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0章

作者:歌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TMG组合在十周年纪念日的那天出了一张精选,把她们这十年里唱过的歌重新录制了一遍。再录制的时候岚衫不禁有些感慨,十年就这么一晃而过了。

    她从一个19岁迈入娱乐圈的少女,变成了如今29岁的女人,如今在娱乐圈里,已经是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喊一声“岚姐”的存在了。

    十周年的这一天,大型演唱会结束的有点晚。在粉丝们不断的安可声里,她们四个人返场了三次。

    本来白之彤想返场第四次的,但岚衫看出了她的摇摇欲坠,直接果断地把人给拦了下来,塞进了保姆车里。

    今天过后,两个人有着一个长达十天的假期。

    钟晴接了一部电视剧,是都市轻喜剧,在剧中饰演女主角。在TMG里被定为成中性化形象的钟晴接了这个角色之后,吓得各大八卦号和关注娱乐圈动态的粉丝们沸沸扬扬地讨论起华悦这一步棋到底是在闹哪样。歌手唱而优则演是常态了,但大家都以为最先迈出这一步转型的会是白之彤或者殷冯半梦,万万没想到是钟情,演的还是一个干练女白领,听说剧情里还有和男一男二男三的感情纠葛。

    岚衫窝在沙发里刷贴,看大家一脸震惊“卧槽钟爷演这样的角色我真的会出戏的!”一边看一边笑,但又不敢笑出声,怕惊醒了趴在自己腿上睡觉的小猫咪。岚衫捂着自己的嘴巴,把小声给堵在了喉咙里。

    殷冯半梦也跟着去拍戏了,演了个心机女配,这一位是组合里真正的那个工作狂魔,特意给应人歌打了神情,接的通告比组合里其他三个人都多。白之彤还很担心地问过她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不过殷冯半梦只是翻了个白眼:“我很享受现在被人崇拜的状态而已。”

    遂大家都不管她了。反正白之彤这个家伙是很懒的,经常想要要假期好好休息,被粉丝们吐槽了好多回了。她每次犯懒,都要拉上岚衫,岚衫也惯着她,和她一起关在家里,哪里也不去。

    只有她们两个才知道,白之彤只是单纯地体力不够支撑那么长时间的人类形态而已,需要足够的变回原形的时间,得到充足的休息。岚衫帮她掩盖着她的真实身份,尤其是白之彤这个家伙,兴致一上来就忘了自己有多疲倦,总想着要强撑下去。这时候,就是岚衫出马的时候了。

    突然地,岚衫刷帖子的手顿了一顿。

    手指停留在一张帖子上,标题写着“QVQ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TMG会不会要解散了呀?”

    十年,对于演员或者歌手,都还远没到事业的末期,但却是一道需要跨越的天堑了。这个天堑的名字,叫做转型。十年前刚出道的TMG走的是有实力的偶像组合路线,十年间,当年喜欢她们的孩子们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事业,重心已经不在追星上了。而新成长起来的追星一族,有更年轻、更有活力,和他们更为贴近的新偶像喜欢。

    这是一个残酷的圈子。有关TMG四个人该如何转型,论坛里已经有了无数的讨论,还喜欢着她们的粉丝和比较闲的路人都出了好多注意。但不管是哪个注意,似乎都认定了她们接下来要各自单飞,或者说至少工作的重点要在个人身上,组合即将名存实亡。

    钟晴一脚踏入演员的行列,似乎成了一个转折点。

    岚衫点开那个帖子,看得沉默,没注意到,怀里的小猫醒了过来,在她的腿上打了个滚,然后变回了人形。

    白之彤已经很习惯了在岚衫面前变来变去,一点都没有感到羞耻地直接趴在岚衫身上,眨着眼睛,试图看岚衫在看什么。

    岚衫面无表情,抓过身边的衣服,丢在白之彤头上:“穿好。”

    白之彤只好把衣服套上,光明正大地扒在岚衫的手边,看了一眼帖子标题。

    “哦,在担心?”白之彤笑着问。

    岚衫就一下子软倒了一样,把自己瘫在沙发上,长长叹了一口气:“我已经习惯了和你们在一起了呀。”

    “钟晴好像的确是喜欢上演戏了,虽然其实有点晚了。”白之彤说。女演员的竞争比女歌手要残酷多了,三十岁往上再想演女主角十分困难,四十岁出头大多数的女演员都要演年轻一辈的妈了。钟晴在跟白之彤坦白这件事之前也是挣扎过的,但当她跟白之彤提这件事的时候,钟晴说:“我以前拍MV的时候还没有这种感觉,真正拍戏了,才觉得去演另一个人的人生感觉很棒。我爱上那种感觉了。”

    白之彤不会阻拦朋友的,更何况是朋友难得地有了一项热爱的事业。她只会和朋友一起惋惜这件事发现得太晚,要是再早几年会更好。

    “殷冯半梦那个工作狂,下年计划出个人专辑,应姐已经同意了。”白之彤又说。

    殷冯半梦在工作之余居然写了一大堆的歌,大多数其实她自己根本不满意,所以根本就没有被拿到别人面前。少数她满意的会给岚衫看,然后如果合适组合来唱的话会被留下。但有几首歌,有着太强烈的属于殷冯半梦的个人印记。这样的歌被她自己留下了,这么多年,也积累出了出一张专辑的量。

    “而我们……我们去度假吧!”白之彤举起双手,欢呼着。

    于是原本以为这个假期还会像以前一样宅在家里的岚衫,第二天被打包上了飞机。

    这些年岚衫早就成了空中飞人,经常今天还在A市参加综艺,明天就要去B市参加晚会,手机里专门记录飞机起飞降落地点的APP里,热点已经覆盖了整个华国地图,就连国外也留下了她的足迹。再上飞机的时候,岚衫已经能十分熟练地和空姐要一张毯子,然后把自己和白之彤两个人都盖在毯子低下,一边飞一边补眠了。毯子低下,两个人的手是牵在一起的,没有人能看见。

    飞机落地之前,岚衫甚至都不知道这次旅途的终点是哪里。

    等到飞机落地,岚衫突然发现面前展开了一副画卷。像是水彩画一样清新怡人,这是一座少有人居的宁静的小镇。小镇的居民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嘴里说着岚衫根本听不懂的话。

    也正好,这些人根本不认识白之彤和岚衫。

    白之彤租了一家小别墅,租了一辆自行车。自行车是双人骑的那种,租好的这几天的用具全都堆在院子里,规规整整地摆好,一看就是计划了很久。

    岚衫突然心中悸动,有一种极为美妙的预感。这个预感来得太过强烈,消失得又太过突然,岚衫没有抓住。

    然后岚衫就被白之彤带上了那辆自行车。

    抓住车把手的是白之彤,掌握着两个人前进的方向。岚衫坐在她的身后,一如这些年的模样。她们从日出的那一瞬间一路前行,踏过小镇的鲜花和青草点缀的石板街,绕过停驻着白鸽的广场,路过一片又一片的白云,经过一片碧蓝的大海。沿着那漫长仿佛没有终点的海岸线,在这个陌生的国度,迎着风,白之彤突然放开了嗓子:“衫衫,我爱你呀!”

    声音惊起了海鸥。

    岚衫愣住了,差点忘了蹬脚下的脚踏板。

    然后白之彤又喊:“衫衫,我爱你!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的!”

    岚衫的唇角在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勾起。

    那个稍纵即逝的美妙预感突然又涌了回来,大量的喜悦翻涌到了岚衫的胸腔里。岚衫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爱意所填满。十年,她们还在一起。岚衫知道,今后,她们也仍旧会在一起。

    岚衫也跟着喊:“白之彤!我也爱你!”

    又一群海鸥,伴着两人的车子飞过。

    海岸线的尽头,是一家小小的教堂。教堂的大门上,别着一朵红艳的玫瑰。

    白之彤把那朵玫瑰摘下来,动作太快,岚衫都还没来得及阻拦。岚衫以为白之彤只是因为猫好奇的天性才会去动别人的东西,刚想要生气的时候,突然白之彤的手一转,玫瑰不见了,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盒子。

    她从单车上跳下来,单膝跪地,把那个小小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闪着光的是一对戒指,铂金材质,没有大颗钻石,而是雕刻了一只小小的黑□□咪抱着尾巴睡觉的模样。

    白之彤把其中一枚戒指摘下,郑重其事地戴在了岚衫的手上。

    “我是一只不会法术的猫妖,我就只能学人类的魔术,然后用戒指把你圈起来。”白之彤说着,在岚衫戴上戒指的手指落下一吻,“岚衫小姐,无论疾病还是贫穷,你愿意一直爱着你的猫,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吗?”

    “我愿意。”岚衫的回答并没有任何犹豫,说着她也将另一枚戒指戴在了白之彤的手上。

    在教堂前,天地间,海鸥和花朵的见证下,她们给了彼此拥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