瑜之后,程阳也知道了安博苑才是虐杀他妹妹的罪魁祸首,但那时候,大错已经铸成,悔之莫及,再加上白暄把安博苑保护得太好,程阳始终找不到下手的机会,这次安家落败,白暄自顾不暇,正是程阳动手的绝好机会,所以他才会厚着脸皮哀求晋鹏,只要一个晚上的时间,等他给妹妹报了仇,会回来接受惩罚,这是他欠安瑾瑜的,他知道。

    晋鹏冷冷地看了程阳一样,轻笑道:“别傻了!让我给你替妹妹报仇的时间,你有没有给我与二少爷亲口道谢的时间?”

    最后一丝希望破灭,程阳万念俱灰。

    “程阳,实话告诉你,其它的安家人是死是活,我根本就不在乎,但唯独你,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让你继续活着!我不会给你替妹妹报仇的时间,我要让你直到临死之前都处在深深的悔恨当中!”

    程阳懊恼地抱着头,缩成一团。晋鹏说对了,直到临死之前,他都陷在深深的悔恨当中,这其中,有对妹妹照顾不周的悔恨,更有误杀安瑾瑜的悔恨。

    晋鹏对程阳这个杀人凶手恨之入骨,他是非专业的拳击手,又当过一段时间的雇佣兵,直到很多杀人的技巧,也知道很多杀人不见血的方法,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最让人痛苦的一种方法来解决程阳的性命,这也是晋鹏不辞辛苦,大老远把程阳从国内偷渡出来的原因。

    晋鹏把程阳直接带到了他生活了好几年的缅甸小村庄,村庄里养着好几条凶狠的血眼狼犬,残暴嗜杀,晋鹏把这些血眼狼犬圈起来,饿了好几天,之后再把同样饿得奄奄一息的程阳扔了进去,让这些饿极了的血眼狼犬把程阳活生生咬死了……

    而晋鹏本人,就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听着程阳惨绝人寰的惊叫声,神色冰冷,最后离开时,晋鹏甚至都没有给程阳收尸。

    解决了程阳后,晋鹏才回国找到卓越,提出要去给安瑾瑜上坟。卓越推辞不过,这才答应带人来,谁知道半路上,晋鹏忽然想起来了,非要绕一大圈跑去买花,搞得卓越只能留下地址,一个人先过来。

    “二少爷,我来看你了……”

    这句话,晋鹏在心里说过无数遍,不过现在却是第一次真真切切地说出口。

    卓越见晋鹏情绪不对,本着曾经一起对付过安家人的革命情谊,卓越给安瑾瑜倒了一杯酒之后,起身回避了,把时间留给了晋鹏,相信,晋鹏一定有很多话想要跟安瑾瑜说。

    晋鹏确实有很多话想要跟安瑾瑜说,但是现在,他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心里堆积的,满满的都是懊悔,他恨自己回来得太晚,更恨自己在安瑾瑜最需要的时候没有在他身边……

    默默站了好半天,晋鹏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走时表情决绝。

    那之后,卓越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见过晋鹏,等他隐隐察觉到不对劲,准备去看看这个曾经有过革命情谊的合作伙伴时,谁知道刚一进门,卓越就被吓傻了,晋鹏这小子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了安瑾瑜的生辰八字,还请了安瑾瑜的牌位回来,大大方方地供在家里,也不怕犯忌讳。

    “卓越,你怎么来了?”晋鹏神情坦然,似乎根本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对。

    “靠!”就连一向温文尔雅的卓越都忍不住骂了脏话,可见他此刻有多么震惊:“晋鹏!你到底在搞什么啊?”

    “你说这个牌位吗?”晋鹏表情都没变一下,走过去熟练地上了一炷香,语气平淡地说道:“事情了结之后,我抽空去了一趟养老院,探望过苏阿姨……苏阿姨身体还算硬朗,跟她聊天很有趣,瑾瑜的生成八字就是她亲手写给我的……”

    “我不是问你这个!”四九寒冬里,卓越却感觉自己背心里全是冷汗,被晋鹏给吓的。“你丫的没事儿供瑾瑜的牌位在家里干什么?吃饱了撑着啊!”

    晋鹏盯着安瑾瑜的牌位,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从苏阿姨那里得到瑾瑜的生辰八字之后,我特意去泰国找了最厉害的降头师,跟瑾瑜结了冥婚……”

    卓越不信这些封建迷信的兄弟,但是听晋鹏这么说,他还是硬生生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时候他才后之后觉,晋鹏已经对他的好友直呼其名了,而不再是恭恭敬敬地喊上一声二少爷,是不是证明,在晋鹏的心里,觉得已经结了冥婚之后,跟安瑾瑜也就变得更亲密了。

    好半天后,卓越才颤抖着唇给出了一句评价:“晋鹏!你脑子有病吧!”

    “卓越,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对瑾瑜是认真的,我喜欢他,不管这辈子,还是下辈子,我都要跟他在一起!”说这话时,晋鹏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之前我特意找阴阳先生合过我和瑾瑜的八字,你知道吗?我和瑾瑜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良配!都是程阳这混蛋!如果不是他,瑾瑜又怎么会……”

    “晋鹏,你冷静点!”结冥婚这么大的事,卓越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多劝晋鹏两句,毕竟,人死如灯灭,瑾瑜已经不在了,不能自己拿主意决定要不要结冥婚,而晋鹏又是一意孤行,谁劝都不听的偏执模样,阴阳两隔就不说了,这样算不算盲婚哑嫁啊!

    “卓越,你知道吗?自从我跟瑾瑜结冥婚之后,晚上我就常常做一些光怪陆离的梦,梦里全是瑾瑜跟我一起生活的片段,一幕幕,全都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醒来后,我依然记得清清楚楚,他是我的爱人,我们明明就很相爱……”

    “不可能的,晋鹏,瑾瑜根本不喜欢男人,他一贯是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勤!”这一点,身为好友的卓越可是再清楚不过。

    “是真的,我没有骗你!”晋鹏脸上的表情已经近乎癫狂了:“我记得瑾瑜的每一个小癖好,他的一颦一笑,那些梦境那么真实,仿佛我们真的共同经历过一样。”

    “晋鹏,你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中的一切皆是虚妄,当不得真的!”

    “卓越,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卓越哑口无言。他不是被晋鹏说服了,而是他心里很清楚,晋鹏钻进了牛角尖里,一厢情愿地认为安瑾瑜是他的爱人,他做的梦太美好,外人根本叫不醒,因为他本人根本就不愿意醒来。

    自那之后,卓越再没有上门拜访过晋鹏,因为他知道,晋鹏和他都有自己的生活,轮不到旁人说三道四,指指点点。

    再后来,晋鹏消失了,他的房间里什么都没少,唯独缺了安瑾瑜的牌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